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96章回196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没有温度计,但只凭皮肤也能感觉出气温在短短十天内就骤降至少十五度。

    严默今天一起床就被冻得直打颤,屋里点了火盆都没用。

    前几天还有不怕冷的战士只穿着兽皮裙在部落里忙活,这两天,无论谁出门都要先站在门内给自己鼓个气,就是最不怕冷的原战也把皮裙换成了长袖交领深衣样式的毛皮大衣。

    这种仿照严默母国古时的上衣下裳、右衽交领、中间系腰带、长袖弄成窄口的深衣样式因制作比较简单,穿起来也比较方便,看上去又很大气,穿严实了也很挡风保暖,一被原战和严默穿出来就成了部落里最流行的衣服式样。

    严默身体没有原战壮实,毛皮深衣里面还穿了一条裤子,头上为了遮掩骨承还扣了顶大大的皮帽,脚上也换上了皮靴。

    皮靴是萨宇所做,他白天跟严默学习相关知识、和战士学习武技,晚上回去就和叶星的爷爷叶云学鞣制皮毛。

    这孩子没有叶星灵活,没有乌宸沉稳,做事还有点毛躁,但却是个说一不二、少说多做的性子,这双皮靴他琢磨了半年,直到天下雪,他才把靴子送来给严默。

    人到了,也不说话,把皮靴往严默脚前一放,脸红通通地转身就跑,跑一半又赶紧回头行个礼。

    严默弯身拿起皮靴。

    这一拿起来,他就发现这双皮靴做工之精良超出了他的意料。

    这不是一双随便用皮毛裹起来的包脚皮,而是真正有鞋底、有鞋帮、有前掌后掌、且分了左右的好靴子,模样有点像他画过的中帮军靴,没有那么板正,但也像模像样,为了方便穿脱,靴子做成了前方开口系带式,高度一直到小腿。

    哪怕把这双靴子放到他前生的现代社会都能卖个好价钱,这可是纯手工制作,鞋底和鞋面结合的地方用针线缝得密集又结实,鞋底是一层层厚皮垒叠,再用针线缝合而成。

    看这鞋底厚度,也不知那熊孩子在没有锥子的情况下是如何把针线穿透。

    严默心里升起一股奇怪的感觉,暖暖的,还有点酸涩。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就算是坏人也会有感动的时候,何况他自认也不是坏到良心被狗吃了的那种。

    脱掉草鞋,把脚伸进去,稍微大一点点,穿双厚袜子或前面塞点棉花就成。里面都是暖融融的毛,脚一穿进去就不想再拿出来。

    “这三个小崽子在明着暗着较劲,你也别对他们太好,惯得他们!”又一个争宠的来了,这个最大也最无耻,上来就抱,歪头就把祭司大人的脖子给啃了。

    严默推开他,弯身系鞋带,寒从脚底起,有保暖的皮靴,谁还愿意穿草鞋?

    原战捏他一把,光着脚就往外走,严默瞅着都替他冷。可九原现在还有不少人连草鞋都不穿,冰凉的雪地,他们能就这么赤脚走上去。

    问他们不冷吗?个个都说已经习惯了,脚底皮也练了出来,厚得可以当鞋底用。

    严默鞋子穿到一半,突然脱下一只,举起来细看。

    “好小子!”严默大乐。

    原战转头,乐啥呢?不就一双皮靴嘛,他晚上还帮他暖全身呢!

    严默伸头对护卫丁飞喊:“去把萨宇给我叫回来,我有事问他。”

    “怎么了?”原战走回来。

    严默还在笑,“那小子发现了不得了的东西!他可能自己都没在意。”

    “什么好东西?”原战低头看向那双皮靴,他也承认,这双皮靴做得确实不错,比他能想象出来的还要好,一看就是用心做出来的东西。

    萨宇回来得很快,丁飞使坏,故意没跟他说任何事,还板着个脸。他不知道为何被喊回来,有点忐忑不安。

    不会那皮靴做的有问题吧?萨宇担心。

    严默开口问的果然是皮靴的事,但不是说他做的不好,而是在夸奖他,夸得他都不好意思,小脸蛋红得要滴血。

    看小家伙已经受不住夸,严默这才笑眯眯地问到正事:“你做鞋底的时候,除了用针线,是不是还用了什么东西黏合?”

    萨宇“啊”一声,连忙点头,又不安地问:“大人,是不是我用的那东西不好?”

    “不好?不,很好,非常好。我叫你来,就是想问你,你用了什么东西来黏合做鞋底的一层层皮子和麻布?”

    “呃,您在上课时跟我们提过的啊,那天有矮人问鱼皮能不能吃,您说能吃,还说了些鱼皮的药用性和其他用处。”

    萨宇一提这个,严默瞬间便明白了这孩子用的什么粘合剂,“你熬制了鱼皮胶?”

