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83章回183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雪白的骨鼠在草丛中灵活地钻来钻去,路线毫无章法,既像是迷失了方向,又像是没有得到明确指令不知道该怎么办。

    收到寻人命令的九原战士从它身边跑过,骨鼠头一歪,盯住了其中一个人。

    大胡子,粗壮,男性,人类。

    完全符合。

    正和原战一起跑向东北方向的严默跑着跑着脑袋一晕,一阵天旋地转,腿一软就往后倒去。

    亏得原战反应快,一把抱住他。

    “默?”

    严默张嘴说不出话,他眼前……不对……他脑中突然浮现了一幅场景。

    蓝天,草丛,奔走中的战士。

    他想“看”得更清楚点,但跑动的画面让他晕得更厉害。

    这是怎么回事?

    他怎么有种自己变得好小好小,仰头看着巨人的恐怖视觉感?

    呃,此巨人好一脸大胡子!

    胡子?他好像明白什么了,虽然不明白骨鼠是怎么做到的这点,但这应该属于某种精神力传输?

    研究之心先放一边,严默集中精神、克制住眩晕感,拼命想:不是他,不是这个人。

    他认得这个大胡子战士,不就是胡胡嘛!

    东北方!往东北方找!

    骨鼠跟着那符合要求的战士跑了一会儿,突然刹住脚步。

    它停留在原地,似乎在接受某种信息似的,过了一会儿,它又跑动起来,不过这次它很明确地向东北方跑去。

    严默休息了好一会儿才恢复过来,感谢炼骨族,那骨鼠没有一路跑一路把它看到的都传过来,如果真这样,他大概连路都不能走了。

    原战的眉头已经皱成一个疙瘩,“是那块骨头?”

    “不是骨承,是那具鼠骨,我好像和它之间形成了某种联系,它能把它看到的东西传到我脑中。”严默此时对炼骨族人简直佩服得五体投地。

    这个种族的人不但能通过晶石的能量来让被炼制的骨骼活动,还能让它们听取、完成命令并进行影像传输。

    如果说前者是对能量的运用,后者就是对精神力的开发。

    说来神秘,一开始他也差点懵掉,后来他直接把炼骨傀儡术的根本理论用他原世界的现代科技知识来代替,就好理解多了。

    比如:那些被炼制的骨骼就相当于机器,晶石的能量相当于电能,那些能量刻纹就是电线和被写入了命令的电子配件。操控者用声音或直接用想的下达命令,就是声控模式和脑电波控制模式。

    只是他不清楚这种脑电波操控模式,在没有触点接触的情况下,是如何进行双向传输?

    不过他现在才只学到三级,相信学到后面,他最终会把这种精神力传输是如何建立起来的理论给搞清楚。

    严默和原战忽然同时抬头,那人鱼族大巫出来了!

    虞巫出场很威武、很惊人、很震撼,但看在两个对他没有什么好印象的人眼里,就成了:啧,瞧那装模作样的老不要脸鱼,出来就出来,还非要站那么高,怕别人看不到你那肥厚的鱼尾吗?

    其实人家虞巫还是很注重**的,也不是谁都能见的,此时他只在波浪顶端露了个上半身,还水雾缭绕模模糊糊,只能看个大概,看不太清楚人到底长什么样。

    “像个神棍!”严默做了总结。

    原际部落很多人都从帐篷里跑了出来,战士们更是紧张地手握木矛,面对青渊湖方向。

    那滔天的巨浪,和湖水用力拍打湖岸的声音,把原际众人都吓得不轻。他们离青渊湖可不远!如果那湖水淹过来,他们逃都来不及。

    数名黑原族战士簇拥着酋长壕、老祭司秋实走向高地,祭司弟子秋宁亦步亦趋地跟在老祭司身边。

    “立刻派人去九原,问他们知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壕对身边一名战士下达命令。

    那战士答应一声,木矛一提就走。

    老祭司冷哼一声:“有什么好问的。我早就说了,来到一片新的土地,想要安生,必须向伽摩大神祭祀,可你偏不允许!看看,伽摩大神发怒了吧?”

    壕握紧拳头,“秋实,我再说一遍,只要我还是原际的酋长,原际就再也不允许用活人来祭祀!谁都不行!”原际现在的人口太少,已经禁不起折腾。

    老祭司摇头,满脸都是失望。这个壕真的已经不再适合做酋长,他竟然不允许祭祀?哪个部落会这样做?他想部落灭亡吗?

    “祭祀必须进行,这事关整个部落!大不了就用我的奴隶。”老祭司寸步不让。

    “你还有几个奴隶?”壕冷笑。

    秋宁和其他战士头领看酋长和祭司争吵,都低下了头,这种场景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以前酋长还会让着老祭司,可自从开始迁徙后,酋长似乎就越来越不愿意忍耐老祭司。

    也是,有对比才知道好坏。可是这样下去,部落会变得如何?

    秋宁压力最大,酋长已经不止一次找过他,问他能不能接手祭司的位子,可他到现在除了知道几个最简单的草药,其他诸如如何运用祭司之力进行瞭望,如何赐福战士等等,他还什么都不知道。

    甚至因为酋长几次找他的事,让老祭司察觉,老祭司已经不再像以前那么相信他。

    “啊!”老祭祀突然发出一声惊叫,手指青渊湖断断续续地喊:“神!那是……神?”

