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85章回185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严默人还未到达原际部落大门,壕已经带人迎了出来。

    双方也没什么客套,见面后直接进入主题,壕一脸尴尬地告诉严默,秋实已经醒来,说自己没事,只是疲累,想要好好休息一阵子,目前谁都不想见。

    严默笑笑,也不在意,如果是他昏倒,他也不希望老祭司来看望他,他和老祭司两看两相厌,不是仇敌胜似仇敌,一方昏迷时也就算了,彼此清醒的情况下,再见面不过给彼此添堵而已。

    “秋实大人无事最好,既然他需要休息,那我就不去打搅他了。”严默留下两只牛腿,权当探病礼物。

    顿了顿,他还是提了一下,“冬季即将来临,我想原际已经做好过冬准备,但这里冬季漫长,如果途中有什么需要交换的,可随时去找我们。”

    壕点点头,他知道严默说的交换指的是什么。如果可以,他也不希望用人肉来代替食物,到时候实在熬不下去,与其把人杀掉吃肉,还不如把人换给九原。

    “默大人,还没有感谢你们,愿意让我部落的战士跟着狰他们一起去进行冬季前的最后一次大狩猎。”

    “这没什么,人多点也安全。对了,我部落打算在狩猎队回来的第五天搞一次市集,想邀请附近几个部族在北外城进行物品交换,时间为三天。到时红盐、肉类、皮毛、麻布、生活工具等都会有交换。”

    壕眼睛一亮,“这个好!武器呢?九原会不会把弓箭拿出来交换?”

    严默笑,“矮人们也会参加这次市集,他们的手艺相当不错,我想他们中应该会有人拿弓箭出来做交换,但是代价想必也不小。”

    矮人族做的弓箭也行!壕看过九原战士和矮人用弓箭捕猎,早就眼馋不已。这次哪怕拿出大量食物交换,他也要换一些弓箭回来。

    见严默要回去,壕十分舍不得,一路把人送到九原北城门口。九原的首领和祭司可不好见,他又不好意思经常上门打搅,这次严默能主动前来看望老祭司,他又是惊讶又是感动,更想借此机会和严默多聊聊。

    严默也借此机会向壕提出了部落联盟的构想,他首先表明九原没有吞并附近任何部落的意思,而是希望大家能一起守望互助,部落和部落之间可以结为兄弟部落,在有敌人时共同抗敌,在食物不足时可以一起到远方打猎,部落之间可进行交易、通婚、互相学习等等。

    壕听了后心动不已,表示他会仔细考虑。

    原际部落的第二大帐篷内,老祭司叫住秋宁。

    “我刚醒来头很疼,刚才把你名字都忘了,老了。”老祭司长叹一声。

    秋宁连忙上前扶着他坐起,“大人,我叫秋宁,是你的弟子。”

    没有人怀疑老祭司记忆出现问题一事,因为之前的老祭司在快死之前都会这样,他们会逐渐的失去过往的记忆,甚至连刚刚吃过食物都会忘记,最后当他们连生存本能都忘记时,他们就会去见母神了。

    “你说九原的祭司默大人来见我?”

    “是。”

    “你觉得那默大人是个什么样的人?”

    秋宁不明白老祭司为什么会突然问他这个,但他也不敢不回答,只能小心翼翼道:“默大人他年龄不大,但很厉害,懂得很多,当然他还不如大人你。”

    老祭司观察着秋宁的表情,适时捂住额头,叹息,“不知怎么的,这次醒来我好像忘了很多事情,你说的九原和默大人,我有印象,但仔细想又记得不太清楚,你跟我多说说,说不定我一会儿就想起来了。”

    “是。”秋宁便把他所知道的九原之事全部告诉了老祭司。

    老祭司一边听一边点头,当听到这个他之前以为强大无比的部落竟然是才建成时,他一下坐直身体,“你说九原的首领是我们原际的人,他们的祭司默大人才只有十几岁?”

    “是。”

    “他们部落一共多少人?”老祭司已经顾不得会不会暴露,更详细地问道。

    秋宁想了想,回答:“我听酋长大人说,如果不算矮人和人鱼,九原也就三百多人,还没有我们部落人多,他们大多数战士也都是我们部落过去的。”

    “也就是九原相当于从原际分了出去?”

    “大概是吧。”秋宁并不懂这个。

    “他们的首领原战是他们最厉害的战士?”

    “是。”

    “几级?”

