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75章回175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严默跑到北边草原时没看到一只铁背龙,他心下失望,但也有几分预料,听九风说那铁背龙崽还小,想必人家父母也放心不下。

    再看远处,大约离九原城约十里地的东北边,离青渊湖还有一段距离的地方,兴起了大量帐篷,那里就是原际部落暂时选定的居地。

    严默皱了皱眉,他这段时间忙,一直没注意原际在哪儿落脚,只知道在这个方向,如今一看却发现了不少问题。

    首先那里无遮无挡,一片平坦,只帐篷区后面和青渊湖之间有一片树林相隔,可是帐篷区前面却没有任何天险,也就是没有任何防御工事。

    据说原际也打算像九原一样,城墙弄不起来就堆一圈土墙,可魑族就要来临,堆土墙在短时间内根本无法完工,到时候……

    原战知不知道这点?他又有什么打算?

    虽说他们已经通知邻居们包括原际,魑族要打来的事,但是他们到底清楚不清楚魑族的厉害?

    矮人来求助了,原际却没有任何动静,为什么?他们是不是以为他们还有不少战士,一定能应付得过来?还是因为拉不下面子,不到最后关头就不肯来找九原?

    严默怀疑两点都有。

    不过他也没工夫管原际的事,对方不肯求助,不管是因为拉不下面子也好,还是怕他们占更多便宜也好,不是自己人,他才懒得用自己的热脸去贴别人的冷屁股。连出身原际的原战和那么多原际战士都不急,他急个屁。

    严默转头往城里跑,他不能马上离开,他要走,也得把事情和原战交代一二,否则他突然不见,原战不和人鱼打起来才怪。

    严默一动,他身后的护卫丁宁和丁飞也立刻跟上。之前有首领和九风在,他们没有靠得太近,首领和九风一离开,他们就跟了上来。

    大河不在,他和丁宁丁飞两护卫也是第一批觉醒的十二神血战士之三,严默命令大河跟着狩猎队一起出去锻炼刚觉醒的能力,大河是息壤族人,觉醒的能力也和控土有关,但他的异能更多表现在防御上,除了身体更加坚固,他可以瞬间凝结出类似盾牌的防御土盾,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之前受过严默生命力治疗的缘故,他一觉醒威力就很强大,短短几天能力就升到二级。

    大河一走,其他护卫又加入了第二批觉醒计划,丁宁丁飞死活不肯离开,严默想到身边也确实需要人,就把两人留下了。

    丁宁丁飞都是火属性异能,虽然觉醒后能力不是很强大,就弹出了几颗小火星,不过两人却有一点和其他人都不一样,他们两人的能力可以相互加成,也就是两个人可以把彼此的力量加在一起使用,只要身体有接触就行。

    严默怀疑这跟两人是少见的双胞胎兄弟有关,他还想对此多研究研究,但全部落只有这一对双胞胎兄弟,想要研究也只能等以后了。

    回到城里,找到原战,严默把自己要去南边找东西的事说了。

    “我跟你一起去。”原战不容否决地道。

    “你走了,城里怎么办?魑族还有三四天就会赶到这里。”

    原战很直接,“我不放心你。”

    “就是去找个东西……”

    “要么我现在和你一起去,要么就等事后我们一起去,你看着办。”

    严默皱眉,这大狗皮膏药看样子是甩不下了,但城里现在又离不开原战,一旦他们两人都离开,九原子民肯定会不安。

    “你不说地方不会太远吗,我们使用秘道,以我的脚程,背着你跑,就算去红盐湖,一天来回也足够。”

    严默也不打算离开太久,如果太花时间,他宁愿暂时放弃,先回来把魑族对付过去再说。

    想到原战速度确实很快,如果在地下行走,想要出去有他也方便,严默也没再多犹豫,“那行,我们现在走,争取明天天亮前回来,你先安排一下,我等你半小时。”

    为了赶路,丁宁丁飞自然不能再跟随。原战很快把事情交代下去,临时提拔了刚刚升到三级的战士云鹰,由他暂时代为总管。

    严默对云鹰不陌生,这名黑原族战士也是当初由他亲手救回的战士之一。

    云鹰一看到严默就用力捶打胸膛对他行礼,并大声喊:“默大人!”

