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77章回177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这块头盖骨虽然既不是生物也不是矿物,但严默还是抱着万一的心情询问了指南,在他想来,某种生物的骨头也应该属于生物指南的行列。

    指南回答是回答了,可内容却完全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被流放者所询问物品,属于智慧生物炼制的非自然合成物品,不在本指南解答范围,请被流放者自行摸索。

    合成物?炼制品?

    严默手抓起头盖骨翻来覆去地看。

    不过这玩意儿只看颜色和光泽也确实不像是天然骨骼,如果不是丰富的经验让他确定其触感和骨纹都表明这是一块骨头,他也许会把它当作一块手工制造物。

    指南不能解答他这是什么,巫运之果也只知道这是好东西,那么这玩意对他有什么用?

    严默拇指在头盖骨表面蹭了蹭,火把的光芒让他还不足以把这块骨头完全看个清楚,隐隐约约的,他觉着这块骨头上似乎有些纹路,不像是骨质本身的纹路,要比那更复杂得多。

    头盖骨凹面没有任何出奇之处,手摸上去一片平滑,只有反面顶端有那么一个卵形凹槽。

    严默看到这个凹槽和四周四块卵形晶石,自然也有要把晶石放到这个凹槽里试试的念头,但他担心后果。

    上辈子他也看了些寻宝电影,几乎无一例外,只要找到某个神秘的古墓或神殿或洞穴之类,只要有人拿起其中最重要的宝贝,那些或古墓或神殿之类的建筑必定都会倒塌和崩溃,最好的情况也会被沙子或洪水给淹没。

    严默不确定自己能在那种情况下逃出去,更不想被活埋,所以他打算等原战找过来。

    别以为他不知道,刚才他威胁巫运之果时,那果子又向外传递了某种信息。自从原战说他听到巫运之果在跟他说话,他就留意了这种精神传递。

    巫运之果虽然厉害,但它毕竟生活在他体内又被他压制,如果他不留意也就罢了,一旦留意,这果子再有什么动作,他多少都会有点感觉。

    这种感觉很微妙,无法用言语描述。如果硬要说,就跟孕妇和胎儿的联系有点相似。

    他以前做实习医生轮换到产科时,那些孕妇就曾跟他提过类似的微妙感觉,她们有时候会受到腹中胎儿影响,甚至能感受到他们的情绪,有些胎儿在孕妇肚中被脐带绕颈,其母亲甚至会做梦梦到自己被掐脖子之类,这种类似的例子很多很多。

    “喂,这附近有没有其他生物?”严默问巫运之果。

    “没有……”

    “能感觉到你认的那个爹吗?”

    “太远……”

    严默不觉得巫运之果在说谎,他前面就发现这果子虽说能蛊惑原战,但只能在他十分接近战的情况下,如果离远了,大概只能传出去一点模糊的意思,可能这跟这果子的精神力范围有关?

    不能通过巫运之果给原战指明方向有点可惜,但他对那家伙还是有一定信心,这里空间这么大,只要原战在地底寻找就不可能忽略此处,而从那类人骨骼体把他带到这里的大致时间计算,这个空间离他被抓走的地方并不是很远。除非原战找错方向,但有了之前一次联系,原战想要找错方向也不容易。

    闲话不多说,严抓着那头盖骨、举着火把走下台阶,他打算利用这段等待时间好好看一看这个广大空间。

    到处都是骨头!

