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95章回195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祁源在城外住了两天,第三天总算得到允许可以进入集市,蓝蝶一路陪同。

    祁源还没有看到集市上有什么好东西,就被那众多美丽妖艳的人鱼们给彻底吸引。

    他听过人鱼,但从没有见过,他一直以为他们住在海中,再也没想到会在蛮荒之地看到这么多的人鱼。

    如果这里矮人和人鱼可以交易……

    当然,他也只是想想,并不敢真的提出交易,他不像他那个利欲熏心的蠢货兄弟,看到好东西就不管不顾,这里的人鱼和矮人明显和这个部落关系友好,并不是奴隶从属,而人鱼的战斗力……只看他们雄性人鱼健硕的身材,就知道他们战斗力不会低。

    如果这里比较混乱,他还能想法偷一个小人鱼带走,但九原战士一直跟着他,外面的人也都有人盯着,集市里和河流里都有九原和人鱼的战士来回巡逻,想偷一个小人鱼可不容易,再说就算他们能成功偷出一个,从这里赶到大河口要十多天时间,途中人鱼没有水要死了怎么办?

    祁源只能暂时放下贪婪之心,把目光投到集市中的货物上,除了人鱼和矮人,这里也有不少他从没有见过的物品。而在看到集市中竟有弓箭交易后,他原本对九原、矮人和人鱼的战斗力估测一下就提高数倍。

    祁源一路逛过来,终于逛到最南边。在那里,他看到了两个大大的旋龟龟壳,是的,只有龟壳,里面的龟肉早已经被某两凶娃给分吃干净。

    乌宸已经听说过远方陌生来客的事,祁源一路走来也引来不少注目。

    看祁源就要走到他这里,乌宸把摊子上摆放的火折子给拿了下来。

    他的火折子卖得特别好,全集市只有他一家有,矮人几乎要把他的摊子给包圆,不过这东西做工简单,只要看过,稍费点心就能做出来,这次他能靠这个换取东西,下次就不一定了。

    不过他并不是怕人家把火折子的做法学会,而是……好吧,他是不愿让九原和九原友好部落以外的人学会。

    以前师父教他们几个小的做火折子时,曾经说过:火折子别看不起眼,但却是推动社会发展的重要工具之一。因为它制作简单、携带方便,属于居家远行必备之物。而在野外,生火从来都是一个大难题,费时又费力,有了火折子就可以把这个过程大大缩短,自然也就提高了人类向外扩展的脚步。

    乌宸一开始不理解师父的这段话,可是在他带着火折子和狩猎队一起出去狩猎后,他就深深体会到火折子的好处了。

    其实有了控制火的异能后,火折子对他并没有多大用处。

    但是控火战士能有几个?他和叶星就两个,不可能时时刻刻跟着所有人,狩猎时他们都分了队。

    在没有控火战士的队伍里,战士们掏出打火石辛苦的一下又一下敲击火星时,他走过去掏出火折子,拔出塞子,拿引燃物靠近,只轻轻一吹,火就点着了,轻松得让狰那样的战士还以为这也是他的异能。

    他把带来的两个火折子分给了狰和猎,告诉他们只要记得把里面填塞的闷烧物没有烧完前换掉,就可以持续用下去,两位头领都非常高兴,拍着他的肩膀夸他能干。

    那时猎像是想到什么,说了句:果然是他啊,然后就一直看着他笑,弄得他莫名其妙。

    话说回来,乌宸也不确定摩尔干部落有没有火折子,也许人家有更好的点火物品,但如果没有呢?

    师父还说过: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靠卖原材料维生的部落都是笨蛋或者纯属无奈。想要比别人强大,最好的技术就一定要掌握在自己手中。就算需要交换,也只能把过时的、落后的、部落已经不需要的技术交换出去。

    乌宸不懂什么是科学,他最后对严默这段话的理解就是:先强大自己,再考虑别人,有好东西也得先藏一藏。

    一旁正在编织草鞋的叶星看到乌宸动作,瞅瞅祁源,又瞅瞅乌宸,大眼睛眨啊眨,把编了一半的草鞋往屁股底下的坐垫下一塞,一下蹦到乌宸身边,“阿宸,我有个想法。”

    晚上,严默拿回一枚七级的水属性元晶,把吸收晶石能量的方法告诉了原战。

    “你和虞巫做了交易?”原战接过水元晶,“你答应了他什么条件?”

