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79章回179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第三级的最后两个考验相当于考验他的实际操作。

    严默直奔大厅入口左侧,那里有三堆散骨,他必须要从三堆骨头中找出全部被炼制过的骨头。

    他脑中有一幅和这个大厅完全相同的布置图,图中三堆骨骼在发光,明确指出他要找到的地方。

    找到了,从位置上看,应该就是这里!

    原战看严默蹲下,也在他身边站定。

    “点燃火把。”严默又掏出数根火把递给原战。

    原战接过火把,转手把放在台阶上的土堆招来,连着插在土堆里的火把。点燃这六根火把后,原火把仍旧放回台阶顶端,其他火把则分布到严默指定地点的周围。

    两人都有夜视能力,但那是在有反光的情况下,这个地下空间完全黑暗,他们的夜视能力毫无用武之处。但点燃火把就不一样,只要有光线,他们就可以在同样情况下看得比其他普通人清楚得多。

    严默为了确保不会出错,这才一口气拿出六根火把。位置布置得当的话,凭借这些光线,再加上他的夜视能力,哪怕最小的骨头上最细微的纹路,他都能看得一清二楚。

    三堆骨头同样摆成一个圆形,里面骨头散乱,各种形状大小都有。

    严默一眼看出这三堆骨头中任一堆都不止一种生物骨骼,而且数量较多。

    有点难度,但是……

    当他比对了数根骨头后,严默笑了。

    骨骼有新有旧,但是所有骨骼都有一个特点,比较新的骨骼都没有炼制过。而陈骨除非本身骨质特异,只要没有炼制过的,要么已经碎裂,要么一拿起来就能捏碎,有些说不定都已经化为土壤。

    大概炼骨族负责传承的人也没有想到他们的族中血脉会有断绝的一天,如果他们还在,这个大厅中的骨头肯定会被随时补充和更换,绝对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至于出现的新的骨骼,严默心里也有数,九成和守在这里的那些半人半蛇骨骼体有关。

    有了这么一个bug,这一考验便变得十分容易。

    严默只要把那些较新的骨头和碎裂的骨头剔除就行。

    第二个考验比较麻烦,那就是从被挑选出来的炼制骨骼中找出一种指定生物的骨骼,并把它们完整拼出。

    原战踩住严默扔过来的无用骨头,脚下也没用劲就碾碎了一根。

    看着被他碾碎、化成粉末的骨头,有什么从原战脑中掠过,他忽然停住全部动作。

    所有生物都会死,它们死亡以后,留下的血肉和骨骼也会化作尘土,就像他踩在脚下的这些骨骼。

    会变成尘土,而他可以控制土壤……

    既然生物死亡以后会变成尘土,那么它们活着的情况下是否也可以直接变成尘土或石头?

    默曾经跟他说过,人和很多生物失血超过三分之一就有死亡危险,如果流光那肯定死定。

    而他既然可以把土壤中的水分挤出去,那么他是否也可以把人或者其他生物当作土壤来操控,把他们的血液也给挤出体外?

    不,不用那么麻烦,他只要把他们的血肉和骨骼全部变成土壤就行。

    原战轻轻吐气,他很想立刻找个活着的生物试试手,但这里除了他和默再没有其他活物,不过他也知道想要立刻做到那样并不容易,他可以先试试看能不能把这些没有生命力的骨头直接变成土壤。

    原战也蹲了下来。

    蹲在地上拼骨骼的严默完全不知道他身旁的“原始人”就这么脑中一亮,想出了一个多么可怕的杀伤技能。

    被挑出来的炼制骨骼有不少,想从中间找出指定的一种生物骨骼,而且还是在短短二十分钟内,没有扎实的相关知识基础根本做不到,而且你还必须至少见过这种生物的骨骼构成。

    就是有优秀医学底子的严默在面对这种陌生生物的骨骼时,也需要靠他之前的死记硬背。

    很多骨骼都很类似,选着选着,少年的手越来越迟疑,汗水从他额头滴落。

    二十分钟太短了,就算是人体的骨骼,混在一堆相似的骨头中,他要挑出来并拼成完整人形也需要一定时间。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他脚边的兽形骨骼已经完成大概,但还有几处,他还无法确定。

