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93章回193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严默盘坐在九风背上,见到摩尔干一行人前倨后恭的态度,不由重新估算七级神血战士的重量。

    他们几百个人窝在这一块,甚少和外界联系,从建城至今碰到的敌人又全是类如鸟人菲力、人鱼大巫这些强大到可怕的种类,也不知道九原的战斗力如果放到外面到底能处在哪个档次。

    严默自信九原的战斗力已经不输于原际和拜日族等,但这是针对没有神血战士或神血战士非常少的部落,一旦碰到像摩尔干这样不明底细的部落,他宁愿更加小心从事,他的人可一个都损耗不起。

    九风说那坐在最大旋龟背上的两脚怪是那行人中最厉害的一个,其他人战斗力都不强。

    当然这个战斗力不强是对于九风来说,这一行只六个人就敢深入朵菲他们口中的蛮荒之地,怎么也不会是弱者。

    不过比起武力,严默更感兴趣的是这些人的穿着打扮,还有他们的行李包裹。

    在看到朵菲时,他就猜测这个世界已经有了纺织机一类的东西,现在再看到身穿麻衣和皮裘的摩尔干商人,也就更加确定。且对方的麻衣看起来要比九原现在做出来的要细致柔软得多,这说明他们在纺织方面的技术已经相对较为成熟。而这六个人中有四个身上戴了和朵菲类似的晶石饰品,只颜色、大小和形状不同。

    严默已经得知元晶对神血战士的作用,便猜测那四人是否都有异能,而另外两人则是普通人。

    下面,原战在仔细打量了这六个人一圈后才开口,一上来就直奔主题:“你们可以交换大量奴隶?”

    祁源一点都不觉得原战的态度失礼,连忙回复:“是。”

    “用什么交换?”

    “元晶币、食物、武器、坐骑、战奴,或者其他有价值的东西,都行。”

    “盐呢?”

    “您有盐?”祁源目中闪出光彩,“盐当然可以作为交换物,盐石、盐土、已经提炼好的盐粒,根据纯度不同,可以交易的价值也不一样,越纯的盐粒价值越高。不知您这边能进行交易的是哪一种?”

    严默有点担心原战会把自家老底给泄露了,结果原战比他想得还要狡猾得多,他反问祁源:“你们最好的盐粒是什么样?拿出来我看看。”

    祁源对一名随从点点头,那名随从连忙从拴在龟壳上的行礼包裹中取出一小把盐粒。

    蓝蝶从马上跃下,走上前,接过那把盐粒看了一下,撇撇嘴,又捏起一粒尝了尝,眉头立刻皱起,一口呸出。其实这盐粒已经不差,甚至比原际部落原来用过的都好得多,但对比九原现在用的红盐,那就没有一点可比性了。

    蓝蝶在确定这把盐粒没问题后,这才转身走回来伸手把盐递给原战看。

    蓝蝶没说一个字,但他的表情已经足够说明一切。

    祁源心中狂喜,这个部落有盐,而且是味道比摩尔干还好的盐粒。母神在上!这个部落的祭司肯定带来了三城制盐的方法,否则那战士不会是那种表情,要知道他手中的盐粒已经是摩尔干部落最好的盐!

    而只要大型部落都知道,想要得到三城尤其中上两类城的货物有多难,其中炼骨类制品和被称为细盐和精盐的盐粒更是宝贝,在三城以外的地方,你有元晶币都换不到。

    幸亏他临时起意往这里跑了一趟,感谢他那个愚蠢的兄弟,如果不是他蠢到强/奸自己的女人,而他们的父亲又不让他杀他,他也不至于怕自己一时忍不住而接手了这个一般由四级神血战士带队的交易。

    这一定是母神对他的弥补!

    原战也捏起一粒盐舔了舔,随后便让蓝蝶把剩下的仍旧还给那名随从。

    “如果是这样的盐粒,你们带的那一包可以换多少奴隶?”