    “六级!”秋宁眼中闪过崇拜的光芒,“原战大人是六级的神血战士,可以操控土壤,可厉害了。”

    六级吗?老祭司又把身体放软,只能再等一等了,至少要等到他把这具身体完全融合再用晶石的力量提升其级别到六级为止。

    可恶!如果不是在最紧要的关头被那只不知从哪里窜出来的骨宝惊扰,害得他的本体差点被打散,他不得不用大部分能量去维持本体完整,也不至于最后只捞到这么一具衰老的身躯。

    他原本的目标是他眼前的少年,可惜这少年的精神竟然比这老头要凝实坚强得多,其他壮年人更不必说,只有这老头大概太老了,也快到了死期,精神涣散,他才能附体成功。

    如果当时没有这老头,他大概只能找一只精神体更微弱的虫豸来附体,那才叫真糟糕!

    他想再换一具更适合的身体,比如那个九原首领就很好,又年轻,又是六级神血战士,只要他能融合其身体,就不用再浪费很多宝贵的高阶元晶去提高战士级别。但是如今他一没有能量,二没有高阶元晶在手,想要更换躯体只能再等一段时间。

    不过这具身体的身份倒是不错,一个六百多人部落的祭司,还是那九原的邻居,可利用的地方太多了。

    “秋宁,你知道那地鼠一样的骨宝是谁的吗?”

    “骨宝?”

    老祭司尽量做出和蔼的笑容,摸摸秋宁的脑袋,“看来我还没有跟你说过这个,等以后我慢慢告诉你。”

    秋宁惊悚!祭司大人竟然对他笑得这么温和,还摸他的头?!

    “轰隆轰隆”,大地一阵震颤,直接睡在地上的原际众人感受最清楚。

    这是?老祭司脸色微变,“有大型野兽靠近,数量还不少,快扶我出去。”

    秋宁连忙扶着老祭司站起,两人一起向帐外走去。

    原际的战士们这时也已全部做好了防备,警惕地看着远方。

    刚把严默送到九原北城门口的壕和严默一起转头回看北方,壕不放心原际部落,当即就带人返回。严默则迅速登上北城楼。

    轰隆轰隆的震颤越来越近,“桀——”大批野兽的身影还未看到,九风大爷的声音先传了过来。

    严默一拍脑袋,坏了,角马来了。但这段时间太忙,他忘了跟原战说这件事,更忘了没有让大家准备套马工具。

    九风带来的动静实在太大,不但原际战士紧张得不得了,九原、矮人、人鱼也全都冒出头瞭望北方。

    “桀——!”默默,快来抓角马!

    它和铁背龙一家有本事把角马赶过来,却没本事驯服他们,九原想要角马,只有自己派人来抓。

    “九风又干了什么?”原战身影出现在严默身边。

    “它和铁背龙赶回来一群角马。”

    原战挑眉,“这只肥鸟总算做了件好事,瞧势头,数量应该不少,我们冬天的食物够了。”

    “狗屁食物,那是本祭司大人给战士准备的未来战斗伙伴。”临时做套马索也来不及,严默赶紧催促原战:“你去弄个三面深、一面缓的大坑,要很大很大,等那些角马全部跑进那个坑中,再把后面的缓坡也堵上。”

    “你想像拜日族一样驯服那些角马?”

    “对!”

    “角马和普通马兽可不一样。”

    “大爷,快去吧!”一不一样,先困住再说。

    原战被这声“大爷”叫得身心舒爽,纵身一跃,从城楼上跳了下去。大爷这个称呼以往可只有九风能够享有,原战不明白其中意思,但莫名觉得这个称呼很牛。

    伴随着沙尘和蹄声,角马群终于现出身影,在严默眼中,就看到数不清的头角峥嵘怪兽冲着九原狂奔而来,那势头看着就可怕。

    我操!那真的是马匹?不是什么怪兽?

    角马,额头两边有像牛一样的弯角,角尖锐利。长长的马脸和脖颈及胸腹四肢上都覆有坚硬的角质层,就好像天生披挂了一身盔甲。

    最像马的大概是马尾和鬃毛,迎风飘扬,帅气无比。

    这些角马身躯都十分矫健高大,身体魁梧,当它们结成群落一起冲过来时就宛如战车冲击。

    严默看得激动万分,他要留下这群角马,一定要留下!他也不贪心,只要能留下一百匹左右就够,多了他也怕养不活。而这群角马看数量,大约有三百到五百之间。

    想想,以后九原的战士身穿皮质盔甲,手持骨刀,肩背弓箭,骑着这群角马出去时该有多威风?

