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76章回176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很多人突然被扑入水中一般都会惊慌不安胡乱挣扎,如果是以前的严默说不定也会如此,但是好歹他也在这个异世界生活了一年多,大大小小危险也碰上不少,加上战士方面的刻意训练,严默入水后的第一反应首先就是屏住呼吸,接着唤出手术刀,反手就向抓住他的人形物体的腰肋部捅去。

    他曾经就用同样一招差点捅死原战,那次指南以误伤的名义加了他二十点人渣值,后来他利用实验室救回那家伙,又被减一百。可惜两者无法对冲,他还是受了点小小惩罚。

    而这次他虽是有意识出手伤人,却是在被攻击情况下的反击,相信就算捅死对方,指南也不会判罚他。

    可是刀子一进入对方身体,他立刻就感不对。

    凭借切割过的大量活人或死人,不用看,不用手摸,他都知道自己用刀捅进的绝不是血肉生物。

    不过……手术刀消失,严默的手指摸上他捅到的部位,对方似乎笃定他无法伤害自己,连躲避都没有躲避,让他摸个正着。

    这手感、这弧度,肯定是肋骨无疑,因为姿势缘故,他无法反手细数对方的肋骨数,但是当他的手往下摸时却发现了不对,他没有摸到髋骨。

    这是什么东西?

    他被一具骨骼给抓住了?

    不管是什么东西,严默再次唤出手术刀,用劲向对方的脊椎骨刺去。

    可这次对方却像是发现了危险一般,抓住他脖子的手骨一用劲,身体也向后甩开,不但让他的一刺落空,还让他陷入了极端危险的境地。

    严默喘不过气了。他是会游泳,升上三级神血战士后,憋气的时间也比以前长,但在水中做动作本身就十分耗费力气,对方再这么一用劲掐他脖子,饶是他足够冷静也无法不死命挣扎。

    一边抬手用手术刀攻击对方抓住他脖子的手臂,一边朝身后射出大量木刺。

    可是那些木刺对那具抓住他的骨骼根本没有任何威胁力,只能徒自浪费他的氧气和能量,倒是对方像是十分顾忌他手中手术刀,在他攻击时,另一只手骨抓住了他的手腕。

    手腕剧痛!严默感觉自己的骨头都要被捏碎,未免手术刀脱手,他只得收起手术刀。

    “噗,咕嘟嘟。”严默终究忍不住长开嘴巴,吐出废气的同时,也憋气憋到肺部疼痛,他需要呼吸新鲜空气。

    抓住他的骨骼似乎知道他的弱点一般,竟压着他的脖子向水流更深处游去。

    “咕嘟。”严默喝进了第一口水。他这时候还能有工夫想,如果他的肉身真像他判断的那样不会死亡,那么当他在水中窒息时,是否只会进入假死状态?还是他一直要忍受窒息的痛苦?

    他讨厌被活埋,也讨厌被水淹,窒息是世上最痛苦的死法之一,下次有机会,他想问问指南有没有哪种奖励可以让他永远不再受窒息之苦。

    原战跃入水中,明明时间相差不大,就前后脚的工夫,可是他竟然找不到默了。

    不是对方速度快,也许这也是原因之一,但最主要的原因是这水流底下竟然有无数岔路,就像一个蜂巢般。

    原战急得发疯,但他越急越冷静,他不能随便选一个岔路碰运气,他要找到默被抓走的真正通道。他无法和默联系,但他能感觉到他们的孩子,只要对方肯主动呼唤他。

    严默在无法忍耐的那一刻,放松了对巫运之果的辖制。

    可平时遇到“好东西”都会立刻从他身体里主动扑出的巫运之果这次却毫无反应。

    攻击它!攻击抓住我的家伙!

    严默不得不命令对方。

    可巫运之果竟然在这时很嫌弃地丢出三个字:“不好吃……”

    不好吃你也给我吃掉它!

    “没有……生命力。”

    没有生命力你就不能吃了吗?

    “吃了……没用。”巫运之果看样子一点都不愿做白工。

    严默简直要给它气死。

    杀了它,我给你五只猎物!

    “要你的……血肉。”

    你娘!竟敢趁火打劫。好!