    “可以换……”

    原战突然出声打断祁源,“摩尔干并不远。”在他们有九风和角马后。

    祁源暗中吸气,立刻按下贪念,老实回道:“像这包已经提炼好、可以供两个成年人使用半年的盐粒,约莫可以换一名四肢俱全、可以听懂简单通用语、健康的八岁到十二岁普通男奴。如果需要有战斗力的,一级战士五包,二级战士十包,三级以上战士另外算。”

    原战估算了下,这包盐的重量相当于九原的六斤左右,颗粒比原来盐山族提供的细,味道也没那么苦涩,换一个半大劳力也还算适合。

    严默听到几斤盐就能换一个人,也不晓得是该高兴还是该惊讶。盐价、茶价堪比黄金,奴隶不如草芥,这种事情与他前辈子的世界何其相似?

    说来,这世界不知道是否已经发现茶叶?他跟朵菲隐约提过一次,却没有听她说起过类似的东西,大约是还没有发现?

    祁源看了一下原战的脸色,补充道:“尊敬的大人,这是贵部落前往摩尔干换取奴隶的价格,如果需要我们把奴隶送过来,由于路途漫长又危险、加上奴隶损耗,另外还需要五个奴隶一包盐的代价。”

    原战面无表情,招手让蓝蝶过来,对他说了句话。

    蓝蝶会意,骑上马转身向瞭望木塔跑去,过了一会儿,便取了包红盐回来。

    原战把那一小包红盐抛给祁源,“你看看。”

    祁源接过盐包,小心打开,一看到里面的盐粒,手一下握紧,复又放松。

    细盐!不,也许是精盐!这盐粒可比他拿出的盐细腻得多,跟雪花一样,不过是被血染过的淡红色雪花。

    “这是盐?”他没有看过这种颜色的盐。

    原战点头。

    祁源也不信一名高阶神血战士会用假盐来骗他,用手指沾了一点,抹到嘴唇上,再伸舌舔了舔,细细品味。

    咸,鲜,凉。没有一丝苦涩,沾舌即化,就算不是精盐,也绝对是三城才能有的上等细盐!

    为什么会推测这不是精盐?因为他亲眼看到那名普通二级战士从木制高台中/出来,手里就多了那包盐,这说明什么?

    说明这包盐只是普通战士所用,而这个部落里的贵族、祭司和首领怎么可能用和普通战士一样的盐?那不就说明这部落里肯定还有更好的盐存在?

    祁源抬起头,深吸一口气道:“大人,这样的盐,您有很多?您要多少奴隶?”

    原战不动声色,“先说你的价。”

    “如果是这样的细盐,”祁源顿了下,贪念压过对高阶神血战士的恐惧,“我们把人送来,不再需要另外加价。”

    原战冷笑。

    祁源鼓足勇气看着他的眼睛,但不到一会儿就坚持不住,这位的威压太厉害!他甚至都要怀疑对方不止七级。

    原战给出他的价:“八到十二岁的孩子全部换成能生育的女奴,能战斗的成年男奴,按级别,盐量减半。这些红盐可不好提炼。”

    祁源心中突地冒出一个可怕猜测,像血一样的红盐,难道这盐在提炼时真掺了血?否则味道怎么会这么特殊?

    就算用血提炼的又怎样?只要味道好!

    祁源还想再争取一下,他需要大量的高阶元晶币,以求从中城或上城换取高阶神血战士的训练法。这种红盐摆明了运回去就会让他大赚,他怎么也不会放弃,这时能多弄一点都是他的赚头。

    “这!大人,我们的奴隶训练出来也不容易,我说要交换给您的都是经过调/教后的听话奴隶,他们绝不会逃跑,更不会叛变。我说的交换价真的不能再低,何况我们还要给您送过来。”

    原战也没说同意不同意这个价,只问:“摩尔干有多少可以交换的奴隶?”

    “那要看您要什么样的?”

    原战忽然调转马头,对蓝蝶道:“允许他们在木塔范围以外搭建帐篷,敢越界,杀!”

    “是!”

    “大人!”祁源不明白原战怎么突然结束谈判,“如果您不满意这个价,我们可以再谈。”

    原战理都没理他,带着另外四名战士一起离开,只留下蓝蝶。

    严默自认自己不太会谈生意,见原战应对的很好,也就没有下来多嘴,此时见原战没谈下结果就离去,想了想也跟着离开。那家伙做事有他的一套,他这样做肯定有他的理由,他可不想破坏他的打算。

    角马和人面鸟全部离去,尾彩等人十分不安,祁源冷静下来想到,那高阶神血战士同意他们在附近搭建帐篷而不是驱逐他们离开,显然他们还有机会。

    明确了这点,祁源在面对蓝蝶这名普通的二级战士时也挤出了和气的笑容,“足下,我看贵部落似乎正在和附近部落举行集市交易,不知我们是否也可以参加?”

