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63章 章回163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原战还活着,但也只是还活着而已。

    严默面无表情地看着男人眉心间的伤痕。

    “你说你摧毁了我们首领作为神血战士的力量之源?”

    “对,你回去后可以立刻着手准备重新选一个首领了。”虞巫不当回事地轻笑。

    “无法痊愈?”

    “你可以找你的祖神,说不定他有办法恢复?”

    原战本来充满凶光、不肯服输的眼睛突然闭上。

    严默早已冷硬的心肠在此时竟轻颤了下。

    “我认识枫族的老萨玛,你……应该清楚老萨玛的本体是什么。”严默想到自己还有一个选择,但他必须知道这个选择对原战有没有用。

    “你说返魂树?”虞巫当然清楚老萨玛的本体是什么,他更清楚这少年在问什么,“返魂树确实可以让已死三天以内的死者复活,但是它没有跟你说复活死者时必须尽量保持尸体完整吗?”

    “说了。”

    “那么它有没有告诉你,如果是神血战士,想要恢复如初,什么都能少就是不能少掉力量之源?”

    老萨玛并没有跟他提到这件事,但严默看那大鱼的表情就知道他没有说谎。

    “你就算去找到枫族老萨玛,他顶多也只能让你的首领重新站起来走路,但想要再操纵土壤?想要再成为神血战士?你只能去恳求你的神了。”

    虞巫肯定而冰冷的话语打破了严默的打算,也让事情另一主角的心一点点往下沉,直到沉入无尽黑暗中。

    “你这么做就不怕我报复?”严默站起身,直面虞巫。

    “你又没有死,我也没有毁掉你的力量之源。你这样威胁我,你的首领也敢以五级战士之力就来挑衅我,你们总得付出一些代价。”虞巫一点都不觉得自己做的事过分。

    你他妈/的想睡我、想抢我儿子,还想让老子不反抗?严默忍怒忍得牙疼,“如果你没有对我提出那样过分的要求,我不会威胁你,我的首领也不会来找你麻烦。”

    “那你就当你们还不够强大好了。大地之神翻身的时候可不会管住在他身上的生物是否挑衅过他。”

    一句话把严默所有言辞堵得死死。

    “很好。”严默点头,“我会记住你这句话,迟早有一天,我会让你和你们的首领跪着求我。”

    严默再一次告诉自己:这是崇尚武力的原始社会,你只有比别人更强大、强大得多,你才有话语权,你才能有和其他强大种族谈公平的可能。

    虞巫嗤笑,压根没把少年的话当真,弱者总是会幻想着强者在某天会跪在他的脚下,但真正能做到的又有几个?

    “我想知道人鱼族是否是一个遵守信诺的种族。”严默转换话题。

    虞巫挑眉,这小子胆子还真大。

    严默,“我们在这之前已经支付了红盐,以雇佣你们一部分战士帮助我们守城,现在,你们是否还打算履行诺言?当然,你们比我们强大,如果你们要反悔,我们也拿你们没办法。”

    虞巫真心想反悔,因为他很想看少年红眼睛的模样。

    不过就在他开口之前,湖水中忽然传来一道异常悦耳并低沉的男低音:“人鱼族说话算话,我们既已收到红盐,就会按照当初的约定派出战士为你们守城一年。至于其他,以后再谈。虞巫,你该回来了。”

    虞巫对严默笑了笑,身体一转,已经没入湖水中。

    他一定会尝到这个少年的味道,也一定会得到巫运之果。

    巫运之果势必会引来大批贪婪的智慧物种,没有大量战斗人口、没有更强大的战士,这小祭司想要保住自己的子民就只有向他们人鱼族求救,毕竟他们对把整个九原部落消灭并不感兴趣。

    那小祭司只要不是蠢的,失去一点和失去全部,到底选择哪一个,相信他一定会做出最理智的选择。

    当九原子民听到那熟悉嘹亮的唳叫声时,他们齐齐松了口气,总算有一座靠山回来了。

    再当他们看见人面九风的矫健身影从天空俯冲而下,而它的背上竟然坐着他们的祭司大人时,多少九原子民发出了欢呼,这一刻他们再也无所畏惧。

    就连站在城楼上的狰也露出了微笑,而这是原来的老祭司绝对无法带给他的感觉,原际不能缺少祭司,但只要有新的祭司,他们一点都不介意把秋实换掉,但严默,这名还是少年的祭司,他已经是九原的主心骨,少谁都不能少他。

    很多人看到了九风和严默,也看到了九风脚爪间抓着的东西。

    那是一块对折成兜状的麻布,麻布中间兜着什么,通过渗透麻布的血水可以看出,里面大概兜着某种生物,不知死活。九风就抓着麻布的四角,一路飞到九原内城。

    九风和默大人回来了,战呢?