    严默对他点头,他很想跟云鹰说,让他不要每次见到他都用那么大力气捶打自己的胸膛,他担心他把肋骨捶裂。

    事情安排好,原战只说最迟明天回来,就带着严默离开。

    全城秘道一共有三条,这三条秘道都由原战亲自开拓,三条密道长短不一、出口也不一样,自然功效也不一样。

    最长的一条直通红盐湖,这条秘道最粗糙但也最宽最高,当初秘密派出大山和蚊生等人就是走的这条秘道,原战弄出这条秘道,除了用来做避难用,就是为了能方便、快速和秘密的运盐。

    他和严默都不想让矮人和更多其他人察觉他们的盐从哪里来,虽然他们不指望一直都保住这个秘密,但至少要在他们强大起来之前尽量保守住。

    秘道有多个入口,严默和原战的住处小树林中也有一个,两人进入秘道,原战便示意严默跳到他背上。

    严默也没客气,往他背上一跳,原战背起人就跑。

    这条地道严默还是第一次进入,一看这粗糙的工程就知道是临时赶工出来的,上和左右三面墙体上能看到不少草木根茎,就地面稍微平坦一些,但里面一点都不闷,也没有多少积水。

    严默一路不时询问巫运之果,对方的回答只有一个:“前面。”

    两人蒙头赶路,一路无话,原战展开全速,在差不多黄昏时分就赶到了红盐湖。

    出去之前,严默又问了一遍,巫运之果还是回答他:“前面。”

    严默不由怀疑,这果子不会是在耍他吧?这都快到九风的老巢了。如果再往前,那就要跳出悬崖,落到下面的大草原上了。

    严默决定,如果真超出悬崖范围,他就和原战回去,等以后让九风再带他们过来。

    原战听到严默一路跟儿子说话,心下顿时放心不少,看样子,默应该不会再打算弄死他们的孩子了。

    大山等人看到两人出来,惊讶的一起围过来,他们正在弄晚食。

    严默从原战身上下来,温和地对众人道:“辛苦你们了。天凉了,这批盐弄好,大家就回去吧。”

    “默大人,首领大人。”大山等人以为两人是特地来看他们的,都很开心。

    “大人教我们弄的晒盐池总算给我们折腾出来了,这确实比用石锅熬量大得多。”这段时间正是出成果的时候,大山等人都舍不得离开。

    “我估摸着离冬天来临还有段时间,等把这批盐全部弄出来,我们再回去。有了这批盐,我们三年不用愁盐用。”蚊生兴奋地道。

    “行,你们好好干,回去默大人有奖赏。”原战用开玩笑地口气道。

    “什么奖赏?”大山、庞沼等人一起围了上来。

    “等你们回去就知道,这可是从没有过的奖赏。”原战故意卖关子。

    严默笑眯眯,任其他人怎么问,也就是不说。

    两人看天色还有点亮度,便跟着众人去晒盐池看了看。经过两层过滤的晒盐池晒出来的盐虽然耗时长,但出来的盐粒确实比较纯净,只要再简单熬制或过滤一两遍就能得到比较好的细盐。

    人手少,偌大的红盐湖边就只弄了两个小晒盐池,不过这两个晒盐池出产的盐也足够九原现在的人口使用还有很多剩余。

    “盐不要在这里熬了,人鱼说冬天就快来了,这批盐一出来,就全部装麻袋带回去,现在部落里的盐足够使用,这批盐等冬天没事,可以在城里慢慢熬。”严默看大山他们睡的小草棚,再看他们身上唯一的兽皮裙,终究是不放心。这些人少一个,对部落都是大损失,病了伤了也得麻烦他治疗。

