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65章回165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原战不挣扎了,他也不再嘶吼。

    他目光凶狠地紧紧盯着严默,那股狠毒劲像是要把少年的一举一动、所有表情全部都撕碎嚼烂,吞咽到肚里,化成自己的血肉。

    那裸/露出来的白色臂骨和小腿骨形状如烙印般深深烙在原战的眼眸中。

    切割自己的身体有多疼?

    这样一片片削下自己的肉有多疼?

    把自己的血肉当作草药来熬制,会是什么心情?

    如果不是最最重视、最最放在心头的人,谁会这样做?

    如果不是极致的信任,谁会让另外一个人亲眼看到他的身体血肉可以当作救命的巫药?

    在这一刻,原战嘴唇嗡动,无声地立下誓言。没人知道他立下了什么誓言,只他双眸中的狠绝和如欲吞噬什么的深沉让人触目心惊!

    随着严默熬制搅拌,制药间里溢满了奇异的香味,香味慢慢顺着门缝、窗缝飘散到外面。

    离屋子最近的九风和食人蜂率先闻到了香味。

    九风翅膀一振,扭头看向制药间的方向,随后它就蹲下/身体,把头埋进翅膀中,迅速进入冬眠状态。

    正在排卵的蜂后忽然振动翅膀结束生育,它本能地知道这股香味可以让它孕育出更加强大、寿命更长的后代,它决定积蓄体力并尽可能多地吸收这股香气,然后去孕育下一代的蜂后。

    红翅和飞刺才是距离这股香味最近的生物,它们直接在窗台上进入休眠状态。

    渐渐的,守卫在树林外的大河等人也闻到了这股香气,他们只觉得好闻,闻了以后只觉得神清气爽,倒没有什么特别感觉。

    香味越传越远,几乎整座九原城都闻到了这股让人身心舒泰的香气。很多人好奇这股香气的来源,循着香味找到小树林,不过所有人都被拦在外面不准进入。

    可是当有人发现这股香气似乎可以让伤口痊愈的速度肉时,凡是生病和受伤的人都往这里涌来。

    大河面对这种情况也无力阻止,大家尊敬祭司,没人去闯小树林,而小树林外面不在祭司大人的禁止范围,大家想要围着小树林坐一圈,谁也不好赶人。

    最后狰得到消息,带了一队战士过来围住小树林,尽量防止有人会突然脑子发昏闯进去。

    事后,据严默了解,推断出返魂香的最有效范围大概在半径五十米以内,五十米内的生物有病治病,没病升级,能不能肢体重生因为没有病例还不确定;超出五十米到一百米之间,香味可以起到清神养体、驱除百毒、加快新陈代谢的作用;再远也就是闻了让人感觉舒服的功效了。

    这种功效没有他原世界关于返魂香描述的那般夸张,可以让千米以内的死人复活,满城疫病患者重获健康,无病之人长寿不病等。不过只这样也让严默打定主意,以后返魂丹能不用就不用。

    话说回头,熬制返魂丹大约花了严默一天一夜的时间。因为有金针封住痛感,加上他身体可以慢慢恢复,倒也让他一直坚持了下来。

    但奇怪的是本来受伤后会快速恢复的身体这次却像是失去了这种功能,这让本来已经变得异常安静的原战又开始暴躁起来。

    严默没奇怪,在他选择了那个奖励后,指南就把制作返魂丹的方法和各种注意事项都告诉了他。

    因为制作返魂丹需要大量血肉,他的身体缺损过多,无法在短时间内快速恢复,只能慢慢等待,要么就是吸收大量能量。

    返魂丹熬制成功的特点是锅中物变成鲜红的膏状,颜色越鲜亮越好,如果熬制成紫红色那就是下品,黑红色那就是失败了。

    严默制药经验丰富,只要小心注意就不可能熬出一锅失败的药物,何况这药物的原料还是他自己的血肉,他更是小心得不能再小心,一见石锅中的膏状物变成鲜亮的血红色,立刻抓准时机灭火,并按照指南说明轻轻晃动石锅,让里面的膏状物顺着石锅滚了十二圈。

    另,这口石锅其实也是奖励的附加物,加多少血肉全看它的指示,它有重量标识也有温度标识,最后还能把返魂膏给滚搓成返魂丹。

    当严默停住滚动,石锅中/出现了五枚桂圆大小、滚圆滚圆的鲜红色药丸。

    竟然有五枚?!