    “帮人鱼治疗不孕不育早流产。”严默抄水洗脸,突然笑起来,“蓝蝶过来说,摩尔干人想要用奴隶和我们交换神奇的点火工具。”

    “嗯?”

    “乌宸和叶星联手干的,那两小子没想到还有做奸商的潜质。”严默呵呵笑,把过程说了下。

    据蓝蝶说,乌宸在和祁源交谈后,发现摩尔干还在用火石打火,就笑了笑,然后叶星就跳出来抢了他的火折子进行炫耀,还一脸神秘地对祁源说这是祭司制作的神奇点火工具。

    不用说,祁源自然被引出好奇心。之后叶星就演示了一下。

    当祁源看到叶星对着那个小石筒吹了口气,引火物就被点燃,顿时大感兴趣。可乌宸抢过火折子死活不把火折子拿给祁源看,祁源想用元晶币换都不成,后来又提愿意用女奴换。

    原战对两小的做法表示满意,“不要换奴隶,要换就换其他东西。”

    “我也是这么想。他们的麻衣做得不错,处理亚麻的技术、防线和纺织机应该都比我们的好,我打算用火折子交换他们这套技术。拿几台现货回来改良一下,说不定我们能织出更好的布匹。以后我们棉花多了,就有棉布衣穿了。”

    “行。等集市结束,我去见摩尔干人,让乌宸和叶星跟我一起去。”

    严默知道原战想锻炼两小,自然不会不同意。十一二岁的年纪,在这时候差不多已经可以当大人用。

    集市结束第二天,原战再次出现在摩尔干人面前。

    原战没给祁源提进入九原的机会,也没看他怎么动作,他的身后就突然多出了一张宽阔的石椅。

    祁源等人连忙对他行礼。

    摩尔干人站在对面,九原人站在原战两侧,原战直接让乌宸上前和祁源谈交易。

    祁源已经探听到今天跟来的两个小孩都是祭司亲传弟子,不敢小窥,也没因他们年龄小,又只是一级战士就对他们有所怠慢——这两个小孩可都是神血战士!

    交易内容第一项,以口味较好的粗粒红盐交换八百名能生育的健康女人和五百名十岁以下幼童。

    乌宸还想多要一点,可祁源不知是想吊九原的胃口,还是真有困难,推脱说一下凑不出那么多训练好的奴隶,而且冬季运送,死亡率大,这些人数已经是他能做到的极点。

    原战皱眉,“我要的是八岁到十二岁能干活的崽子,你给我十岁以下的算什么?这些小崽子弄回来,煮了吃,我还嫌他们肉少。”

    祁源恭敬地微笑,“大人,八岁以上的男童可以训练成战士,十岁以上的女童就可以用来□□,如果把他们当做幼童交易,我们就吃亏了,可把他们当作成年人交易,别的部落也不愿意,为此,这个年龄段的奴隶,我们一般不进行交易,就是三城来也一样。但因为您的红盐,我才敢大胆把八岁提到十岁,可只是这样,我已经冒了得罪本部落贵人的很大风险。”

    “八岁到十岁的比例再提高三成,男女不拘。”

    “这……”

    双方一番扯皮,总算把最后人数和比例定下。

    第二项是用神奇的火折子交换纺织技术和工具。

    严默之前已经让两小去细细询问过祁源,摩尔干已经有了脚踏纺车,纺织机的描述听起来和九原弄出来的差不多,换不换都无所谓,倒是处理亚麻纤维时他们会加入一些骨粉和药草这点很值得九原借鉴。

    严默还让问了下纺织的历史,摩尔干人对此也不太了解,只说很久以前就有了纺织机,他们的纺织技术也是古早从三城交换而来。

    祁源见他们想交换纺织机,一开始还不肯松口。

    直到叶星很不屑地道:“看看我们身上的麻衣吧,我们有纺车和织布机,如果不是冬季就要到来,我们闲着没事想要多纺织一点布匹,可祭司大人仁慈,不想我们大冬天还进林伐木,否则我们才不会用火折子跟你们交换纺车和织布机。”

