当前位置:

第162章 章回162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严默刚从晶石宫殿中掏出那枚中间一点红的晶石,整座晶石宫殿连同水潭中的水全部消失,自然水潭中剩余的虞血鲳鲹也不见了踪影。

    严默在感到脚下浮力消失的瞬间,就紧握着那枚晶石进入了实验室。

    虽然每次开启实验室都要被加千点人渣值,但是这绝对很值得,因为就在严默消失的同时一只水做的大手也握住了他,不过却握了个空。

    那大手狠狠在水潭中一拍,水花四溅,又倏地消失。

    虞巫发现被供奉在晶石宫殿中的神血石消失,脸色已经阴沉到极点,等他再发现被他用精血培育的虞血鲳鲹也只剩下五分之一不到时,他发出了阴恻恻的笑声。

    神血石消失,他心痛,但并不心急。

    那神血石和人鱼族属性不合,对人鱼族并没有大用,而且这世上能认出神血石的智慧生物极少,得到它的任何智慧生物最多只会以为那只是一块特殊的晶石,就算真有谁知道那就是神血石,也不会知道取出神血的方法,因为取出神血石中神血的方法在这世上连他在内,恐怕都不会超过三个。

    他难过和愤怒的是被大量吞噬的虞血鲳鲹,那愚蠢的人类祭司,难道枫族老萨玛没告诉他不能放纵巫运之果的贪婪吗?

    一下子吃这么多相当于七级战士的血肉,我看你怎么消化!

    虞巫发出只有人鱼族才能接受到的声波,不一会儿,人鱼族首领海森游了过来。

    “出了什么事?”如果没有大事,这位大巫也不会主动叫他过来。

    “已经确定,巫运之果就在九原部落那人类祭司身上。”

    “你想要巫运之果?”海森看着侧坐在晶石宫殿上的俊美男人问道。

    虞巫轻摆鱼尾,反问他:“如果有机会,你不想回去?”

    “你曾说过,想要解决我族延续的方法就在这里,所以我们在这里守候了这么多年。而事实证明,你是正确的,来到这里后,我们的后代虽然没有增加太多,但至少在增加。”

    海森顿了顿,“现在你说要回去,那么你是找到了解决我族在海中延续的方法?”

    “没有。”

    “……”海森心想幸亏我没有抱太大希望。

    虞巫才不管族长的心情如何,自顾自道:“你应该听说过,巫运之果如何按照正确方法培育,最后会孕育出生命之子的事吧?”

    “是。你觉得生命之子可以解决我族生育困难的问题?”

    “他是生命之子不是吗?”

    海森很冷静,“人面鲲鹏族曾培育出生命之子,可他们也没有从此称霸整个世界,更没有拥有比以前多的后代。”

    “但他们拥有的领地是这世界上最富有生机的。”

    “那人类祭司愿意把巫运之果交换给你?”

    “怎么可能?他还操纵巫运之果吞噬了我不少虞血鲳鲹。”

    海森笑,“那他现在还活着吗?”

    “活着,不但活着,他还把神血石给偷走了。”

    海森这下笑不出来了,他语气不掩惊讶地道:“我记得拉蒙告诉我,他才只是一个三级战士。”

    “是。”虞巫颇有些有气无力地道:“可他不知道从哪里学会了操纵巫运之果的方法,而且他还有特殊的逃命方法。”

    “连你都抓不住他?”海森的语气已经不止是惊讶。

    虞巫没回答,但他的表情已经说明一切。

    “……要和九原开战吗?”海森的表情不像是在说笑。

    “那小祭司……手上有一种药,专门针对鱼类。”虞巫慢腾腾地道。

    “毒药?”

    “比毒药还毒,那药叫绝育药,专门让鱼类生不出后代。”虞巫说着竟吃吃笑起来。

    那小家伙,他初以为是个只要给出点好处就可以让他快活一两次的小玩意儿,等他真要把人推倒却发现对方不但暗藏凶器还自带毒素,更糟糕的是,他没睡到人还被人给打劫了。这都叫什么事?他是不是活了太长时间,也有太长时间没有看到人类,所以小瞧他们了?

