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67章回167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原际的人再一次看到酋长壕站在上风处遥望大河那边的九原部落。

    他们中的很多人也顺着酋长的目光望去,而不论这段时间已经看过多少次,虽然已经没有当初刚看到时那么大的震撼和不可思议,但每次看到,他们还是会忍不住为那些做梦都梦不到的人造巨墙感到震惊。

    一开始他们以为那是一座形状怪异的山,等到他们走到足够近、可以看清那座山的全貌后,他们以为来到了山神九风的神之殿。

    他们亲眼看到山神九风向这个方向飞来,当九风突然飞离他们时,他们还担心了老半天,直到看到铁背龙一家并没有远去,而是朝着这个方向一直走,他们也都跟了上来,而且为了怕跟丢铁背龙,他们休息时连帐篷和火塘都不敢搭,就怕来不及赶路。

    两天后他们清楚地看见了这座“山”的全貌,当时老祭司高呼这是山神神殿,并激动地大声喊叫这里就是伽摩大神为他们选定的新的住地,他们都很激动,能住在神殿旁,且住地附近就有两条大河,这对他们来说就如同做梦一般。就连途中一直阴沉着脸的酋长壕都久违地露出微笑,说这里要比原来的原际住地好很多。

    但是等他们接着向神殿靠近,就发现这块土地上已经有其他种族生活,那是些身高只到他们腰间的矮人族,不过他们很快又发现这些矮人并不是原本就住在这里,他们似乎只是经过。

    那些矮人看到他们很警惕,他们也一样,就在这种警惕中,他们接近了最近的第一条大河,而他们也就是在那里发现了跟他们一样的人类,还有人鱼!

    先不说人鱼,当他们看见围着河岸巡逻的战士竟然大部分都是熟人,那些人竟是他们以为还留在黑森林外或者已经死在黑森林里的原际诸战士时,他们已经不是震惊,而是在怀疑自己的眼睛。

    壕当时就冲了过去,并大喊雕的名字。

    雕也发现了他们,但他的表情并不像他们那么激动,他甚至有些提防地看着他们,他带着的那些战士也一样,他们刚开始看到他们的时候还有点激动,但很快那份激动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微微的仇恨和十足的警惕。

    老祭司也过去了,大家都过去了,他们都迫切地想要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最重要的是他们好像看到有人在神殿里走动。

    雕告诉他们,他们以为的神殿就是九原部落的城池,九原的子民就住在里面。

    听到这个消息,大家又是羡慕又是妒忌,更多的是高兴,他们以为他们也可以住到那座叫城池的、宛如神殿一样的巨墙中。

    可是他们连过河都不被允许!

    “大战还不肯见我们?”一道愤怒的声音在壕耳边响起。

    壕没有回头,同样的话他已经听过太多遍。

    “他们宁愿让一群矮人住在外城都不愿让我们过河!他们还住着宽敞坚固的石头房子,却连帮我们搭建帐篷都不肯!大战明明答应要给我们一块丰足的土地当作原际新的领地,可他们现在却连见都不肯见我们!还有他们明明有更快、更安全到达这里的路却不告诉我们,狰他们也帮着大战瞒着我们,我就说当时怎么会有那么多人要留下来,他们肯定早就和大战说好了。如果没有伽摩大神和山神九风的庇佑,我们是不是能走到这里……壕,你听见我在说话了没有?”老祭司愤怒地低吼。

    壕从高处一步跃下,转身就走。

    “你!”老祭司气得浑身发抖,一把推开搀扶他的秋宁。

    “壕,你给我站住!你忘了我是谁吗?”

    壕停住脚步,慢慢转回身。

    眼看老祭司发怒,周围的人都在悄悄往后退。

    “我没忘,你是原际的祭司,我就怕你已经忘了这点。”壕隐忍地道。

    “我忘了?我为部落做得还不够多吗?”

