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87章回187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九原战士和角马群的相亲大会已经过去两天,但这份热闹仍旧没有散去,走到哪儿都有人在谈论那天的事。

    那天,沙狼打头勾搭了一匹失去父母的半大马驹出来,之后的战士怕别人瞧轻,都选的成年角马,可是普通野马就很难驯服,更何况头上长角的角马。

    还好第一批选出来的战士都不弱,三级战士的强壮身体让他们哪怕受伤也不肯放弃到手的猎物。

    九原战士不弱,角马也不弱,在没有武器威胁下,双方斗了个旗鼓相当、人仰马嘶。有战士从角马身上掉下来差点摔断腿,也有战士一拳就把角马给揍趴下。

    后来的战士也有学沙狼的,用草料和水果勾引年幼的角马,勾引成功就拼命安抚它们,而这些马驹大多都是孤儿,没有父母拦阻,又有头马的默许,慢慢地也就跟着走出保护圈。

    等到傍晚时,共有四十匹成年角马被驯服,勾搭出来的马驹也有二十五匹。

    严默遵守诺言没有再阻止角马群离去,矮人们看得眼谗,表示也想驯服一些角马。

    严默直接当着角马群的面跟在场所有人说:“以后角马就是九原的伙伴,也将受到九原人的保护,只要在九原的地界内,伤害或捕捉角马就是和九原过不去。”

    头马回头看了严默一眼,“希律律——!”

    严默对它挥了挥手。这匹头马在跟他说,明年春天它会来看望它的子民。

    “如果我们还需要伙伴,也会去找你们。放心,不会伤害你们,都跟今天这样,看对了眼再带回来。你也别觉得吃亏,不过换一种生活方式而已,虽然稍微失去一点自由,但是生命也更会得到保障,以后大家都会好好照顾你的子民。”

    头马长嘶一声,带着马群撒蹄就跑。有机会就赶紧跑吧,这些人类太坏了!

    严默耸耸肩,他这也算是另一种意义的弱肉强食吧,但是他自认已经做到尽量减少伤亡,如果换做拜日族,他就不信对方能和和气气地让野马跟着他们走。

    矮人和人鱼们也觉得严默太坏,他这话一说,不就相当于以后谁要想角马就只能通过九原交易?也只有九原人才能捕捉和驯服角马?

    不管在场诸智慧生物有何想法,这场相亲大会到此也算成功落幕。严默借着这个机会,把狩猎队归来第五日要办市集的事又广而告之了一遍,而这自然引起了新的一轮热议。

    相亲会后的两天内,第二批神血战士也陆续觉醒结束。

    这一批一共有三十六名战士,但最后觉醒了异能的只有二十名,其他十六人只觉得身体比以前更好、力气更大,其他还和以前一样。

    严默拿着这些人的资料、血样等,一头钻进了第二空间实验室,他虽然知道不可能让每个人都觉醒异能,但为何第一批十二个人全部觉醒,第二批三十六人只觉醒了一半多,他要知道差异在哪里。

    天擦黑,原战从土元果林出来,这是计划中最后一批需要催熟的土元果。有了这些果实磨成的粉,再加上已经储蓄下来的腌肉、干果等,这个冬天哪怕没有狩猎队带回来的猎物也足够大家度过。

    摸了摸脸,就在刚才他终究没有抑制住体内的那股暴虐的能量,从六级硬行升到了七级。

    升到七级以后会怎样?他也不愿多想。

    嗯,等会儿要跟默说说棉花的事。棉花已全部收集完毕,并按照祭司大人的要求取出了棉花籽,同时进行晾晒。但下一步要做什么,没人知道,祭司大人这段时间太忙也没把这事交代下去。

    进入小树林,守在石屋外的守卫对原战行礼。

    原战回礼,推开原木拼成的大门,不等外面的人看到里面有什么就又迅速关上。

    屋内没人,火塘里点着火,上面挂着水罐。

    不用上楼,原战就知道他的祭司大人肯定不在楼上。

    案上有猎队送来的新鲜腿肉,原战随手取了,拿下水罐,用木棍穿了架在火上烤,顺便添了几根柴禾。

    “喂,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你的小祭司不肯拿骨宝来换你的命怎么办?”

