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92章回192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桀——!默默,你看我带什么回来啦。”

    严默和原战正在听猛汇报,听到九风叫声也没在意,它每次从外面带东西回来都会喊这么一句。

    不过这次……

    “砰!”重物砸地,正在说话的猛突然收音,张大嘴巴看向严默身后。

    严默刚要说什么,看原战都一脸惊讶地看向他的后方,不由也转身向身后看去。

    “桀!默默,你看!”九风炫耀地用脚爪踩着它刚刚扔下来的猎物,满脸求表扬的神情:这次我可没有抓部落里的牛羊!

    严默盯着九风脚下生物,喃喃道:“鸟头龟背蛇尾,色暗红,是为旋龟。”

    “默,你在说什么?”

    严默顾不得回答原战问话,冲到九风身边就去扒看那只旋龟是否还活着。

    那旋龟的脑袋半耷拉在体外,四肢都已缩进壳中,蛇尾无力地垂在地上,可惜那旋龟的脑袋已经被九风啄出一个大洞,已死得不能再死。

    九风还在炫耀,“桀桀!这怪东西长着鸟的脑袋、鱼的爪子、蛇的尾巴,还敢跟我斗!我是谁?我可是它们的天敌,人面鲲鹏山神九风大人!”

    九风跟人类混久了,人类和人鱼对它的敬畏和称呼自然也被它记住,而且每次它这样说的时候,默默就会用一种特别崇拜的眼神看它,这让它特别满足。

    严默这次没用崇拜的眼神看九风,他看旋龟已死,顿时大感失望,连忙询问九风:“这旋龟你在哪里抓的?还有没有?”

    猛想插话,九风已经咕噜噜地叫道:“还有几只,有只更大的,你要喜欢我一起给你抓来!”说着就要飞走。

    “等等!”严默和猛一起开口喊。猛听不懂九风的话,但他能看懂九风的姿势。

    “默,九风大人抓来的怪物就是我说的摩尔干人的坐骑。”猛快速道。

    原战扯了扯嘴角,严默额头出现一滴冷汗。

    “轰隆轰隆!”

    烟尘漫漫,铁背龙崽嘴里叼着一只半死不活的旋龟直冲过来。

    “啪!”铁背龙崽扔得比较温柔,不过扔的时候没扔好,龟壳朝下了,可怜那旋龟发出了频死的哀叫声。

    “昂——!肥鸟,看,我也抓了一只!”铁背龙崽昂着脑袋,那小模样怎么看怎么得意。

    “桀!默默还想要,我们把剩下的也都抓来吧。”

    “昂!”

    两小朋友好快乐地就要继续去找摩尔干人玩耍,严默不得不提高声音叫住这两凶娃,“你们给我站住!”

    祁源简直不敢相信他们刚才都遭遇了什么!

    就在刚才一只大鸟突然扑下来,目的不明。

    他们惊慌中,肯定要反抗,结果那大鸟不但爪尖嘴利大得可怕,它还能吐风刃!

    等几个回合后,他们发现这大鸟的目标竟是他们的坐骑,这让他们稍稍放心之余,也头疼对方的坚持不懈。

    祁源是能操纵水的六级神血战士,在一开始的慌乱后,他很快就组织起手下对九风展开围攻,可是九风有翅膀,而且身体全部被一层风保护着,他们的攻击对它竟没有多大效果。

    这就算了,也许是他们的攻击惹怒了那只人面大鸟,那大鸟对他们的攻击突然犀利起来——人家刚才的攻击对比现在根本就像在玩!

    祁源心惊不已,这人面大鸟不仅能操控异能,而且它的异能很可能达到了跟他同样级别。有这样庞大的身躯、人面、能操控风,祁源心中浮起了一个可怕的猜想。

    而更可恶的是,就在他们勉力对付那人面大鸟时,竟又冲来一头传说中的铁背龙!

    那是铁背龙吧?那模样和凶残劲一定是被传为十大凶兽之一的铁背龙吧!

    那该死的凶残铁背龙一冲过来就对他们进行踩踏践踏碾踏!它还用它粗壮坚硬的身体撞击他们!脖子下面长的两只副肢根本就是作弊,动不动就会挠他们一下,那一爪子被抓实了,可是会被带走一大块肉!

