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68章回168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一名六级控土异能的神血战士在三天内能做到什么?

    原战为什么在他顺利恢复并升到六级后还硬让壕他们等了三天?

    严默最了解这人的心思,可他现在不在,不能告诉壕他们,他家牲口就是个不炫耀不死星人!

    如果不是原战对壕还有着七分尊重和三分感情,他说不定会等九原一半战士变成神血战士后再出来向原际部落狠狠炫耀一次。

    不过严默也理解某牲口的心思,作为被放弃和离开的一方,谁都想告诉放弃自己的人,我现在过得比你好,比你好得不知多少倍。

    原战也确实憋着一口气,他就想告诉原际部落、告诉老祭司、告诉壕,我不止升级比你们快,我的部落也比你们的部落好,我的祭司更比你们的祭司好到天边去!

    于是原际部落现在看到的九原内城只从大体布局和各种设施来看,已经十分接近严默画出的九原内城规划图。

    九原内城整体呈环形分布化为五个大区,第一区是被河道环绕的中心区,河道外的第二区是住宅兼商业区,第三区也是生活区,第四区则是各种作坊区域,第五区则是分布在四个城门附近、围着城墙一圈的战士营。

    这五大区域虽然还没有那么多人口和房屋,整体城市仍旧是绿色和建筑物多过人,但最主要的道路已经全部修好,而平坦、宽阔并四通八达的道路最能体现一座城的规模和发展程度。

    在原战和严默没有回来之前,内城主体道路建设已经完成了一大半。

    原战升上六级后,用了一天时间把城内所有未完成的道路全部整平,由他出手,道路已经不再是土路,而是更接近石面道路的坚固路面,这种路面不管下多大的雨也不容易冲毁,比石子路面平整,更不会像泥土路一样一脚踩进去半天拔不出来,道路两侧还有下水渠,保证城区不会淹水,脏污的水也不会在路面囤积。

    不止通向四个城门的大道,四大区之内的各种小道也是同样质地,中心区道路更是耗了原战一番力气。

    因为这些道路,整座内城看起来异常整齐、干净、美丽和宏伟。

    原战还用了两天时间把中心广场、议事大厅和学校等建筑物完善了下,这还不是他心目中最好的模样——他见过严默画出的各种图,但是已经足够震慑见识不多的原始人,相信三城的人来到这里也不会觉得这些建筑物寒酸。

    壕和老祭司带着原际一批最厉害的三级战士,跟着原战从北城进入,绕过战术墙就踏上了一条大道。

    大道两边种植着树木,树木后是一排排一栋栋独立小院。都是两层的石砖屋,青灰色的墙体、三角形的屋顶,房屋周围盛开着野花,木栅栏上晒着一张张兽皮,屋檐下挂着风干的肉类和果实,小溪在屋前潺潺流过。

    原际众人看得目不暇接,还有人直接看呆了都。

    人们的欢笑声和说话声有时会从树木后传出,路上走着的人们脸上大多带着欢笑,这些行人看到他们会避开,会对原战行礼,但没有人跪在路两边,他们会好奇地看着他们,还有人冲他们微笑。

    小孩子更直接,他们在路上跑来跑去像是要引起他们注意,过一会儿又转到后面跟着他们,脸上不但没有一点惧怕,还一个都嘻嘻哈哈的像是在玩什么好玩的游戏,不过没有一个人会阻住道路,他们还会大声向原战问好。

    原战对他们摆摆手,那些小孩子都兴奋得要死。

    这是一个和原来的原际完全不同的部落,壕和众位战士看着眼前一切心里滋味复杂万分。羡慕吗?怎么可能不羡慕。这座城内部的模样已经完全超出他们的想象,壕更是想,原来部落还可以这样建。

    老祭司却一直都皱着眉头,他眼中含着的不屑任是谁都能看出来。他理想中的部落可不是这样自由散漫的模样,他在想,这座城池建得不错,但如果是他接手这座城,他不会让部落子民如此放肆,他走过的地方必须有战士把那些人隔开,更不允许有小孩子在他前后左右跑来跑去。

