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66章回166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所有人,“……”当然想!

    “你们想要觉醒沉睡在你们体内的神之力量吗?”

    众人这次眼睛全都亮了起来,祭司大人不可能把他们召集过来就随便说说,他这么问,是不是……?!

    “是,我有办法让你们觉醒隐藏在你们体内的强大力量。”

    听到这句话,就连狰都忍不住‘激’动起来。

    “但,只有对我、对九原绝对忠诚的人才能得到这个机会。”

    严默话音刚落,他的学生叶星和萨宇就想表达他们的忠心,他们倒不是为了觉醒神血,他们只是觉得对祭司大人忠诚就是应该的,其他人显然也是同样想法,他们甚至奇怪默大人为什么要特地提出来。

    严默抬起手臂,示意他话还没有说完,“不过你们也知道不是所有人都能觉醒神血能力,四级以上战士虽说都有觉醒的可能,只是觉醒后的力量大小,以后是否能够升级等都是大问题。狰你们应该最清楚这一点,在这片土地上,除了原战,还没有其他五级战士出现,为什么?”

    是啊,为什么?所有人都在沉思。

    就在这时,石屋‘门’打开,一条削瘦的身影从‘门’后慢慢走出。

    狰等人脸上出现极为震惊的神‘色’。

    这是战?他怎么变得这么削瘦?

    原战走到严默身边,他虽变得极为削瘦,‘精’神却极好,两眼光芒更胜从前。

    狰看着这样的原战突然有种看到远古巨兽正向他缓步走来之感,而且这头巨兽还正在饥饿中,他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了一步,并下意识地做出了防御姿势。

    有这种感觉的不止狰一人,所有人都在往后退,就像前方有无形的压力。

    “因为我们没有正确的训练方法,三城教给我们的战士训练法只是用来训练最普通的战士,按照这种训练法我们永远也不可能升为五级战士,不管你付出多大努力!”原战的声音不高,但每个人都听得很清楚。

    像狰这样强大的战士,对此已经早有猜测,但听到事实还是会让人感到沮丧。

    但很快大家就想到原战已经是五级神血战士,那他肯定不止学了三城教的战士训练法,是不是默大人又教了他其他什么训练方法?

    严默注意到大家目光,点点头,“三城不给也没关系,我有祖神传承给我的最正确的战士训练法,包括神血战士的训练法则,这点我想战、猛、还有我三个弟子都能证明。”

    猛三人猛点头,想要成为神血战士吗?想要变得更加强大吗?初级训练法,您的最佳选择。

    此时,很多战士都要靠深呼吸才能保持平静。

    祖神在上,他们的祭司不止可以让他们觉醒神血能力,还能提供最正确、最好的神血战士训练法,他们、他们都要高兴疯了!

    原战忽然发出一道充满杀气的冷笑,“三城教我们战士训练法只想让我们能杀死更多强大的野兽,让他们得到更多的兽骨。更想让我们这些野蛮人打来打去,永远都不能威胁到三城。可是现在……”

    严默接过话头,“九原如果继续发展下去,要不了几年就会引起三城注意,他们不会允许比他们更强大、比他们更富足的部落出现,如果我所料没错,到那时他们很可能会派强大的神血战士来消灭我们。而现在还有一个更重要的问题……”

    在引起所有人注意后,严默很憨厚地笑了下,“我也不瞒你们,我需要更多、更强大的力量保护我、保护九原。因为……”

    接着,他用极为平淡的语气说出了一件彻底改变九原的天大秘密:“因为祖神让我得到了巫运之果,我将背负让生命之子诞生的命运。”

    在场的人除了冰,其他人都是一脸茫然,他们从没有听过巫运之果,更没有听过生命之子。而冰的反应却极为剧烈,他猛地跨前一步,表情又是震惊又是‘激’动,而冰的剧烈反应自然引起了其他人注意。

    “冰?”捕蛾拉住他。

    冰推开捕蛾,走到最前排,“默大人,你真的得到了巫运之果?”

    “是。”严默肯定地回答。

    原战直接问:“你这次出去是不是听到有人提起巫运之果?”