    他是不惧怕死亡,但是脑域被摧毁,谁也不知道他要花多长时间才能恢复。

    而且谁也不敢保证,指南那个缺德没人味的,会不会在复原他时,忘记复原他的智商和记忆,如果他活过来变成白痴或没有了以前记忆怎么办?

    原战虽然在尝试把骨头直接变成土壤这一新技能,但他也始终分了一半心在自家祭司身上,严默一有不对,他第一时间就能发现。

    “怎么了?”原战丢开骨头。他的默在紧张。

    严默精神全都集中在骨头上,还有两分钟,他还有三块骨头没有选出来!现在任何在他周围响起的声音都与噪音无异。

    “这是单脚兔。”原战凑到他面前,随手从严默面前分出的几块骨头中拿起一块,“你在拼这玩意的骨头?这小东西没什么战斗力,就会单脚跳,肉很厚,毛皮不好,以前在原际部落附近挺多,后来大家冬天没东西吃,去掏它们的洞穴,可能掏得太狠,后来就少见了。”

    严默一把抓住他的手,从他手中取下那块小小的骨头,这是他在找的三块骨头中的一块,“你确定这是单脚兔的骨头?”这玩意叫兔子,除了腿部和某些特殊部位的骨骼,其他构成和普通兔子完全一样。

    “当然。”他不知宰过和吃过多少。族里又习惯收集各种骨骼,他们也会从一些骨头中挑选合适的磨制骨制品,他对很多动物的骨骼都不陌生。

    严默决定相信土著的判断,他把这块骨头放到了已经快完成的单脚兔骨骼中。

    “还有两块,都是颈骨部位,我分不出来。”严默指了指他面前已经被分出的,这些骨头都很类似。

    “快!”还有一分钟不到。

    “颈骨啊……”原战用手指拨了拨,再对比了一下严默已经拼好的,随手挑了两块放上去。其中一块他也不太确定,但他难得看到默对他如此崇拜的眼神,不确定也变成确定。

    “如果你弄错了,我会死。”

    原战的手凝固,连忙拿起他不确定的那一块。

    “还有三十秒。”严默幽幽道。

    这下冒冷汗的人变成两个人。亲手把头骨盖到默头上的原战本来就足够懊悔,现在他更是有想崩掉这个大厅的冲动。

    严默也从类似的骨骼中挑起一块,对比原战手中的那一块,两块真的几乎完全相似。

    “其中一块应该是普通兔子的。”如果他是炼骨族人,从小接触这些,说不定还能分辨。

    “还有十五秒。”不是他们故意要把时间拖到这么危急的当儿,而是他们真的无法确定。这就跟你考试考到一题死活做不出来,你会一直拖到考试最后一秒,在交卷时胡乱填个答案上去一样。

    “就是这一块。”原战握住严默的手,从他手中取出他挑的那一块,把其放进了单脚兔的骨骼体中——在彼此都不敢肯定的时候,他选择相信自家祭司大人的判断。

    是他把那块头骨卡到了默头上,也是他帮着默选定了最后缺失的那一块。如果选错了,那么就让他来背所有后果!

    拼图被完成。

    严默安慰自己,要相信指南的操守,人家没人品,但人家有规则,对方还要他完成把人渣值全部清光这么一个伟大任务,相信应该不会让他轻易变成白痴之类。

    赶在最后一秒,严默对原战非常认真地道:“如果我死掉,保存好我的身体,我会再回来的。”

    原战牢牢记住了这句话。

    严默闭上眼睛,再次出现在那个满是炼骨族人遗骸的水潭中。

    “孩子,你虽然不是我族人,但你在炼骨方面的天赋很不错。”那个苍老的男声再次响起。

    “作为通过三级炼骨术考验的奖励,现在你可以做一个选择,是继续接受学习和考验,还是暂时离开。如果你选择暂时离开,你将有四十九天的休息和补充知识时间。四十九天后,你必须再次进入传承之地。”

    他通过了!而且他可以离开这个该死的空间了!

