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86章回186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原战听到狩猎队不太妙的消息并不是很惊讶和急切。

    “每年原际的狩猎队出去都不可能全员回归,他们可能碰到任何情况,厉害的野兽,凶残的野人,包括天气、地形、虫蚁等都可能带走一部分战士。这次我们的狩猎队有十名神血战士和一百五十名战士组成,再加上原际部落派出的两百战士,就算不如原际原来派出的战士多,战斗力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看到原战冷静的表情,严默也逐渐冷静下来。这也是他和原战的不同,他不想损伤任何人手,听说有人受伤就头疼,但原战却觉得任何出行有一定伤亡纯属正常。

    “在他们出发时我就跟狰说过,这次狩猎会很危险。因为他们要走的地方都是未曾走过的路,一路上有什么凶猛野兽、有什么可怕地形、会遇到什么,我们都不知道,狰他们都很清楚这次狩猎会有多大危险。默,我们是首领和祭司,不可能一有什么事情发生都要我们来堵上,那样部落的其他战士永远都不会变得强大,而且狰他们和阿乌族人不同,不需要我们手把手教他们做事,尤其在战斗和狩猎方面。”

    严默轻轻吐出一口气。他其实还是打从心底不相信这里的原始人的能力吧,觉得自己最能,觉得九原的人离开他就什么都干不了,所以一有点事就想着要怎么解决,而完全忽略了这些原始人的能力。

    其实比起在这个世界的生存能力,别说狰和猎他们那些经验丰富的战士,就是沙狼都能甩开他一条街。他比他们多的不是生存经验,而是原世界几千年累积的知识。

    但有这些知识也不代表他就比这些人强,不信?随便找个他原世界的大学生扔进深山老林试试,在没有任何现代工具辅助的情况下,他能活过一个星期就算强人。

    人一旦头脑冷静下来就能看清更多事实,“你说的对,我应该相信狰他们。他们既然没有吹响求援号角也没有点燃狼烟,就表示他们不需要我们去帮忙。”

    “你能担心他们,我很高兴。”原战没头没尾地说了这句话,就派人喊来猛。

    严默抿嘴,担心吗?好吧,他确实在担心。比起以前随时可以抽身的态度,对于这个花费了他不少心血、还在建设中的部落,他确实投入了越来越多的感情。

    猛背着一堆干肉再次出发,这次他的任务是去寻找狩猎队,看他们是否需要支援。

    原战和严默则仍旧留在部落处理部落的各项事宜,两人都想在狩猎队回来之前,把过冬准备全部安排好。

    严默去找角马的头马沟通,原战提醒了他一句:“我们以前也捕捉过角马,成年的很难抓,幼崽抓到要不了几天就会死。他们……用你的话说就是性子特别烈。你能和它们沟通最好,否则那些角马会不断尝试跳出土坑,哪怕撞死、饿死、累死,但是我想它们恐怕不好说服。”

    就如原战所说,严默第一次沟通就告败北。

    这些角马的智慧没有九风高,但它们的思绪要比植物模糊的意识强烈得多,比较好沟通,但是也更难说话。

    它们也许还不懂得自由的概念,但是一听到以后要被人骑、帮人驮运东西等等,没有一个愿意。哪怕严默表示他会为它们提供冬季食物也不行。

    见劝诱不成,只好上武力威胁。严默强硬地表示,除非它们肯留下一百匹听话的,否则整个角马群都不能离开,是要整个群族都被杀死当肉吃,还是友好合作,就看它们的选择。

    可那头马比严默想的还要性烈,竟然宁折不弯。

    饿了这群角马一天后,严默又来找头马谈心,表示他们可以退一步,只要部分成年马匹,剩下的用马驹充数也行。

    “你也知道,冬天就要到了,一旦没有丰美的草原,你们的成年马匹可以靠草根等杂食活下去,但你们的幼马呢?就算你们不把它们留给我们,一个冬天过去又能活下来多少?”

    “我们可以照顾你们的崽子,我们不会虐待它们,每一个九原人都会把它们当作自己的伙伴,有一口我们吃的,就肯定会有它们的。”严默正色道:“在这里,我可以给你一个承诺,只要你们肯主动留下帮助我们,以后我九原人哪怕饿死也绝不主动杀害角马!”

