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81章回181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猛带回一个重要消息,魑族在距离九原城约百里的地方停了下来,一群矮人跟它们干上了,双方拼得你死我活。

    原战很想主动出击,他并不喜欢等待危险上门,先把危险全部坑埋掉才是他的本性,何况他还有这个能力。

    严默也想这样,一开始听说魑族往这边跑,他就有这个想法,原战的能力在打群架的时候简直就是最大的作弊器,但他碍于指南必定会有的惩罚,不好率先开口。

    原战理解他,他也不想看自家祭司大人老被祖神惩罚,他曾想过要不要像上次挑衅彘族一样去挑衅魑族,好惹它们主动攻击他,这样他就有理由进行反击。

    可是人鱼大巫的事让他不敢离开严默太远,哪怕严默自保能力并不弱,而且他也想试试九原目前的防守和应战能力如何,九原以后想要强大和长久,光靠他一个人可不行。

    默也说了,神血战士比例不会太高,之前能全部成功,只因为第一批人本身素质和天赋就很好,这点也已告知了整个部落,免得他们心怀过高期待,为此,以后九原子民仍旧会以大量普通人加少数神血战士构成。

    而这次机会也巧,正好除了他和默及个别人,绝大多数神血战士都被派到外面狩猎,如今部落里只剩下普通战士和几乎没有什么战斗力的老弱妇孺。

    可以说这是一个最好测试九原目前战斗力和防守力的机会,也是一个让原际众人和阿乌族人更好融合的机会,同时也可以看看那些矮人是不是真心想要合作。原战相信自己,只要敌人中没有六级以上的战士,就算战败,他也能把八成以上人口安全带离。

    “你有没有在魑族中发现神血战士?”

    “没有。”猛肯定地道。

    “它们数量具体有多少?”

    “不好数,我大概数了下,可能有两千吧。”猛不太肯定地道。

    “跟它们对上的矮人有多少?”

    “只有四、五百人,我回来时,看他们已经快不行了,正边打边后退。”

    “其他矮人没有去帮助他们?”

    猛摇头,撇嘴,“那些小矮子跟我们一样,各部族有各部族的心思,我在路上还看到有不少人往我们这边跑,一点都没有帮助他们兄弟的意思。”

    “那些绿皮小怪物到底想干什么?”困顿异常的严默扶着沉重的脑袋咕哝,他现在只想睡觉。

    严默提出的问题也是原战想知道的。

    可猛却再次摇头,“我完全不知道它们要干什么,我无法靠近它们,也听不懂它们在说什么。会不会为了食物?”

    “森林里的食物还不够吗?默,我打算明天去跟人鱼族的战士头领拉蒙……默?”

    严默张着嘴,托着脑袋已经睡得呼哈呼哈。

    原战一指大门。

    猛脸上打出问号。

    “你可以滚了,休息到中午,继续去探查。”

    猛,“……”你老大就了不起啊!哼,滚就滚!我找夏肥睡觉去,有种你把咱们祭司大人也按倒睡了!

    第二天上午,严默再次出现在人前时,脑袋上多了顶圆圆大大的皮帽。

    还好这时天气已经转冷,虽然没有完全进入冬季,但秋末早晚寒风还是很刺骨,作为什么都走在别人前面几步的祭司大人提前穿戴起过冬装束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咳,但严默忽视了一点,这是个还没有见过帽子这一类物品的原始社会,至少九原部落、人鱼族和矮人们都没见过,所以他以为是小事的事,却成了最引人注目的一件事。

    “默大人头上戴的是什么?”

    “据说叫帽子!”

    如今这两句对话在部落里到处可闻,很快大家都知道了帽子这一物品。

    “默大人说帽子可以在冬天防寒,保护住头脸耳朵,戴上后可以少生病。”默的学生们四处传言。

    “那除了默大人,我们也能戴吗?”这是部落里的子民。

    “当然能。默大人说了谁都能戴帽子,他戴出来就是想让大家照着做。”孩子们骄傲又炫耀地道。

    严默一看皮帽子引起了他没有想到的轰动,干脆顺水推舟又画了十几张皮大衣、皮坎肩、皮背心、皮袄裤之类的图画,放在议事大厅里供大家参考做新衣,至于能不能做出来……总会有那么一两个心灵手巧的吧?