    苍老的声音还在继续,“有些考验和奖励都在此处领取,如果不能前来,你会被默认为考验没通过而死亡。另外,关于真正的通道和骨守……”

    原战死死抱住严默的身体,他拒绝去想默可能会死亡,就算默真的死了,那也只是离开一会儿而已,他还会再回来。

    可就算对自己的祭司再有信心,当看到他真的再次睁开眼睛时,他还是忍不住松了一口气,并露出了笑容。

    严默推开他,站起,“我们可以暂时离开了,不过四十九天以后必须再回来。”

    “为什么?”

    “我接受了他们的传承,必须在这里接受学习和考验,之前的只是最简单的。”

    原战起身瞄了瞄他头上的头骨,“这东西可以拿下来了?”

    “不能。”严默抬手摸摸那块像帽子一样的头骨,满脸黑线。以后四十九天,甚至更长的时间,他都得戴着这个鬼玩意!一想到他今后的形象,他就觉得痛苦。幸好的是这玩意不会轻易掉下来,可是他也不能洗头了啊!

    “这里到底怎么回事?你接受的是哪位神的传承?”

    “不是神,是炼骨族,你听过吗?”

    原战摇头。

    “应该是很古老的某个种族,也许那人鱼大巫和老萨玛会知道。”严默打算有机会就去黑森林问问老萨玛。

    两人走到台阶前,严默抬手摸了摸身边一具半人半蛇的骨骼体的头颅,对方一动不动。

    “它们是这里的守卫?”

    “对,它们叫骨守,负责保护这个传承之地,杀死所有错进的生物,并负责提供新鲜的骨头。”所以它们才会把他拉下水,选择淹死他就是为了带回完整的骨骼体。

    “真正的炼骨族人会从另外一条通道进来,那里也有骨守,不过我有骨承,它们不会阻拦我进入炼骨族的传承之地。只不过想要出去就不容易了,必须拿到出去的骨钥。”严默抬头看向骨台上冒出的三个小小骨爪,第三个奖励就是骨钥。

    这个传承之地还有很多秘密,可惜在他达到六级前,他还没有资格知道,更不能带出除骨承和奖励品以外的任何东西。

    “阿战,你不能和我一起从通道离开,如果硬闯,那些骨守也许拦不住你,但是他们还有更强大的守护者,到底有多强大我也不知道,但我不希望你们打架毁掉这个传承之地,所以……”

    原战明白了,“你肯定不会再遇到危险?”

    “应该不会。按照炼骨族人所说,我有骨承和出去的骨钥,那些骨守不但不会攻击我,还会保护我离开。通道口就在……崖顶石柱,也就是九风那个巢穴下面。”

    “骨钥?”

    “一种出去的许可。”现在还没有钥匙的概念,炼骨族人的语言也没有钥匙这一说法,只是为了理解方便,严默自动把那个古怪的词语改成他自己能理解的骨钥。

    “好,我在崖顶石柱那里等你。”

    严默拿起了他的奖励,说来奇怪,之前原战怎么都拿不下来的东西,严默手一碰,那个小骨爪就松开了。

    奖励是骨质刻刀一把和一包炼骨需要用到的植物种子和一些矿石。

    骨钥就是一根看起来很普通的骨头,颜色发黑。

    在严默拿起骨钥,原战正准备离开时,突然,一阵风传来。

    两个人同时转头看向它们的左侧方。

    就见原本矗立在左侧一根骨柱上的骨鸟竟然张开翅膀飞了起来。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