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84章回184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谁更快都没用。

    那边老祭司刚刚倒下,这边半截络腮胡的身体就以一种极为可怕的速度开始腐化,竟不到转眼间就腐化成了一堆枯骨,最终枯骨也变成沙土。

    当络腮胡身体开始腐化,骨鼠刷地窜到一旁草丛中,只两只空洞洞的黑色眼眶盯着络腮胡的遗骨。

    高地上,壕一声命令,一名战士背起老祭司就向住地跑,其他人也都快速跟上。壕虽说早就盼着老祭司快点死,但是也不能就这么眼睁睁看他倒下不管。

    骨鼠见目标消失,不知道该如何判断,直接把看到的景象再次传给操控者。

    严默再一次体会到天旋地转般的眩晕感,这次甚至比上次更严重。

    骨鼠不知道自己接连两次坑了自己主子一把,传完景象,就直接在原地刨了个洞钻进去,蹲在里面等待命令。

    而就在骨鼠刨坑之际,虞巫因地利之便,一个浪头就把自己送到了目的地,落地后,尾部化成双腿。他倒也看到了原际那群人,但在扫过那几个人的气息,并没发现任何异样后就没管他们。

    严默捂着脑袋,忍耐着那股抽搐般的疼痛,拍拍原战的背,“别跑了,跑过去也没用,那人骨头都化没了,虞巫也先到了。”

    “那骨鼠又给你传消息?”

    “对。”

    “那我们还去不去东北方?”

    严默舍不得巫运之果说的宝物,犹豫了一下,决定还是要去寻宝,而东北方正好也是骨鼠指出来的方向。

    “还是过去看看,我很好奇那人怎么会烂得那么快。”严默打算过去看能不能收集一点那络腮胡的骨灰和他趴伏的地面土壤及植物。

    凭借着脑中与那骨鼠的奇妙联系,严默指挥原战一路跑到地方时,虞巫已经在那里站了一会儿。

    原战看到虞巫神色很平静,目光深邃看不出任何情绪。

    虞巫看到原战倒是难得地多看了他几眼,在看了一会儿后,他突然发出一声嗤笑。

    严默从原战背上跳下,腹中巫运之果没有压制,也不知道感觉到什么好东西,竟在他腹中疯狂撞击起来。

    “吃……吃……”

    严默按住肚皮,这小子不会看上虞巫了吧?

    你给我乖点,上次就没干过那大鱼,这次还敢来?

    “吃……”

    闭嘴!给我老实点!

    虞巫大概也看到严默腹部变化,似笑非笑地斜眼瞅他。

    严默对他竖了下中指,也不理那神经病,只假装不经意地看向那片被压倒的草丛,然后发出“咦”一声,道:“草丛被压倒,地上还有血,你们找的人逃到这里了吗?”

    说着走过去看了看,还蹲到地上采集了一些东西。

    “你把人抓起来了?”原战似乎没有听到虞巫那一声充满嘲讽意味的嗤笑般,对其明知故问道。

    虞巫看着原战,却问严默:“你找到什么?”

    严默把采集到的东西收进腰包,起身,“没有。你呢?有没有找到什么?”

    “我看到那贼逃到这里来了,但等我过来,他却消失不见,完完全全的不见,就像你当初躲起来时一样。”虞巫心情很不爽,那大胡子竟然能在他察觉前闯进圣地,虽然没有让他偷走九级晶石,可七级也让他肉疼不已。

    这种高阶晶石现在可不好找,尤其是属性相合的晶石,这不多的高阶水元晶石还是他从老家带来的。

    不过比起晶石,他更想知道那大胡子的来历。如果他没有判断错误,那大胡子的能力顶多只有五级,可是一个五级的神血战士又是怎么能在不惊动一重又一重巡逻人鱼的情况下进入圣地?最可怕的是他竟然能破开他的禁制,而且还带着晶石活着逃了出去!

    严默也惊讶,“哦?”

    “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他已经死了,死得骨头渣子都不剩。”虞巫心里并不觉得那大胡子有严默那样的躲藏手段,如果那大胡子有那样的手段,也不会为了从他手上逃出去而舍掉半截身体,而他刚才也确实察觉到那大胡子的气息,可等他赶过来时,那大胡子的气息却彻底消失了。

    “你们怎么会找到这里来?”虞巫怀疑地看向两人,这两人找过来的速度也未免太快,就比他慢了一小会儿。

    “九原派出一半人手帮你们找人,我和我们首领负责这个方向。”严默边说边看周围,奇怪,那骨鼠跑哪儿去了?我怎么看不到它?