    “很多……”

    最多二两!你再讨价还价,我就让自己陷入假死状态,并一定会死死封住你,让你永远都出不来!

    巫运之果从他体内扑了出去,这次竟是直接从他的后背展开了攻击。

    水流产生剧烈波动,严默感觉到抓住自己的手腕和主体分开了,他的身体向下方沉去。可那只抓住他脖子的手仍旧扣得死紧,直到巫运之果把它吸成粉末。

    巫运之果摧毁了这具骨骼后还不满足,在水中摇弋着不肯回去严默体内。

    严默已经分不清哪里是上哪里是下,这种一片漆黑的地方,很容易让人失去方向感,巫运之果没有回到他体内,他也没有催促,他感觉黑暗中还有看不见的危险。

    奇怪,他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因为窒息而昏迷?严默一边放松身体,想要顺着水的浮力上浮,一边分神想到。

    “爸爸,下面……骨头……”

    严默很想下去,都到这儿了,放弃未免太可惜,但他想先浮出水面喘口气再说。

    “爸爸,小心!”

    十数条黑影向严默快速袭来。

    严默看不见,也不能通过水流变化知道。

    而巫运之果感觉到那些黑影都是对它无用的无生命体,竟然一点攻击的意思都没有,任由那些黑影袭击严默。

    严默得到儿子提醒,亮出手术刀,可是他被那些骨骼体给包围了,它们一拥而上。

    巫运之果,攻击它们!

    “你的……血肉。”

    操!

    “一个……二两。”

    他当初怎么会以为这颗果子好忽悠?这家伙简直比他还腹黑,还没长成就这样,等长大了还不知道要坏到什么地步!

    严默不想遂它的意,他发现那些骨骼虽然在攻击他,但没有谁会扑上来咬他一口或者吸他血肉之类,它们似乎只想抓住他、淹死他,然后带他去某个地方?

    严默停止攻击,他打算用金针让自己进入假死状态。他憋气憋得很痛苦,刚才都喝了好几口水。当然他也不会忘了把那个狂妄腹黑贪婪的巫运之果强迫收进体内,如果他“死”了,他要这家伙跟他一起陪葬!

    巫运之果大感威胁,这人前面压制了它那么长时间,好不容易才有所松动,它不能让这人继续封住它。

    “能……呼吸。”

    嗯?

    “爸爸,它说树树在水中能呼吸。”

    严默身体一抖,对了,他现在这具身体可不再是普通的人类身体,他可是融合了返魂树,而大多数植物都能在水中和土壤中呼吸!有些生活在水底或水中的植物,就是整株泡在水里也没问题。

    怪不得他到现在都没有因为窒息陷入昏迷,但是他要怎么做才能吸取到足够氧气,要不停喝水吗?那他会不会先涨死?

    “进……出……”

    什么意思?儿子,翻译一下。

    “爸爸,它说吸进来,排出去。”

    在严默和巫运之果交谈的当儿,他再次被骨骼们抓住。

    不过这次他没有挣扎,放松身体,就像昏迷了一半,任由对方带着他向水下游去。

    途中,他则不断地试验如何吸进水,留下足够的氧气,再把水排出去这一新技能。

    他先喝进水,这好像是能汲取一定氧气,他能到现在还能保持清醒就是证据,但喝进肚中的水要怎么排出去?

    严默非常有试验精神,他在水中直接排尿。至于等会儿喝的水中是否有自己的尿液的问题,他选择忽略。

    可是这并不是一个好办法,因为他没办法一边喝水一边排尿,水流在进入膀胱前先把他的胃给塞圆了。

    “爸爸,它说什么本能?”