    壕他们又看到了一条河流,这条河流也呈环形围绕,把中心区和其他区域隔开。

    这么多河流水道,他们一定不缺水喝。原际众战士酸酸地想。

    “这是什么?”壕摸了摸桥面栏杆询问原战。

    “默说这叫桥,用来连接水路两边的人造路。”原战如实回答。

    现在连接城中心区的桥梁已经不是原来矮人们弄的几根树木,而是原战直接从河里拔/出的道路,只不过他会在河道中的土墙上开洞,让河水流通,这种路桥两边还有防止小孩掉落的栏杆,栏杆做得不是很精致,但足够牢固。

    “对面那就是首领住的地方?”壕已经看到占地相当大的议事大厅。

    “不是。”原战指向议事大厅,“那是部落子民共用的地方。”

    “什么?那么好的房子给所有人一起用?那你和你们的祭司住在哪里?”老祭司忍不住插话。

    原战看在壕的面上,回答他:“我和默住在后面,从这里还看不见。”

    壕不想原战和老祭司对上,拉回他的注意力,问:“那里有什么用?我还以为那是祭司用的神殿。”

    “不是神殿。”原战笑,这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他就边走边跟壕介绍了下,当然该隐瞒的部分他也不会说。

    目前,最中心区又分为三大块,从北到南,分别是内城广场、行政区和被小树林包围的祭司居所。

    原战只介绍了行政区。

    “广场后面,也就是现在大家看到的建筑物是我们的议事大厅,议事大厅左右还有学校、诊所和药房。”原战把几种建筑物的功能也跟壕解释了下,特别是学校和诊所,听得壕和众战士动心不已。

    老祭司则越听越不知道那少年祭司在想什么,他怎么会把这些独属于祭司的知识就这么传授给别人?而且还谁都行?那样以后谁还听祭司的话?

    “另外,最高阶层的战士头领和巫医们也都居住在那一块,最中心还有个花园,以后可能会建成祭司神殿。”原战没说中心花园后面就是守护祭司的护卫战士营,更没说护卫战士营后面就是祭司和他居住的小树林。

    等大家走到议事大厅大门前,抬头仰望这座完全可以称得上宏伟的建筑时,壕和老祭司都已说不出话来。

    原战和九原的战士站在他们后面,看着原际众人的表情,大家脸上表情不动,但眼中的自豪怎么都掩饰不了。

    羡慕吗?嫉妒吗?可惜你们只能看着!

    尤其是那些曾被放弃的原原际战士们,看着老祭司和原来的族人的表情,别提有多解气,而他们越解气就越感激把他们带到九原,给他们新生的严默和原战。

    原战当天给壕指明了一块地方,那里位于九原的东北方,距离九原并不远,且就在青渊湖边上。

    “这里食物和水源比原际原来地方多,但是同样这里敌人也多。”原战一开头就把原际在这里建立部落可能遇到的问题全部提出。

    壕也很清楚这点,无论到哪里,只要是好的土地,要么就是已经被占领,要么就是会被其他种族抢夺,他们也没指望一来就能安心生活。

    “长尾人鱼族非常强大,他们每一个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战士都是神血战士,我不知道他们到底有多少人,但仅我知道的,他们至少有一千以上的神血战士。”

    “一千?!”壕大吃一惊。

    “对,一千,相当于原际部落原来的全部人口都是神血战士。而且这还是最少估计,青渊湖那么大,我怀疑他们至少有五千神血战士。”

    “天!”原际众战士全都张大了嘴巴。他们连一个神血战士都没有,可人鱼族竟然有几千个神血战士!

    老祭司也心神震荡,但这也更让他想和人鱼族接触。

    “我说这个就是想告诉你,和人鱼族相处要小心,如果你们能离青渊湖远一点就离他们远一点,最好也不要在青渊湖里捕鱼。”

    可惜原战的警告听到老祭司耳里却被他理解为另一个意思,他觉着原战就是不想他们接触人鱼族才故意吓他们。既然人鱼族能跟九原相处,为什么就不能跟原际相处?