    “是。”众人哪里会看不出祭司大人的担心,心下感激他的仁慈,尤其原际人有老祭司的对比,更是觉出严默的好。

    天色渐暗,严默借口去顺便采些特殊草药,和原战一起离开。

    大山等人虽然好奇祭司大人要采什么草药,但历来对祭司养成的敬畏之心让他们也不敢多做询问,只目送两人离开。

    “前面,前面。”巫运之果只反复这样说。

    严默和原战两人就这么一路走到悬崖边。

    “还在前面?”严默大感失望。

    “下面。”巫运之果终于改口。

    难道在悬崖下面。

    原战看着他们所站位置,忽然探头往下看了看。

    “怎么?”严默以为他发现了什么。

    “下面就是九风在崖壁上的巢穴。”

    “这么巧?”严默脑中掠过什么,但一下没抓住。

    “我先背着你爬下去一点看看。”

    “行,正好在九风巢穴落个脚。”

    原战再次背起严默,顺着当初自己攀爬留下的痕迹,快速往下挪动。

    很快,两人便来到九风巢穴中。

    “还在下面?”严默问巫运之果。

    “爸爸,里面……很里面。”

    严默脑中一亮,他终于想起来了,九风巢穴不止这么点地方,这里不过只是大厅,后面还有后室,他以前因为里面暗,没敢往里面走。

    原战之前来这崖壁洞穴里找过人,比严默还清楚这点,“里面有通道,比较窄,但我们能挤过去。”

    “如果这里有好东西,那会不会是九风的?”严默尴尬了,如果真是九风的东西,他就不好意思取了,至少不能在九风不在的时候,不问自取。

    “先去看看。”原战才不管东西是不是九风的,只要东西对默有用,拿了又怎么样,他现在可不怕九风那只蠢鸟!

    严默却想得比较多,人面鲲鹏特地在这里筑巢,除了环境好,食物和水源比较丰富,是不是这里有什么地方和其他地方不同?

    那个骨头到底是什么骨头?不会是人面鲲鹏的遗骨吧?如果真是那玩意,他要那东西有什么用?

    但既然已经到了,就像原战说的,不去看看他也不会甘心。

    从包里掏出准备好的火把,用火折子点上火,原战在前,严默在后,两人分别举着一根火把走入洞穴深处。

    越往里面走,空间就越狭窄,到后来真的需要人侧过来才能挤过去。因为不明情况,原战也不敢随便乱使用能力。

    “这里的东西应该跟九风无关,否则它要怎么取出来?”原战回头道。

    “你能不能感觉出来这里的岩石形成是后天的,还是原本就这样?”严默摸了摸阴冷的岩石壁。

    原战手贴岩壁仔细感觉,过了一会儿非常肯定地回答:“我不知道有没有人动过,但这里的岩石壁和周围的都一样。”

    “你说成分和构造都一样?”

    “对。”

    严默拍拍小腹,问:“这条路对不对?”

    “下面……里面……”

    严默转告给原战,“我们还得往里面走,前面能走得过去吗?”

    “有点窄,你等等。”原战发现前面缝隙侧身也无法通过后,直接使用能力拓开道路。

    两人就这样一边走一边开路,越走越深。

    “我们好像在往下走。”

    原战估算了一下,“确实,我们现在约莫在山腹中,比九风那个崖壁巢穴要下来很多。”

    严默心想幸亏带这家伙来了,否则他自己来肯定白来一趟。

    原战再次拓开两边岩石,“小心!前面没路了!”

    原战听到岩石滚落的声音就觉得不对,再加上他能感觉到地势变化,及时收住了脚,如果换了其他人,很可能就是一脚踏空的下场。

    “到地方了?”严默挤到原战身边,伸出火把探头看。

    火把能照亮的范围有限,他只能看到前面一两米处一片空荡荡,下面黑黝黝的,似乎深不见底,再往前看则什么都看不见,左右也一样。

    “儿子哎,是这里吗?”

