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70章回170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土元果对于严默的建城计划太重要,在没有其他高淀粉含量的食物之前,土元果必须栽培成功。这样不但可以减少九原人对肉食的依赖性,在过冬时的食物储备上也更保险。

    如今他为了快点得到大量的土元果,竟在无意中满足了几个土元精树产生的必要条件。

    这些必要条件是,第一,土壤养分充足;第二,水源充足;第三,日照充足;第四,土属性能量的给予;第五,千枚以上土元果同时成熟。

    这五个条件看起来简单,却极不易同时达成。

    首先土壤养分充足这点,如果只是普通肥沃土壤还不行,土元果树对生长环境并不是很挑剔,但是想要出现土元精树,却要求高了。而严默为了快点出效果,逼着原战想法调配最适合土元果树的土壤,他可以和土元果树沟通,只要土元果树有一点不满意,他就绝不放过原战。好了,土元果树终于表示出满意的情绪,结果他却不知道这份满意建立在可以让土元精树出现的基础上。

    其次,水源充足。这点要感谢人鱼族,如果不是他们抱着点好玩和让自己族人方便的心思,在内城和原战合作搞了这么多条水道,水道还和青渊湖相接,恐怕普通的含水量还不够土元精树成长。

    第三点日照充足是这片土地的特色,倒是没有费严默什么手脚。

    而第四点的土属性能量给予,这则跟原战有关,他负责催熟土元树,每次催熟虽说使用的是植物异能,但是也不可避免地带进去一些土属性能量。

    第五点也跟催熟有关,如果是普通生长,果实根据光照等条件根本不会一次性/成熟,而是分批性的。就算有同一批成熟的果子,只这一小片果林,想要一次性/成熟千枚以上果实基本不可能。可就因为是催熟,只要结出的果子都能在同一时间达到成熟期,果林小归小,整片加起来就超过了千枚之数,这也就给了土元精树可以成长的信号。

    还好土元精树每年吸收了相应数量的土元果实后就不会再吸收更多,在问过负责看守的孩子,得知这两天黑蛇已经不再去供奉果实,严默放心了,总算剩下的果子还能保住。

    不过剩下的果实还不到两百枚,这么点肯定不够吃的,哪怕一枚果子里会长十二粒到二十粒左右杏仁状果仁,而这些杏仁状果仁才是严默想要的土元果真正的果实和种子。

    土元果刚结果时为乒乓球大小,形状也呈圆球形,颜色发青。随着成熟,果子会长大,外壳也会渐变成褐色。当果壳外皮变成黑色,大小长到两个拳头大,嘴部微微开裂时,就代表果子已经成熟。

    土元果果壳比较坚硬,在果壳和果仁之间只有一层半厘米厚的肉黄/色内瓤。

    有意思的是,经过观察,严默发现那些伴生黑蛇并不吃果仁,它们更喜欢那层内瓤。这内瓤,人类也能吃,不过会产生麻痹和苦涩感,并且不易加热调理。

    “大人!默大人!”胡胡飞快地跑过来,看到严默就语无伦次地直喊:“默大人你快跟我去,叶星!叶星着火了!”

    但喊话的胡胡脸上不但没有一丝担忧和急切,反而充满了喜悦和向往。

    严默立刻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又一个火异能?

    “带我去看看,乌宸,你也一起来。”