    壕点头,认真把原战每一句话都记下。

    “还有矮人族,他们和我们语言不通,但非常聪明,千万不要看他们长得矮小就以为他们好欺负,那些家伙也有一部分相当好战,他们和人鱼族一样可以隐藏战士标记,但据我所知,他们也有不少四级战士,神血战士有没有还不清楚,不过他们的祖巫相当厉害。”

    “森林里如果能不进去就不要进去,里面有种像人一样的小怪物种族,非常凶残,矮人们就是被他们赶出了森林。”

    “往北方走,更远处还有鸟人建立的新部落,他们正在四处抓捕奴隶帮他们建城,所以你们也最好不要太往北方走,如果要去北边捕猎,就集中战士一起,人越多越好。那些鸟人人数不多,但很强大,相当于五级到六级之间的战士。他们的战士头领叫菲力,实力相当于六级神血战士,他们的祭司朵菲可以掠夺别人的生命。”

    “九原附近还有个新迁来的部族,叫格拉玛族,这个部族比较平和,可以接触,是个以女性为尊的部族。不要抢夺他们的女人,他们的战士也很厉害。”

    原战把该说的话都说了,也提点了原际不少,但他从头到尾都没有说要帮助原际建城。

    老祭司几次想提,都被壕打断,这让老祭司的脸色从头阴沉到尾。

    原战最后道:“冬天就快要来了,这里冬季很长,你们最好多囤积点食物,我们可以提供你们一批红盐。”

    壕有点尴尬也有感激,他急着想见原战和严默,主要目的就是为了红盐。有盐他们才可能在夏秋两季腌制更多的食物,为过冬准备。

    “你们能提供多少?如果你们忙不过来,我们也可以帮助你们一起挖掘红盐。”老祭司的目的太赤/裸,壕都来不及喝止他。

    原战冷笑,本来还想给原际留一点脸面,现在他没这个心情了,直接道:“这批红盐不需你们偿还,就当作是大家给过去族人的一点心意,数量应该足够你们使用到来年春天。以后你们再需要红盐,就按照九原的规定来交换。”

    壕腾地站起,他待不下去了,不是因为原战的态度,而是因为老祭司。

    原战也没有挽留壕,但他依旧亲自把壕送出外城。

    不说壕和老祭司等原际一干人看了九原城后心中有什么想法,且说原战见过壕以后直接就回了小树林。

    他不放心默,那家伙这段时间很疯狂,连觉都顾不上睡,他自己不休息还折腾得很多人都跟着他一起忙碌,就连矮人族他都没放过。

    “那晶石呢?”刚从奥帕祖巫口中摸出晶石几分用途的严默,看到原战张口就问。

    “吃了。”

    “吃了你也给我吐……你说什么?吃了?”

    原战可老实地点头。

    严默不相信,“那么大一块石头,你怎么吃的?你也不怕噎死!”

    “我真吃了。”那时晶石就在他脖子边,老勾着他,他又一心想要变得更加强,当他一能动弹,他就把那块晶石握到了手中,然后他就没忍住,把那块晶石塞进了嘴里。

    再然后……他也不明白他怎么吞下的那么大块石头,事后他想也许跟他能控土有关?那晶石也是石头嘛。

    严默丢下手中活计,走过来围着原战打转,不时伸手摸摸他的身体。

    原战给他摸得一把抓住他的手,“再摸就不等你到十八了。”

    我就不信你真的能等上三年,如果你真能……。严默反抓住原战的手,给他把脉,“你能使用能力了?”

    “能。”

    “什么时候开始?”

    “升到六级后。”

    “眉心部位还疼吗?”

    “疼,时不时地疼一下。”

    “什么样的疼痛?像针刺,像被石锤敲打,还是裂开一样的疼?”