    头马终于肯再次望向严默,那双可以被称为纯净的双眸定定看着他。

    严默再接再励,“我不敢保证我们每一个人都会待你们如兄弟,但我会把珍惜角马如珍惜自己兄弟这条写进军规中,尽最大可能保证不会伤害你们。”

    头马不知道有没有完全理解这段话,蹄子动了动,对着严默喷出鼻息,发出“希律律”声。

    严默明白了,“你们觉得被困在坑中是屈辱?主动留下自己的后代也是屈辱?不相信九原的战士会把你们当兄弟看?好,我放你们出来!另外,我们来一场相亲大会吧,我让你们自己挑选自己未来的伙伴。”

    没有战事威胁的九原人、矮人和人鱼们听说要开一个九原人和角马的相亲大会,很多人都跑出来看热闹,就连原际和格兰玛族的人都听到传言。

    “什么是相亲?”

    “听说就是彼此相看,看对眼了就成一对的意思。”

    “哎?人类要和角马交/配?”

    “什么?人类要和角马生孩子?”

    “听说一群角马要加入九原了,以后要出现马人了!”

    只半天,流言传到严默耳中已经变成:听说角马要把最美丽的母马送给九原首领……

    下午,天气晴朗,西城外护城河边上,一群大约四百多匹的角马围成了一个大圆警惕地看着对面的人类。

    过河的人类和矮人越来越多,挤到这边来看热闹的人鱼也不少,还有不少女人鱼和人鱼幼崽也来了。

    九风和铁背龙挤到最内围,就靠在河岸边,也不管自己庞大的身躯和凶残的模样给附近生物带来多大的惊惧,乐颠颠地打算看人类和角马的热闹。

    九原战士一批批出现,最后九原的首领和祭司也走了出来。

    严默瞅瞅原战的下半身,很认真地道:“也许你确实可以满足一匹成年的母角马。”

    原战转头,对他的祭司野性一笑,“我更想骑你。”

    严默挥手,“第一批三级战士上,能不能收服那群角马就看你们自己。记住,不准见血!”

    原战发出嘲笑声,严默当没听见,他才不会傻到继续挑逗一头精力旺盛到无处发泄的牲口男,更不会给对方任何挑逗他的借口。

    第一批被选出来的三级战士都很紧张,角马更紧张,双方跟仇敌似的互瞪。

    九风发出“桀桀”的怪笑声,引得严默侧目,这傻鸟还会笑?

    九风呼唤严默,要给他介绍它的好朋友铁背龙一家。

    “剩下的交给你。”严默非常不负责地丢下原战,在众目睽睽下加入四凶党一伙。

    “桀,默默,你们要和角马玩什么?角马肉很好吃。”

    “昂昂,吃肉吃肉!”这是铁背龙崽,它看着那些肥煤的角马群已经留了很长时间口水,虽然途中它已啃了一匹。

    铁背龙父母很淡定,淡定地趴卧在地上,淡定地一起啃一头身体不比它们小多少的狂牛,这是它们今天的猎物。

    四凶党周围散开一片空地,没谁敢靠近它们,它们身后的河岸也没有人鱼敢驻留,但很多人都在偷偷看它们,当看到严默一点不惧怕,且大摇大摆地就这么走进四凶党中时,众人又吃惊又佩服还有一些小小的妒忌。

    严默走近铁背龙爹时,铁背龙爹忽然抬头对他嗅了嗅,发出一声怒哼:坏小子!

    严默流冷汗,这大家伙竟然还记得他。

    九风发出“桀——”的一声,铁背龙爹对它“昂——”的一声大吼。

    角马群一阵大乱,原战盯向这边。

    严默咳嗽一声,从腰包里掏出一块拳头大的腌肉,递到铁背龙爹嘴边。

    铁背龙爹嗅了嗅,竟然张嘴就把腌肉给吃进嘴里。

    严默心想,你也不怕我下毒。

    “好吃吗?要不要再来一块?”

    九风妒忌了,我也要!