    海森沉默了好一会儿,问:“那人类祭司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

    “据他自己说,他得到了祖神传承,来自祖神之殿。”

    海森以前也听拉蒙跟他说过类似的内容,不过他和虞巫一样都不信,但现在……

    “他是不是找到了一个神之遗迹?”

    “很有可能,否则以他一个小小的人类三级战士怎么可能会有这种要了鱼命的药!”虞巫弹手把那半管蓝色药液给封到了一个水球中。

    海森思考再三,命令道:“九原的首领在哪里?我要见他!”

    虞巫舒展的鱼尾突然有点紧绷,“你要见一个小小的人类首领?为什么?”

    “巫运之果,神血石,以及那祭司手上可以让鱼类绝育的药,难道还不足以让我去见他们的首领吗?”

    虞巫,“……”

    海森顿感不妙,“你做了什么?”

    虞巫长尾一摆,从晶石宫殿上划向他存放水球的水域,“没什么,他还活着。”

    “那就好。”海森放心之余,跟上虞巫。

    他本来还觉得这么一个小小的人类部落想要消灭起来也很容易,想要抢夺或迫使对方交出巫运之果也不会很难,哪想到对方的祭司竟能让虞巫都吃上大亏和不得不顾忌他,他现在也必须重新考虑和那人类部落的相处方式。

    双方能继续友好相处那最好,如果不能……

    “虞巫!你做了什么?!”海森暴吼,他看到了被封在水球里的原战!

    那原本和他差不多强壮的男人如今就像滩烂泥般被压在水球的最下方,如果不是他的一双眼睛射出无尽的恨和杀意,还有旺盛到恐怖的求生意志,任谁看到那一滩只有人形的肉块都不会觉得对方还是个活人。

    虞巫用尾巴轻拍水球,“一个首领而已,让他们换一个就是。”他顾忌的是那小祭司,这个小小的五级战士算什么?

    严默进入实验室后先给自己做了个全身检查,检测结果告诉他,他的身体非常健康,简直就健康过头了。

    严默摸了摸火烫的眉心,这是升级的预兆,他就要变成四级神血战士。

    怪不得以前得到巫运之果的智慧生物都喜欢用血肉喂养它,这效果也太明显。

    而且以前那些祭司巫者只是把巫运之果养在体外,借由那点精神上的联系来得到好处,而他可是直接把巫运之果养在体内,坏处多,好处也一样很多。

    不过也亏得他身体特殊能经得起巫运之果的初期消耗,否则巫运之果也不会选择主动钻进他体内。严默甚至怀疑巫运之果钻入他体内和他儿子的灵魂藏在巫运之果中也有点关系,因为他儿子一害怕就会往他怀里钻。

    这样吸食血肉虽然能很快升级,但这并不是稳妥的升级方法。严默硬是把这个绝大诱惑给压到心底最深处,并决定,以后不到迫不得已,绝对不会用这种方法来升级,不管巫运之果怎么闹腾,在没有知道正确的培育之法前,他绝对不能任由对方的性子来。

    哪怕他现在迫切需要快速升级,尽快变得更加强大。

    可是他一旦接受这个诱惑,给自己找了理由。那以后他也会找更多的理由来接受更多的诱惑,欲/望是没有止境的,等他变成十级战士,说不定他又妄想变成神。

    所以他必须在此时此刻,在刚刚尝到甜头后就立刻克制住自己。他不想儿子不能出生,更不想被巫运之果控制。

    严默举起那中央一点红的透明晶石对着灯光照了照,他觉得那中间一点红似乎在晶石中滚动,似乎晶石里面有个小小的空间。

    那一点红是什么?这块晶石是否也像朵菲使用的晶石一样?人鱼族是不是也知道如何利用这些晶石?

    他打算把这玩意用仪器好好分析一下。根据测试结果和摸脉,他自我判断升级过程可能还需要一天左右,正好在这里升级还安全点。

    首先是检测晶石的质地和成分,其次检测其蕴含的能量,最后则是综合判断这块晶石的可能用途。

    而在第一关检测晶石成分时,严默就遇到了困扰。

    这晶石中的好几种成分仪器竟然分析不出来!

