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71章回171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听到拉蒙的肯定回答,虞巫直低喃“不可能。”

    “会不会是……”神血石?海森用眼睛问虞巫。

    虞巫知道海森问的是什么,他也在怀疑,难道那小祭司知道神血石的使用方法?可就算他知道,也不可能让原战恢复,只要能量之源一毁,就算知道神血石的使用方法,就算那神血石和他们首领能力相合,不能恢复就是不能恢复。

    “不会是那东西。”虞巫笃定地道,“就是返魂树在也不可能修复被彻底摧毁的能量之源。而且那东西的属性和他们首领的神血能力不同,他就算知道方法也不能用。”

    “但事实那九原首领不但已经完全恢复,能力也丝毫没有收到影响,还升级了。”

    虞巫再次低喊:“这不可能!”

    “我也觉得不可能,可是他们做出了更加不可能的事情。”海森表情也是困扰中带着不可思议。

    还有什么事?虞巫抬起头。

    拉蒙赶紧回答:“九原一次性多出了十二名神血战士!”

    “什么?!”

    拉蒙点头,肯定。

    “你确定他们是一下子多出了十二名神血战士?”虞巫的脸色莫名变得凝重。

    拉蒙再次点头。

    “知道原因吗?”

    拉蒙答:“确切原因不知道,但据那些九原人所说,这十二名神血战士的出现很可能跟他们的祭司有关。”

    “包括他们首领恢复和升级一事?”虞巫追问。

    “这就不清楚了。”拉蒙连原战被自家大巫差点废掉的事都不知道。

    “如果这一切真的跟那小祭司有关……”海森话没说完,但虞巫明白他的言下之意。

    “我要再见一次那小祭司。”

    “不行。”海森一口否决。

    虞巫一甩长尾,直接走人。

    海森头疼地揉了揉额头,拉蒙同情地看着首领。

    “拉蒙,如果他们的首领和祭司没有阻止,你们尽量和九原子民多多来往,他们在入冬前一下加入这么多人手,入冬食物说不定会不够,你们在下雪前给他们送一次鱼。”不能杀,那就只能好好相处,如果那小祭司是聪明人,就不会轻易与他们交恶。

    “是。”

    拉蒙离开,海森兀自出神。

    原战的伤势他是知道的,那样的破坏,人能活下来就是奇迹,更何况那人不但活了下来,且能力照常能用,不止如此,他还又升了一级,这已经就够叫他想不通的了,对方部落还一下子出现了十二名神血战士,这怎么可能?!

    他了解人类,人类的身体和人鱼族不同,人鱼族生来就具有控水能力,但人类想要成为神血战士却有很多条件限制,以前他所生活的海洋附近,往往一个人类部落全部落能有三、四名神血战士就已经是极为少见和了不起的事。

    而类似三城那样的强大部落,他们的神殿祭司似乎有办法识别族人的神血浓度,他们会把那些神血较浓的孩子集中起来训练,以期将来得到神血战士,虽说这样被选出来的孩子最后觉醒的人数仍旧十不足一,但也比别的大部落强出许多。

    而且三城似乎还有锻炼神血战士的训练方法,这也让他们的高阶神血战士一直维持了一定数量。可就算这样,他们也是普通战士居多,神血战士仍旧是极少数。

    难道说那九原的小祭司也有和三城祭司一样的本领,可以从人堆中挑选出神血较浓的人类?

    可是一次觉醒就有十二人,他们的基数却才只有三百多,这比例也未免太大!

    海森此刻为九原一下子觉醒十二名神血战士而吃惊,可他不知道,这才只是开始,更让他吃惊的还在后头。

    黑夜漫漫,万籁俱寂。

    原战还没有睡觉,他正在林中空地交替练习两种能力,默正在忙激发第二批未来神血战士,他也不想一个人那么早睡。

    “竟然真的恢复了。”虞巫顺着河道游进九原内城,找到了他想找的人之一。海森虽然下达了不让他离开青渊湖的命令,但除非他自己愿意老实待着,否则谁也拦不住他,包括海森在内也一样。

    原战身影突然消失。

    虞巫脚下地面塌陷,他却没有掉进坑中,两脚就这么悬浮在坑顶上,一脸嘲讽地笑了笑,“你可以出来了,别以为你升到六级就能对付我,我说过,你比我还差得太远。”

    几十支土箭射向虞巫,却没到虞巫面前就变成了粉末。

    原战身影在虞巫背后出现,阴森森地道:“你来干什么?再废我一次?”

    虞巫慢慢转身,他一边仔细打量原战,一边随口道:“告诉我,你怎么恢复的?”

    原战会说吗?他当然不会说。既然已经知道对方是贪婪的豺狼鱼,他又怎么可能把家有宝贝的事告诉他?

    虞巫见原战不回答,他也无所谓,只偏头看了原战半晌。

    “你用了神血石?”

    什么神血石?原战话到嘴边又改成:“你怎么知道?”

    猜的。“你知道神血石的正确用法?”

    不知道。“你知道?”