    绝对的意外之喜!

    这点指南可没说明,它只说明一枚返魂丹就能让一名已死三天之内的死者进行完全状态的复生。

    等等,完全状态?!

    严默特意把说明再次调出来看了一遍,没错,是完全状态,而且他看来看去,把所有注意事项都看了,其中也有要求死者身体尽量完整的条件,但上面只要求未腐坏、并且残体尽量保证在六成以上就可以。

    指南没有提到力量之源被破坏是否能恢复,但它只要求六成以上的残躯,如果是正好缺了脑袋呢?

    缺了脑袋也符合六成以上的要求吧?

    哈!这真的是柳暗花明又一村,他当初就应该再好好看看指南的提示,也不至于要愁这么长时间。

    如果他炼制出来的返魂丹真的能让原战完全恢复,他真的很想把原战拉到那条大鱼面前,看看那大鱼的表情。不过还是闷声发大财最好,就算原战真的恢复,也不能这么快让人鱼知道,他得再做些什么转移那些人鱼的视线。

    取出指南附赠的配套药瓶把其中四枚都装好,没装入草药包,而是放入了指南的奖励列表中。这么重要的东西,只有放在这里他才能感到安心。

    拿起留下的一枚返魂丹,收起石锅,严默几乎是迫不及待地走到原战面前。

    原战的表情很奇怪,他没有如释重负的放松,没有即将复生的狂喜,他眼中满含的是悲伤,脸上布满的是愤怒,他甚至把自己的嘴唇都咬烂了十几遍。

    因为原战还没死,熬制返魂丹时发出的香气对他的身体也有作用。他身上的伤口已经差不多全部长好,而打断的骨头都已有恢复的迹象,这点从他比之前舒展很多的身体就能看出。

    “我不吃,你自己吃,我就要好了!”

    “操!”严默脸色顿时变得狰狞,老子费了这么大工夫、放弃了那么好的奖励、又是割肉又是放血,好不容易熬制出能让你完全恢复的返魂丹,你他妈竟然在这时候跟我说不吃了?

    而且你让老子吃自己血肉熬的药,你当我脑子有病吗?

    “那个香味……你煮你的肉时发出来的香味很浓郁,我感觉那个操控植物的能力又要升级。”原战加快语速道,“我能感觉出来这个能力很奇怪,似乎我受伤越重它的反应就越大,就像野草,上面被人割了,但只要有一点水、一点阳光,它又能冒出来,而且长得更加强壮。”

    严默蹲下/身,用完好的右手一把按住他的脑袋,仔细观察他的眉心,“你能运行初级训练法吗?”

    “能,我一直都在按照那个呼吸。”

    “眉心这里什么感觉?不要骗我,照实说。”

    原战也没打算骗他,“眉心有堵塞感,控土能力仍旧使用不出来,但我觉得以后会慢慢恢复。”

    “我没那么多时间等你,目前九原的情况也不容易我们慢慢等你恢复。这枚返魂丹有七成可能让你松果体完全恢复,换句话说,服下这枚返魂丹,你可以立即重新变回强大的五级神血战士,你吃还是不吃?”

    “……吃。”

    你妈!我就说你这牲口不可能放弃权力和力量。

    “吃了它,你以后就是我的人了,明白吗?”严默把返魂丹放到男人的嘴唇上,故意摩擦着他的嘴唇道。

    原战猛一张嘴,抢过返魂丹,嚼都没嚼就把桂圆大的返魂丹给吞进了肚里。

    “喂……”

    原战闭上眼睛,他要用最快的速度恢复。默说有七成可能,那他就要努力把七成变成十成!