    这一凶禽一凶兽它们还会搞配合!

    他们顾到头却顾不到尾,被打得不得不从坐骑上跳下躲避攻击,可他们刚从坐骑上下来,它们竟然不打了。

    那铁背龙一巴掌把一名普通随从扇飞,抢了他的骑兽就跑!那人面大鸟一爪子把不具有攻击性的尾彩的头发抓没了一半,叼起他的坐骑就飞上了天空!

    他们想追都追不上!

    都这样了,那九原的战士,还有那些矮人竟然只在旁边看着!他们还听到了哈哈大笑声!

    这简直!这简直忍无可忍!啊啊啊!

    严默摸摸鼻子,转头看向原战,刚才猛描述他和摩尔干人的见面经过时,他就觉着猛的态度有点不太好客,正想着要怎么补救,好用一个比较好的价格从那几个奴隶商人手上购买到优质并大量的奴隶,这边九风和铁背龙崽就又给他送了一份大礼。

    这感觉怎么特别像某大人物或某二代微服私访,结果遇到一个特不讲理、特不好客,给了冷脸不算,转头还让自家养的凶宠抢了人家心头爱的恶霸?

    “我们沦为反派了。”

    “什么?”

    “我说……你有什么想法?”

    “想法?”原战舔舔嘴唇,眼中闪过贪婪狠毒的光芒,“杀了他们!九风不说他们还有不少旋龟?抢过来,你解剖一只吃一只,再留一公一母让它们生更多。”

    好嘛,才把养殖概念告诉你,你这就会活学活用了,严默无力,点出重点:“他们能给我们换奴隶。”

    “那不正好?留着他们,让摩尔干部落拿奴隶来交换他们。”连九风都打不过,那几个人肯定不是他的对手。

    “可我希望做长期买卖。”

    原战一翻眼皮,“你从来都会找麻烦。走了!”

    “等等。”严默拉住他,“让你学骑马,学会了吗?”

    祁源和他的随从们很愤怒,可他们不知道这座城的底细,他们人数也太少,只能强忍。

    “那人面鸟是那部落的!我听到那些战士对着那人面鸟高喊‘九风大人’。”一名耳力好的随从一瘸一拐上前对祁源禀告道。

    “怪不得他们见死不救,还在一边看我们笑话!这些该死的野蛮人!”被铁背龙扇飞的随从好不容易被救醒,气得破口大骂。

    尾彩捂着秃了一半的头顶,也在愤怒地不住低吼:“我一定要杀了那只鸟!我一定要杀了它!”

    “你杀不成。就连我也不行。”祁源愤怒归愤怒,却是一行人中最冷静的一个。

    听到这句话,一行人全部又惊又疑地看向祁源,“大人?”

    “那可以操控风能力的人面鸟……很可能是智慧种族人面鲲鹏。”

    “人面鲲鹏?!你是说那人面鸟就是传说住在烈风海域、成年体可以大得遮天蔽日、一翅膀就能让大海淹没一座陆地的那种人面鲲鹏?它们不是住在海里吗?”尾彩满脸写着我不相信。

    “成年体是住在海里,但传说它们的幼崽一般会选择一块大陆生长,直到成年才回归海洋。你看那鸟的体型,还有那张脸,还有它不同于一般凶禽的神之能力,我怀疑它就是人面鲲鹏的幼鸟。”祁源理性分析。

    “那么大还是幼鸟?”尾彩要昏倒了,只是雏鸟就这么厉害,那成年鲲鹏要厉害到什么程度?这要他怎么报仇?

    “那那个三角背的怪兽就是十大凶兽的铁背龙?”一名随从吃力地问。

    祁源无声点头。

    众人,“……”蛮荒之地果然凶残!

    祁源警告众人,“这个部落能豢养人面鲲鹏和铁背龙,至少不会比朵菲殿下的部落的实力弱,等下如果他们能同意让我们进城,我们最好当抢坐骑这件事没发生过。”

    “大人,这不是太便宜他们了!”尾彩差点吼出:您可是六级顶阶的神血战士!