    狰脸色微变,他盯着那麻布,心中突然冒出一个可怕的猜测,可随即他就失笑,那麻布的长度看起来并不长,原战那么一个大块头怎么也不可能就这么装进去,甚至连头脚都不露一点。

    那麻布里装的绝对不可能是原战,绝不可能!

    严默拍拍九风,示意它飞向城中心的小树林,那里有一角呈三角形的屋顶冒出,还有一个不知有什么用途的平台。

    九风身体一倾斜,慢慢在那三角屋顶旁的平台上降落。

    严默看离地面已经不高,提前从半空一跃而下,伸手小心扶住那个麻布兜,半托半抱住以后才让九风松开爪子。

    “桀。”默默,他死了吗?

    “没有,他还活着,他很顽强。九风,你可以在这个平台上筑巢,以后我会给你加个屋顶、配上四角屋檐,你就不用怕下雨了。平台下面缺少一面墙的那个房间也是你的,方便你天冷的时候住。你先在这里玩,我先把这家伙救回来。”严默对正跑过来的大河等护卫做了个手势,让他们尽快上来。

    九风在平台上踱了两步,发出了咕噜声,它对这个平台大小很满意。

    两名护卫守在楼下,大河带着护卫中的丁宁、丁飞跑上平台,“默大人,您回来了。”

    “过来帮忙,帮我把他抬到药庐,不要碰他的身体,抓住麻布的四个角,就这么把他兜下去。”

    “他是?”大河疑惑,麻布兜里还盖着一层麻木,根本看不见里面装了什么,只能确定那是一个蜷缩着的人形生物。

    严默没有回答,“快!”

    大河立刻止住所有疑问,四个人一人抓一个角,小心抬着布兜顺着平台一侧的楼梯下到位于一楼的药庐。

    布兜被放到药庐里的石床上。

    “大河,你带人在外面守着,小树林外和房子外都要安排人。从现在开始,没有我的命令不准任何人靠近这片树林,更不准接近这座房子。”

    “是。”

    “把草町、乌宸、巫青带来,让他们在外面随时听候我的吩咐。”

    “是。”

    “告诉狰,把守在青渊湖岸边的战士撤回来,人鱼族会继续履行和我们的约定,人鱼战士会重新回到内外护城河负责守护九原。”

    听到这句话的护卫俱都神情一振,“是。”

    “记住,除非部落被攻破,否则不准任何人来打扰我。”

    “是。”

    大河带着护卫退出门外,严默走过去把门闩上,挑开了窗帘。

    走回石床边,严默揭开虚虚掩盖的麻布。麻布下是一具缩小了许多的人形血肉,他已经对其做过初步的止血处理,还喂了他一些培元固本的药丸。

    身体骨头被打断、打碎许多的男人睁开眼睛,眼光很暗很暗。他很疼,疼得他想立刻死去,可*上的疼痛加在一起也比不上闻听力量之源被破坏的震撼和绝望。

    他的默把他带回来,会怎样处理他?

    如果是在原际,如果是秋实,他剩下的*会被祭给神吧,也许秋实会让所有三级以上战士分享他的血肉,以期让血脉觉醒?

    那默呢?他会给他个干脆,让他有尊严地死去?还是就这样养着他,直到他自己再也熬不住?或者把他当作那些动物或小怪物一样,解剖他?

    如果可以,他想选第三个,而且他要严默活着解剖他,他要亲眼看着他的默把他切开、把他掏空、把他每一丝血肉都看得清清楚楚。

    他还想默吃掉他,要最后吃他的头,最最后吃他的眼睛,他想他也许可以努力活到那时候。

    想到他的默用那把小刀切开他的身体,割下他的肉,放进嘴里咀嚼,他的血从他的嘴角流出,原战竟然……勃/起了。

    严默正在检查这具身体,几乎是立刻,他就发现了男人的反应。

    “喂,我说……你想什么了你?还是那人鱼喂你吃了什么奇怪东西?我见过刺青勃/起,还真没见过人骨头断成这样还能硬成旗杆的。你真属牲口的是不是?”