    冰点头,平静了一下,道:“我急着赶回来就是为了这件事。”

    原战,“说。”

    冰看向严默,在等待他的命令,见严默点头,他才开口道:“因为首领说南边除了九原和人鱼就没有其他部落,与大家分开后,我就带人一路向北边走,走了很久,我们才看到一、两个野人部族,那些人连话都不会说,我们没有接近他们,继续北行,后来我们看到了一个正在建造中的部落。”

    一听是在建的新部落,严默首先想到了朵菲。

    原战则刺了冰一眼。‘混’蛋,敢不听我命令?看在你对默还尊敬的份上,先放你一次。

    冰根本不把原战的刺人眼神放在眼里,他要效忠的只有默,跟这家伙没丝毫关系。

    “那个部落也像九原一样用石头盖房,不过他们的石头都是从附近的石山挖来,而且形状也和我们不一样,他们似乎要建造一座很大很大的石头房子。”

    九成是朵菲了。

    “这还不奇怪,最奇怪的是他们竟然有人能在天上飞,他们有人长了翅膀!”冰语音中有一丝羡慕,也有几分担忧。

    原战撇嘴,“不过几个鸟人而已,他们曾经来过九原,被我们打败赶走。他们的公主也是‘女’首领叫朵菲,据她自己说是三城中的下城之一天堑城城主的‘女’儿,相当于我们一个大部落的酋长‘女’儿。”

    提到朵菲和菲力几个鸟人,经历过这场战斗的叶星和萨宇立刻手舞足蹈地向大家解说此事,并着重说明那几个鸟人没什么好可怕的。

    冰听说被自己看成大威胁的鸟人竟然被原战抓住并囚禁过,当时脸‘色’就不太好看,他又说出第二个消息:

    “那些鸟人发现我们,想要抓我们回去,我们逃入树林才避开他们。后来我们偏了一点方向看到了一条很大很大的河流,我们本来想顺着河流看附近有没有大型部落,但走了没两天我们就遇到了巨人。”

    “巨人?”严默微惊讶,他有点奇怪巨人和矮人竟住得如此近。

    其他人也都是第一次听冰讲诉,听到巨人也都好奇得不得了。

    冰用力点头,“他们很高,非常高大,比我们三、四个加起来都大。”

    我的天,那不是将近七、八米高?不知道这些巨人的战斗力如何?严默又心动了。

    “他们力气非常大,看到野兽就这么随手一撕,就把一头牛给撕裂了。他们也不生火,抓着猎物边走边吃。他们也吃人!我亲眼看到他们抓捕野人吃。可是这还不是最可怕的,”冰吞咽了一口口水,“最可怕的是他们好像只是另外一种类人族的奴隶。”

    严默脸‘色’变了,“冰,仔细说,一点都不要漏,那些类人族长什么样?”

    冰回忆道:“我们怕他们发现我们,不敢靠得太近,不过我看得很清楚,那些类人族大约跟我们差不多高,他们骑在那些巨人的脖子上,他们的头长得有点像蜥蜴,尖尖长长,脸上还有鳞片,他们的手臂就是他们的武器,他们可以把手臂甩出来很长很长,那些手臂就像蛇一样。他们的脚也像蜥蜴的爪子,‘腿’上有像蜥蜴一样的硬皮。”

    “那赞答!”狰突然开口,所有人都看向他。

    原战双眼微沉,似乎也想起了什么。

    狰看严默转首看他,立刻回答道:“冰说的很像格拉玛族人的敌人那赞答。他们画给我看过,但是他们的画和默大人的不能比,我一开始还以为是某种长着很多蛇头、块头很大的怪物,不过现在听冰这么一说,我想他们画的很可能就是骑在巨人脖子上的蜥蜴人。”

    “关于巨人和蜥蜴人,他们还说了什么?”严默问。

    狰想了想,“他们吃人,把格拉玛族人当食物。”

    “他们原来就生活在格拉玛族人附近?”