    他还没有来得及想‘如果就在附近就暂时躲着,等虞巫走了再出来’,那边骨鼠以为操控者在召唤它,当即迅速刨开土面,蹿出洞口,顺着少年的腿,一路爬到他的腰部。

    严默,“……”我没让你现在钻出来啊!

    骨鼠立刻掉头,打算再跑回去。

    严默满脸黑线,一把抓住它,算了,被看到就被看到吧。随即捏着鼠骨的尾巴,照原样拴上,挂在腰间。

    “怪不得你能这么快找过来。”虞巫声调带着点惊讶,但和严默之前想的又有点不同。

    严默正在想着要怎么解释这只骨鼠,就听:“这也是你在那个什么祖神之殿得到的吗?看来你的运气真的很不错,竟然能得到炼骨族的骨宝。”

    “骨宝?”

    “就是你腰间挂的那东西。现在已经很少见了,老早以前倒是还能见到不少,可随着炼骨族血脉完全消失,能炼制、能修理骨宝的人也越来越少,就算有些人知道操控的方法,可是骨宝有的耐用有的不耐用,坏掉就没了,现在也就不大怎么能见到。”

    “你知道炼骨族?”

    “当然,凡是拥有炼制骨器的智慧种族,又有谁不知道炼骨族。你还有其他骨宝吗?给我一个玩玩,我拿晶石或者食物跟你交换。”虞巫心情似乎变好了一些。七级晶石宝贵,但如果能得到一个完好的骨宝,似乎也不吃亏?

    严默没说答应也没说不答应。

    “不换?那我就直接抢了。”虞巫大人一点都不觉得羞愧地道。

    原战在积聚力量,打算随时翻脸。

    严默好笑,“抢了就能用?”

    “大多数是这样。你得到的传承中没有提到这点?”

    “没有。”

    “嗯,那真是一个致命的疏忽。想知道吗?送我一个骨宝,或者……你知道我的条件。”

    严默很想知道,但他不打算接受威胁,他不相信炼骨族的骨承会出现这么大一个疏忽,一到三级的教学没提到,后面肯定会提到,不过要再等些时间而已。

    “你不肯?那拿另一个消息跟你换骨宝如何?”虞巫对骨宝势在必得,这东西可真的是越来越少了,与其留在一个四级的小祭司手上,让他将来被人觊觎,还不如给了他,他还能看在骨宝的份上保护他一二。

    “什么消息?”

    虞巫伸手。

    严默,“现在没有,我需要回祖神之殿取来。但你既然知道骨宝的贵重,我希望这个消息至少能抵得上它的价值。”

    “肯定抵得上。”虞巫笑,也不怕少年耍赖,除非九原打算搬家,或跟人鱼彻底翻脸。

    “到底什么消息?”

    虞巫看向一边的原战,“我原来一直想不通,为什么他能重新站起来,还能恢复神血能力并且还升级了。现在我明白了其中一点,你是不是让他吞噬了神血石。”

    神血石?原来那中央一点红的晶石叫神血石!那么那一点红是不是就是神血?否则为什么叫神血石。

    严默和原战都心中震动,但两人都是能掩藏心事的主儿,原战愣是做到表情一点未变。

    “你们不用隐瞒我,先前我没看出来,是因为我没想到有人能吞噬了神血石还能活着,你这小家伙有不少秘密,我不知道你用什么东西救了他,但是他如今的情况已经糟到极点,身上外泄的能量我隔着老远就能感觉到,他是不是又要升级了?”

    不等两人回答,虞巫冷笑,“一个中级战士想要融合神血,还是属性不合的神血,又是用这么粗暴的方法,就算能快速升级又如何?那正是表明他根本无法吸收和压制神血之力,等他身体无法承受神血石的能量,呵,下场不用我说了吧?”

    严默看对方猜出,也没再继续隐瞒,如果只是付出一只骨宝就能解决原战的身体隐患,这笔生意还是能做的,所以他非常干脆地直接问道:“怎么挽救?”

    虞巫只看他不说话。

    “你刚才说的消息不算,我已经知道他的情况。你想得到骨宝,就得拿出更有用的消息!”

    “那就等你把骨宝拿来再说,如果那骨宝不如你手上的骨鼠,那就什么都不用谈了。”虞巫手一招,波浪卷来,竟直接走人,走就走,他还留下一句话:“记得速度要快,他可撑不了多久。”

    “我不相信他。”原战望向青渊湖,眼中戾气满满。

    “我也不相信,但如果要找水属性的人帮你疏导,那大巫可能是最好的对象。”

    要求那大鱼,他宁愿死!原战一抹脸,“先不管这些,果子不是说宝物在这个方向吗?是不是还要往前走?”