    “下面……”

    严默看向原战,“说是还在下面。”

    “下面有水。”原战贴着岩石壁,也在“看”。

    “很深?”

    “我背你下去,下面有水道,很复杂。”

    两人放弃一支火把,只严默手中抓着一只。

    原战背着严默小心往下爬。

    严默一手举火把,一手搂着原战的脖子,两腿圈住他的腰,用绳子把自己拴在他身上。

    爬到一半,严默忽然想到:这家伙都已经六级了,他在平地上可以随便就弄出一座小山,在这里,他怎么就不能弄出一条台阶让他们走下去?

    严默很想戳戳这人的脖颈,问他是忘了,还是故意的,但看对方爬得那么认真,他停止了戳破这人小心思的打算。

    原战爬一会儿,还会伸手托托严默的屁股,或摸摸他的大腿,就好像在确认他还好好地圈在他身上一样。

    严默忍耐。等结束这趟寻宝旅程,回城后看他怎么教训这小王八蛋!

    就算有人有意放慢了这个过程,但为了不让背上的人看出来,也不敢放得太慢,到了最下面,原战双手反托住自家祭司大人光溜溜的屁股蛋儿,往下一跃。

    严默从男人背上跳下来,顺便给了他一脚。妈蛋,敢捏他屁股!要不是麻布做内裤太磨肉,又没人会做裤子,他早就把内裤和裤子一套穿上身。

    占了便宜的原战被踹一脚完全不疼不痒,伸手按下翘起来的皮裙,一脸没事人地从严默手里接过火把,向四周照了照。

    严默嘴角抽搐,还真是一点都不能撩拨的年纪,稍微一点外物刺激就能硬成这样——他在递过火把时不小心看得很清楚。

    没有水声,也没有明显的风,但这里的空气却非常新鲜。

    “难受吗?”

    “你给我揉揉?”

    “前面有现成的冷水。”

    “爸爸,前面……”

    严默张口打断原战要出口的话,“我儿子说了,往前面走。”

    “也是我儿子。”

    “滚吧你!”

    “你有时候真的比老祭祀还让人想揍你!”

    “你试试?信不信我再把你**解剖一遍。”

    两人一路走一路互相讽刺,说着说着就不靠谱起来。

    “不信。你现在打不过我,如果我不让着你,你用针也扎不着我。”

    “我有九风,我就不信两个打你一个还打不过你。”成年人偶尔也会幼稚的。

    “你怎么不连那人鱼大巫一起叫上?”

    “你说的对,我是应该叫上他,他一个就能把你揍趴下。啧,想想,我当初就应该答应那条大鱼的条件,陪他睡一觉,他可答应要给我不少好处。老子跟你睡了好几觉,屁好处没捞到,还尽被你瞎折腾,一点技巧都没有,就知道蛮干。而且人家长得也比你好看的多,跟他睡觉至少养眼。”严默斗嘴斗上瘾,怎么戳原战心窝怎么来,说话完全不经大脑。

    “他要你陪他睡觉?”原战炸了!这仇恨可结大了。他本来就想弄死那条大鱼,现在更想把对方活着刮鳞去皮、剁尾割鳍、剖腹挖心,放到盐缸里腌上一百八十年再说!至于他家祭司大人说的他长得没有那人鱼好看,技术太差之类,他全当没听见。

    “我觉得他另有目的,那大鱼跟你不一样,不像是那种精虫上脑的白痴。”

    原战停下脚步,用他那双狭长的眼睛恶狠狠地盯人,严默觉着不妙,这家伙像是要马上扑上来了。当下往后退了一步,靠近了左边一条水流,

    一道黑影猛地从水中扑出。

    “噗通!”

    “默——?!”原战瞬间被怒火淹没,毫不犹豫地一头扑进了严默消失的水流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