    原战去找人鱼谈共同防守和抵御外敌的正事,严默怕他按捺不住脾气也跟去了。

    其实严默想多了,原战这个人比他所知的狡猾得多,也更能忍。

    他既然主动提出要去找人鱼谈事,就不会随便发火,除非有必要。

    “你怎么突然想起来要去找人鱼?他们不是已经答应让派来帮忙的战士听我们吩咐吗?”

    原战嗤了声,“我们顶在青渊湖前面,如果魑族真的攻打到这里,那些人鱼往湖里一躲,屁事没有,我们呢?他们派那些战士过来,我们可是付出了报酬。如果彘族是我们的敌人也就算了,如果不是,凭什么我们不但要负担青渊湖的安危,还得给他们战士好处?”

    严默用佩服的眼神看向这名年青的首领,还真是一点亏不吃。

    拉蒙这段时间因为奉命要和九原人交好,一直都没有换防,听说原战来找他,顿时有股要逃跑的冲动。

    他可是看到了,那九原首领已经变成六级神血战士,而他才只有五级,在原战面前只有被揍的份。

    族里不是没有更厉害的战士,但是那些战士都是族中最宝贵的力量,如无必要,族长也不会让他们轻易露面。

    “我的族人传来消息,大约有两千彘族小怪物正往青渊湖方向跑来。我们不知道它们的目的到底是青渊湖还是九原,所以我过来问问你,你们人鱼族是否打算与我们联手?”原战就像之前那些不愉快都没有发生过一样,面色平静地对拉蒙道。

    拉蒙怔了怔,原来不是来揍他的,好险!当即正色道:“感谢你们的消息,我族已经做好防御准备。呃,战首领,你说联手是指?”

    “不管那魑族是来攻打你们,还是攻打我们,我们两族都联手抗敌。这段期间,你们不必支付我们任何报酬,我们也不会支付你们。”

    跟九原相处这么久,拉蒙也知道报酬是什么意思,他不敢立即答应,只慎重地道:“这点我需要先跟我们族长说明,现在我还不能答复你。”

    “最迟今晚我要得到答复。”说完这句话,原战不让拉蒙有和严默搭话的机会,拉着自家祭司就走了。

    从头到尾都没有机会开口说话的严默,“……”

    对小祭司戴着的皮帽子充满好奇正准备开口询问顺便拉交情的拉蒙,“……”

    中午去看了第二批正在激发中的神血战士,下午,严默看原战忙得都已经眼底发青,而部落中剩下来的人能用的人手也太少,只得暂时停下对炼骨术的学习,接过了后勤这一块。

    食物等各项准备比严默预想的要好,尤其皮毛储备。

    如今部落里并不缺皮毛,一是他们现在盖房不用皮毛做帐篷。二是这片土地生物圈丰富,基本没有遭到人为破坏,每次打猎收获都不错。三有原战这个厉害的首领带着大家到处狩猎,不但可以一次坑陷很多野兽,遇到厉害的,他们也能躲到地底逃避,为此,他们人员没有多少伤亡不说,收获更不知比以往丰富多少倍。

    收获多,得到的兽皮自然也多,冬天还没到,他们就已鞣制好大量皮毛备用。

    后来原战虽然不再带战士去狩猎,但狰等人来了以后,部落里组织起战士团,大家轮流出去狩猎,收获没有以前丰富,但也足够温饱有余。

    “我们住到这里不到一年,附近方圆百里以内的大型野兽已经逃得差不多,如今又有这么多矮人居住在周围,再加上原际部落,以后再想有好的收获就得往远处走了。”严默正在进行最后统计,看到数据后,提醒了下原战。

    “哪里都这样。”原战不以为意,大不了跑远一点狩猎就是。

    严默翻白眼,“别蠢了!看看原际部落,每到冬天都饿成什么样?我想他们刚选址搬过去的头两年大概也和我们一样不愁吃喝,可几年、十几年以后呢?那些野兽就算再能生,也赶不上这样一年年的不断捕杀。”

    “大家都这么过……你不是已经让我种了那么多土元果了吗?还让大家捕捉活的牛羊回来养,这些还不够?”

