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88章回188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第二天早上一醒来,严默睁眼就看到原战的大脸……能不大吗,都贴到他脸上了。

    “你干嘛呢?”一巴掌把人推开,严默翻身坐起,一离开某人温暖的怀抱,当即打了个冷颤。

    天真的冷下来了,因为寒冷,皮肤上汗毛全都竖起。而这也正证明人类曾是长毛动物,遇到寒冷和危险等刺激时,会不由自主炸毛,以起到让毛发蓬松保暖或警惕的效果。

    严默笑,搓搓手臂,伸手去拽被扔在地上的麻布衣和腰包。衣服不是他自己脱的,昨晚他什么时候睡着的没有一点印象,腰包为防遗失,他每晚睡着前都会收入指南的奖励列表中,昨晚却完全忘了。

    严默可能自己都没注意,他对原战的防备已经越来越少,信任却越来越多。

    “你就不会把衣服扔到椅子上?地上多脏?”抖抖衣服,严默骂。

    “木板地能有多脏。”原战懒洋洋地斜靠在干草裹的枕头上,伸手抚摸少年赤/裸的背脊。

    严默套上麻布衣还是觉得冷,“得赶紧把棉花利用起来。”

    他嘀咕着,起身把墙上挂的毛皮坎肩拿下穿到身上,这是叶星的爷爷叶河刚做好的成品。

    叶河负责部落内所有制皮工作,但没有想到他还有一双巧手,在严默公布了图纸让大家尝试去做各种毛皮衣时,叶河比负责纺织的萨云等人更快地做出了成衣,然后把最满意的一件送来了给他。

    严默对这件坎肩满意得不得了,又把做裤子的重任交给了叶河。叶河乐呵呵地接过了这个任务,既能得到祭司大人的赞扬,又能因此大量增加工分,他能不乐吗?

    “对了,大家对工分制理解了吗?”严默转头问原战。

    原战还躺在那里,两腿就这么大剌剌地岔开,那/话/儿半竖着,“还行,比前面用红盐解释理解得快。”

    严默点头,因为大量矮人加入外城,为了避免出现谁做得多、谁做的工作难度更大等而吵闹之类的事情,他与原战和部落里各负责人商量后就推行了工分制,同时把工分制也普及到九原内部。

    其实说白了工分就相当于工资,只不过不发钱,而是记录下来,每十天领取一次,领取的物品为红盐。部落里再以红盐去交换其他东西,不做交换的人,可以用工分抵房子和欠债等。

    “不知道三城是否已经有货币制度?”

    “货币?”

    “嗯,用来交换的钱,相当于我们现在用的红盐和工分。”

    “货币可以随便找什么东西代替吗?”

    “货币可以使用任何东西,但是有一点,发行的货币必须与整个国家或者部落的财力相当,简单说你有十斤肉就发十个货币,如果你发一百个,你肉没有多,那么一百个货币还是只能买十斤肉。”

    严默对金融方面也不是很懂,只大略知道他原世界国家发行货币都是按照黄金储备和平均国力来计算,并不是想发多少就发多少,而且一个国家的货币价值还受整个世界的制约。

    原战也听得半懂半不懂,不过他大意他理解了。

    严默随口道:“以后有机会我们去三城学习学习,看看他们的货币制度是怎样弄的。”

    “你可以先问问人鱼族。”原战提醒。

    严默一拍脑袋,“对哦,他们人数可比我们多多了,又有成型的战士体系,不可能没有成熟的交易体制,等下我去找拉蒙问问看。”

    原战在床上躺半天,发现没有引起祭司大人半点注意,不由郁闷万分地爬起来,跑去楼下先解决生理问题,再刷牙洗脸。

    严默跟他一起,两人用手指沾上细盐抹到牙齿上,再用柔软的枝条擦洗牙齿,最后漱口。

    “光用盐刷牙也不好,等我找齐药草,我就熬制专用的牙膏出来,牙刷也得弄出来,可以把马尾剪短了植在小木片上。嗯嗯,牙刷可以让矮人做做看。”

    “你又在嘀咕什么。”原战吐掉漱口水,随便抄水抹了抹脸。

    严默转头嫌弃地瞅他,“你每次就不能先把皮裙围上?”不知羞也不怕冷的家伙。

    “顶着难受。”

    严默目光瞪直。

    原战被他看得也转头看他。

    “你、你升到七级了?”