    “别忘了我们的目的。”祁源寒下脸,“尾彩,好好想想,这个部落既然能豢养人面鲲鹏和铁背龙,他们肯定会有些让我们惊讶的好东西,旋龟虽然珍贵,但比起人面鲲鹏和铁背龙也不算什么了。”

    尾彩生生咽下一口气,脸色恢复平静,“我知道了,大人。”

    耳力好的随从抬起头,“大人,他们有人来了,不止刚才那三级神血战士。”

    六匹角马重重踩踏着地面,一前五后奔腾而来。

    严默其实想凑成十匹马,可惜部落战士得到角马的时间太短,目前能骑在角马身上,并让它们能按照自己意志奔跑的只有五对。

    原战也不知出于什么想法,在相亲大会那天并没有亲自下去驯服哪匹马,但他却去学了怎么骑马,那些角马怕他,不敢不给他骑,他骑了几次觉得自己掌握了诀窍就没再去,现在临时挑一匹出来骑着装装门面完全没问题。

    看到奔腾而来的角马,祁源坐回坐骑上,微微昂起头。同时心中也更加坚定了要和九原做交易的想法,光是他们骑乘的摩尔干等几大部落从没有见过的骑兽,弄几头回去也能捞回损失。

    祁源一上坐骑,其他人自不用说,全都把自己尽量整理干净,看起来不那么狼狈后也爬上了龟背。

    天空传来唳叫,祁源等人下意识抬头,随即脸色巨变,那人面巨鸟又来了!

    人面巨鸟似乎在配合着下面角马的速度,等那六匹角马奔至摩尔干人面前,它也降低高度,于六人身后盘旋不去。

    原战一停,后面五匹角马也几乎同时收住奔势。这可不容易,九原还没有开始用缰绳,更没有马鞍,想要让伙伴停止,就只能用手轻拍马颈提醒对方。

    角马智商比普通马匹要高,一旦接受了某位战士,沟通上并不是难事,而这点也让九原战士很难把角马当做普通野兽看待,不用严默多吩咐,他们对待角马也跟自己的兄弟姐妹差不多,甚至更好。

    祁源和尾彩一看前方,一看天空。

    祁源在看清原战脸上刺青印记的一刹那,身体一晃,脸上平静的表情差点龟裂。

    只穿兽皮裙算什么?

    没有佩戴元晶饰品算什么?

    脸上刺青标记没有隐藏又算什么?

    人家可是七级神血战士!!!

    这怎么可能?!

    标记作假?说笑吗?那高阶战士的威压都要把他压跪下了!

    不是说七级神血战士只有三城才有?而且只能在中城和上城才能看见,平常这些高阶神血战士你就是请都请不来!?

    祁源想成为七级神血战士,都要想疯了。

    可是除了三城之上城,没有人知道升上七级以上高阶神血战士的训练方法!

    而整个人类部落,除了三城派出的人,就没有一个自然升级成功的七级神血战士!

    所以哪怕只是一级之差,那也是天差地别般的巨大差别!六级和七级看似相差不多,却是一个分水岭。如果一到三级为初阶,四到六级就为中阶,那七级以上才是真正的高阶。

    这人难道是上城派出来的?因为下城之一的天堑城的公主殿下在这里建立了新部落?难道天堑城想要……?难道天堑城效忠的上城已经对其不满?

    祁源越想越复杂,高昂的头颅也渐渐降低。

    “你们来自摩尔干?”

    “大人,那该死的人面鸟背上有人!”

    原战和尾彩的声音同时响起。不过原战声音比较大,尾彩的声音则比较低。

    祁源在心中再次惊喊“这怎么可能”,脸上还要努力装出一派平静的样子,他不敢看人面鲲鹏背上的人——那肯定是一位比七级神血战士地位还要高的阁下,否则七级神血战士怎么会容忍其飞在自己头顶上?

    祁源从旋龟背上下来,右手平放在心口处,站直身体对原战躬了躬身,语气极度恭敬地道:“尊敬的大人,您好,愿众神的光辉永远笼罩您。鄙人祁源,来自摩尔干部落。”

    而原战脸上的标记也吓翻了其他人,祁源一下来,其他人也全都忙不迭地下龟行礼,尾彩更是白了脸色,他怕自己刚才说的话已经被那位高阶神血战士听到。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