    原战努力形容,“都不是,像是里面有东西,涨涨的疼,就好像……鼻孔里被硬塞了一个蜜瓜。”

    严默脸皮子抽了抽,很好,形容得非常形象,他听着鼻孔就疼起来了。

    不过原战脑袋为什么会这种疼法,他也想不通,原战的身体变化他有很多地方都想不通。

    原战服下返魂丹后沉睡了一天一夜时间,醒来后就莫名升成了六级,身体还变得削瘦异常,就好像身体在这一天一夜中被什么极度消耗了一般,而且异能也能重新使用。

    他为了更多数据,没有立刻对原战展开检查,而是让他先用用能力看有没有什么问题。

    “我等下会用金针刺昏你帮你做一番详细检查,主要看你的松果体有没有痊愈,你不要抵抗。”

    原战现在对严默已经无比信任,别说弄昏他,就是再**解剖他一遍,他也愿意。

    严默扬手就给男人扎了几根针,待确定对方是真昏迷后,再次打开第二空间实验室,把人带了进去。只有这里才能在不解剖的情况下详细看到生物的内里情况并得到最详细的数据。

    看到屏幕中显示出的原战脑部图,严默“啪”地把眼睛贴到了屏幕上。

    这人的松果体……这怎么可能?

    那晶石到底是什么?

    按照奥帕祖巫跟他说的,晶石只有吸收、储存和放出能量三个功能,另外,有些晶石只能用于相对应的的神血战士,有些晶石却是什么能力的神血战士都能用。

    如果奥帕祖巫没有骗他,为什么那枚中间一点红的晶石会进入原战的身体,还正好留在他的眉心?不过那晶石的体积却缩小了许多,大小正好能塞入松果体的主体部位。

    如果不是他反复看了多遍脑部彩图,他也不会相信原战真“吃”了那枚晶石。

    或者这枚晶石本身就比较特殊?否则它也不会那么郑重其事地被供在大巫岛的晶石宫殿中。

    可惜他和人鱼大巫的关系太差,没什么机会去询问那枚晶石的底细,不过看虞巫丢了那块晶石也不是很在意的样子,想来那块晶石对于人鱼族来说也不是那么重要?

    原战睁开眼,发现他的祭司正背着对他,似乎在苦恼什么。

    他不知道自己昏迷期间默对他做了什么,但身体感觉并没有什么异样,就连他现在待的地方也和刚才昏迷前的地方相同。

    原战坐起身,伸手把背对着他的少年搂进怀中,不能睡,摸摸总可以吧?

    严默瞅着伸进自己衣服里的大手,感受着粗糙老茧摩擦肌肤带来的异样感,分心想到:看来返魂丹的完全恢复是指恢复到身体的最佳状态,并不会把身体本身留下的一些优势去除。比如老茧,也许对爱美的人来说,有老茧很丑,但从实用角度来讲,老茧却能保护手脚等部位。

    原战摸着摸着,看默竟然没跟他翻脸,当下就越发肆意起来,本来只是摸摸大腿,这下直接把人的麻布衣给扯到了腰腹以上。

    “只用药液浸泡和金针刺激还不够,还需要精神上的刺激。”

    “什么?”原战张嘴咬住少年的脖颈,伸出舌头细细舔。

    “我把他们的身体物理条件都准备好了,他们随时都能觉醒自身的神血能力,而觉醒的契机就是精神刺激,我没那个时间等他们一个个慢慢觉醒,你等会儿对他们出手,人为刺激他们。原战!”一根针猛地扎下。

    原战疼得一咧嘴,报复似的狠狠搓揉了对方一把,“我听见了,要怎么刺激他们?”

    “揍他们,吓他们,要让他们以为不努力挣扎就会死掉。喂,你够了没有!”

    一想到自己要等三年就悲愤异常的原战,“没够!我们睡一会儿,你也很累了,不睡不帮你吓他们。”

    “……他们可也是你的子民。”

    “睡觉!”原战一翻身,大腿一夹,就把他的祭司大人完全禁锢在怀中。

    严默身体僵硬地坚/挺了一会儿,可也不知是背部被人摸得太舒服,还是真的累了,慢慢的,他的身体越来越放松,脑袋一垂,就这么窝在男人怀里睡着了。

    严默和原战此时都不知道,这将是他们在入冬前睡得最安稳的一觉,暴风雨即将来临,只是敌人却不是他们之前预想的那些。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