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73章回173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原战一声令下,九原子民全部回归内城,并只留西城门,其他三城门全部封闭。

    矮人们和人鱼都从九原那里得到消息,知道魑族正向这里而来,人鱼族没什么紧张感,只加派了巡护人手。可矮人们就不行了,他们已经被魑族打败过一次,心里有仇恨更有畏惧,一听魑族要杀过来,很多人都慌里慌张不知如何是好,哪怕有一条宽广的外护城河保护着他们,他们还是害怕。

    “我们想见默大人。”奥帕族巫和卡蒂一起前来,站在西城门口,用学来的通用语和守城战士商量。

    “默大人正在忙。”守城战士怕两人不信似的,又加了两个字:“很忙。”

    奥帕和卡蒂也没指望那么容易能见到严默,奥帕叹息一声,“请告诉默大人,我们愿意交换。”

    “交换什么?”战士尽职地问。

    “你告诉默大人,他会明白。”奥帕学了一段时间通用语,可毕竟时间太短,她听说都很吃力。

    卡蒂毕竟年轻,见守城战士一直在阻扰她们,不由生气,但她不好发火,只能忍耐。

    还好那名战士也知道矮人们所会通用语有限,也没再为难他们,跟旁边的战士交代了下,又唤了一名战士代替他的位置,就跑进城找祭司大人去了。

    大家都知道这段时间如果要找默大人,就先去中心诊所,在那里找到人的可能性最高。

    那战士并没有直接见到祭司大人,他把矮人来找默大人的事一五一十的都告诉了护卫头领大河,便安静地站在诊所门口等待。

    如今谁不知道祭司大人正在里面激发第二批未来的神血战士?就算激发战士的地方还在很后面,但大家都很自觉,每一个来到诊所求医或者办事的人都会非常安静,就怕打扰到祭司大人。

    不过这会儿严默并不在那里,他正在小树林里的自家居所的顶层平台上和九风努力沟通。

    “九风啊,我知道你能驯服那些大鸟,让它们听你的话对不对?”

    九风一爪子踩他脸上,同时发出愤怒的喉音。

    严默辛苦扒开那盖住他整张脸的大爪子,躺在地上苦笑,“这真的是我的主意,不是原战的。”

    “桀!”不信。你现在都和他睡,不和我睡!

    “这不是天比较热,睡你肚皮下面太热了嘛。”以前还有会吸血的寄生虫,还好我现在能配药把它们都消灭啰!

    “桀桀!”你和那两脚怪抱成一团不热?我都从窗户里看到了!

    “是他抱我,不是我抱他!我跟他说过多少次了,可他每晚都趁我睡着了偷抱我。真的!”

    “桀桀!”你还给他生了一大堆小小两脚怪!

    “那不是我生的!九风我知道你懂,你……你到底怎么了?为什么突然生这么大气?”

    九风鼻孔里喷出风,哼,扭头!

    “九风大爷!”严默流泪,他都从早上说了一大堆好话说到现在,可九风要么不理他,要么就用爪子踩他,他要离开,它又用嘴巴把他叼回来。谁来告诉他,这都是为了什么?

    “九风宝贝,九风小乖乖,来,告诉我,你为什么生气?”

    九风生气地长开翅膀,愤怒地再次发出喉音。

    严默只好低声下气的一遍又一遍地哄它。

    九风跟个大爷似的,又一爪子踩上他的肚子。

    不过从那爪子落在他脸和肚子上的力道来看,九风哪怕在盛怒中也没有一点要伤害他的意思。

    严默不说话了,就抱着鸟爪,轻轻抚摸。

    九风被摸了一会儿,突然发出可委屈可委屈的呼呼声。

    “呼呼,呼呼!”我找你玩,你都不理我。你每天不是待在屋子里面,就是待在林子里面,你都不来看我!

    “我来了,可你每次看到我都说要去找大鱼报仇,可我们现在暂时还不能……”

    “桀——!”九风像是一下被点着了,翅膀都炸开了。报仇!一定要报仇!为什么不报?我要吃了那条大鱼,我要吃了他!