    萨宇点头,“您说鱼皮可以熬成胶,这种胶可以粘木头,我就想它除了粘木头,是不是还能粘其他东西,一时好玩,就让拉若给我弄了很多鱼皮。”

    严默知道拉若,九原能和人鱼有个良好开端,就托福于两小和小人鱼拉若的友情,后来叶星和萨宇也一直都和拉若玩得很好。

    “你熬制了多少?现在还有没有?具体方法有没有记下来?”

    “还有一点,我都给了云爷爷。熬制方法我记得。”

    “配方你愿意拿出来给部落吗?”

    “愿意!当然愿意!”

    “很好,给你记一功!不,给你记两功,熬制出鱼皮胶是大功,做出实用的皮靴是小功,全部给你换算成工分,如果你想要什么奖励也可以提。”

    萨宇笑开了花,后槽牙都露出来了,听严默说还有奖励,突然“噗通”就对他跪倒。

    严默吓一跳,这小子想干嘛?

    “大、大人,”萨宇有点激动,“是不是什么奖励您都会答应?”

    “那要看你想要什么。”严默心里有点小遗憾,这三个弟子似乎没一个老实人。不过想想最初看到这三个小鬼时,叶星和萨宇可都不是什么好货,欺负小朋友杠杠的,现在和以前比已经好很多,至少他们不再主动欺负比他们小、比他们弱的人,也不会再乱惹事。

    萨宇看严默脸上仍旧带着笑容,立刻大声喊道:“大人,我想跟乌宸一样叫您师父!”

    严默仔细想了一会儿,同意了。

    萨宇大叫一声,原地扑上前,一把抱住严默大腿,干嚎:“师父啊!师父师父师父!”

    满耳朵都是师父循环声的严默忍耐了一会儿,见萨宇这熊孩子还在干嚎,当即一脚踹开他,走了。

    萨宇爬起来就追,不过这次总算没有再扑上来抱大腿,他就傻呵呵地跟在严默身后,只是看到有人经过,必定要叫上一声“师父”。

    不到半天,叶星就知道了这件事。

    这孩子一听萨宇也能和乌宸一样,从此以后都可以正大光明地喊严默为师父,他疯了。

    叶星扑上来抱大腿不够,还哭得上气不接下气,那模样要有多委屈就有多委屈。

    “我、我也要,呜呜,为什么只有我一个人,呜呜,大人,您不喜欢我吗?我……哇啊——!”不久前才扮演过最受宠爱弟子的小朋友接受不了这个强烈打击,哭得那个伤心啊。

    严默捏了几次爪子想揍人,看他小不丁点的一个又下不了手,眼看这孩子都要哭抽过去了,才忍不住吼了一嗓子:“之前就把你们三个都收进门墙了,你们想叫师父就叫,谁不让你们叫了?给我起来,再哭,扔出去喂铁背龙一家!”

    “昂!”铁背龙一家在外面答应了一声。

    叶星真哭抽了,听严默答应让他喊师父,他高兴得想叫,发出的却仍旧是抽泣声,还开始打嗝。

    严默叹息一声,把这小子拎起来,给他扎了两针。

    两针下去,叶星不抽也不打嗝了,带着泪花就笑着喊“师父”。

    严默揉揉他的脑袋,让他去请部落各项事物的负责人到议事大厅。天气太冷,冬季又长,如今条件好了,自然不能再靠硬挨。

    议事大厅太空旷,严默做主选了一个能坐下二十人的房间当会议室,墙壁四角各点上一个火盆,墙上再支两根火把,关紧门窗,屋里很快就暖和起来。

    严默看着挂在墙上的石板蹙紧眉头,他以为已经做得很好,等冬天真来了才发现还有很多没有做到位。

    首先是防寒御寒。

    石砖盖的房子虽然结实,某种程度上也说得上冬暖夏凉,但那也要看外面的温度。温度太低,屋里一样冷,卧室里的水都能冻成冰,去年就是大家挤着睡在一起才勉强度过。

    严默想到了炕,想到了地火龙,可他只知道有这么一个东西,根本不会弄,连指点都不知道该怎么指点。

    而且烧炕也好,烧地火龙也好,得有灶台和烟道,可他们现在建造的屋子烟囱是留了,灶台却没有。

    严默还想过一种最古老的炕,直接在炕底下烧火,然后一家睡在炕上。

    其次是房子采光。

    为了抵御寒冷,大家把窗户上的兽皮都放了下来,木板也堵了上去,这样是不透风了,但白天屋里却变得和晚上一样黑暗,必须点火把才能见物,这非常不方便做事,也伤眼睛。

    最后一个让严默头疼的事则和原际部落有关,他们的祭司竟然提出要进入九原过冬,而壕酋长还答应了,并为此找上门来。

    人家说了,不会白住,会像矮人一样给九原干活或者用食物交换,只求住到来年春天。另外,人老祭司还提出,他们不想和矮人一起住在外城,想住到内城来。

    呵呵!