    蓝蝶绽开笑容,也可和气地回道:“您想参加?我们祭司大人说了,凡是没有接到我们九原邀请的陌生来客,想要参加集市,必须缴纳入市币。”

    祁源竟然听懂了,“需要多少元晶币?”

    蓝蝶一听元晶币三字,顿时精神一振,默大人来之前跟他交待过一番,其中就提到了元晶币,说对方如果有,就尽量多弄点来。

    “五级元晶币十枚。”蓝蝶狮子大开口。

    祁源,“……”这土著战士真的知道五级元晶币的价值吗?真敢说!

    但祁源不能发怒,也不能驳斥,只能委婉地提醒道:“足下,五级元晶币一枚相当于一万枚一级元晶币,在摩尔干,哪怕在三城,通用的都是一级到三级元晶币,四级以上元晶币除非大型交易,一般不会使用。”

    蓝蝶笑嘻嘻,一点都没有被指出没常识的羞涩,“我们这里不使用元晶币,除了首领和祭司大人,我们都没见过,你跟我说说元晶币和摩尔干部落吧。”

    这句话让祁源更加坚信这里的首领和祭司都来自三城的猜测,“那么我们是否能……?”

    “你先跟我说说看,如果说得好,那入市币也可以再降一点。”

    祁源对有矮人参加的集市充满好奇,无奈只能耐下性子解释,“元晶币从一级到十级,二级可以换十枚一级,三级可以换一百枚,以此类推,元晶币内含有能量,有神血战士专门换取元晶币回去吸收能量。”

    “那吸收过的元晶币怎么办?”

    “吸收过的可以以极低的价格转卖给专门给元晶币充能的祭司和巫师。”

    “哦?还有这样的祭司?”蓝蝶眨眨眼睛,突道:“告诉你一个小秘密,这次集市可不止有矮人参加,还有……人鱼族哦。”

    “人鱼族?!”祁源顿时在脸上堆满笑容,掏出一袋一级元晶币就塞入蓝蝶手中,“让我去集市看看吧,这是送给足下的礼物,入市币我会另外给,三级元晶币一枚如何?”

    与此同时,原战也和严默会合,两人没骑角马也没骑九风,边走边说。

    “我们换多少奴隶合适?”原战问。

    “越多越好,但多了又怕控制不住。最好分批来,先把一批弄熟了再弄来第二批。第一批先要战士,最好的战士!价格高点也没关系,让他们尽快送来,最好在两个月内。”

    “不,我们现在暂时没有发生战争的危险,第一批先要女人和孩子,多要点没关系,他们过冬不易,可以再降一些价,而且他们软弱,有点吃的,不虐待他们,他们就会留下来,而我们的战士也需要女人。第二批再要战士,弄来后打散了分入各战士团。”

    严默一想也是这个理,“那先要多少?我们不能让摩尔干以为我们的红盐很好弄,物以希为贵嘛。”

    原战把最后一句话咀嚼了一会儿,勾起唇角,“盐湖里不是有现成的结晶?让制盐队把那些结晶直接弄回来,敲碎了换给摩尔干人,跟他们说我们提炼细盐也很麻烦。那些盐块结晶比他们的盐粒也不差,味道还更好,他们不会不愿意要。”

    “那就先要两千妇女和一千孩童,先给十分之一,剩下的等他们把人送来再给。”

    “嗯,他们第一次和我们交易,也不会放心把人送上门,大概会让我们带上盐去某个地方。”原战话风一转,“我听你跟蓝蝶说,同意让他们进入集市?”

    “只同意一个人进来。在我们暂时无法离开九原之前,我们想要和摩尔干形成长期合作,总得让对方知道我们缺什么,而我们又有什么。”

    “不怕泄底?”

    “之前怕,现在嘛……”严默拍拍身边男人,因为摩尔干人的态度,让他对治疗原战的隐患有了更多的迫切感。七级神血战士得来不易,他想让他长期发挥作用,就得赶紧想办法解决他的问题。嗯,今天晚上就去找虞巫谈谈吧。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