    “其实如果你什么都不做,我更高兴。”

    “壕!你、你……!”老祭司像是要气昏了。

    壕闭了闭眼睛,长叹一声,“原战不是不肯见我们,狰上次也说了,九原现在有重大的事情要处理,你没见狰、猎、捕蛾等三级战士头领这段时间都没出来?”

    “那是借口,他们只是……”

    “他们根本不需要躲避我们,秋实大人,你看看他们的城池,看看他们的部落,你觉得他们有必要怕我们吗?如果他们愿意,我们所有人都会变成他们的奴隶。”

    “他们敢!”

    “还有战已经是五级神血战士。”

    “你说什么?”老祭司身体狠狠一颤。秋宁也惊讶地睁大眼睛。

    “这是冰说的,绝不会错。”

    “对了,还有冰,他既然活着从黑森林里出来,为什么不回部落?他竟然说他已经用战魂发誓要跟随那个胎毛都没脱干净的小祭司一辈子!”老祭司一提到冰,就一脸整颗心都被伤透了的感觉。

    壕突地一声冷笑,“我们放弃了他,你放弃了他,九原的祭司救了他,他会发誓跟随九原祭司一辈子又有什么奇怪?”

    老祭司被堵住。

    壕又道:“九原答应我们住在他们附近,并没有说让我们住在他们的领地里,你身为祭司,你会允许另外一个部落住在自己的领地里吗?”

    老祭司明知这点,但叫他怎么能忍受曾经被他放弃的那些人竟能占有那么好的地盘,还能建出那么好的……那叫什么?城池?

    “我们受到伽摩大神和山神九风的庇佑,我们才应该住在那里,我们……”

    壕崩溃,“你难道还看不出来吗?山神九风和铁背龙明明是被九原的祭司默大人派来保护我们,我们根本没有受到山神的庇佑,是九原的祭司和首领在庇佑我们!”

    “不!不是这样……”

    “就是这样!”壕已经受不了了,今天他一定要把所有话都说清楚:“狰已经把那天我们离开后的所有事情都跟我说了,如果不是你口中那个胎毛都没褪干净的小祭司心软,我和你能不能活着到达这里都是问题!是默大人亲口恳求山神九风,求它一路护送我们,我们才能带着这么多人走到这里!”

    “还有,那群矮人能住在河对面,是因为他们在为九原做事,你没有看到他们在盖外城池吗?我们想住过去,凭什么?如果你同意我们过去跟那些矮人一样,帮助九原建造外城,九原一定不会拦着我们。”

    “再说近路和那些石屋,我们放弃了狰他们,我们明知他们进入黑森林活下来的机会不大,可我们还是选择和他们分开,我们还抛弃了那些伤者,我们还抢了人家的马匹。你看到那些战士的眼神了吗?他们在恨我们!这种情况下,你还指望别人有近路会特地跑过来告诉你?还指望别人帮你盖房子?他们没把我们当敌人看、没有立刻驱逐我们就已经是看在以往的情分上!”

    壕终于把这段时间藏在胸中的话全部喷泄出来,但他还有一句话没说,如果不是为了剩下的族人,如果不是为了多看一眼甘雨和自己的孩子,他早就领着大家离开这里,另外找地方建立部落,因为他羞于见到狰他们!

    老祭司听壕发泄完毕,见对方不等他回答就再次转身离去,他眼神怪异地看着壕的背影,看了很久。

    “大人,我们回去吧。”秋宁轻声劝慰。

    “秋宁,你觉得……”

    “我觉得什么?”秋宁等了半天没有等来下文,只好主动询问道。

    老祭司却摇摇头,没有把没说完的话吐出。就算壕已经不适合再做一名酋长,这话也不能从他这里传出去。

    可是壕不适合,冰也背叛了他,还有谁能坐上原际部落的酋长之位?