    原战没反应。牲口就牲口,他再也等不到默的十八岁了!他不甘心,他要带着他的祭司一起去死。

    严默停下手头工作,故意戳了下旗杆,“你大概没想到,你帮我造的这个药庐,你会是第一个进来的病人吧?”

    “这石床不错,确实很像我画给你看的手术台。”严默又转头环看整个药庐,发出赞叹声,“不错,布局很好,又整洁、又敞亮,一间手术室,一间药房,还有一个制药间,这完全就是我想要的模样。”

    严默又转回头,看着那双微微眯起的眼睛失笑,“对,我已经进来看过了,每个房间都看过。小树林里突然多出这么一座房子,我当然会好奇,其实你也就是想要让我自己发现,然后主动从议事大厅那里搬到这里来对吧?”

    原战瞪着双眼睛,似乎带有不满?

    严默摸了摸他的眉毛,“好了,我知道你打算全部弄好再让我过来看,不过你这房子既然是造给我住的,当然也要听听我这个房主的意见对不对?唔,对于你还能想到九风这点,要提出重点表扬。”

    原战的表情一下变得可臭。

    严默哈哈笑了几声,笑声渐渐变小,消失,他望着男人的眼睛,目光慢慢往上移,移到他的眉心之间,那里有一道黑色的菱形伤疤。

    “杀了我。”沙哑、干涩但清晰的声音响起。

    “什么?”

    “我不想做个废物。你重新选个首领,就选狰。我知道你有办法让他觉醒,等他变成神血战士,一定也可以很快冲到五级,甚至更高。”

    “哦。”

    哦?!也不知道憋了多久才好不容易憋出上面一段话的原战差点蹦起来,如果他还能蹦起来的话。

    他的祭司、他的默,竟然一点都不安慰他!

    他、他肯定是早就想换一个首领了!他肯定巴不得他早点出问题才好!他就知道他的祭司大人一直都在想着要怎么报复他!

    严默低头,脸凑得与那张有野性、有男人味,但与人鱼一比就是野兽与美人的男人脸特别近。

    原战不知道他想干嘛,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

    严默近乎调戏地对他吹了口气,也伸出舌头舔了舔他的嘴唇,还咬了他嘴唇一下,这才低声道:“你怎么会是废物呢?我会救活你,只不过不能再当神血战士而已,你还可以做我的‘女人’,以后你就待在家里每天等我回来,当我需要的时候,你就乖乖张/开/腿侍候我,我会把你喂得饱饱的,冬天也不会让你冻着、饿着。”

    “……只我一个?”

    “那要看你的表现。”严默捏了捏男人的脸蛋,抬头,直起身体。

    “我会把所有接近你的男女都杀死。”男人狭长的双眼再次射出狠毒、残忍的光芒。

    “我突然觉得还是依你所言杀了你好了,那样我还可以找个真正的女人帮我生儿子。”

    “你敢!”原战那表情简直恨不得扑过来一口咬死他才好。

    “你看我敢不敢。”严默突然火了。他干嘛要救这头牲口?他完全可以找个真正的女人。就算报复,他也可以现在直接上,上完了再把人*解剖啰。干嘛还要费一遍事,先把人救活,再把人当女人用,这不没事找事嘛!

    就这么个五大三粗的,他对着他能硬得起来才怪!

    严默转身,不让自己顶起的小帐篷让某人看到。他才没有跟着变态!他前辈子对男人不会有兴趣,这辈子也不会有!

    原战不打算死了,他原本就不打算死!

    他就是试试他家祭司而已!

    如果默真打算杀了他,他就想办法传递消息让狰和猎救他出去,然后他会离开九原,想办法让自己恢复,等以后变得强大了,再回来干掉人鱼,打败严默,再把人抢回家做老婆!作为惩罚,可以考虑把默阉割掉,让他以后想睡女人也睡不起来。

    不能做神血战士?他还有一身武力和肌肉!他就不信把身体练到十级,还比不过五、六级的神血战士。至于能不能练到十级,那根本就不在原战的考虑中。

    如今他家默要他做他的女人,他幻想了下白天什么都听默的,晚上则把所有九原子民都崇敬的默大人掀翻在床上嘿咻嘿咻,听他一边流泪骂人一边哎哎叫他牲口,这前景……好像也挺美?

    顿时,想到这儿的原战不说原地满血复活,至少现在的他眼中充满了对生的强烈渴望。他要活下去,他要重新站起来,他要变得更加强大!他的默只能是他的!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