    “不,格拉玛族人说他们原本住在某座山上,他们生活得很好,可是有一天,那赞答来了,他们抓捕格拉玛族人,吃他们的男人,强占他们的‘女’人,格拉玛族人打不过他们,只能逃跑,但那些那赞答一直跟着他们。”

    冰却在此时摇头道:“我觉得那些巨人和蜥蜴人不是在追杀格拉玛族人,因为我听到那些蜥蜴人说话,他们提到了巫运之果。他们是为了巫运之果才来到这片土地,格拉玛族人大概是太倒霉才碰上他们。如果他们真的一直跟着格拉玛族人,我们就不会一直走到大河那里才看到他们。”

    好吧,第一个为了巫运之果而来的敌人明确了,而且还是一听就很不好惹的强大生物。

    严默一拍巴掌,示意大家不要把话题分散,继续询问冰:“把你听到的关于巫运之果的话,记得多少全说出来。”

    冰也正准备要往下说,“当时我们不敢太接近巨人,可是我听到那些蜥蜴人说话用的竟然是通用语,一时好奇就尽量接近了些,我想听听他们都说些什么。”

    捕蛾拍拍他的背,用目光赞扬他:你真勇敢!

    冰翻个白眼,“我没有听到太多,只隐约听到几句,他们说的最多的就是巫运之果,他们说传说中得到巫运之果的部落会成为世间最强大的部落,说巫运之果能给得到它的部落带来巨大好处,说这世间每个种族都想得到巫运之果,说他们族如果得到巫运之果,他们就能怎样怎样。”

    冰描述的语气很平常,但大家却越听越‘激’动,看严默的目光都不一样了。祖神在上,我们的祭司大人就是不一样,那么多人想要的宝贝现在就在咱们祭司大人的手上,哈哈!

    原战站在严默身旁,看起来啥事没干,但他已经把所有人的反应全部看在眼中。

    冰继续,“那些蜥蜴人和巨人好像属于某个很大的部落,在山的那一边,他们还提到神殿,说神殿祭司也不把地点说清楚点,抱怨要怎么在这么大片的土地上找一枚小小的果子。”

    严默抓住重点,“他们不知道确切地点?”

    “好像不知道,他们好像只知道巫运之果就在山的这一边,神殿派出很多人出来寻找,他们只是其中一支队伍。”

    “山的那一边,神殿,很可能是三城的人。”原战道。

    严默点头,随即看向众人,“你们也听到了,三城甚至更多强大的部落和种族已经知道巫运之果降世的事情,他们也许还不知道巫运之果就在我这里,但只要他们找下去,迟早会找到九原来。”

    这也是他把巫运之果坦承的原因,反正大家迟早都会知道,与其一直瞒着,还不如让他们早些清楚他们以后可能面临的困境,而且说不定这种困境反而会对他有利。

    瞧瞧大家的脸‘色’吧,没一个感到害怕,倒是每个人都一副与有荣焉的兴奋模样,一个个摩拳擦掌似乎都已经准备好随时跟人打一架似的。

    “巫运之果是祭司大人的,是我们九原的,不能给其他人抢走!”猛第一个跳起来。

    “对!我们是得到祖神庇佑的部落,只有我们才能拥有巫运之果!”小叶星也在挥拳头。

    冰直接傲然道:“祖神既然把巫运之果给了默大人,那么就只有默大人才是祖神承认可以拥有巫运之果的人,也只有我们部落才可以得到巫运之果!其他人、其他种族,哼!来一个杀一个!”

    “巫运之果不仅仅是巫运之果,他还是我和默的孩子。”

    “!!!”什么叫一石‘激’起千层‘浪’?

    严默听到这句话都差点没站稳。

    可说出这句话的原战却用再认真、再严肃不过的表情,‘逼’视每一个人道:“我就是死也不会让别人夺走我和默的孩子,我和默相信你们,所以把这个秘密告诉你们。我不希望这件事再有更多人知道,除非我和默主动说出,你们谁都不能再把这个秘密传出!”

    “是!”众人齐声高吼。他们傻了才会把这个大秘密说出去,而首领和祭司的信任也让他们热血沸腾。

    “九原势必会变得强大,这谁也无法阻止!”狰深吸一口气,沉声对严默道:“大人,这是我们共同的命运,祖神让您得到巫运之果,肯定有他的意思。他让战,还有我们来到您身边,我想就是为了让我们守护您、守护生命之子!大人,九原每一个人都将为您而战!”

    “大人,九原每一个人都将为您而战!”所有人,就连草町都大声喊出了这句话。--76984+dsuaahhh+24610560-->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