    壕和原际众人也看到了立在半空中的人鱼大巫,所有人都惊得说不出话,原际部落里不少人膝盖一弯就对着虞巫跪了下来。

    高地上的气氛很压抑也很激动,所有人又一直只注意着青渊湖方向,谁也没有注意到就在高地下方一片半人高的草丛中趴伏着一名下半身已经完全消失的络腮胡男子。

    络腮胡趴伏在半人高的杂草丛中,气息微弱得像一只虫子,可他竟然还活着!哪怕他腰间断口处血已经流的足够他死上两次,甚至还有内脏滑出。

    络腮胡像是没有痛觉般,双眼紧盯着高地上最年轻、看起来资质也最好的少年,等待着机会。

    他逃了出来,可这具身体也毁了。

    没想到那湖里的人鱼族中竟然隐藏了那样可怕的力量,他以为那样的人鱼力量者应该只存在于海中,哪想到!

    他还是太急了,仗着自己有一手逃命的本事,就这么闯进了湖里,其实他在看到那座不亚于三城的巨大城池时就应该暂时放弃打算,把这附近各种族和部落的实力全部打探清楚后再动手。

    有那样一座城就建在湖边,人鱼族如果不想被奴役,那肯定要有可以与之抗衡的力量。

    这本来是非常明显的事,可他却被那九级水元晶石的力量吸引,误以为是水元祖树,在急于恢复实力的迫切心情下,失去了正常判断。

    可惜现在想这些都迟了,不,如果他明确知道湖里的人鱼族藏了一枚九级水元晶石,他肯定会更急于想得到它。

    九级的水元晶石可是近乎传说中的宝贝,在某种程度上甚至比水元祖树更宝贵。水元祖树可以在根部产出水元晶石,但九级的晶石没有上百万年的时间根本无法形成,至于十级,那完全就是传说,九级晶石已经是大家知道的最高级别!

    络腮胡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嘴巴裂开,牙齿缝间隐约可见某种晶体。

    他没有弄到那枚被供在最上层的九级水元晶石,但是这枚七级的也不错,加上他身上带的另一枚三级木元晶石,足够他积蓄力量换一具新的身体。

    虽然浪费了这具好不容易培养起来的躯体,又浪费了一枚宝贵的七级水元晶石,但他已经知道木元祖树的位置,也已经知道这湖里有一枚九级水元晶石,等他再次睁开眼睛,这些宝贝都还是他的!

    就是现在!

    那股强大的气息已经扫向这里,他体内某种特殊力量也已经运转到极致。

    无声无息的,络腮胡的眉心生生裂开,一道白光隐约闪现。

    沙沙,草丛分开,一只雪白的骨鼠蹿出,盯着络腮胡看了好一会儿,接着跳到了络腮胡脸上,爪子在他脸上踩了几圈,似乎在确定他脸上胡须的生长状态是否符合要求。

    白光一点点浮出眉心,眼看就要完全挣脱。

    骨鼠似乎无法理解这白光是什么,在把这个也符合要求的人类形象传输给操控者后,它把小爪子伸进了络腮胡裂开的眉心,随便搅了搅。

    白光晃动,凝聚的人形顿时散开,与此同时,方圆百米内的生物都听到了一声刺痛灵魂的无声尖叫。

    “你们听到了没有?”壕下意识把年龄最小的秋宁给一把扯到身后。

    秋宁抱着脑袋,疼得直哼哼。

    “那是什么声音?”有战士头领惊问。

    “好、好可怕,我头疼。”另一名战士抱着脑袋呻/吟。

    老祭司头也疼得厉害,可他却强忍着大喊道:“这是伽摩大神的预示!壕,你刚才说不祭祀,把伽摩大神给惹怒了,这是他给我们的警告!你看神都给你气出来了!”

    壕不相信,但不少战士都信了,他们从小就生活在老祭司的淫/威下,就算后来有九原小祭司的冲击,但对老祭司的信仰仍旧十分坚定,尤其用奴隶等活人祭祀更是刻在他们骨子里被认可的行为,壕竟然说要取消,这让他们不但难以接受,也很难适应,而今部落里发生任何不好的事情,他们都觉得是没有祭祀的缘故。

    而且刚才的叫声也太奇怪、太可怕,根本就不像人类的叫声。老祭司一说是伽摩大神的警告,他们觉着就找到了理由。

    “如果真是伽摩大神的警告,那就让他来惩罚我好了!”壕怒道。

    “壕!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老祭司恨不得当场就给壕一个神罚,“如果神真的把惩罚降临到你身上,你就再也不能……”

    老祭司最后几个字没说完,两眼一闭,身体忽然倒地。

    “祭司大人!”

    严默接收到鼠骨传来的新图像,很快就确认那个络腮胡男子并不是九原的人,当他看到对方断了的半截身体,基本已经确定这人很可能就是人鱼族要抓的贼。

    严默一拍原战,让他把自己背起来跑。

    虞巫不是吃素的,他能发现络腮胡,对方肯定也能发现。

    现在就看谁更快。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