    一开始他只觉得这些骨头十分散乱,但走了一会儿就发现了某种规律,这些骨头看似散乱,但并不是全部混到一起,而是一个圆圈一个圆圈的分别摆放着。

    这种不仔细看就看不出的圆形骨堆遍布了整个大厅。

    除了骨头还是骨头,严默把这个大厅的边边角角全部走了一遍也没发现其他任何东西,也没有遇到任何危险。

    期间,他还摸了几根骨头询问指南,而指南给他的回答都跟刚才一样。

    在摸骨头的时候,因为手拿着头盖骨不方便,他把头盖骨收进了腰包里。

    “嘎嗒。”骨头被碰到的声音。

    严默倏地转身,火把上燃烧的火焰随着他的快速转动在空气中划出一道火线。

    声音从他刚才进来的方向传来。

    火把照亮的范围有限,他看不到有什么东西进来。而他举着火把,简直是再明显不过的目标。

    但这时熄灭火把也来不及,而且他也不敢熄灭火把,对方能摸黑进来,要么有夜视能力,要么就有其他手段,他灭了火把不但没有优势,还会变成完全的瞎子,既然情况都对自己不利,他宁愿有个火把照明。

    光亮总是能驱除一些恐惧。

    有什么东西在向他接近。

    严默拔腿就往台阶那里冲去,那里位置高,火把可以照耀的范围也大一点,而且只有一面有台阶,只要他跑上顶层,就只要守一面就可以。

    后面的东西紧紧跟着他,还好此时严默离台阶并不远,他下猛力冲刺,在那东西赶上他之前,先冲上了台阶顶端。

    火把上火星炸起,严默快速转身盯着台阶下方看。

    哧溜,来者在苔藓上滑动,无声无息地现出了身形。

    那是他在门口看到、也是把他抓到这里的类人骨骼体。

    如今这具骨骼就像蛇一样,两手抓着地面,尾骨游动,快速向台阶爬来。

    骨骼在台阶前停下,它双手按着台阶,抬起身体向他的方向看来。

    明明是黑洞洞的什么都没有的眼眶,可是对方却准确捕捉到他的位置。

    一只爪子向前,那骨骼动了,它想爬上台阶。

    严默从腰包里飞快抓出头盖骨。

    他怀疑,这种骨骼体很可能是这里的守卫,它们大概能感觉到头盖骨的存在,只要没谁把那头盖骨从骨台上拿走,它们就不会出现,而他不但拿了头盖骨,还把他放入了腰包中。

    他会这样想,实在是这骨骼出现的时机太巧,就在他把头盖骨放进腰包不久,它就出现了,而他的腰包是空间物品,如果这种骨骼体真能感觉到头盖骨,他把东西放进腰包,不就跟东西突然消失差不多?

    也许他做对了,那具骨骼竟半途停下,没有再往上爬。严默盯着对方,没敢移动脚步。

    “嘎嗒,嘎嗒。”又是两声响动,就好像特地告诉他有谁进来了一样,不久,台阶前再次出现了两具相同的骨骼体。

    三具骨骼一起双手撑在台阶前,树着上半身盯着他。

    这诡异的气氛,严默后脖颈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一直站立不动是件很吃力的事情,严默试着往旁边挪了一步,那三具骨骼只看着他,没动。

    严默又走动几步,一步步退回到那骨台前,三具骨骼仍旧没动。

    这是怎么回事?

    如果是这里的守卫,他手里已经抓着那块头盖骨,为什么它们还不攻击他?还是它们只要确保头盖骨还在这里就行?

    放下头盖骨,拿起一枚卵形晶石,仍旧没反应。

    把头盖骨和晶石一起拿起来,注意着没让晶石碰到凹槽,还是没反应。

    那他是不是可以判断,只要他没把头盖骨放进腰包、没把晶石放到头盖骨的凹槽里,他就还是安全的?

    想了想,严默再次把头盖骨收进腰包。

    就在这时,三具骨骼动了。

    果然如此!严默立马从腰包里把头盖骨取出,三具骨骼的动作也立时停住。

    他正要把晶石也放到腰包里试一试,就听:

    “你在这里!”