    本能?对,在水中和土壤中呼吸,应该是植物的本能,也许他不应该想太多,而是放松身体,让它自然而然地发生。

    但放松身体也不是件容易事,人有意识的情况下,很难不去控制自己的身体。

    想要让那种自然情况发生,必须要把人类的本能压到植物的本能之下。

    严默手动了几下,在那些骨骼发觉之前,他刺中了自己数个穴位。

    这次,他是真的动不了了,不但不能动,他连张嘴都难,可以说他现在除了意识清醒,基本就跟昏迷中的病人一样。

    同时,他让自己进入自我催眠状态,不停地反复地加深自我潜意识:我是一株植物,可以在水中呼吸的植物,我是植物和人的融合体,我具有两者的特征,我是植物人……

    严默念到植物人三字时笑了,慢慢的,他闭上了眼睛,真的进入了植物人的状态。

    原战觉得自己在某一刻似乎听到了儿子的呼唤,他能感觉到对方似乎很害怕。

    而这种情绪他前面也感觉到过,那时默威胁要杀死他们的孩子!

    这次呢?默又要杀死他们的孩子了吗?为什么?

    原战身体沉到水流底下,接触到土壤的同时,消失不见。

    不知在水中游了多久,当金针封穴的效力消失,就在严默已经可以自然放松地在水中呼吸时,“哗啦”一声,那些骨骼体带着他浮出了水面。

    一出水面,身体失去浮力顿感重量,严默微微睁开眼睛,还未想好要怎么应对现在的情况,就被那些骨骼体给扔到了岸上。

    “砰!”

    严默趴在地上等了一会儿,没有感觉到那些骨骼体上岸,周围也没有其他动静,这才慢慢撑起上半身。

    这里跟水中一样黑暗,完全没有一点光源,他能听见水流轻轻拍打岸边的声音,除此之外就一片寂静。

    改趴为坐,慢慢地从腰包里掏出一支火把和一支火折子,小心吹亮火折子凑到火把头前,他原先还担心这里氧气稀薄,不过看火折子燃烧的速度,这里氧气应该还算充足,他呼吸也没有任何困难,就是这里一股怪异的水腥味。

    火把顺利燃起,严默收好火折子,等眼睛适应火把的光亮后,举起火把看向前方。

    一双黑洞洞的眼睛正对着他!

    吓!严默手一抖,差点把火把扔出去。

    他当然不怕骷髅,但这种猛然的惊吓任是再大胆的人也会被吓一跳。

    就在他坐的地方的正对面,一具骷髅靠在洞壁上。

    这是一具上半身很像人类,下半身却只有一条延长的脊椎骨的奇怪生物的遗骸。

    那也许不是脊椎骨,严默摸了摸尾端延伸到自己脚边的骨骼,这更像是某种恐龙的尾骨?

    刚才在水中抓着他的是不是就是这种玩意?

    “这就是骨头?”严默问巫运之果。

    “里面……”

    “还在里面?”严默转动火把,查看周围。

    这次有了心理准备,再看到同样的三具骨骼时,他只是小心戒备,并没有像刚才一样被吓到。

    这四具骨骼一动不动,他还特地把火把对着它们挥了挥,等确定对方不会攻击他后,严默站了起来,他看到在四具骨骼之间有一条狭窄的道路,里面很深,火光照不进去。

    地面十分湿滑,在岩壁表层生了一层看不出是什么颜色的苔藓。这种苔藓似乎可以分泌一种粘液,严默急着去看里面的骨头,就没有特地查看这种苔藓,只是粗粗推断,这里的氧气很可能跟这些苔藓有关系。

    窄道上下左右也长满了那种苔藓,严默走一步滑一步,走着走着,他就低下头去。

    地面上苔藓长得也很厚,但隐约还是能看出某些地方长的要比其他地方稍薄,如果把这些稍薄的地方连起来,就像是有什么东西拖拽着什么曾经经过这里一般。

    前面有没有危险?

    如果原战在就好了,他从地下行走,有什么危险也可以事先探到。

    窄道并不长,走了大约二十米左右,就来到了一个广阔的空间。

    这个空间到底有多大,严默用火把也照不出来,只下意识地感觉这个空间相当大。

    “前面……”

    严默小心地迈出一步。

    地面很结实,一样滑腻不堪,周围很安静,没有任何东西来攻击他。

    可黑暗本身就是一种威胁。

    才走了十步不到,严默已经冒出一头汗。

    这么安静的地方,连自己的心跳都能听得很清楚。

    “嘎嗒。”严默一脚踩到了什么。

    空旷寂静的空间中,这个声音非常明显,也不知是汗水还是之前带的潭水从严默额角滚落。

    低头看脚下,一截灰色的骨头被他踩成了碎末,只有一端还算完好。

    不是人的骨头。这是严默第一个判断。

    这个动物很巨大。

    骨头放在这里的时间最少超过百年。

    踢开这截断骨,严默弯腰用火把照看周围地面。

    幸亏他多了个心眼,就从这截断骨开始,地面上到处都是各种散乱的骨骼。有些骨骼上已经长满苔藓,有些已经焦脆的似乎一碰就断,但也有一些看起来还算新鲜。

    “你说的骨头在哪里?”