    虞巫盯着原战的额头,忽然嗤笑了下,“如果你真的用了那枚神血石,我只能说你简直是自己在找死。你的能力属土,那神血石中的一点神血却是最强大的火属性,土系神血战士确实可以吸收火属性的能量晶石,但神血石可不一样,属性不一样就是不一样,就算一时有效果,也只会让你的下场更糟糕。”

    原战猜,这条大鱼口中的神血石很可能就是那中央一点红的晶石,至于他说的属性什么,他不懂,他只知道他的身体在渴求那块晶石,想要吃掉它,所以他就顺从心意地吃掉了。

    “你不会是直接吞了神血石吧?如果真是这样……”虞巫发出不怀好意的笑声,“本来想彻底杀死你,但现在我改变主意了,我真的已经很久没有遇到把神血石直接吞下肚的笨蛋,知道上次干出同样事的智慧生物的下场有多凄惨吗?啧啧!”

    原战双唇紧闭。他没有叫守卫,因为叫了也没用,反而多增加伤亡。

    “九原首领,我很期待你的未来,希望你能比上一个笨蛋支持的时间长一点,那时候你会知道死亡对你才是最大的仁慈,而你剩下的时间将是你和你的祭司偷盗神血石的惩罚。等你死了,我会再来收回我的东西。”虞巫丢下这句话,转身就消失不见。

    原战原地停顿一秒,拔腿就往中心诊所跑。他有极为强烈的预感,那大鱼肯定去找默了!

    原战的预感没错,他跑到诊所那里时,那大鱼正在第二批激发者之间走来走去,严默就站在那里冷眼看着他。

    “你对你的族人做了什么?”虞巫问。

    严默嘴唇紧闭。

    “我刚才进来看到你对他们其中一人扎刺,那是什么?”

    沉默。

    “喂,小孩,我在跟你说话。”虞巫一下贴到严默面前。

    原战冲过来,把严默往自己身后一塞。

    虞巫失笑,“难道你们以为你们这样就能阻挡我?小孩,你再不回答,我就杀了你的族人。”

    严默绕过原战,和他站了个并排,终于开口:“你敢杀我族人,我就敢让你们再也生不出小人鱼。”

    “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虞巫撇嘴,“别这么紧张,我只是好奇过来看看而已。如果你告诉我,你是怎么让你的首领恢复并升级的,我可以带应你,为你们提供三个冬天足够你们所有人吃的食物。”

    严默挥手,“你可以滚了。”

    虞巫被气乐,他还是第一次遇见敢这么和他说话的人类。

    “你真以为我不敢动手?我可以不杀死你们,但我照样有办法让你们生不如死。”

    “我有的药物也不止一种,手伸出来。”

    “干嘛?”虞巫挑眉。

    “伸出来。”

    虞巫真的把手伸出,他就不信这小祭司能伤害到他。

    严默掏出一个小石瓶,拔/出塞子,往虞巫的手臂上滴了一滴药液。

    虞巫竟然也没闪没躲,任由那药液滴到他手臂上。

    “这是什么毒药?”虞巫抬起手臂,竟然还伸舌舔了舔。

    原战也没见过这种药液,他就觉得那小石瓶很眼熟,前几天,他按照默的要求,做了一堆这种只有人拇指大小的小石瓶。

    严默盯着虞巫的手臂,似乎也很好奇结果如何。

    过了不一会儿,虞巫发出了惊咦声,他抬起右手,在左手臂被药液滴中的地方轻轻一拨,一片鱼鳞竟从手臂上脱落了。

    严默见此,满意地点点头,果然对人鱼也有效果,很好,非常好!

    “这叫脱鳞剂,可以溶入水中,效果你看到了,中毒的鱼类和人鱼会掉鳞片。”

    “解药!”虞巫简直要对这小祭司另眼相看了,先是鱼类绝育药,如今又弄出脱鳞片的药,连他都无法抵抗这种毒药的药性,更不要说其他小鱼苗。

    “没有。”有也不告诉你。

    “……我也会做毒药,很多。”

    “我们只有三百多人,你们呢?”

    虞巫觉得少年的眼神很冷淡,他似乎真的一点都不在乎九原的三百多子民,似乎随时做好了拿这三百多人去换取更大利益的准备。

    人类的祭司,哈,他怎么忘了他们都是什么样。越是强大的祭司越不会在乎人命,有些祭司甚至连己族族人都不在乎,这少年显然也是其中一员。

    虞巫自认也很冷漠、自私和任性,但他在乎自己的族人,如果不是这样,他也不会付出巨大代价只为带长尾族离开深海来到这里。

    少年可以拿自己的族人做牺牲,但他不行,他做不到,也舍不得。

    “看来我想知道的事今天都不可能知道了。”虞巫很可惜地叹了口气,“小家伙,你最好祈求你将来不会有事求我。”

    虞巫临走前意有所指地看了眼原战,但这并没有引起严默注意,他还以为对方只在奇怪原战是怎么恢复的。

    原战心里很想把虞巫之前跟他说的话全部当作威胁,可是他多少还是受了一点影响,但他并不打算把这件事告诉严默。

    他不想让自己成为自家祭司的软肋。更不想让那条大鱼有机会胁迫到默,逼默做他不愿做的事情。

    如果他日后真的出现问题……不!他绝不会让这种情况出现!原战握紧了双拳。

    “喂,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我?”严默抬手戳身边人。

    “你想知道?那今晚让我用你的大腿。”

    “……你也可以滚了!”

    “摸摸也行。”

    “滚!”

    “我让你用脚踩。”

    “……你的下限呢?”

    “那是什么东西?”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