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91章回191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祁源一行在途中看到了大量矮人,这让他们非常惊奇。

    他们想和矮人交流,却碍于言语不通。

    矮人们看到他们也又是好奇又是警惕,祁源一行不想引起误会,也不好多逗留,就朝着城池方向直奔。

    但奔着奔着他们就发现,那些矮人的前进方向竟然和他们一样,而且很多矮人都肩扛手提着大量物品,由矮人战士保护着前行。那些矮人的表情像是都很高兴,彼此之间嘻嘻哈哈说着他们听不懂的话。

    “搬迁?”尾彩猜测。

    “不像。”祁源摇头。

    “会不会是市集交易?”一名随从插话。

    “市集?”祁源和尾彩的眼睛都亮了,他们也许恰巧碰上了一个好时机。

    在目测距离那座城最外延的大河大约还有半日路程时,祁源一行听到了号角声,还看到了两座遥遥相对的木制高台,同时他们也看到了更多搬运着东西的人类,这也让他们更加确信这里将有市集开市。

    “你猜这响声是不是因为我们?”祁源脸上在笑,眼中却无笑意,他看看那两座简陋的高台,又看向高台旁边,就在高台边还各有一座没有完工的建筑,目前已经可以看到一小圈看起来就特别结实的泥石围墙。

    尾彩却仰头看着天空惊叹:“好大的鸟。”

    祁源视力没有尾彩那么好,抬头只看到一抹从云彩中掠过的黑影,“这是蛮荒之地,凶禽巨兽比比皆是,如果不是如此,这片蛮荒之地也不会至今都少有人踏足。尾彩,你看那座城是不是还很新?”

    “确实,外城还在建设中。有人来了,好快的速度!”收回目光远眺的尾彩倏然变色。

    “没想到竟有神血战士亲自出来迎接我们。”祁源轻笑,目光却变得谨慎许多。

    不止神血战士,就在他们想要再向前移动时,周边的草丛中突然站起十数名身穿皮甲的战士,那些战士手持利矛,矛尖已经对准他们。

    祁源抬手,一行人一起令骑兽停下。

    这些战士并没有上前,也没有人向他们问话。

    一名随从低声道:“他们之前藏在哪里?为什么我们没有发觉?”

    另一名随从道:“应该是在地下,如果是在草丛中,我不可能不会发现。”

    有瞭望台,有在建的土堡类建筑,还有战士藏在地下。这一切让祁源他们都不敢轻举妄动,哪怕他们一行人中有四名神血战士,而祁源更是进入六级已久,正在想办法向更高一阶突破。

    从祁源一行人身边经过的矮人对他们指指戳戳,还有人看着他们发出笑声。

    祁源也不知道这些矮人在笑什么,就觉得他们很不礼貌。如果他能听懂矮人的对话,大概他会直接挥武器砍人。

    “瞧这些大傻子,一个个傻不愣登的,他们骑的那是什么?”

    “像是乌龟的变种?我第一次看到这么大的乌龟。”

    “你们说这些大傻子光着屁股坐在龟壳上很舒服吗?”

    “有皮垫。他们的皮垫和穿着都不错,我们把他们抢了吧?再把那些龟兽抢过来!然后拿去跟九原换石房子住,我也想住在九原,听说那些石房子可暖和了,晚上在里面睡觉一点都不冷,屋内还能生火!”

    “唉,你说我们族长和祖巫大人为什么不同意我们进入九原呢?莫莫族、洛洛族,还有其他三个部族都进去了。”

    “因为进入九原的代价是要给他们干活,像奴隶一样!”

    “算了吧,还奴隶呢。你看莫莫族和洛洛族像奴隶吗?他们一个个吃得都比我们胖,住得也比我们好!行动也自由,平时干活根本没有人管他们,只要做好了让九原人去看就行,九原人看好了就会给他们把那什么欠债去了,就跟我们现在拿东西去做交换一样。听说他们的孩子还可以在九原城内接受他们祭司的传承。”

    “你说的是真的?九原人还让其他部落的人去接受他们祭司的传承?!”

    “当然是真的,我是听莫莫族的格格跟我说的,他是我祖母姐姐小女儿的孩子,我小时候和他……”

    一名矮人突然发出惊叫:“哦!那大傻子看我们了!看我们了!母神在上,他的鼻孔好大!”

    鼻孔好大的祁源不再去看矮人,而是看向那名跑向他们的神血战士。

    猛心情很不爽,他也抢了一个摊位,正玩得开心,结果却被突然命令来看看陌生客人,想他对这些人有好脸色自然很难。

    不过猛二归二,在战事和危机上却非常敏感,当他看见这行人骑着的骑兽、再看他们身上的穿着,立刻收起了所有轻视之心。

    猛走到这些人近前,打量他们一番道:“远方的客人,你们从哪里来?”