    “是。”乌宸作为严默的第一弟子,自然知道叶星和萨宇被叫去干什么了,他为两小感到高兴,也对他们充满期待。

    两人跟着胡胡跑到南边的战士营,那里有一块空地专门给战士操练之用。原战为了逼迫他们觉醒,把人都带到了那里。

    围观的战士不少,人人脸色激动,看到祭司大人过来,纷纷让开道路并向他打招呼行礼。但也有些战士全神贯注地看着训练场地,神情焦急万分,还有人呐喊出声。

    严默望向里侧,就见空地上,一个着火的少年正不断发出惨叫,也不知是害怕还是疼痛。

    原战带着那些未来的神血战士就这么背手看着,竟无人去管叶星。

    不,有一个人站在叶星面前,那是狰。

    “狰,如果你不能救他,没有人会救他,他刚觉醒,还不能掌握自己的能力,这孩子很可能会被自己的能量烧死。”原战开口。

    狰握紧双拳,额头青筋暴起,脸色通红,他想救那个孩子,可他不知道该怎么办。他能感觉到自己体内似乎有莫大的能量,但他不知道该怎么使用出来。

    严默停住脚步,他不想打搅狰,狰现在正在某个关键时刻。

    不过叶星就惨了,听那叫声可真惨,而原战对他也只是冷冷几句:“你会放,也要会收,你听清了,除了狰,除了你自己,没人会救你,九原不要无用的人,就是默大人过来,他也不会动手救你。但是狰还没有觉醒,你如果不努力灭掉自己身上的火,你很可能会被自己的火活活烧死!”

    严默仔细观察叶星,发现他的觉醒状态和乌宸完全不一样,乌宸当时只是甩出了一些火星,而叶星却全身都沐浴在火焰中,那真的是就像把自己点着了一样。

    乌宸也大吃一惊,立刻看向严默,“师父?!”

    严默忽然笑了下,抬手,“他的情况和你不一样,不过从对方的火势来看,乌宸,你要加把劲了,叶星这次觉醒很可能会比你的异能强大得多。”

    乌宸心眼大,嫉妒没有,反而对叶星生出担忧,“师父,他这样的情况没事吗?”

    “不知道,他这样子也没人敢接近他。”除了原战,但原战就是要逼迫他们觉醒和掌握自己的能力,怎么可能会伸手帮忙?如果叶星真的不能控制自己,那残忍的家伙说不定真的能让叶星一直烧到能量耗空为止。

    说原战残忍,严默这个当人老师的,这时也只顾观察,听弟子惨叫成那样,他竟然连眉头都不带皱一下,而且他脸上还浮出了微笑。

    而其他围观战士,担心的人竟然也极少,尤其在他们看到严默也出现后。也许在他们心里,他们压根就不信首领和祭司大人会真的让自己的子民烧伤烧死。

    而且最重要的是,大家以前不知道觉醒是什么样的,看首领让叶星自己把火势收了,他们都觉得就该这样,别人都不应该上前帮忙。

    叶星在努力,狰也在努力。

    乌宸有经验,想要帮助叶星,他再次看向严默。

    严默对他点了点头。

    乌宸连忙跑过去,对叶星大喊:“叶星,是我!深呼吸,不要慌,不要怕,先让自己平静下来,你在心里默念‘收火’,想象那些火重新回到你体内,不要怕它,它就是你,它不会伤害你!”

    叶星不知道有没有听见乌宸的喊声,但随着乌宸一遍又一遍呼喊,他似乎也真的慢慢平静下来。但他刚平静下来不久,这孩子就突然大声哭嚎一声,竟整个人倒到地上满地打滚起来,他想把火滚灭。

    “叶星!叶星?”乌宸看他的方法对叶星没用,不由焦急地就想冲上前。

    原战伸手一抓,抓住乌宸的脖颈,就把人扔了出去。

    “啊啊啊!”狰突然发出怒吼,双手猛地一推。

    “呼啦。”

    叶星身上突然出现了许多沙土。

    狰狂喜,可在见到叶星身上的火焰还没有完全扑灭,他又再次推动双手,这次出现的沙土少了些,但叶星身上的火焰竟然真的给他扑灭了。

    叶星满身沙土地趴在地上不动,狰也无法再支持的轰然倒地,不过狰体魄强健,这时竟然没有昏迷,只侧躺在地上不住喘息。

    严默这才走上前去,他没管自己的弟子,而是先走到狰身边,蹲下查看他的身体情况。

    “你的能量很稳定,不浮不躁,等会儿去泡个药澡,我再帮你针灸一下,你的能力便能稳固下来,以后多练习,应该很快就能升级。”

    狰露出微微扭曲的笑容,此刻,他对面前这名少年的感激升到顶点,但他不想对少年说谢谢,他只会记住这一切,记住他的强大和新生是谁给予的。

    狰含笑闭眼,翻个身,任自己仰面躺在训练地上。终于,他也是神血战士了!而且他跟战一样都可以操控土壤,这是不是说息壤族的后代都可能觉醒与控土相关的能力?