    严默眉头深深皱起,这种发展跟他原来想的似乎不太一样?他倒也没指望这头牲口会对他赌咒发誓说以后只忠诚他一人、永不背叛他,但是至少会有点表示吧?

    他不会白喂了吧?

    严默起身,杀手锏不能只有这一个,他需要更多的人为他效忠,他需要更多强大的战士,既然对激发神血战士的能力已经有些思路,而那些战士又那么渴望觉醒异能,他为什么不去实际操作看看?

    九原必须要尽快拥有更强大的战斗力,只面对那些全部都具有操控水之能力的人鱼战士,他们就已经不具备对敌的能力,而以后他们的敌人只会更多。

    只一个五级战士,不够,太不够了!

    原战突然一把抓住他的右手。

    严默扭头。

    “不管你想做什么,你去做,有我!”

    “我要去培养一大批神血战士,你要不想被人超过,那就学会吸收晶石里的力量。”严默冷哼一声,随手砸出一块晶石,中心一点红的晶石滚到原战脖颈边。

    “方法?”

    “不知道。自己琢磨!”他本来想自己琢磨晶石的应用,但想到激发神血战士可能耗费的时间,他就打算让原战也试试。对方比他级数高,也许他能更快找到晶石的正确利用方法也不一定。

    原战侧头瞅了瞅脖颈边的晶石,他也碰触过朵菲和矮人小老太的晶石,但都没什么感觉,可这块晶石……竟在和他皮肤接触的一瞬间让他产生了一种极度渴望!

    青渊湖地,海森揉着额头问虞巫:“你为什么不把神血石拿回来?”

    “他们要了也没用。”虞巫挥挥手,一脸不在意地道。

    “那也要拿回来!”

    “好了好了,我当时不是怕那狡猾的小东西猜出那是什么,所以才特意没提吗?否则他用绝育药威胁我,让我把神血石的打开方法和吸收神血的方法都告诉他怎么办?你说我那时是冒着青渊湖被污染的危险杀了他抢回神血石好,还是把神血石的秘密告诉他?”

    “你完全可以不让他知道就取回神血石。”海森怒。

    虞巫却在这时摇了摇头,“你以为我没想过?但那小东西很古怪,我竟然感觉不出他把神血石藏到了哪里。”

    “不在他身上?”

    “不在,他身上就一个小包,如果神血石放在那包里,我不可能感觉不出来。”

    “也不在大巫岛上?”

    “不在。我把那一片附近都索搜了一遍也没有感应到神血石。”

    海森沉默,好一会儿才道:“虞巫,从今天开始,没有我的命令,你不准再离开青渊湖,更不准上岸。”

    海森有种不太好的预感,也许他们的大巫给他们惹来了一个不太好惹的敌人,而这个敌人原本和他们相处良好。

    虞巫笑笑,竟没有发怒,也没有反驳,就这么施施然地离去。

    又是一天后,祭司大人终于出现了,不过他没有直接从小树林里走出来,而是从里面传话,让部落里的战士头领把手头事情暂时交给副头领,然后全部进树林见他。

    虽然不知道祭司大人叫他们去干什么,但所有战士头领都立刻放下手中事物,以最快的速度赶到小树林。

    听说冰也回来了,严默把冰、大河、叶星、萨宇、草町和自己的一半护卫也叫了进去。

    部落中人都觉得有大事要发生了,看看祭司大人叫进去的都是谁?

    严默出来时,所有人已经全部到齐。

    大家站在石屋外的空地上齐刷刷地对严默行礼。

    严默回礼。

    草町、狰、猎等细心的人看着严默裹在左手臂和左小腿上的麻布,总觉得有点不对劲。但严默一开口就把他们的心神全部吸引过去。

    “你们想要成为神血战士吗?”--+15294042-->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