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74章回174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为了哄九风开心,严默特地在东城后面的青渊湖边烤了一堆鱼。

    原战也不知出于什么心思,竟然主动下湖给九风抓鱼,当然,他烤的鱼一半喂了自己、一半喂了严默,连一条都没给九风吃。

    九风也不稀罕,它有默默给它烤鱼。

    也许因为严默烤出来的鱼都喂给了它,一条都没给旁边的大两脚怪,九风大爷心情总算恢复了一半。吃完烤鱼,它又自己飞到湖面上抓了几条鱼生吃。

    严默知道它肠胃功能强大,也没阻止它生熟混着吃。

    原本在湖边巡逻的人鱼战士看到这位大爷一飞过来,全都躲到了水底下,没一个敢冒头。

    九风打不过虞巫,欺负欺负这些小鱼苗还是没问题的,要不是默默跟它说过不要吃这些长得像两脚怪的大鱼,它早就见一个抓一个,全部扔上岸生吃啰!

    吃过烤鱼,原战身子一倒,头枕在严默大腿上就睡了过去。

    严默刚想伸手推开他,手已经伸出,但在看到对方发青的下眼皮时,手又慢慢缩了回去。

    这人不是在装睡,作为医生,对方是假睡真睡,他还能分辨得出来。能倒下就合眼,可见这人这几天有多累。

    也是事情不凑巧,第一批激发的神血战士全是各战士团的首领,这些人又正好在消息来到之前全部离开部落出去打猎,而战士团的副头领和九原一些岗位的重要人物现在又全部躺在诊所的实验室里,没有这些人,原战和他就得身兼数职,因为他还要负责激发第二批战士,结果部落里大多数事情都落在了原战身上。

    偏偏魑族来袭,不管他们的目标是否真是九原,九原都得做好迎战准备。

    而要打仗,后勤肯定是第一要考虑的。食物、武器、草药、甚至裹伤的麻布都要提前准备好,且量还必须要大。

    草药、麻布之类他揽了下来,不过有巫老和巫青帮忙,他并不是特别累。

    可原战就不一样了,他又要安排战士守城,决定如何作战,同时还要负责催熟土元果树和其他有用植物,另外,武器的制作和准备,食物的收集和储存,无战斗力者的安排等,他也都得负责督促。

    除此之外,他还得抽出时间应付原际部落、格拉玛祖、人鱼族和矮人们。

    十八岁的孩子,就算在远古这个年纪已经完完全全就是一个成年人,但是原战能不动声色地扛起这些,还是让他感到惊讶。

    他所生活的原世界不是没有这方面的天才,但是那些天才大多都是从小特意培养,到了年龄还可以去上专业的军事或政治学校,可以说他们从小就受那种环境熏陶,从小就知道自己长大了要做什么、会接触到什么。他们周围的教育者也会刻意去给他们设定各种问题,让他们提前思考。

    但原战呢?

    这家伙在遇到他之前也就计数能力强一点,而且还是只能数到千。战斗力不说渣,但碍于旧伤也就一个小小二级战士。头脑也有些,但没有适合的舞台,他也无力发挥,部落更没有把他往首领方面培养。领导力从跟在他身边那些战士来看,勉强说得过去。

    短短一年时间,如果从他为他治疗旧伤开始计算还不足一年,原战能成长到今天这个地步,确实有他的帮助在内,但如果说完全是他的功劳,他就算脸皮较厚也会有点不好意思。他毕竟是医生,不是政治家,也不是军事家,更不是心怀天下的帝师型人物。

    也许原战真的有做领导者的天赋,而且他本身也有野心,在他觉醒了神血能力后,这份野心立刻就表现得非常明显。一个有野心、有天赋,还能吃得下苦、愿意学、愿意付出努力的人,又有合适的环境,能在短短时间内成长到这种程度也就不奇怪了。

    时势造英雄,英雄也能造时势,就是不知道原战将来会成长到哪一步?一世枭雄?一方霸主?还是一代帝王?