    原战翻烤腿肉的动作只停顿了一下,又开始继续。

    神出鬼没的虞巫大人很随意地坐到原战对面,一脸看死人的表情。

    “两天了,他都没来找我,看来他是不打算交换了。”

    原战冷笑,“换也只是换个消息,还是你打算再拿枚水属性或土属性的神血石给我?”

    虞巫惊讶,“你竟然知道……是那个小祭司告诉你的是吧,我倒又小看他了。的确,那确实是一个方法,可惜我手中的神血石就那一块。”

    原战都懒得再说话。

    虞巫眼珠一转,“在我说破之前,那小祭司是不是不知道你吞噬了神血石?”

    他知道,只是不知道那块石头叫神血石罢了。

    “我之前还以为是他让你吞噬的,不过……看来不是。你也没跟他说吞噬神血石后的危害,为什么?”

    因为我不相信你的话,也不想他多添烦恼。

    “你怕坐不稳首领的位子?你怕他放弃你,对吗?”虞巫脸上流露出残忍又刻薄的微笑,“你是首领又如何,如果你不行了,作为部落的祭司,他可是可以立刻把你换掉,重新扶持一个人上来。”

    原战握紧了木棍。

    虞巫得意微笑,知道自己说中了对方心事,“所以你明知道依赖神血石的力量来提升自己的战士级别是件蠢事,但你还是没有受住诱惑。”

    原战缓缓抬起头,面对虞巫,目光暴虐、神色冰冷,“我现在已经是七级战士,就算我仍旧不是你的对手,除非你能对我一击必杀,否则你先想想你会死多少鱼子鱼孙。”

    “这么说,我好像给我长尾族找了一个□□烦?”他要知道这个小小的九原竟会在短短一年内冒出一名七级神血战士,最可怕的是还有一个能弄出绝育药的祭司,他当初绝不会同意让九原在青渊湖附近落脚。

    “有麻烦也是你找的。我感谢人鱼族首领的胸襟,感谢他愿意让我们在青渊湖附近建立部落,我和默也一直都把人鱼族当作水里的兄弟,但是你却在破坏这个良好局面。”

    “你很会说话,比起那些话都说不全的九原人,你跟你的小祭司学的?”

    “你可以滚了。”

    “哈!”虞巫大笑,除了那小祭司,他还是第一次遇见敢叫他滚的人类!

    “首领?”屋外守卫发声询问。

    原战扬声:“没事,不用进来。”

    虞巫笑声一收,“我想你那小祭司可以帮你的,大概就是出去寻找水属性或土属性的神血石,但不说这种绝世宝物能不能找得到,就算能找到,你也等不了那么长时间。”

    原战沉默,对方虽然可恶,但说的也确是实话。

    “如果我说……我知道另外一种方法可以化解你身体中的神血,还能让你慢慢地彻底吸收它的能量,甚至有可能让你突破传说中的十级,让你拥有真正的宛如神一般的力量……”

    “你想要什么?不要把默当作条件,他不会愿意,我更不会同意。”

    “我要九原离开,要你和那小祭司彻底离开这片土地。”

    “你不要骨宝了?”

    “骨宝只能换得水属性神血石的下落。”

    “你知道另一枚神血石在哪里?”

    “知道,可你们赶过去肯定来不及。”

    “我们死在路上不对你更好?”

    “哈,你说错了,你会死在路上,但你的祭司可不会,只要他还活着,九原可以随时再立出一名首领。”虞巫站起身,居高临下地道:“你好好想一想,是冒着危险死在路上好,还是离开青渊湖到别的地方发展,同时还拥有可能变成神的机会好。”

    原战抬眉,皮笑肉不笑,“我变成神,你认为我会放过你?”

    虞巫噎住,半晌后才道:“狡猾的崽子,的确,那种方法虽然有可能让你成神,但也有可能让你只维持原状。”

    原战才不会上当,“最糟的结果是?”