    那边严默又走到叶星身边,不过他只是抓起这孩子的手腕给他把了把脉,就把这只手给丢下了。

    叶星身体微微蠕动一下,侧过脸,偷偷睁开眼,小心做口型:师父。

    他想跟乌宸一样喊严默为师父想很久了,直到今天他才敢把这两个字喊出口,还是无声的。

    严默伸手弹了下他的额头。别以为我看不出来你在演戏,是不是和原战商量好的?

    叶星也没指望能瞒过严默,仗着严默挡住他,又偷偷吐了吐舌头。

    原战看狰的能力总算被激发出来,挥挥手,立刻有四名抬着担架的战士上前,分别把狰和叶星抬了下去。

    严默叫住他们,让他们把人直接送到中心诊所。

    那里说是诊所,其实占地相当大,看诊处、手术室、药房、病房、太平间,甚至连药浴室和解剖室都有,还有严默自用和用来教导学生的研究实验室。巫老、巫青、草町和甘雨等人都在那里帮忙,保证每个伤病者来到诊所都有人照顾他们。

    严默帮助战士们激发能力也都是安排在那里。

    “中午有时间吗?”

    “你看出来叶星是假装的了?”

    严默和原战两人同时开口。

    原战点头,默找他,没时间也要做出时间。

    严默笑,“那小子什么时候觉醒的?”

    “早上,我把他单独拎出来揍了一顿,那小子怕疼,逃跑时一急就急出了浑身火,他先是开心得要死,接着又吓得半死,等我让他赶紧运行初级训练法的呼吸法,他才安静下来,没多久就能把火收进体内。”

    “然后你就和他商量好,让他装作突然觉醒不知道该如何收敛,来逼迫狰觉醒救他?”

    原战揽住少年肩膀,丝毫不觉得羞愧地道:“狰对小孩子和幼兽比较心软,更别说叶星还是你的弟子。”

    “我怀疑有些人可能看出来了。”猎、捕蛾和冰都是精明的,叶星就算演得好,那些人看见他的态度大概也能猜出一些。

    原战冷笑,“看出来又怎样?什么人用什么方法,对他们……我自然有其他手段。”

    严默正好和对面的冰的眼神对上,冰绷着脸对他行礼。

    严默在心中暗笑,他觉得原战不用对冰做任何事,只凭心理压力,冰说不定今晚之前就能觉醒。

    “还记得怎么做石磨吗?如果你中午有空就帮我做一个,这次要稍微大点的。”

    “行。”原战几乎一手包揽了严默所有的制药工具,小石磨就是其中之一,一回生二回熟,他又已升到六级,这次就算做个房子大的也要不了多少时间。

    石磨很快做好,那边乌宸也带人把熟透的土元果采了一部分回来。

    “把它们烤干一点。”严默随口跟乌宸说到。

    乌宸抓头,他没做过类似的事情。

    “先用几颗试试手,不要弄出火,只要把它烤干,水分稍微去掉一些就行,这样比较好磨成粉。”严默丢给乌宸几颗果仁,任他自己琢磨去,就不再管他。

    原战对他自己亲手做出来的石磨非常感兴趣,不肯离开,非要自己上手磨几遍。

    严默赶不走人,只能让他按照吩咐推动石磨,他则往磨盘的进孔里丢土元果仁。

    他还让乌宸升了一堆火,架上石锅,又让原战往里面弄了几把干燥的沙子,再丢了把土元果仁进去。他要尝试果仁的各种吃法,之前已经证明只是用水煮,口感会很糟糕。这次用炒的试试看,下次可以试试清蒸。