    叶星仗着自己是“受宠爱的祭司弟子”的身份,当即命令战士回城搬来了一台纺织机。

    祁源看到九原果然有纺织机,而且看起来和他们相差并不大,也不好再拿乔。

    原战随口赞扬了叶星一句。

    就在他们商量要用多少火折子交换多少台脚踏纺车和纺织机时,乌宸像是不满原战对叶星的赞扬般,在一边突然就带着点斥责的口吻说道:“叶星,你胆子越来越大,还敢把纺织机搬出来!要不是你偷懒,非缠着大人要换,大人怎么会同意换这些我们自己就能做的东西!”

    叶星撅嘴,“大人都答应了,你管不着!”

    原战斜靠在他挥手而成的一张最大的椅子上,一脸好笑地看两小斗嘴。

    乌宸立刻跟原战告状,“首领大人,制作纺车和纺织机本来是祭司大人派给叶星的任务,可他偷懒不肯做,还缠着祭司大人非要用火折子和摩尔干部落交换现成的。”

    “哦?”

    叶星急了,立刻跳起来嚷嚷道:“谁说我偷懒,是祭司大人不想让大家冬天出去受冻,你敢说祭司大人做得不好?”

    乌宸脸色难看,反驳:“我说你,没说祭司大人,你不要乱给我盖罪名。”

    “哼!你就是妒忌我!”

    “闭嘴!”原战发怒。

    两小低头,不敢再争吵。

    祁源把这一幕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并在心中冷笑,心想不管哪里都是这样,总有争权夺利的人在,都是蠢货!

    蠢货之一乌宸最后很不情愿地用五十个火折子换来五十台纺织机和十台脚踏纺车。

    祁源想要几个火折子做预付,被不高兴的乌宸冲回去:“要就要,不要拉倒,我还能赖你不成?你送奴隶的时候一起送来,我会把火折子都准备好。”

    叶星又跳起来骂,两小再次吵成一堆。

    原战像是烦了,挥手就把两小扔出去老远,口中骂:“两小混蛋,就仗着祭司宠爱他们。”

    祁源陪笑,哪敢说乌宸态度不好?听这位大人无奈又带着几分笑意的口气,就知道两小就多受宠爱。

    之后再谈,原战丝毫不提预付的事,祁源也不好再提。

    等祁源走的时候,蠢货中的另一个叶星跑来找他,跟他唠叨半天,主题内容就是:你看,我为了你差点惹怒首领,还去求了祭司大人,又得罪了那个小心眼的,你能不给点表示?

    祁源给他塞了元晶币,叶星表示不满足,“我总得拿出点东西给我们祭司大人看看,我总不能把你送的元晶币呈给大人吧?”

    叶星想了半天,又看了他半天,最后泄气地道:“算了,看你样子也没什么好东西。或者你愿意把你的骑兽送给我?”

    祁源当然不可能送出自己的骑兽,他也不想让这位祭司弟子就这么失望离去,以后他和九原交易,肯定还会和他们见面,有个能说得上话的怎么也比没有认识的好,而且这少年地位还如此之高。

    于是他叫住叶星,笑道:“你上次不是说对我们泡制亚麻的药物和使用的骨粉感兴趣吗?我想如果你能向你们的祭司大人贡献这个配方,他一定会你另眼相看。”

    “算了吧,又不是什么稀罕东西。”叶星的表情有点犹豫。

    祁源心想确实不是什么稀罕东西,这只是最初级的配方,很多长期制麻的奴隶只要稍微有点心眼,也能知道配方是什么。如果不是这样,他也不会提出要送给叶星。

    “你有,但是你的同伴乌宸却没有……”祁源点到为止。

    叶星眨眨大眼睛,绽开笑脸,“你说的不错。他就算会做火折子又怎么样?我也学会了一个新配方嘛!祁源大人,快教我吧,我会记住你这份情谊,以后有好东西还会找你。”

    “好。”祁源只觉此行大有收获,更用极小的代价换来了一个内线。

    叶星得到配方,对祁源挥挥手,送给他一个大大的笑脸,就一蹦一跳地跑回去找祭司大人去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