    严默拍拍肚皮,安抚巫运之果,“好了,别气了,那大鱼的肉太老,你现在还咬不动,等你长大变得更厉害点再说吧。宝贝在哪儿呢?朝哪个方向走?”

    “这……里。”

    “这里?我怎么没看到?在地下?”

    “没……了。”

    “嗯?喂,别耍小性子,我们可是说好的。”

    “这里……没了。”

    “真没了?”严默哭笑不得,他都还不知道是什么宝贝,结果东西还没找到就被告知已经没有了。“那抱歉了,宝贝没找到,那五头野兽也不能给你。”

    巫运之果突然钻出他体外直扑原战。

    两人谁都没想到巫运之果竟然会把目标对准自己人,原战没有防备下,竟被巫运之果的枝蔓缠住脖子,瞬间,他身体内的能量就被巫运之果大肆吸取。

    原战低吼一声,脖颈开始沙土化。

    严默也迅速运转返魂树之力压制巫运之果。

    巫运之果被迫不得不返回严默体内。

    “你这个小混蛋!不给你报酬,你竟然敢吃自己人!”严默大怒,同时冷汗也刷地流下来,“以后你别指望再出来!”

    出了这么个小插曲,严默也没有寻宝的心思了,走过去查看原战情况。

    原战对他摇摇头,“没事,只是失去能量太多,不过正好我也不想这么快升级,正好可以多拖几天。”而且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竟觉得身体内那股暴戾疯狂的能量似乎消停了不少,身体也舒服了些许。

    严默见此,脑中似乎有什么一亮,一把抓住原战手腕,“让我看看,说不定那小混蛋歪打正着,我们能借着它多拖延一点时间。”

    当天晚上,二猛赶回,带回来一个让大家喜出望外的消息,那群灰绿色的小怪物退回森林了。

    原战再次辛苦他,让他去森林注意那群小怪物的动静,确定它们是否真的不打算再跑出来,如果能在期间找到它们的巢穴最好。

    猛哭着去找严默,恳求他赶紧再激发几个速度快的神血战士出来,他天天这样跑,都要跑断腿。

    严默给他把把脉,笑眯眯地对他道:“你知道阿战升级为什么那么快?”

    “为啥?”

    “因为他能力用的多。想成为四级神血战士吗?再多跑跑吧。”

    猛二话不说,抓起一块烤肉,转头就跑了。他太渴望升级了!如果他能在明天开春前升上四级,部落里除了大战和狰,就数他最厉害了,哇哈哈!

    九原暂时恢复了平静,备战状态仍旧没有撤除,不过平常负责打猎和收集食物、干柴等的队伍又能再次出城。

    有些留在外护城河外的矮人派使者来跟原战商量,说冬天就要到了,问能不能进入外城过冬,代价是他们也会帮助九原盖城墙盖房,但希望九原能先提供一批可以供他们抵御风雪的房屋暂住。

    格兰玛族没有提任何要求,没说要进城,也没要离去的意思,占了西北方一块地,支起了一座座帐篷,还学九原人在门前挖火塘,跟九原交换了红盐,在住地晒起腌肉,一副就打算在那里扎根的模样。

    两天后,第二批神血战士身体已经调整至最佳状态,就等着找个契机让体内能量觉醒。不过这次严默并不能保证还能百分百激发他们体内的神血能量,但他能保证被他调理过的人的身体肯定会比以前要好得多。

    就在原战和严默忙着这批人的觉醒时,原际部落有人找上门,竟是来请严默帮忙去看看老祭祀,说是老祭司像是快不行了。

    严默听说老祭司要不行了也没觉得太惊讶,对比这个时代的人类平均寿命年龄,六十多的老祭司绝对属于极其稀少的长寿行列。

    原战本来要跟着去,被严默阻止,“就在家门口,我还带了丁宁和丁飞,这边觉醒也离不开你,我去看看情况很快就回来。”

    如果老祭司真的不行了,他想试试看,看能不能把原际忽悠的不设立新的祭司,然后再慢慢把这六百多人给收拢过来。

    原际部落,一座第二大的帐篷内,严默还正在赶来的路上。

    老祭司秋实手指动了动,缓缓睁开了眼睛。

    正在一边捣药的秋宁感觉到有谁在看他,抬头一看,吓了一跳:“大、大人,您醒了?”

    秋宁汗毛倒竖,老祭司看他的目光好可怕。

    秋宁还小,只觉得那目光可怕,看不出那里面充满了愤怒和不可置信,还有深切的渴望和贪婪。

    老祭司吃力地抬起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随后发出刺耳沙哑的怪笑声。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