    好嘛,总算注意到了。

    严默一把抓住原战的手腕,神情严肃地给他把脉,他还以为等两天没关系,巫运之果又才吸取他一次能量,哪想到!

    “你不能再升级了!必须控制!”

    “我知道,但没办法。”原战坦白。

    严默揉揉额头,只能冒险了,“以后我让巫运之果每天吸取你能量一次,看能不能尽量多拖延一点时间。”

    “有用吗?”

    “没用就去找虞巫,但我现在没有骨宝和他交换,那个传承之地里的东西没有允许,我们一件都拿不出去。我打算自己炼制一个,但这需要时间。”他连一根骨头都还没炼制过,他本来打算趁这个冬天把炼骨术一到三级好好巩固一下,再学习第四级,骨承约定的四十九天已经过去多少天来着?

    原战目光扫过他挂在腰间的骨鼠。

    严默手顿了一下,他压根就没想到要用骨鼠去和虞巫交换消息,好吧,他承认,在知道骨鼠的效用后,他舍不得。他宁愿用自己的血肉去做交换,都不愿意用这只骨鼠,无他,他需要这东西作参考,也还没对它研究透彻。

    原战不理解他这种变态科学家的扭曲心态,心里一边告诉自己,默都愿意用自己的血肉做药来医好他,又怎么会舍得让他去死。可是这家伙现在的表情又真的很让人想掐死他!一只破骨鼠而已,那表情跟要了他命似的!

    两人目光对上。

    严默下意识伸手捂住腰间骨鼠。

    原战眼角抽搐。瞧,残酷的现实来了,他想不承认都不行,在他家祭司大人心中,他也许真的没有一具会动的骨头重要!怒啊!

    严默丝毫不心虚地反瞪对方,嗤笑,“看什么看,救你和拿骨鼠交换是两码事,我不信你看不出来那贱鱼在挑拨我们关系,还是你想被他牵着鼻子走。”

    原战也知道虞巫不怀好心,但他还是好想揍人,“那你就不怕我熬不过去死掉?”

    “那你死了吗?”某混蛋想想不放心,还是把骨鼠塞进了腰包里。

    某人青筋迸出!

    “本神医亲手割下自己那么多血肉,亲自熬制药丸才把你救回,怎么会让你就这么死掉?”这也太不划算了。

    原战心里总算好受一点,表情也不再那么杀气腾腾,“虞巫昨晚来找过我。”

    “哦?单独找你?他说什么了?是不是让你把骨鼠偷给他?”

    “如果是呢?”原战狭长的眼睛吊了起来,表情再次变得危险。

    严默定定看他一会儿,突然笑了,“如果那贱鱼真的想要我的骨鼠,他随时都可以抢了去,我们也不可能为了这么一个骨宝就和人鱼开战。别气了,乖,他找你到底说什么了?”

    乖你个头!别以为我没听过这个词就不知道这是用来哄小崽子的。原战瞅瞅拍到自己胳膊上的爪子,抓住,揉了揉,把昨晚虞巫跟他说的内容全部告诉了他。

    严默任他抓着自己的手,仔细听完,陷入沉思。

    原战胳膊一伸,直接把人抱进怀里,从后面拥着他,下巴搁在他头顶上,一手揽住他的腰,一手把玩着他的手。

    空气清冷,室内静好,外面小树林中鸟声婉转。

    当严默从沉思中走出时,也不知是舍不得身后温暖的怀抱,还是舍不得这美好宁静的晨景,竟就放松身体把全身重量交给身后的男人,静静地看着窗外。

    原战张嘴,含住了他整个耳朵,手也探到了麻布衣下面。

    严默张口轻喘,竟没有拒绝。

    原战狂喜,悄悄拉起他的衣摆,身体贴紧他,顶着他,一点点磨擦着他。

    “桀——!默默,起来啦,快点出来和我一起玩!”