    严默听到声音的瞬间抬头,看不到顶的空间顶部掉下来一个人。

    “真慢,现在才找过来。”严默心里高兴,嘴上却延续了之前的讽刺风。

    原战没跟他斗嘴,落地时双腿微弯抵去冲击力,一站直就对上了台阶下的三具骨骼。

    “你先别攻击!”严默及时叫住他。

    原战收住攻击势头,三具骨骼身下裂开的地面又快速合上。

    严默拿那些骨骼没办法,但原战的能力却能死死压制住它们。且有战在,也不怕这里会崩溃之类,他也可以放手做试验了。

    “我找到一些东西,打算试试它们。你帮我留意周围,一有危险就带我出去。”严默快速交代道。

    “什么东西?”原战一眼扫遍少年全身,确定对方没有受到什么重大伤害,立刻转首打量四周,这些全部由骨头搭建的台子和台阶让他很警惕。因为他认出来,其中有不少人类骨骼。

    “现在还不知道,我要先试验下。”

    “不能带出去再试?”明明是一片死寂的空间,但原战却在这里感觉到了某种可怕的威胁。

    “能。”严默把火把交给原战,转身绕到骨台另一侧,“但是这个台阶、骨台,包括这个空间都很特殊,我还不想失去它们。而且说不定,这玩意只能在这里用也有可能。”

    原战看到了严默手里抓着的头盖骨,他的眼皮跳了一下,“你要做什么?”

    严默随手挑了枚卵形晶石,随手就把晶石填进了头盖骨的凹槽中。

    一抹流光以晶石为中心向头盖骨四周扩去。

    在这抹流光辉映下,如同黑色玉石的头盖骨变得更加莹润,就好像有了生命力一般?

    这是在……充电?

    严默看着流光掠过头盖骨整体表面,顿时就有种这玩意已经插上电池、充电结束、正开机启动之感。

    流光倏然消失,头盖骨又恢复之前的模样,又好像有哪里不同。

    严默等了一会儿,不见任何特殊情况出现。

    这是怎么回事?

    看看周围,似乎也没有什么变化。

    再看台阶下三具骨骼,也还保持着原来的姿势。

    “嘎嗒,嘎嗒……”不停响起的骨骼碰撞声告诉他,又有更多的半人半蛇骨骼体来了。

    台阶前都要被那些骨骼体给包围了,细数竟有十三具之多。它们和之前来到的同伴一样,就停留在台阶下,不往上爬,也没有攻击他们的意思。

    所以,还是有变化的,但是……就这样?

    严默蹙眉,肯定还有什么秘密,但他还没有发现,在哪里呢?

    原战分了点心给台阶下的骨骼体,开口问他,“发现什么了吗?”

    严默摇头,把头盖骨试着放回原位置,又更换了其他晶石,可依旧没有他期待的反应出现。

    再问巫运之果,也仍旧是一问三不知。

    原战看他家祭司一会儿把头盖骨拿起来、一会儿又放下去,翻来覆去捣腾半天也没捣腾出什么,在对方再次把镶嵌了晶石的头盖骨放到骨台上时,这人不耐烦了,一把抓起头盖骨,往少年脑袋上一卡,“这有什么好玩的?等带回去慢慢弄。”

    严默忽然僵直了。

    原战立刻发现他的变化,脸色一变,抬手就要取下那枚头盖骨,却被严默抓住手腕。

    “别动,千万不要把它拿下来,等我。”

    原战咒骂一声,不敢再动。

    不说原战是如何为自己的大意后悔莫及,且说严默。

    当那枚头盖骨卡到他脑袋上的一瞬间,他的脑中立刻涌进大量信息。

    类似精神力灌输,又像是醍醐灌顶。

    这种信息使用的语言和通用语完全不同,但严默可以理解天下所有语言,就算不认识、听不懂,他也能立刻明白其中意思。

    最先涌到脑中的信息是一段苍老的声音:

    孩子,此骨承乃是我炼骨傀儡族之传承,戴上骨承的被传承者必须通过考验,被骨承判断合格,才能取下骨承,否则任是什么情况下取下骨承,佩戴者都会因精神力崩溃而死亡。

    孩子,听好了,如果没有通过考验,佩戴者也会死亡。一旦戴上骨承,想要活命就只能想法通过考验!

    孩子,努力吧,别让我失望。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