    有了这群角马,九原的战斗力至少可以提高三成,只要不遇到高阶的神血战士,他们就基本无所畏惧,遇到厉害的野兽,打不过也可以逃。

    “桀——!”九风在天空上一看到前方地面下陷就知道那只叫原战的大两脚怪做了手脚,立刻扬声呼唤铁背龙一家。

    铁背龙一家慢下速度,前方角马群却不知道敌人已经不再追赶它们,领头的角马很聪明,看到前方城池和大河还特地带着大家绕开,但它再聪明也没有想到有人能够让平坦的大地突然变成大坑。

    数百匹角马就这么全部跑进了坑里。

    领头的角马跑着跑着就看前面突然出现一堵高高的土墙,当即懵了,转头就向其他方向跑,可是无论它怎么跑,四周都有高高的土墙遮挡。

    这是怎么回事?

    马群乱了。

    头马不肯就这么坐以待毙,它往后跑了一段路,加快速度,对准土墙就要跳过去。

    可是土墙竟然又变高了!

    四周土墙都在升高,这个角马群就此被生生困住。

    严默伸直手臂对九风摆动。

    九风翅膀一收就往下冲。

    “桀——!”默默,我厉害不厉害?大鸟冲到少年身边,就拿脑袋蹭他,跟他撒娇。

    “厉害厉害,你天下第一!”严默踮起脚,不住抚摸九风的鸟嘴。

    九风高兴地发出咕噜声,告诉严默,它还看到了九原派出去狩猎的战士,说他们就要回来。

    “是吗?太好了。”

    “咕噜噜。”他们很多人受伤了。

    “受伤?”有那么多神血战士还会受伤?严默收起笑脸,“九风,你还看到什么?”

    九风说了一堆,但它的描述很模糊,严默也无法判断其中哪些是有用信息。

    “九风,你看到我们的战士是已经在往回走,还是还在打猎?”

    “咕噜噜。”往回走,他们带了很多猎物,很多很多。

    “他们身后有没有什么在追赶他们?”

    九风歪头,“桀——”不记得了。

    严默拍拍九风,对外出的狩猎队生出三分担心,连得到角马群的喜悦都冲淡了一半。

    远处,老祭司在秋宁的搀扶下爬上一座用石头特意垒高的高地,当他看到那群角马就那么被困住时,再看那座还在建设中的宏伟城池,眼中流露出深深的贪婪。

    这是神送给他的最好奖励!

    这可比那些还未完全开化的魑族要好不知多少倍,只要得到它,他离达到最终目标就可以一下缩短不少距离。

    他会得到那座城,也会得到那首领的身体,等他控制了那座城,那些矮人、人鱼、魑族还有附近的所有人类和生物都将会成为他的奴隶。

    只要有了这个厚实的基础,他就可以借此快速发展,等他再寻到巫运之果……

    “那只人面鸟也属于九原?”老祭司瞪大眼睛,这老头的身体虽然衰老,但他的视力却极佳,离那么远,他都能看得一清二楚。

    “是。大人,你连山神九风大人也不记得了吗?”

    “山神九风?那是人面鲲鹏。”他当时就因为知道这里是人面鲲鹏的地盘,还特地绕开了它的领地,从另一个方向攻入森林,就是不想惊动对方。哪想到那一向不给人族好脸色的人面鲲鹏竟然会和人族混到一起。

    “你对山神九风知道多少,全部告诉我。”如果他还能得到人面鲲鹏的力量……老祭司的心肝都颤抖了。

    “是。”秋宁又赶紧把他知道的九风的事全部说出,其中难免就多次提到了九原的少年祭司严默。

    原战猛地转头看向原际方向。

    严默被九风送下城楼,跑到原战身边,先表扬他,“你这个能力真的很实用。”

    原战回头。

    严默,“我等会儿试试看能不能跟那群马的头马沟通,看它们愿不愿意留下来,如果不愿意,就要战士们自己去驯服它们。”

    “不太好。”

    “什么东西不太好?马匹都要驯服,不驯服,它们不会听话。”

    “不是这个。”原战蹙眉再次看向原际部落的方向,“我感到危险。”

    “什么危险?”严默收起了笑容,一年下来的经验告诉他,忽视什么都不能忽视一名神血战士的直觉。会不会原战也感觉到狩猎队那边的危险?

    “还不清楚。你说人鱼族要抓的那个大胡子真的死了?”

    “死了,骨头都已经化成灰。”

    “他来自哪里?附近会不会还有他的族人?还有那群突然退回森林的魑族……”原战一时想了很多。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一直提心吊胆也不是回事。先不说这个,九风说它在途中看到我们的狩猎队,情况可能不太妙,我想我们最好出去迎迎他们。”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