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64章回164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对于原战的情况,严默也相当头疼。

    哪怕是现代医学也不能轻易让一个全身骨头断得差不多的人重新站起来走路,何况原战脊椎都被敲断。

    在大巫岛上接受那20点人渣值的小惩时,他其实差点就要选择用双倍减值来抵换惩罚这一项奖励,那可是生生感受被食人鱼撕扯两小时的痛楚!

    但当时他还在犹豫,他考虑了很多很多,但其中绝对不包括第一次用自己血‘肉’制作返魂丹就要用在牲口战身上。

    他是个小气并睚眦必报的人,原战曾经对他做过的事,打死他也不会忘记。

    选择原战做伙伴和不会报复他那是两码事,他严默一向恩怨分明,恩是恩,仇是仇,绝不‘混’淆,也绝不对冲,该报的恩他会报,该复的仇他也会在以后加倍讨回。

    他自认原战曾救过他的恩情已经还得差不多,甚至足足有余。

    仇呢?一直在等待机会的严默终于觉得机会送上‘门’了。

    “你这个情况想要重新站起来,真的很不好办。”严默啧啧啧。

    原战也很清楚这点,如果他眉心的力量之源没有被摧毁,说不定他还有痊愈的可能,可现在他能活下去就是万幸,但原战并不想放弃,他相信他的祭司,只要对方愿意,他一定能让自己重新站起来。

    “你的骨头都断了,我得一根根帮你重新接起来,你能忍得了这个痛吗?”

    能!来吧!

    “你的筋络、经脉也断了不少,这个要连起来更难,我得把你剖开来,而且因为你现在身体一团糟,恐怕金针刺‘穴’止痛止血法对你都没有什么用处,当然我会尽量不让你那么痛,也尽量不让你流失更多的血液。”

    默,当你说到要把我剖开的时候,你的眼睛在发光。

    “你的内脏也有受伤,正好你的肋骨也断了,干脆我帮你开‘胸’看一看,每个内脏都帮你好好检查一下。”

    默,你的尾音在上扬。

    “最重要的是你的力量之源,我怀疑这个力量之源就是人的松果体,你不懂什么是松果体?没关系,我懂就好。想要看能不能恢复你的力量之源,我必须打开你的颅骨检查你的松果体,最好能帮你把整个大脑都检查一遍。你愿意吗?我想你是愿意的,与其躺着等死,不如冒着做白痴的危险,至少你还有恢复的可能。”

    严默通过窗户开始指挥草町等人,他要开始安排解剖……啊,不,是手术了。

    严默绕回来,刷地亮出手术刀和剪刀,‘摸’了‘摸’男人形状完好的头颅,还亲了他脑‘门’一下,一边给人剪头发、刮头‘毛’,一边有条不紊地道:“你不用怕感染,也不用怕手术失败,反正你这样也活不长。我觉得在帮你接骨前,还是先看看你的大脑,免得你在手术途中支持不住先死了,那样大脑细胞就不新鲜也不活跃了,那样会很影响我的判断。”

    返魂丹可是死了三天都能救活,放心,我会记得复活你的时候把你尽量完整地拼回去。

    原战,“……先给我块烤‘肉’,死也要做个饱死鬼。”

    狰他们围着小树林转悠了三天,也没敢踏进去一步。

    不管什么理由,大河和护卫们统统不通融,默大人说不让人打扰就不让人打扰。

    猛从原际那里带话回来,说有重要事要见战和默,不行!

    萨宇发现偷吃土元果的小贼是谁了,想要告诉祭司大人,不行!

    冰回来有急事禀告,不行!

    原际酋长亲自来求见,不行!

    要来强的?护卫们打不过你们,还有食人蜂卫!谁想死的就往里面冲冲看好了。

    严默整个人都处在一种极为亢奋的状态。

    他一直都想解剖更多地神血战士,上次解剖彘族族长勃噩的身体就让他学到很多,他能从双手中弹出木刺就是从勃噩身体会冒出骨刺这点得到的启发。

    而原战作为五级战士,他的身体变化和构成对他更是莫大引‘诱’,他不知有多少晚看着这男人的背影想着把他剖开是怎么一个情景了。

    原战的身体也没有让他失望,第一天,当原战支持不下去而陷入昏‘迷’时,他拉上窗帘,把人直接带入了实验室。

    那里的专业研究器材可以让他得到更加详尽的资料,也能更长时间地延长原战生命。

    三天,严默几乎都没怎么睡,他看着大堆大堆的数据,‘激’动得浑身都在颤抖。

    原来是这么回事,原来是这样!