    “当然不够!驯化就要好几年,用催熟的方法种植土元果也不是长久之计,土地养肥会赶不上土地消耗,你想内城变成盐碱地吗?”

    “为什么会变成盐碱地?盐碱地是什么?”

    “因为……”严默只好又花了些唇舌跟他解释。

    原战听懂了,就是土地也跟人一样,你要让它干活,就得需要不断追肥、给予水分等,还要讲究个量,否则土地就会死掉或陷入半死不活状态,到时候你让它干什么都不成。

    “也就是以后尽量不要在同一块土地上,反复对植物进行大量催熟?”

    “对,不止是同一块土地,以后除非是实验用,我们尽可能还是让大家正常种植。”

    原战点头,就算严默今天不说,他也不打算一个人种田负担全部落的口粮,因为那不但会让部落里的人都变成懒蛋,更会让大家伸手索取变成习惯,而这,绝对不行!

    严默一边在石板上做记录,一边跟原战说着他的计划。

    “我们现在圈养了215只羊,19头牛,这个冬天过去还不知道能剩下几只。那些牛和羊野性足,攻击性强,一天到晚想着逃跑,我派去放羊牧牛的人三天两头有人受伤,之前还不止这点数字,中间跑掉和杀死的就有不少。”

    “我弄个地坑。”

    “不行,那样跟原际部落有什么区别?我要的是它们肯留下来,以后代代生育,不是吃完一个冬天拉倒。等天再冷一点,我把炼骨术再掌握一些后,看能不能用骨头给那些牛都穿上鼻环。”

    “哎?鼻环?”

    “可以让牛听话的东西,你要来一个吗?”

    “如果你穿,我就穿。”原战才不傻。

    严默呵呵笑,手贱地弹了弹男人的耳朵,“到时给你耳朵上穿一个。”

    原战心想,你敢给我穿,我就也给你穿一个!

    原战也在忙,严默在统计食物,他在统计武器。

    最后两人统计完,互相核对数目。

    “肉类储备比较充足,蔬果较少,皮毛足够,武器也不少,但弓箭也好、石斧石锤也好,做工都比较粗糙,尤其弓箭,这些弓用不了多长时间就得坏,箭头也不够锋利,飞出的距离也不够远,杀伤力也不够强大,还是技术不行啊。”严默专业是医生,他能记得这些武器的大致外形就算不错,哪还能知道详细制作方法。所以他也不求大家能做到多好,只等整个部落的人以后慢慢摸索和完善。

    “等你以后掌握了炼骨族的传承,我们可以试着做更结实和坚韧的骨弓。”原战没有对比,只觉得现在的一切就已经很不可思议。他觉得弓箭就是个大杀器,如果事先不知道这玩意的存在,任是神血战士在不提防的情况下也很可能会被最低的一级战士射杀。

    严默从来不指望还没有完全拿到手的东西,他没有原战那么乐观,敲敲石板,看着上面统计的数字,皱眉道:“看起来是不错,也足够三百多人吃整整一个冬天,但这点储备还是不够,谁知道后面会出什么事。”

    “狰他们还没回来,等他们回来应该会带来一次大丰收。”

    “可他们还没有回来!而且我们不能只考虑我们一个部落,如果原际和矮人们向我们求助怎么办?冬天前,你最好再带人去一趟森林,设法多弄一些活的野鸡回来,我试试看能不能先驯化它们。如果能弄到野猪崽更好,野猪可以放在坑里养,那玩意天敌少,又是杂食,什么都能吃。”

    “行。”原战一口答应,这都是小事。

    “我有种预感,魑族只会是我们第一批敌人,有巫运之果在,我们的敌人恐怕会源源不断。”

    原战觉得有点不对,“你是不是有什么想法?”