    新鲜果仁磨出来的粉末含有浆汁,顺着最下面的承接盘出口流到准备好的木盆里。

    “这就是你说的面粉?”原战伸手指蘸了一点,塞进嘴里尝了尝。咂咂嘴,那表情一看就知接受度不高。“这东西会好吃?还不如生吃。”

    “这不是面粉,想要做成粉还需要几个步骤。而且面粉也不是用来生吃的,得做成其他东西。”眼看原战一堆疑问要出口,严默喝:“闭嘴!给我好好磨磨。哪有那么多问题,等做出来你不就知道了。”

    乌宸听到他师父就这么当着他这个弟子的面呵斥首领大人,缩了缩脖子,反正也不是第一次听见,就跟以前一样装自己不存在吧。

    原战斜了眼乌宸,他家祭司大人在别人面前都比较注意和他说话的口吻,可是在乌宸面前,却经常暴露本性。说起来,这小子也有十三了吧?差不多也到了可以发/情的年龄,以后是不是得让他离默远一点?

    乌宸悄悄地抬起屁股,一点点往外挪,再往外挪。首领大人看他的眼神太可怕,似乎很想也把他塞进磨盘里面磨一磨……

    木元祖树下,络腮胡睁开眼睛,眼中绿芒一闪而过。

    他再次升了一级,下面还想再升级,只靠能量已经不行,他的身体会无法承受,他必须通过大量实战来锤炼这具身体,让它坚韧到能够接受更多能量,直到满足再次升级的条件。

    现在到了他走出森林的时候了。

    在天气明显转凉的那一天,九风醒来,九原第一批神血战士也终于全部激发成功。

    能力主要分为四方面,息壤族的控土能力,飞沙族的风异能,黑原族的视力异能,以及阿乌族的火异能。

    当然,并不是所有同族的人的能力都完全相同,比如狰,也许他继承了母亲那边的飞沙族血脉,他的异能可以与风结合,让飞沙漫天成了他独特的攻击手段,使用出来时,哪怕只有一级也极具杀伤力。但可惜的是他并不能单独使用风异能。

    而飞沙族的猎,他的弟弟猛在速度上有优势,而他则直接能控风,现在正在努力跟九风求师——看在严默眼里,就是上赶着给九风虐着玩。

    冰也觉醒了,属于视力加强,尤其在动态视力上,但他觉得自己的能力很没用,直到严默送给他一副弓箭,并告诉他神箭手的含义后,冰从此一心扑在了练习射箭上。

    同是黑原族的捕蛾觉醒的能力也跟视力有关,却和冰完全不同,他的能力竟是透视。

    萨宇的异能也很有意思,他可以让身体产生强光。萨宇为此很沮丧,他想获得跟乌宸和叶星一样的火异能,他觉得那样才比较威风,只能让身体发光实在太傻了。还好严默及时开导他,说他这个能力到后期很可能会非常强大,一样具有强攻击性,比如发射可以灼烧的光弹等。

    草町不属于四族,她的能力也最奇特,也许她跟着严默学治病救人需要经常安抚病人,她觉醒的能力竟类似催眠,因为才只有一级,目前还看不出威力,但严默觉得草町这个能力如果持续升级,威力将不可估量。

    疯狂的严默在帮助第一批战士激发能力成功后,就立刻开始着手第二批,这次轮到的人除了各战士团的副头领和比赛中胜出的各级别强手,阿乌族一些管理者和甘雨等对部落有贡献的人也被加入进来。

    九原一下多出这么多神血战士,他们又没有怎么刻意隐瞒,人鱼战士们很快就察觉了此事并上报。

    “你说他们首领不但恢复了神血能力,还又升了一级?”虞巫听到这个消息就冲了出来。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