    不,他说错了,仪器已经分析出那几种成分,但没有在后面标上成分的名称和详细。这表示这几种成分在他原来的世界要么不存在,要么就是还没有被发现。

    另外这晶石竟比钻石还要坚固,还好有激光能对付它。

    不过在要不要切开这块晶石去分析其中的一点红时,严默犹豫了。他不知道那一点红到底是什么,如果贸然切开晶石,那一点红被蒸发或者遇到空气改变了成分怎么办?

    想来想去,他决定还是尽量保持晶石的完整性,然后去检测它的能量蕴含。

    而这次能量检测,让严默差点把眼珠子瞪出眼眶。这么一块小小的晶石,其蕴含的能量竟可怕到这种程度?!

    大巫岛的银白沙滩上出现了一具血肉模糊的身体。

    随之,一只人面大鸟也被从湖里抛出,扔到了岸上。

    接着又是一个水球飞出湖面,炸裂,里面飞出大量的食肉蜂。

    食肉蜂先是受到血肉吸引,本能地向那具血肉模糊的身体飞去,并聚拢在那具身体周围。

    红翅突然发出命令禁止食肉蜂攻击那具身体,驱使飞刺带着它接近那具身体。

    味道很熟悉,这是经常和蜂王待在一起的人类,不是食物。

    其他蜂卫也逐渐重新分辨出男人的气味,当即放弃他,另派出工蜂去寻找食物。

    九风晕了好一会儿才从地上撑起身体,“桀!”

    这次它可是吃了大亏,竟然被食物给欺负了!桀——!

    趴在沙滩上的男人一动不动,就像是死了般。

    九风过去用爪子轻轻碰了碰对方,结果这一碰,竟从男人身上勾下来一块皮肉。

    九风傻了,“桀?”这大两脚怪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软绵绵的?

    一个晚上过去,再没有其他生物出现在大巫岛上,九风本来想飞走,可瞅着那血肉模糊的大两脚怪,它飞到天空又飞下来。

    它还要在这里找它的默默,才不是为了这大两脚怪呢!

    食人蜂们在岛上转了一圈,吃饱喝足后又回到沙滩,它们在这里丢了它们的王,它们也只会留在这里等待它们的王,直到它们全部死去。

    九原城进入了备战状态。

    狰每日都带着战士围着九原城来回巡逻,青渊湖边更是布置了尽可能多的战士。

    人鱼族战士不知道出了什么事,但他们全部按照上面传下来的命令暂时退出内外两条护城河,全部集中到与九原城最近的湖岸边。

    负责收集食物的猎加快了收集食物的速度,把所有能猎到的猎物不浪费丝毫的全部带回九原城,再用盐把肉进行腌制,把所有的皮毛全部扒下来按照严默所教方法进行鞣制。

    雕负责带领一帮人去采集亚麻和收集柴禾干草等,这时候差不多已经到了亚麻收获的季节,就算还差点时候也不管了,城中紧张的气氛就是小孩子也能看出来。

    原际部落的人已经出现在外护城河附近,并在那里扎下营来,猛也留在那里没回来,在原战和严默没有回来之前,他必须稳住这些人。

    九原的住民自觉地看管住所有小孩,不准他们乱跑,也不准他们下水捉鱼和游泳,更不准他们再与人鱼族来往和胡闹。

    矮人们也察觉到了这份紧张和不对,不过原战和严默才消失三天,他们还不敢乱来,顶多干活的时候放慢了速度。

    严默一从实验室出来,食人蜂立刻就有了感应,红翅发出命令,一大群食人蜂列队向岛上树林冲去。

    一直盘旋在岛屿上空的九风也发现了严默,不过它没有扑进树林,而是等严默从树林里走出来才俯冲下去。

    “桀——!”默默,你跑哪儿去了,我都找不到你!

    严默正要抬头和九风打招呼,眼角余光就扫到了趴在沙滩上那血肉模糊的一团。

    那是什么?那是谁?

    严默眼眸收缩。

    湖中水浪响起,“哗”,浪头把变出双脚的虞巫送到了沙滩上。

    波浪从沙滩上退去,流经那具身体,那身体受到刺激微微抖动了下。

    严默没去看虞巫,拔腿就向那具身体跑去。

    虞巫也不介意,还特意让开道路好让他更快跑到那具身体身边。

    “原战?”严默在男人身边单膝跪下,伸手去摸他的颈项动脉。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