    严默确实有些想法,但现在他还不打算告诉对方。

    原战正要逼问他,门口守卫敲了敲门,“首领,默大人,有人鱼来传消息。”

    拉蒙亲自来了,在议事大厅后面的中心花园里有一个和外面水道连接的小湖泊,他现在人就在那里等着。

    这是一个防御上的漏洞,但原战和严默都暂时无意把它们堵上。反正也堵不上,还不如大方一点。

    拉蒙向两人传达了他们族长海森的决定:人鱼族将和九原共进退,不管敌人来攻打哪一方,另一方都会共同应对。

    拉蒙还带来了两族联手的信物,“这是人鱼族用来紧急联络的海螺,当你们遇到危险时,只要在活水中吹响这个海螺,只要附近有人鱼,我们的战士便会立刻来到九原。”

    严默接过海螺,第一时间发现这海螺也是炼骨物品,“有效距离大约有多远?”

    “青渊湖内肯定能听到,不是青渊湖的话,只要是连接青渊湖的活水,按你们的说法就是……大约千里以内我们都能听到。”

    严默也从腰包里取出一支号角递给拉蒙,“如果人鱼族有需要九原的地方,吹响这个号角,我们会尽最快的速度赶到号角吹响的地方。”

    说到这里,他笑了笑,“可不要在水里,我们的人在水上打仗还不行,水里更不行。”

    拉蒙也跟着笑,他一点都不觉得他们长尾族有吹响这个号角的可能,族长愿意给出那个海螺,主要还是看在这位年纪不大却颇为神秘的小祭司份上。

    族长可是亲口说了,有这个小祭司在,九原强大不过迟早的事。

    族中有不少人担心人类变得数量太多和太强大后会不会伤害人鱼族,但族长却比大家都想得宽,他说青渊湖这么大,湖岸线那么长,今天就算没有九原在附近建立住地,明天也会有其他种族或部落出现,想赶是赶不尽的。

    与其天天跟这些新来的邻居战斗,不如交好值得交好的一个,彼此互助,虽有危险,但危险也和机遇共存。

    拉蒙没明白族长说的机遇是指什么,不过族长既然这么说了,那肯定是有道理的。

    严默在收起那个海螺后,心里对那还未见过面的海森族长也生出了些敬佩之心。

    是不是当族长的脸皮都比较厚、心思也都比常人深?

    原战能在被对方大巫揍成一滩泥后还能面色不改地跟人鱼谈联手抗敌的事,只因为这对整个九原有好处。

    而对方的族长也能在差点撕破脸皮的情况下,就这么接过了“敌人”递出的橄榄枝,完全不怕原战事后翻脸。

    可人鱼族明显比九原强大得多,他们为什么在充满优势的情况下,还能愿意与九原平等合作?如果单从彼此战斗力来看,答应这次联手,人鱼族可是吃了大亏。

    严默有点想不通,总不能因为对方顾忌他的制□□能力吧?

    在进入议事大厅之前,走在他身边的原战突然道:“我可能又要升级了。”

    “哎?!”

    一名络腮胡男人趴伏在草丛中,抬头看向不远处的青渊湖,又望了望就在附近的高大城池。

    没有想到,这里竟然出现了一座不亚于三城的大部落!

    奇怪,他上次进入森林的时候怎么没有看到?也许因为方向不对?

    外观如此宏伟的大部落,还有两条如此巨大的一看就不是天然形成的护城河,里面肯定有很多高级别的神血战士,他一点都不想在他还虚弱的时候得罪这个部落。

    尤其当他看到那些从森林中逃出来的矮人都变成了这个大部落的奴隶,一个个跟工蜂似的,正在忙着在城外盖房和盖新的城墙。更可怕的是,就连人鱼族的战士都被这个部落吸纳,现正在河中巡逻!

    绕过他们,绝不能让那个城里的人发现他,更不能让他们发现他的目的。

    络腮胡男人迅速改变方向,并向身边跟过来的魑族战士发出命令,他的发音很奇怪,简短而尖锐,竟和魑族人说话一样。

    那魑族战士明白了络腮胡的吩咐,转身就向来路跑。它要赶紧回去告诉自己的族人,尽快退回森林,不要和这个部落的战士对上。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