    一听这个只穿着皮裙很像是野蛮人的神血战士用的是通用语,祁源一行人松了口气,至少交流不成问题。

    祁源眼睛从猛脸上的刺青标记扫过,心下安稳许多,只端坐在骑兽上不动。

    一名随从驱使骑兽上前,对着猛弯了弯腰,随即抬起头,带着淡淡的傲气对猛说道:“我们来自被母神光辉笼罩的摩尔干部落,初来蛮荒之地,不知道这里也已被神的光辉照耀,请问贵部落是?”

    “九原。我们是受祖神亲自庇护的九原部落。”猛挺起胸膛,模仿对方的口吻道。

    九原?祁源和尾彩暗中交换一个眼色,彼此都摇了摇头,两人都没有听过这个部落。受祖神亲自庇护?真是好大的口气!

    摩尔干?这名字听起来似乎有点熟悉?谁提到过?猛一边想,一边撇嘴,他不喜欢仰着头对人说话,这些摩尔干人显然没怎么把他放在眼里,一个个坐在骑兽上动都不动。

    “你们来这里干什么?”猛心中原本就不太愉快,这时更是直接把这份不快带了出来。他没看那随从,而是把不快的目光投向了祁源。

    看那不同其他人的衣饰,还有那比其他人都大上不少的骑兽,猛也知道这人才是这行人的头领。

    祁源看猛看向自己,只淡淡微笑。

    如果是在三城的城门口,有神血战士亲自跑来问话,在对方没有同样端坐在骑兽上的情况下,祁源一行肯定已经从骑兽上下来,但是这里?

    祁源已经习惯高高在上的生活,习惯那些野人部落对他视如神明,就算面前的城池看起来很宏伟,但这里毕竟是蛮荒之地,就连菲力阁下和朵菲公主见到他都笑颜相迎,他不信这里还有比三城更厉害的部落出现。

    而且……祁源目光再次从猛身上扫过,他非常确定,除了那糟糕原始的兽皮裙,这名三级神血战士身上没有任何饰物,更不要说对神血战士非常重要的元晶饰品,他们甚至连隐藏战士标记都不会!

    这应该也是一个新建的部落,也许有几个厉害的神血战士,也许有个从三城而来的低等祭司,但也就是这样了。

    不过轻视归轻视,他并不想树敌,而且他还想和这个部落做交易,为此,祁源忽略了猛不善的口气,轻咳一声。

    那名随从立刻意会,挤出一丝笑容对猛回答道:“我们前来与朵菲尔德部落完成奴隶交易,回去的途中发现这里还有一个大部落,一时好奇便想过来看看是否有交易的机会。”

    朵菲尔德!猛听到这个名字呛了一下,这不是曾经陪他睡觉的女人的名字吗?原来她已经把部落建了起来,还用自己的名字命名部落。

    “朵菲的部落已经建好了?”

    祁源听猛竟然用这么随便的语气提到朵菲公主,不由惊讶,同时也有一丝了然。菲力他们果然知道这个部落,而且双方彼此都认识。但是这个小小的三级神血战士怎么敢这么随便地称呼朵菲公主?

    “你认识朵菲公主殿下?”那名随从谨慎地问。

    “当然认识,她陪我睡了一个冬天。”猛毫无得意,只是陈述事实。

    但这个事实却让祁源一行人一下都进入呆滞状态。

    那随从被震得好一会儿都说不出话,同样震惊的祁源也下意识就认为这是假的,可看那野蛮人的表情却又不像是在胡说,那人的说话口气就跟“啊,我睡了一个女奴”差不多。

    尾彩冷哼,那随从回神,这次他脸上的笑又深了两分,“不知这位阁下怎么称呼?另外,这里夜晚非常寒冷,不知我们是否可以入城休息一晚?”

    “你们想入城?”猛挑起眉毛,“恐怕不行,九原不欢迎陌生人。”

    “我们并不是普通的陌生人,我们也没有敌意,我们只是想来看看有没有可能做一些交换,也许我们摩尔干有你们需要的东西呢?比如奴隶。”

    “奴隶?”猛一听奴隶两字就想反驳我们九原不需要奴隶,等等,不对,他们需要奴隶。默默之前还说想要弄一批人回来当劳力,菲力那鸟人还答应送一批奴隶过来,不过还没送来。

    想到这里,他稍稍改变了一下语气:“这件事我需要禀告上去,你们在这里等一会儿。”

    祁源一行人不想等也得等,猛跟身边战士交代两句,就转身跑不见。

    那名随从直到此刻才收起笑容生气地低骂一声,脸上带着怒色侧身道:“大人,这个部落的人太狂妄了,竟敢这样对我们!”

    “一群刚学会说话的野蛮人。”另一名随从也愤愤道。

    祁源没说话。

    “这个部落能和矮人搭上关系,且和他们友好相处,恐怕实力不会比朵菲尔德部落低。”尾彩驱使骑兽与祁源并行,道。

    “且看看吧,看看他们有没有值得让我们动心的东西。如果没有,弄一群矮人回去也值得了。”

    “桀——!”

    “那是什么?!”一名随从抬起头大喊。

    “那大鸟扑下来了!小心!”

    祁源和尾彩脸色大变,同时动手。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