    老祭司收敛了所有怒火和怨气,他要想一想,好好想一想。

    愤而离去的壕没走多远就见到一名战士向他飞奔而来。

    “酋长!”那战士跑到他面前,气还没喘匀就喊道:“战……九原的首领……来了,他向这边走过来了!”

    壕闻言立刻改变方向,河对面,原战带着几名战士正快速向目前唯一的过河通道走来。

    老祭司对于这种场合不可能不到场,等原战走到壕身前时,老祭司也出现在壕身后。

    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地盯着原战的脸看个不停。

    一,二,三,四,五……六?!

    不是五级的吗?怎么又多出一级?

    六级神血战士,这怎么可能?他到底是怎么练的升得这么快?

    只有壕先注意到原战的身体,“大战,你怎么瘦成这样?”

    “我家祭司太厉害。”

    原战的声音和表情都很正经,可他身后的那些战士却个个憋得表情扭曲。

    壕这边的人也觉得这话有点不对劲,但到底哪里不对劲呢?

    壕嘴角抽搐了一下,配偶在某方面要求太厉害,男人是会体虚腿软,但是战说的是那个意思吗?肯定不是吧?

    “我也觉得他很厉害,这才多久不见,你都从四级升到六级了。”壕苦笑,伸手拍了拍原战的肩膀。

    原战这个得意!瘦也是有代价的,而且他这个削瘦并不是坏事,“走吧,酋长大人,这段时间我为了升级一直在拼命,知道你们过来了也没办法脱身,今天正好带你们好好看看九原。”

    “默大人他?”

    “他在忙。”

    “他在忙什么?忙到连见另一个部落祭司的时间都没有吗?”老祭司冷哼。

    “秋实!”壕低喝。

    原战搓搓刚刮净胡渣的下巴,特阴险地一笑,道:“默确实没时间来见你,他在忙着帮战士们升级,现在正好在紧要关头。”

    默大人果然能帮助战士升级!听到这句话的原际战士在这一刻对出走到九原的众战士的妒忌又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原战没有再细说,最值得炫耀的部分不必他用嘴巴说,等过几天,所有人都会看到那些战士的变化。

    过河时,有人鱼战士对原战行礼,他们只对九原的首领和祭司行礼。

    原战对他们回以九原的战士礼节,拉蒙想凑过来说话,被原战无视。

    拉蒙苦恼地抓抓脑袋,非常愁闷地用尾巴拍打水面。族长大人还让他尽量缓和和九原的关系,可是他一见不到小祭司严默,二人家首领都不愿和他说话,他要怎么和九原缓和关系?抓鱼给他们吃吗?

    壕询问人鱼和九原什么关系,原战只回答了两个字:“盟友。”

    壕不理解这两个字是什么意思,原战解释:“双方有需要的时候,绑在一起作战,没需要的时候也可能变成敌人。”

    壕听到后哈哈大笑,老祭司却首先想到:不知道他们和人鱼是否也能成为“盟友”?还有那些矮人,既然九原都能让那些小矮子给他们干活,他们原际是不是也能抓一批当奴隶?正好新部落建设也需要大量奴隶人手。

    跟着壕和老祭司过河的人不少,他们都对神秘的九原内城充满好奇,外城的模样他们还能天天看到,但内城他们真的一无所知,而他们贫瘠的想象力也就是把外城的石屋又加了一圈高围墙而已。

    而那些看着高大的石墙,等真的走到它们面前,就会发现它们不止高,还极有压迫感。

    壕和老祭司两人与其他人不同,他们一路上都在观察所有没有见过的东西,在经过内护城河吊桥时,他们还不知道这种过道可以拉起来,等他们知道后……

    一行人就这么在原战的带领下穿过内城门,走进了内城。

    壕一走进内城,就被他所看到的一切惊得倒吸一口凉气!

    壕都这样了,其他人更不用提。只有老祭司,他不但看起来最淡定,他的嘴角甚至还含着一丝嘲讽和鄙视,只不过谁都能看出来他的嘲讽和鄙视做起来非常勉强。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