    “可我们现在还打不过他。”

    “桀——!”九风怒而飞起,对着远方的青渊湖就狂吐风刃。

    严默终于知道原因了,其实不是因为他冷落九风,也不是九风吃醋,这心理还很幼稚的小家伙跟他闹腾,主要还是因为在他面前丢了面子,而且最让九风憋屈的是,它又变得厉害了点,但还是打不过那大鱼,报仇雪恨暂时无望。

    看来他得想个法子让九风出出气才行,不过那虞巫也确实强大无比,除了毒药,他还真的想不出什么好办法来克制他。

    严默看九风暂时无法沟通,便从地上爬起,跳下楼,打算去中心诊所继续折腾那些战士,同时心里想着要怎么逗九风开心。

    而这时大河也找了过来。

    “大人。”

    “什么事?”严默停下脚步。

    “矮人族的两位祖巫想要见您,说她们愿意交换。”

    “哦?她们有说要交换什么吗?”

    大河摇头,“她们没提,只说您会明白。”

    严默心里确实有数,而矮人能拿来跟他交换的东西也就是那几样。可以说自从他让人把魑族要杀来的消息传出去后,他就在等待矮人们主动上门。

    “带她们去二号会客厅,我一个小时后过去。”

    “是。”

    时隔两个月,卡蒂再次走入九原内城,她以为城内还跟以前一样,进来后才发现已经大大变样。很多原先没有完工的建筑物基本都已完工,这点在走到城中心时特别明显。

    内城环形河道的木制简易桥梁已经全部更换成了不知坚固结实了多少倍的石面路,路两边还有栅栏一样的栏杆。

    原本中心广场有一个土台,如今那土台已经变成坚硬的石造高台,两边还有阶梯。九原的九规三令碑就竖在高台之上。

    变化最大的要数议事大厅,卡蒂从没有想到这个大房子盖好后会如此……像传说中的神殿,雄伟、庄严、宏大,人站在台阶下就感到无尽压迫感。

    议事大厅里面变化更大,不再只有一个大大的空殿,而是多出了很多有其他作用的房间,它甚至还有二楼!

    奥帕祖巫在前段时间刚来过一次,倒没有像卡蒂这么震惊,但她也不否认,每次进城,每次看到这座议事大厅,她都会再被震撼一次。

    有战士把她们一路带来二号会客室。

    一进这间会客室,两位祖巫的目光就被这间房间内的布置给吸引住了。

    房间里有一个大大的窗户,上面挂着兽皮,如今兽皮被从两边撩起,风从窗户吹进室内,可惜今天不是个好天气,天色阴沉没有阳光。

    房间四个角落摆放着四个石墩,石墩上插着木棍,卡蒂猜这大概是照明的火把。

    房间正中央则摆放了一张长方形的木桌,木桌两边各放了四把木椅。

    无论木桌还是木椅,都显得厚重、原始,做工都不是很精致,但只要仔细看,就会发现它们都被精心打磨过,光滑的原色木面看着就让人觉得舒心。

    桌子上还放了一个大口圆肚的石罐,石罐里有土,养着一颗长势很好的叶生植物。

    那带路的战士把门推开,示意她们进去,就站在门口不走了。

    两位祖巫暗暗记下室内所有东西的模样,拉开两张椅子爬上去坐下。

    过了一会儿,有人进来送清水和水果。

    卡蒂看到这些东西,心里才好受一点。可是后面漫长的等待,又让她等出一肚子怒火。

    奥帕忽然拍拍她的手背,“祭祖族大多性子急躁,就连族长和长老也一样,我们身为祖巫可不能跟他们学。”

    “奥帕祖巫……”

    “九原有很多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他们的祭司比我想象的心胸更加广阔,他们的子民虽然不理睬我们,但他们接收了我们的孩子,他们的孩子也会和我们的孩子玩在一起,如果没有那位的允许和推动,便不可能这样,何况他还让我们的孩子去他那里上课。卡蒂,我问过那些孩子,问他们学了什么,而我从那些孩子口中知道的越多,就越不想和九原、和那位祭司为敌,这不仅仅是因为他们强大,还因为我们已经找不到比九原更好的邻居。”

    “奥帕祖巫,你不打算离开了吗?”卡蒂吃惊。

    “我们会离开,但不是现在。卡蒂,睁开你的眼睛,看看你的周围,看看这间房间,你看到了什么?如果没有那位祭司,你会想到这些吗?”