    “前面……”

    严默直起腰,一边走一边用脚拨开那些骨头,大约走了将近两百米的距离,他的脚碰到了一个台阶。

    举起火把往上看,台阶有十几层,最上面似乎有个台子。

    如果有攻击,应该就在现在吧?还是这个台阶有什么门道?

    严默沉吟着,不敢贸然跨上台阶。

    等了一会儿,不见任何东西攻击他,严默一横心,仗着有不死之躯,抬脚就踩上了第一层台阶。

    台阶上竟然没有苔藓,而且这脚感似乎十分光滑?严默很想脱掉草鞋试一试,最后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

    一层又一层,十二层台阶走得他像是跑了万米马拉松。

    一直走到最上层,也没发生任何事情。

    严默轻轻吁出一口气,顺手把火把举高了点。

    他看到了骨头!

    几乎不用怀疑,在看到那根骨头的第一眼,严默就知道那肯定是巫运之果说的骨头。

    骨头就端正的摆放在台子最中央。

    那像是某种生物的头盖骨,呈碗状,面积比成年男子的头骨差不多大一圈,颜色漆黑,在火光的照耀下竟发出某种异样的光泽。

    这块头盖骨的正中心有一个卵形凹槽,而头盖骨周围端端正正地摆放了四枚透明的卵形晶石。

    严默没有立刻去拿那块头盖骨,他在看放头盖骨的台子。

    走到近前才发现这个长宽约两米、高度约一米二的方形台子竟全是由骨头构建而成。

    十二层台阶也是同样!

    不过这些骨头颜色还算正常,是乳黄/色。

    先不说这需要用掉多少骨骼,最上层的台阶四周还有四根柱子,隐约像是有什么立在四周的柱子上。

    严默忍不住好奇,举着火把走过去看了看。

    每根骨柱上都立着一只极为庞大的收着翅膀的骨鸟。

    严默惊奇,他没有在这四只骨鸟身上看到任何线头或捆绑物,那么这些骨头是怎么支撑起来的?

    还有这十二层台阶和四根骨柱,以及放头盖骨的骨台,它们可都不是用一块或一具骨头搭建而成,而是无数根骨头交织在一起,形成一种奇异的规则构建而成。

    他这是发现了某种远古文明吗?那些骨头可都不像是新物,而且构建手法他也看不懂。

    在远古时代发现远古文明?

    严默好笑,或者他闯入了某个种族的神殿或某个重要场所?

    不管哪一个,能创造出这种骨头文化的民族一定是个充满智慧和想象力的民族。

    严默看向四周,从窄道出口走到这个台阶约有两百米,如果这个台子正好处于这个空间的最中间,那么这个空间至少有直径四百米大小,而高度也不低,他站在台阶最上层抬头还看不到顶。

    这个空间里是否还有其他东西?

    这里是否生活着某个没有见过的种族?

    这里被谁所建?有什么目的?那块头盖骨有什么用?

    那些上半身像人类的骨骼为什么要把他带入这里?

    他都走到这里了,眼看伸手就可以拿到头盖骨,为什么至今还没有任何东西攻击他?

    严默向巫运之果问了这些问题,巫运之果只回答了他两个字:“骨头……”

    严默再次呼出一口气,转身看向骨台上漆黑的头盖骨。

    巫运之果还要靠他养育,他死了,它也活不了,返魂树的特性会困死它,就算他死亡也一样,如果他的身体腐烂或消失,巫运之果也同样会消失。

    那么它至少不会害他吧?

    严默考虑再三,走到骨台前,向头盖骨伸出了手。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