    原战气急,动作便稍嫌粗暴。

    严默低笑,反手握住了……

    原战发出一声充满情/欲地沙哑呻/吟,更用力地抱紧了怀中人。

    严默走得好好的,突然发出笑声。

    他身后的护卫不知祭司大人在笑什么,都好奇地看向他的背影。

    严默在笑,是谁说要把情人当弟弟看、当儿子看?原战虽然不是他的情人,但偶尔把他当小孩子哄也会有奇效。

    以前觉得恶心的事,现在换一种心情、换一种立场去看,似乎也不是那么不能接受。原战那牲口屁技术没有,而他却是理论知识满满,只要他改换一下心理,不把自己当弱者,而是用强者的态度去操控对方……以他的技巧来控制那头野兽不要太容易!

    他不会让他死。

    好不容易驯服、又好不容易才用顺手,付出了那么多代价,又怎么能让他就这么轻易死去?

    他要去找那大鱼好好谈谈,从原战跟他说的内容,他隐约推测出一点内容,如果他的猜想为真,也许他和长尾人鱼族以后打交道的时间还会延长再延长,甚至成为终生友好部落也很有可能。

    九原不是不可以搬走,但都已经发展到现在,而且这片土地上还有许多其他地方没有的绝大优势,让他放弃,他又怎么能甘心?

    如果可以,他还是希望能和人鱼有一个良好的合作关系,毕竟比起多变的矮人,他更相信比较直接也比较善良的人鱼族。

    不管是出去找更多的食物也好,还是为了减少人渣值,他以后肯定要离开九原前往他处,在他离开后,如果有人鱼族相帮,再加上九原的神血战士,他就不用太担心九原的安危。

    至于原战……他敢打赌,他前脚走,那家伙后脚就能把部落扔掉跟上他。因为那人明白,没有他,九原虽然也能发展,但也就那样了。但有了他,到哪里他都能弄出一个更强大、更富足的九原城出来。

    真的只是这样吗?

    严默摇摇头,是不是这样又怎样?

    就算说爱、说喜欢,又爱的是什么?喜欢的是什么?

    有人爱貌,有人爱才,有人爱钱。说是只爱本人的,那也是那人对自己有帮助,不管是家庭还是事业。

    真有个丑穷挫,不但好吃懒做,为人还刻薄寡恩,且好色贪财,不良恶习一堆,你会爱上他她吗?

    对自己无利还有害的人,谁又会爱呢?

    恐怕他去问原战:你是不是爱上我了。

    原战也只会回他一句:什么是爱?

    他和原战之间确实没有那种你情我爱、爱得死去活来之感,更没有那种彼此奉献的伟大情操,但他们又确实在扎扎实实、不容否决的一点点融合到一起。

    就这样吧,他需要他,他也需要他,他们不谈情爱、不谈恩仇,就这么走下去也挺好。

    如果原战哪天背叛他,他就杀了他,就这么简单。

    忽然,严默就觉得自己浑身都脱了一层重负似的,又像是打开了全套枷锁,整个人都轻松得快要飞起来。

    周围的一切都像是在发光,就连吹拂到脸上的冷冽寒风都充满清冽好闻的气息。

    这是他的家,这是他的城,走在路上向他欢笑问好的男女老少是他的族人。他,严默,是这个世界这片土地上的一个土著人。

    这是一个神奇的世界,也是一个充满无限可能的世界,他的知识可以有用武之地、他的研究欲/望也能在这个世界得到满足。

    有那该死的混蛋指南监督,他也许无法肆意地活着,但他可以选择快乐地活着,上辈子他笑得太少太少。这辈子他也许还是无法找到也无法理解所谓的爱情,但有一头不离不弃的牲口跟着自己,让自己慢慢调/教,那也是一种乐趣,不是吗?

    等以后他儿子也来到这世上,他就全满足了。

    “默大人!”

    “祭司大人您好!”

    “桀——!默默,来玩!”

    “昂昂——!肥鸟,你又用什么砸我!”

    “希律律——!”

    “默大默大!我们什么时候能穿上棉花做的衣服呀?”