    卡蒂陷入沉默。

    奥帕祖巫也闭上眼睛,不再跟她说话,她希望这位年轻的祖巫可以在那位来之前更冷静地好好想一想。

    一个小时后,严默准时出现。

    双方行礼后也没客套,奥帕直接进入主题。

    “魑族正向这里而来,我们想知道九原打算怎么做?”

    严默的回答很简单:“封城,迎敌。如果他们的目标是我们。”

    奥帕明白严默的言下之意,他在说如果魑族的目标还是矮人,九原只会旁观。

    “现在很多祭祖族就生活在九原附近,如果魑族杀过来,九原能不能让他们也过河?”

    “过河需要代价。”

    “为你们干活,对吗?”

    “对。敢赖账,直接抓了和其他部落交换。”

    这个交换条件在意料之中,奥帕来之前也和其他部族的祖巫先行接触过,她们也明确表示可以接受用干活交换活命机会。

    第一个目的达到,奥帕提出今天的最主要目的,“如果魑族能过第一道护城河,九原打算怎么做?”

    严默笑,“你想我们怎么做?我们有内城,所有人都可以躲在内城里面,站在城墙上用弓箭射杀那些小怪物。那些小怪物就算会过河、会钻洞也进不了城。”

    “你们能永远不出去吗?如果魑族围住你们,不让你们出去寻找食物,你们怎么办?”

    “我们有人鱼,东城后就是青渊湖,你觉得我们会缺吃的吗?再说,我就不信那些魑族会杀不完。”

    奥帕眼看这位少年祭司说话滴水不漏,也不再跟他绕弯子,直接道:“祭祖族的战斗力也还可以,但如果你们九原能加进来,更好。到时候只要我们一起守住外护城河上那唯一一条通道,魑族想过河也不容易。”

    “想让我们出手,你们想好用什么交换了?”

    “为你们干活?”奥帕试探地问。

    严默就回了两个字:“呵呵。”

    奥帕明白这次不出血是不可能的了,脸色一正道:“如果你们答应让我们进城,我们不但会和你们一起抵抗魑族,我还会把晶石的所有相关事情都告诉你。”

    严默摇了摇手指,身体往椅背上一靠,似笑非笑,“奥帕祖巫,你们是把我当傻子,还是把你们自己当傻子?”

    半个小时后,两位祖巫刚走,原战便从窗户那里跳了进来。

    “有门不走。”严默脚翘在桌子上,斜睨他。

    原战走到他身边,拉了把椅子坐下,“怎么说?”

    “一,过河的矮人必须给我们干五年活。二,我们和所有逃过河的矮人一起迎战魑族,交换晶石的秘密。三,让矮人进内城,交换战士印记的隐藏法,且所有进城的矮人另外要再给我们干五年活。四,所有矮人必须听我们指挥。”

    “亏吗?”

    “我觉得不亏,矮人们也觉得能接受,她们来了,肯定事先商量好了底限,我觉得我提的条件离她们的底限还有点距离。”

    “你应该叫我一起。”

    “他们首领没来,就是不希望你出面。”严默揉揉鼻子,“她们大概觉得我比较好说话?”

    原战不知怎么的,就觉得那腿翘在桌子上、坐没坐样、懒洋洋还揉鼻子的少年看起来特别……可爱?对,就是这个词,他听到默用这个词形容他教的那些小崽子。

    “啪!”严默一巴掌拍到原战的嘴巴上,“干嘛你?”

    “不干嘛,就想咬一口。”

    “滚!饿了吃肉去!”

    原战起身,一把捞起少年,扛在肩膀上就从大大的窗户中跨了出去。

    “喂!你干嘛呢?”

    原战大手一拍自家祭司大人的屁股,“带你去吃肉!”

    严默二话不说,正要一针扎下。

    “桀——!”一道庞大的黑影俯冲下来,尖利的喙冲着原战的脑门就啄了过去。

    刚刚去挑战人鱼大巫再次失败的九风大爷把一腔怒火都发泄在了和它抢小两脚怪的大两脚怪头上。

    打不过那大鱼,我还打不过你吗!

    “噗噗噗!”先吃我三道风刃!

    “原战,不准跟九风在城里打!”严默下意识地喊出口。

    原战身体一晃,扛着人就没影了。默都说了不让他打,他就不打,而且他也舍不得,九风实力和他差不多,他们俩在城里开战,九原城起码要被拆一半。

    “桀——!”找不着人的九风生气大哭,你们都欺负我!我要报仇!报仇!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