    “大人。”部落各负责人陆续到达,有的人结伴而来。

    严默对他们点头回礼,示意他们都坐下再说。

    原战最后一个到,看屋里人到的差不多,大步走到严默身边,拉开椅子坐下,直接道:“一个一个轮着来,从狰开始,把你们没有解决或难以解决或想说的事情全部说出来。”

    大河一直守在门边,见人已到齐,反手关上屋门,走到严默身后站定。

    狰清清嗓子,提到战士冬季训练的问题。

    原战看向其他战士头领,猎和其他几人都表示如果食物和药物足够,不想浪费一个冬天,战士平时最好还是要进行日常训练。

    “有没有人对战士冬季训练有反对意见?”原战环看一圈。

    没有人开口。

    “那这个问题就算通过,以后没有特殊情况,战士一年四季都要保持一定训练量,不管是普通战士还是神血战士。”原战拍案。

    “是!”众头领领命。

    “下一个。”

    狰旁边坐的是猎,猎摇头,表示他没有任何想提想说的。

    原战又看向猎左侧的猛,猛立刻举手,“我有事要提。”

    “说。”

    “我希望部落能成立一支斥候小队,专门负责侦察和送信等。”关于这点,猛事前已经跟部落最大的两个头头讨论过,无论原战还是严默都表示斥候队有成立的必要。

    今天把这件事拿出来公开讨论,就是为了队员选拔和定下谁负责这支队伍。

    狰他们都知道斥候的重要,经过严默几次点拨,更是重视起斥候这块,猛提出要成立斥候小队,没一人反对。就连猛说要从各战士团选拔精英进入斥候队,他们也没谁说不愿意。

    至于斥候队的头领则暂定为猛。

    原战大手一挥,决定:“以后猛的第四战士团就改为斥候团,团下立斥候队。主要负责侦察、送信。”

    严默插话:“还有探险和收集情报。斥候队不仅速度要快,视力要好,其他能力也要优秀,最好能独立作战。”

    当年他给某军长治病时,那大叔就跟他说过,说古时候的斥候就是特种兵的祖宗,不是最优秀的兵都当不了斥候,有时候斥候还会充当细作深入敌营。

    “下一个!”原战又看向另一个人。

    事情就这样一件件定下来,最后轮到严默。

    “你们晚上睡得不冷吗?”严默笑着问大家。

    所有人一起跟着笑起来,性格活泼的人都嚷嚷道:“冷,怎么不冷?尿尿掉地上就结冰了。”

    严默莞尔,现在还没到出门尿尿要带木棍的程度,不过也是迟早的事。去年冬天事一堆,填饱肚子和建城放在了头两位,很多辛苦都被大大忽略,其中严寒就是其一。

    “去年从落雪开始到野草发芽,过去了整整五个月时间,也就是说这里小半年都是冬天,除了在屋里点火盆,大家还有什么防寒御寒的好办法?都随便说,大家集思广益。我先说一种,这是我从祖神那里偷听来的,并不知道详细做法。”严默提到了火炕和地火龙,解释了一下它们的好处和简单原理。

    其他人就算有聪明的,因缺乏见识也很难提出什么好主意,反倒对火炕和地火龙讨论得热火朝天。

    “如果可以直接在地下走烟道,我们就直接睡在地上,那也暖和。”

    “就是不知道烟道要怎么做,我倒是觉得那个直接在底下烧火的炕挺好,简单不费事。”

    “就是费柴禾,我们旁边是有个小树林,但还有那么多矮人,再过去的小树林又有原际部落的人,大家都要过冬,我们能捡到多少柴禾?总不能跑到远处的森林里捡柴吧?”

    “可以让战士去,就当训练。”

    “森林又远又危险,你们别忘了,里面还有魑族,如果进去捡柴的战士碰到成群的魑族怎么办?”

    说着说着,大家就吵了起来。

    “咚咚。”原战敲敲桌面,所有人立刻闭嘴。

    “分两手准备,你们谁对做炕和烟道有兴趣,等下来找我或者默,如果没人,我们就指定一个负责。另外,从明天开始,大山负责带队给每家每户修建一个直接在底下烧火的土炕,除头领外,其他有控土能力的战士必须配合大山。”

    “是。”

    严默也同意,做那种烧火土炕是目前最快也最有效的御寒手段,就算大家都不会,多做几次总能摸出窍门。

    “至于柴禾,先从附近收集,要不要进森林,我和祭司大人商量后再说。”

    “是。”

    “还有件事,原际……”

    “砰砰!”急剧的敲门声响起,打断了严默发言,严默和其他人一起看向门口。

    只听门外一名守卫急声喊道:“首领大人,祭司大人,瞭望塔的人有急事禀告!”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