    “咕噜噜。”九风也在他身边蹲下,庞大的身躯依偎着少年,眯眼要睡不睡的。可从旁观者角度来看,无论怎么看都像少年靠着巨鸟。

    严默失笑,伸手抚摸九风腹下软羽,他想太多了,管原战将来会成长到哪一步,先把眼前这关过了再说。

    湖边有点冷,但靠着九风还是很暖和,严默吃饱喝足也开始打盹。

    一个小时后,原战身体里就像装了个闹钟似的,啪地睁开眼睛。醒来时他还有点不相信地用脸蹭了蹭少年的大腿,默竟然没有推开他?

    “醒了就起来,再蹭我,揍你信不信?”

    原战歪头就照少年大腿肉厚的地方咬了一口,不等严默反击,他已经一跃而起。

    严默竖起中指。原战挑衅似地拍了拍屁股,他现在已经知道那手势是什么意思。

    “快滚快滚,一堆事等着你做,别想偷懒。”

    “我先回去,你也不要在这里待太久。”原战看了眼青渊湖,他仍旧不放心那些人鱼。可加上烤鱼时间,他们已经忙里偷闲了两小时,就算再不舍,他也不得不再次返回城内投入紧张的战前准备中。

    严默留在原地没动,趁着九风心情回转,他想再提提看请九风帮忙驯服一批大鸟的事。可是他没想到,九风竟然拒绝了他。

    严默问为什么,九风只说它不能这么做。

    严默还想问详细一点,九风就解释不清了,只反复说它不能这么做。严默怀疑,这可能跟九风的传承记忆有关。

    虽然有点失望,但九风说它发现了一个角马群,而且离九原并不远。

    “桀桀。”那些马对你是不是有用?九风还记得严默用过那些马,虽然那些马现在不在默默这里。

    “有用!非常有用!”严默大喜。没有大鸟,有马匹也是好的。

    “桀,咕噜噜。”我和铁背龙一家去把它们赶过来。

    “好好好,九风,你快点把它们赶过来,我非常需要它们!能赶多少赶多少,最好能在冬天之前弄回来。”哪怕要养它们一个冬天也行,有原战在,不怕没足够的草料喂。

    “对了,能给我留一只铁背龙吗?”严默见铁背龙一家能跟九风交流,猜想它们的智商应该不低,那么自己想要跟它们沟通,请它们帮一点小忙,应该也不会很难?

    “桀!”我问问它们。

    “多谢!九风,你真是太好了!我爱死你了。”

    “咕噜噜。”九风感到自己被需要,之前被虞巫打败没能救回默默而被伤害到的小心灵总算被修补了一点,“桀——!”我这就去!

    九风急着表现,振翅就飞走了,也忘记告诉严默一点,那群角马和普通的马匹不一样,至于到底怎么不一样,严默也只有那群角马到了眼前才能知道了。

    严默趴在地上,等九风飞远了才站起来,刚才九风离开的太急,他竟然被九风翅膀带起来的风给吹翻。

    起来后,严默拍了拍小腹,带着点玩笑的口气道:“儿子啊,人都说有了你的祭司和大巫,幸运值会升到满点,怎么到你亲爹这儿,你就一点表现都没有了?就这你还叫巫运之果哪?”乌运之果还差不多,瞧瞧我回到九原后的这一堆事!

    “咚。”他的肚子被拱了一下。

    严默大笑,“够小心眼。”

    “爸爸!”

    严默笑容顿住。

    “爸爸,拦住,不要……”

    严默对自己儿子的说话方式很熟悉,一下就听懂,“什么东西不要拦住?”

    “它出不来,也不让我出来。”

    怪不得巫运之果极少有反应,他用返魂树的天赋压制它,它又怎么可能主动帮忙。上次感觉到虞血鲳鲹会有那么强烈的反应,大概也是因为那食人鱼对它有极大好处。

    那时叫他爸爸的恐怕不是他儿子,而是巫运之果的另一个意识?

    可是他也不能放松对巫运之果的压制,上次不过稍微放纵了下,那家伙就又敢自己从他身体里冒出来去主动捕食食人鱼。

    可如果一直压制,巫运之果这个小心眼的,大概会一直保持沉默,甚至说不定不给他带好处还会给他惹祸?