    严默对着围过来的孩子们笑,一挥手道:“现在就去说棉花怎么弄,你们两个去把萨云找来。”

    “是!”得到命令的小孩兴奋地撒丫子就跑。

    更多的小孩和大人围上来,所有人都能看出,默大人今天的心情特别好。

    心情特别好的默大人当众传授了棉花的相关知识,并一股脑儿把棉花的开发利用都交给萨云后,他就不管了。

    有指南,他知道怎么种植和收获棉花,但棉线要怎么纺、棉花要怎么弹,他完全门外汉,只能把大概的印象告诉萨云他们,让他们慢慢琢磨,还美其名曰这是祖神赐予的考验。

    萨云等人诚惶诚恐,祖神能赐下如此像雪花一样轻柔但温暖的黄白色棉花就已经是大福,谁也不敢指望祖神会把什么都教给自己,他们也都习惯自己在生活中慢慢摸索着来。

    叶河等制皮组也赶了过来,他们也对新收的棉花特别感兴趣,尤其在听默大人说这东西可以做成棉衣棉被,贴身穿着的防寒保温效果比皮毛还好后都坐不住了。

    比起棉袄等物,严默更期待棉布能早点被弄出来,不过他想麻布都有了,棉布想来也不用等太久。

    等棉布一出来,他什么不做,一定要先做几条内裤换着穿!

    拉蒙被叫出来,一看到严默就笑,“有什么好事吗?”

    “很多。帮我传话给你们大巫,说我想见他。”

    拉蒙神色古怪。

    严默对他竖中指,“别乱想,你跟他说我能帮他解决他最想解决的问题。”

    “好,你找我就这个?”

    “哦,还有件事,你们用货币吗?”严默解释了货币的意思。

    拉蒙“啊”一声,“你说的是元晶币?”

    “元晶币?那是你们人鱼族特有的货币?”

    拉蒙摇头,“元晶币不是我们特有的货币,听说很早很早以前就有了。大巫说像三城之类的大部落都使用元晶币,这个天下通用。”

    “什么样?你带了吗?”

    “没有,下次我带给你。元晶币其实就是用各种元素晶石制成,跟战士级别对应,从一级到十级。因为元晶可以储蓄和发出能量,元晶又比较少,且无法作假,大巫说是非常合适的交换物品。”

    如果涉及到能量使用,那倒确实比金属还要适合作为货币流通。严默由此想了很多,看来这个世界文明差异真的比较大,但连同一片土地都能有巨大差异就比较奇怪了。矮人族人也很多,语言系统也较为完善,可是人鱼族有元晶币,矮人族却不知道。

    不,也不奇怪。严默想到了他原世界国家古时候的乡镇差别,那时候大的城市都流通铜钱等货币,还有少量金银,可农村等地,就算离城镇不远,用铜钱的仍旧是少数。

    这大概和自给自足的生态圈也有关系吧。也许这里的矮人不知道元晶币,但生活在三城附近或更远的矮人说不定会知道。

    严默心中忽地一动,问拉蒙:“你知不知道元精晶树?”

    “知道啊,那又叫元祖树,传说各种元晶就是有各种元素的元祖树生成。大巫说以前很多部落为了元祖树还展开过大战。”

    “那元精树呢?”

    “那个可以生出能量果实,有时候也可以当货币用,不过不好保存,一般三个月一过,能量就会流失。”

    棒!他有多功能保鲜包,不怕不好保存!

    “很珍贵?”

    “当然珍贵,元精树很难生成,就算生成了,想让它结果也不容易。”

    “你们部落是不是有元精树?”

    “当……小默大人,你别再问我了,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去找大巫,把你的话传给他。”拉蒙大意,差点吐出族中秘密,吓得一拍鱼尾,飞快游走了。

    严默嘿嘿笑,他找拉蒙果然没错,拉蒙对他有愧疚心,一般不是特别秘密的都不会瞒他,平时跟他说话也很少起心眼。可惜,他还想问问上次那个大胡子从人鱼族弄走了什么宝贝。

    虞巫还没有来找严默,九原出去狩猎的大队回来了。

    全城人一大半都迎了出去。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