    “最糟的结果是你会死的连渣都不剩。”

    原战冷笑,他就知道。否则虞巫拥有神血石这么长时间,有能成神的方法,他为什么不自己享受?

    虞巫暗骂一声,心中也开始正视并忌惮起这个从一开始就不被他放在眼中的小小首领。他以为对方是个莽撞凶残没脑子的野蛮人,却没想到对方竟然精明成这样,都快精出油了!听到这么大的诱惑,脸色都不带变一下。

    但他不相信这人就真的一点都不心动。越是厉害的人,越是舍不得到手的权势和力量,何况这名首领还如此年轻,他真的愿意死吗?

    “原战是吧,你就不想赌一赌机会?你和那小祭司就算离开青渊湖,你还有很大机会活下去,甚至活得比现在更好,以你们的能力到哪里都能建成一个强大的部落。但如果你放弃这次机会,就算你的小祭司愿意用骨宝来交换,你也没有那么多时间赶到目的地。”

    最后的最后,虞巫大人又恶毒地丢下一句:“况且你的小祭司到现在都还没有拿骨宝来交换的意思,难道他不知道你的时间一点都不能耽误?”

    虞巫走了,只留下淡淡的水汽。

    原战坐在原处,用石刀削去腿肉烤糊的地方,重新转动木棍,烤肉发出越来越诱人的香味。

    他想死吗?他当然一点都不想死。他还想等严默长到十六岁,狠狠地干他,干他到六十岁、八十岁、一百岁,一直到他那里硬不起来为止!

    “你回来啦。”严默一从实验室出来就伸了个大大的懒腰,他一天一夜都没睡,一直在做各项检查和核对及比较各项数据。

    原战拍了拍身边的草垫子。

    严默一屁股歪倒,一看火塘上架着的肉就有点嫌弃地皱了皱眉,“又是烤肉?”

    原战眼皮一翻,“爱吃不吃!”一边拿石刀在肉上划了十几道口子,再抹上盐。

    严默撇嘴,他已经没力气再弄其他吃的,烤肉就烤肉吧,好歹不用他自己亲自动手。

    “你说我们这日子过的,每天跟打仗似的,没一天/安稳。”

    严默第n次开始怀念原世界方便的灶具、煤气、家用电器,最怀念就是超市和各种饭店。那时候只要有钱,出门就能找到吃的,懒得跑了还能让人送外卖,再好点还能雇佣阿姨烧饭做菜,可现在呢?

    “什么都从零开始,缺这个少那个,辛辛苦苦建成一座城,也只是样子货,我们连最基本的温饱都还没解决,偏偏周围还有一堆不□□稳的邻居。你说,我们想安心地慢慢发展,怎么就这么难呢?”

    “因为你很急。”木柴烧火的噼啪声炸响。

    “嗯?”严默没听清楚,也没在意,只自说自话道:“耗了这么长时间,我总算快要弄清楚为什么有人能激发出异能,有人不能了。人的身体真的很有意思,充满无尽秘密也充满无尽可能。”

    “你知道大多数生物的基因都有类似之处吗?甚至可以说很多生物大部分基因都相同,只有那么一点点的不同就变成了完全不同的物种。所以理论上,只要在基因上动手脚,添加一点或减少一点,人类就可以变成猪狗,而猪狗也可以变成/人类。当然这只是理论上,基因可不是那么好修改的。”

    严默在疲劳过度引起的假性兴奋状态下唠叨着原战听不懂的话。

    “人的基因根据个人也会产生个别差,比如父子、兄弟,哪怕双胞胎的基因也不会完全相同,而这种差别除了分辨亲缘关系以外,我认为还有一种我们没有能分辨出来的基因因子可以决定这个人到底隐藏了什么样的能量。我对神血的激发其实就是在寻找这种特殊基因,并把它激活。”

    原战听到这里稍微有些听懂了。

    严默继续道:“但有的人生来就没有这种特殊基因,就好像有些人生来就没有手脚或眼睛一样。我觉得随着时间过去,随着一代又一代杂交,这种特殊基因要么变成更深的隐藏因子,要么就直接被遗传排斥,你也可以称此为进化或者退化。”

    原战,“你是说人会变?变得不再拥有神的能力?”