    “你不能吃太多咸的东西。”严默推开九风伸过来的鸟嘴,又掏出一块腌肉。

    这次铁背龙爹还没张嘴,就被冲过来的铁背龙崽一口抢了去,“昂昂,好吃好吃,还要!”

    一块石头砸中严默,严默回头。

    就见拉蒙趴在河岸边正对他摇手,“小默大人。”

    九风跟着回头,眼睛大亮,“桀!肥鱼!”

    拉蒙动作凝固。

    严默噗噗笑,走到拉蒙身边,“有什么事吗?”

    “呃,我本来想问问你,那些角马换不换?”拉蒙顶着九风的威压,力图镇定地道。

    九风踱了过来,拉蒙忽然没进水里,过了一会儿提出两条大鱼,恭敬地放到岸边。

    大鱼还活着,不停挣扎拍打地面想要跳回河里,九风上前,一爪子把两只大鱼全部拍昏。

    铁背龙崽还以为是什么好吃的,见是鱼,立刻嫌弃地扭头去拱严默,“昂昂!给肉给肉!”鱼不好吃,又腥臭还有鱼刺会刺伤它的嘴巴和喉咙,它吃过一次就再也不想碰。

    严默一边掏肉喂铁背龙崽,一边笑问拉蒙:“你们要角马干什么?”

    “吃肉啊,我们都没吃过。”

    严默,“……这批角马不行,我答应它们只要它们肯留下一部分,我们就不会伤害它们。”

    “你们不吃肉,要角马干什么?”拉蒙奇怪。

    “骑。”

    拉蒙脸色变得有点微妙,“你们要骑角马?”

    “是啊。”

    拉蒙委婉地道:“就算你们女人少,可是骑角马?它们会给你们生孩子吗?”

    严默,“……”为什么所有人都以为九原找角马是想交/配?是他的思想太保守,还是这个世界太奇妙?

    “我听我们的大巫说,这世上似乎是有一群长着人的脑袋,但脖颈以下都像马的智慧生物,他们身上还长有鳞片和羽翼,战斗力非常强大,那个种族叫麒麟族。”

    其实他就是来到了一个更加光怪陆离的山海经世界吧。

    “如果你们能和角马生出后代,也许我们人鱼族也可以和你们交/配试试,至少我们上半身都长得一样。”拉蒙非常正经地道。

    严默嘴角抽了抽,迅速转换话题,“入冬第一场市集交易,你们会拿什么来?”

    “你们想要什么?”

    “植物、果实、鱼肉,什么都可以。”严默看中了人鱼族的沙棘果,打算今年多弄点,明年在九原城内和城外都大量种植。

    严默和拉蒙正谈着事,原战的声音突然传来:“默!”

    严默和拉蒙一起转头看向原战那边。

    原战指了指角马群。

    当土坑变成平地后,角马群就想跑,可是头马在看到对着它们狂流口水的四凶党后,又是暴躁又是踌躇,最后不得不选择做一匹守信的角马,带领角马群留在原地没有跑走,其实它们被饿了一天半,也没多大力气和信心能逃出包围圈。

    可怜这群角马一被放出来就低头拼命吃草,还集体跑到河边喝水,顺便围观人鱼并被人鱼围观。

    等后来,出来的人形生物越来越多,角马群迅速结成了一个大圆圈,把幼崽都围到了中间。

    第一批想要选择角马为伙伴的九原战士出列后,双方都很紧张,竟对峙了半天还没有一个人动。

    严默见此,只好走过来,对双方道:“你们彼此相看,如果九原的战士看中某匹角马,而那匹角马没有看中你,你可以上前挑战它,试着能不能骑到它身上。先说好,这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摔下来很可能受伤、残废甚至死亡,如果没有勇气就不要上前挑战了。但如果谁能驯服某匹角马,那匹角马就将会是那人今后最好的伙伴!”

    随后,严默又把他对角马群的承诺说了。

    角马群放松了点,不再那么充满敌意地瞪视站在它们面前的九原战士。

    沙狼是第一个迈出脚步的人。

    严默看到沙狼背着的一大兜他曾说过可以用来充当牧草的野苜蓿时,笑了。谁说原始人不会用脑子办事?有些原始人只要稍微点拨一下,他们完全可以创造一个奇迹!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