    练过初级训练法的神血战士,和没有练过的区别原来就在这些地方。

    五级神血战士和四级的区别,土木异能和身体骨刺异能的区别,所谓上中下三个丹田的变化,肌‘肉’、骨骼、‘毛’发的密度等等……

    很多他原来想不通的地方,此时也都有了线索。当然他又多出了更多的疑问,不过这没关系,等他以后‘弄’到更厉害的神血战士,他说不定就能破解原战带给他的谜。

    三天,原战觉得自己死了一遍又一遍。

    他以前就觉着他家祭司不像他那张脸那么憨厚、善良,现在他已经确定他家祭司大人简直比老秋实还要丧心病狂!

    第一天他就没熬过去,第三天他硬生生被疼醒过来。

    一醒来就看到他的默正用一种极为欣赏和略略着他。

    “你很好!竟然能坚持到现在,你体内旺盛的生机简直让我不可思议。你的松果体确实被破坏,但我觉得不是没有恢复的可能,但要如何恢复,我还需要更多的数据和实例。但幸运的是,通过这次解剖你的身体,我解除了一个最大的难题,我想如果我的理论是正确的,以后我们部落说不定会出现更多的神血战士。”

    “……”原战张嘴,却发现自己竟发不出一点声音。

    严默竖起手指,“我刚把你拼上,你现在能眨眼睛都是奇迹,不,你还能呼吸就是一个奇迹。”

    虽然他也有特意维持他的生命状态,但原战能支持到现在,也确实让他惊讶,而这也让他多出一个猜想。

    “中医……祖神说,人有上中下三个丹田,如果把松果体部位看为上丹田,还有两‘乳’正中的膻中‘穴’和脐下三寸的关元‘穴’这一中一下两个丹田。而你的身体磁场图也证明,你这两处的磁场都非常活跃。如果和勃噩的身体进行对比,他的上丹田处于‘激’活状态,但中下两个丹田却没有,而你三个都处在‘激’活状态,我也是,你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吗?”

    不明白。原战只觉得浑身都疼得要命,他想严默给他一拳头直接把他打昏过去。

    严默却一点都没有看出原战双眼中的恳求,他拼命按捺住自己的‘激’动,围着石‘床’走了好几圈好让自己情绪平定下来。

    最后,他回到原战身边,抓住他的臂膀,大声道:“这说明神血战士的力量之源不止松果体一处!只要有正确的锻炼方法,你可以不必通过松果体来‘操’控异能。而每次战士升级就是一次摧毁和重生的过程,也就是说你只要努力活下去、努力达到升级条件,每次升级你的松果体都会进行自我复原,也许再升个两三级,不需要你做任何事,你的松果体就会自我恢复。”

    所以我不会死?很好,打昏我吧,求你了!

    可严默会就这么放过他吗?

    “可你的情况很糟糕,你的身体被破坏得太厉害,要想等你自己恢复,你需要大量的营养,还需要一个良好的养伤环境,更需要大量的时间。”严默才不承认自己这三天的解剖完全属于雪上加霜的迫害行为。

    那么你打算放弃我?原战努力用凶狠的目光瞪视少年。

    严默深吸一口气,他已经完全冷静下来。

    “你希望我救你吗?”

    你不愿救我吗?

    严默看着只能用一双眼睛瞪着他的原战,脸上忽然浮起一抹怪异的笑容。

    他前面说的那些都只是铺垫,下面才是真正的重头戏。

    原战,我要你欠我,欠我一辈子!

    你想昏死过去?不,我不会让你昏过去,我要你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地看清我即将做的一切。

    “我会救活你。”他说。

    严默扬起头对外面喊道:“所有人都退到小树林外,不准任何人接近!”