    “对,就算还有些人拥有,也会越来越少。”

    “为什么?”

    “因为生存环境吧,当人类开始学会使用工具,一些天生的本能就会慢慢消退,比如阿乌族人的指甲可以当爪子、当武器用,但原际大多数人的指甲已经没有那么锋利和坚硬,长长了就会断裂。其他生物也一样,没有任何生物从古至今都长成一个模样,它们一直都在随着环境改变而改变,我们人类也在不断改变。”

    严默从水罐里舀水喝,“其实从比例上来看,现在很多人体内还有那种特殊基因存在,但有些人就算有那基因也属于隐性或半退化状态,所以能自然觉醒神血能力的人才会那么少。根据祖神跟我说的,只要满足条件,我的激发率就能达到百分百,也就是说我不能激发出来的人基本就不可能拥有那种特殊基因。但是!”

    严默竖起三根手指捏在一起,“祖神说我对于这方面的研究才达到75%,也就是说那些不能被激发出特殊基因的人还有什么我没做到的,而这将是我以后的主研究方向。”

    原战又听不懂了,“你能激发神血战士还不满足?”

    “那那些普通人怎么办?如果普通人太弱,神血战士太强,以后肯定会形成两级分化,神血战士……听听这个名字,我敢打赌,在三城那边神血战士肯定都是贵族。”

    “贵族?”

    “就例如你我这样有权有势的人,不,比你我要舒服多了,他们都有人侍候,平时事也不多。”

    “你想要有人侍候?”

    “再说吧,现在部落哪有多余人手。平时丁宁他们已经在帮我打扫屋子、做很多杂事了。”

    原战点点头,不知心里在想什么,他接上刚才的话题,问:“你打算对普通人做什么?”

    “这次有十六个人没有觉醒,但他们觉得经过激发,身体状态都明显比以前好,五感也比以前加强,其中一人很有意思,他说他感觉自己变聪明了,我觉得这是个方向。也许以后我们可以把战士的进化方向分成三类,纯**能量、纯精神能量,以及两者结合的神血战士。”

    严默把自己的构想说了很多,他大概是真兴奋了,一直滔滔不绝。

    原战把烤好的肉一片片削好,给他盛在石盘里递给他,又给他倒了热水。

    严默刚吃饱,还没说两句话,眼睛就黏在一起睁不开了。

    同样吃饱喝足的原战一把把他抱起来,走上二楼卧室。

    兽皮铺就的床铺上,身材高大但偏瘦的青年赤身搂着呼哈呼哈睡着的少年,低头在他嘴巴上啃了一口,“那只骨鼠很重要吗?是不是在你眼中,我还没有一具能动的骨头重要?”

    严默,半张着嘴巴睡得可熟。

    “你是不是还在恨我?巫运之果可以吸取我的能量,暂时压制我升级,可是你却再没有放它出来。为什么?你想我死吗?”

    青年心中突然涌出一股强烈的恨,恨不得咬碎身下的人,撕裂他,让他的血染满自己全身。

    “我知道你在骗我,你根本不想在满十六岁的时候陪我睡觉,你也不想跟我过一辈子!我不在乎你骗我,因为只要我想睡你,你骗我也没用!等你到十六岁,你敢跑,我就把你绑起来操,当着所有九原人的面x死你!”男人目光凶残,手掌用劲捏住少年的屁股。

    睡梦中的严默不舒服地扭动身躯。

    原战一把掐住他的脖子,贪婪地一口又一口在他脸上、身上印下自己的印记,“明天,如果明天你还不愿意去找那只大鱼,我不会再放过你,我就算死也会拖着你一起死。”

    累得不愿醒来的严默被折腾得受不了,扬手就是一巴掌,嘴里还愤愤地骂了一句:“砍死你这头牲口!还让不让人睡了!”

    原战憋了一肚子闷气,张口就把小默默咬得眼泪直流,大默默也不知是痛还是爽,哼哼着,眼角挤出几滴眼泪,可就是不愿醒来。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