    “儿子,我们打个商量好吗?你帮我一次,我就喂养你一次。”严默爸爸开始诱骗小朋友。

    “……吃饱。”

    让你吃饱还得了?“儿子,你不想变成/人吗?如果你变成/人,以后想吃多少吃多少,但如果你现在吃太多,你就没办法变成/人了。你想一直当颗果子吗?还是打算一直待在我肚子里?”

    “想……吃……”

    严默眯眼,这是巫运之果的意识?他现在似乎可以分辨了,语言较为清晰明白的,应该就是他儿子,语言较为简单只会蹦单词的,大概就是另一意识。

    “我放纵你的欲/望,只会害了你。如果你有意识能够理解,那么你也应该听到老萨玛和人鱼大巫的话,我如果一个劲喂养你,最后你不但无法健康成长,还会被你的贪吃欲/望给害死,而且死的时候样子很丑。你想死吗?”

    “不……”

    “所以我们不妨做个约定,你每帮我一次,我带你出去捕猎一次,但最多只准吃五只生物,而且吃的生物必须经过我同意。”

    “血……”

    “什么血?”

    “你的……血肉……”

    果然钻我肚子里就是因为我能给你提供成长的养料是吧?现在我压制了你,你就无法从我体内吸收营养,又无法离开,肯定很憋屈是吧?五只生物加我的血肉?想得美!

    “五只生物或者我的一两血肉,只能选择一个。”

    “一……两?”

    “一两很多了,割下来也有巴掌大。”就看你怎么割。

    “要……更多。”

    “最多二两,你不同意就拉倒。我的血肉很珍贵,否则你也不会钻进我身体里不是?”

    “……好。”

    这么好忽悠?他其实已经做好贡献半斤血肉的准备。既然如此……

    “那么就让我看看你的诚心吧,上次我可是让你出来大吃了一顿。大概再过两三天,会有一批叫做魑族的小怪物接近九原,我们不怕它们,但如果有更好的应对方法或能提前消灭它们,那更好。对此,你有什么喻示?”

    巫运之果半天没反应。

    严默笑,“小鬼,我知道你听得懂。”

    “爸爸,它说上次不算。”他儿子的声音再度冒出。

    好吧,他不能因为人家好忽悠,就以为人家真的好骗,“五只猎物。”

    “爸爸,那边……”巫运之果顶了顶他的肚子。

    严默跟着转身,最后确定为南方,“那边有什么?”

    “……骨头。”

    “骨头?什么骨头?”

    巫运之果没有回答,像是不知要如何描述,只顶着他的肚皮,让他往南方去。

    “远吗?”

    “爸爸,不远,远的,感觉不到。”

    严默搓搓下巴,第二批战士的异能激发已经差不多结束,再泡几次药澡就行,就算少几次针灸想必也没有太大关系,而药澡配方他都已经配好,怎么熬制,巫青他们也都知道,也就是说他暂时离开一两天好像也没关系?只要他能在魑族到达前赶回来。

    哎呀,九风要是不走那么急就好了,让九风带他跑一趟,说不定一天就能跑个来回,还可以顺便去红盐湖看看大山、蚊生和庞沼他们。

    摸摸腰边号角,要不要把九风喊回来?

    对了,他可以去找铁背龙沟通沟通,那大家伙跑得也挺快,背部似乎也比较适合乘骑?

    想到就去做,严默转身就朝北边跑,他记得战士来禀报,铁背龙一家就在那儿,而原际部落也就在那附近。

    等严默离开,湖里冒出几名人鱼战士。

    “他刚才一个人站在湖边说些什么呢?”西蒙好奇。

    “不知道,他说的声音很小。”戴文摇头。

    “我看他一会儿笑,一会儿皱眉,就好像身旁站了个人似的。”另一名人鱼战士道。

    “有人?你们谁看见了?”

    “会不会是他侍奉的神灵?”

    “不像,对神灵不应该更加恭敬吗?”

    “会不会是看不见的人?”

    “或者是鬼?”

    唰!所有人鱼战士一起瞪向西蒙。人鱼族讨厌一切鬼灵!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