    “是。”一直轮流守在屋外的乌宸等人全部用最快的速度远离这栋占地不小的石屋。

    你要做什么?赐福我吗?你的那个能力不是已经没有了吗?原战在噬骨的疼痛中想到。

    原战恍惚间似乎看到默的脸上多出了一枚印记。四级?怎么可能?怎么会那么快?

    原战以为自己看错了。

    严默把男人抱下‘床’,已经是四级战士的他,就算不是力量系,也可以很轻松地把几百斤的东西抱来抱去。

    原战发出痛到极点的闷哼,这一动,他刚刚接上的骨骼就全白接了。

    严默也不在意,他可以等会儿再帮他重新接一次。

    把人抱到制‘药’间放到地上。

    乌宸等人已经按照他的吩咐把制‘药’间打扫得很干净,火塘里也点好了火,墙根还放了很多干柴和两个大水缸。

    严默当着原战的面从草‘药’包里掏出一口已经被他消过毒的石锅。

    房间里很安静,橘红‘色’的火焰跳动,映照出两人的脸。

    就在这时,严默侧头对原战微笑了下。

    这个微笑很平常,原战已经看到过很多遍,可就是这么一个平常得不能再平常的微笑,连同这屋子里此时的情景,原战记住了一辈子。

    有多得数不清的夜晚,他会突然从梦中惊醒,必须要抱住身边人的身体,一遍又一遍确定他的存在,他才能继续安心地睡着。而白天带给他的后遗症更多,有很长一段时间,他甚至无法忍受除了自己之外的任何人碰触到默哪怕一点点。

    严默掏出那把永远锋利如初的手术刀,对准自己的左臂轻轻一划。

    “吧嗒。”连同血液,一块皮‘肉’掉进了石锅里。

    这只是第一块。

    能救活死人的返魂丹是那么好制作的吗?指南怎么可能给他开这么大一个金手指?就算开了,又怎么可能让他轻易就得到?

    严默一边在心中用最恶毒的语言咒骂指南制造者,一边脸上带着微笑切割着自己的*。

    “呃……唔唔!”原战突然挣扎起来,他狭长的眼睛瞪到了极点。

    你在干什么?你在干什么!

    严默疼得“呵呵呵”。施恩不望报?抱歉,他现在不是拿工资的医生,他救人都有目的,尤其救这头牲口。

    当着原战的面制作返魂丹,这效果不用说,一定更加震撼人心。

    他不怕原战知道他这个特殊属‘性’,如果这牲口敢在以后只把他当作救命的禁脔看,他就真杀了他,再把他熬成一锅粥!

    他要的是一个强大战士的绝对忠心,如果他这样做,原战还能反叛他,那绝不是他瞎了眼,而是老天爷就他妈在玩他!

    他特意切割得很慢,延长自己的痛苦,就是为了让那个人看得更清楚、记得更牢。

    “啊……啊啊啊!”男人竟然发出了如同泣血的惨叫。

    不!停下来!我骗你了,我不会死,我已经感觉到了,我在慢慢恢复!

    默,停下来!不要这样做!我在恢复,我真的在恢复!我‘胸’口的绿叶变成两枚了,你看到了吗?我求求你看一眼!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可我的另一个能力真的升级了!

    我只是想要看你为我难过,我只是想要看你会不会真的放弃我,我……不——!别再割自己的‘肉’了!你在做什么?!

    “默……”

    严默瞅瞅锅里的血‘肉’,再瞅瞅自己被削得只剩下白骨的半截胳膊,给自己‘插’了几根针,他还得坚持到把返魂丹熬出来才行。

    制作返魂丹不止他的血‘肉’,还需要加上一些‘药’材,这些他都已经准备好了。

    把石锅架上火塘,用长木勺不停搅拌,看着火候往里面添加‘药’材。

    很快,奇异的香味就从石锅里冒出。

    这还没到火候,他还得再加刚才差不多的血‘肉’才行,看看胳膊,再看看大‘腿’,算了,这次换小‘腿’吧。--76984+dsuaahhh+24561337-->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