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97章回197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瞭望塔的人看到了狼烟,狼烟呈红色。

    严默皱眉,事情不妙。

    “肯定是捕蛾他们。”冰脸色大变。

    “红色的烟?”狰惊讶。

    原战下意识看向严默。

    严默站起,快速道:“分颜色的药粉是我给的,红色代表捕蛾他们遇到了难以对付的敌人,他们在求救。”

    随即他又折指计算,“捕蛾他们已经出去十五天,如果只赶路,摩尔干人又认路的情况下,他们应该已经把人送到目的地,那么他们遇险的地方应该就在那条大河附近。”

    “会不会是那些摩尔干人?他们收了红盐却不想给奴隶,所以……不对,”说到一半,猎自己就发觉不合理,“就算他们不想给奴隶,也没人拦着他们离开,大不了他们不再来就是,犯不着对捕蛾他们出手。那是回程发生了事情?除了遇敌,会不会是大雪困住了他们?”

    严默摇头,“不是大雪,土黄/色的烟才表示被天气或地势困住。何况我让乌宸也跟他们去了,只要他们能找到引燃物,就不怕冻死。”

    狰,“我们想要知道情况,只有派人去看。”

    冰看向猛,面色不掩焦急。

    猛早有心理准备,起身对原战道:“我去看看。”

    原战也站起,断然道:“不用。红色烟雾已经表示他们遇敌,捕蛾那人不到实在坚持不住绝对不会点燃狼烟求救,他们现在需要的是能救援他们的战士。狰,猎,听令!”

    “在!”狰和猎刷地起立。

    “你们两人负责坚守部落,我没有回来,不准任何人进入部落。”

    “是!”两人愣了一下,连忙答应。

    狰忍不住问道:“首领,你是不是要亲自去救人?”

    “对。外面大雪未停,雪已经深到膝盖上,天气又冷得要命,带普通战士出去只会折损人手,速度还慢,到时候别说救援捕蛾,你们说不定也会死在外面。”原战说话一点都不客气。

    其他战士头领也知道原战说的是实话,可是仍旧好憋屈。

    严默在心里盘算这次回来得赶紧把雪橇、雪车之类的东西弄出来,另外要教会大家滑雪,还得找到适合在雪地行走的动物,并驯服他们。

    除了狗,还有什么动物适合拉雪橇?要不要逮几只狼回来驯驯?

    严默脑中分神思考以后的事,嘴上道:“我和首领一起去,在我们回来之前,不管遇到任何事情,你们都不准打开城门。如果有人求救,也只能让他们进入外城空房。”

    “祭司大人?”一听严默也要去,各负责人就有一点慌,连战士头领都不愿意。

    原战离开他们不害怕,因为还有祭司大人在。可祭司和首领一起离开部落?

    哦,母神在上,看看上次首领和祭司都不在,部落里发生了什么事吧!他们可不想再来一遍。

    狰他们更是觉得,祭司就应该留在部落。他们这些战士是强悍,但祭司是部落的灵魂和精神支柱,有他在,战士才能发挥出最大战斗力。说句不夸大的话,有严默在,他们可以无惧任何危险,敢于面对一切最可怕的敌人。

    原战也想默跟着他一起,可天气冷,他不想默跟着出去受罪,便也想他留下。虽然他每天还要喂一次儿子,但他刚刚吸收完那枚七级水元晶,自认短时间内还能压制住那枚神血石。

    严默看他张嘴就知道他要说什么,抬起手阻止他道:“捕蛾他们肯定有人受伤,我去了也能救回一些人,而且我还能请九风帮忙送我们。好了,救人如救火,我们准备一下就走,速去速回。”

    原战闭上嘴。既然默这么担心他,非要跟他一起去,他就背着他一起走呗,两个人抱着睡觉还暖和。

    严默想在大雪天出门吗?他当然不想。可是他都已经知道捕蛾他们遇险,如果他敢不主动去救人,谁知道指南会不会判他一个闻死不救?

    好吧,其实他也想多减一点人渣值,另外……

    严默在走之前,环视室内众人一圈,微笑道:“不用担心,就算我和首领都不在家,有你们在,部落也会好好的,我相信你们,你们也要相信自己。”

    不说严默临走前的一句话给部落众头领带来多少斗志,又是如何信誓旦旦一定会守护好部落,且说严默收集了大量多余物资和食物,与原战一起乘坐九风牌车厢前去救人。

    九风身体巨大,抓一个大木箱毫不费力,人类需要走十多天的路程,它翅膀扇几下,半天就能到。

    “他们绕过我,直接找的你?”听原际要求住进内城过冬,原战冷笑。

    “大概他们觉得我比较好说话。”严默趴在木箱边往下看,风吹得他脸皮生疼,忙用毛皮大披风把自己裹得更严实。

    “他们让你明天给他们回复?”另一边的原战回头问。

    “对。”

    “那你还跟我出来?”原战从木箱那头挪过来,伸手抱住人。

    严默抬头跟九风喊,让它飞得更低一点。

    九风回应,一会儿就降低不少,这样他们可以更清楚地看见地面。

    严默合上眼睛,长时间看白茫茫的雪地,就算没有反光,眼睛还是吃不消:“我懒得跟他们扯皮。”

    原战突然明白严默临走前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了,伸手抹去他眼角溢出的泪珠,“你是不是也想看看我们俩都不在,狰他们会怎么做?”

    严默没否认,他要的是绝对忠心的人,三心两意或身在曹营心在汉的,那就算了。

    “也好。如果有那吃里扒外的,等回去,我就剥皮烤了他们!”

    “别那么凶残。”严默重新睁开眼睛,轻揉脸皮。这温度低的,他感觉眼泪滴出来都能变成冰渣子。

    “那就扒光扔出去好了。”

    “不,要当着全部落的面述说他的罪行,让大家一起审判。”部落的规则立起来就要用,至于审判结果是驱逐出去,还是杀死,就看叛徒的命。

    “最好没有这样的人出现。”严默低喃。

    原战把他抱得更紧一点。

    “桀——!默默,你说的那条大河到了。”九风也不知道是不是这里,但严默说了,是距离九原最近也最大的一条河流。

    严默勾头往下看,就见底下一条河面宽达几百米的大河正在大地上缓缓流淌。

    河面没有结冰,河边稍微有点上冻。

    九风抓着木箱在大河口及周边慢慢盘旋,两人一鸟一起更加仔细地盯着地面,试图发现捕蛾等人踪迹。可大雪几乎掩盖了所有踪迹,漫天飞扬洒落的鹅毛雪花也大大阻挡了视线。

    “那里!”严默伸手指向一个湾口。

    那里水面最为平缓,河流在那里形成一个自然弧形,岸边平坦,地上插有几根木桩。

    九风瞅准地方降落。

    严默把木箱收进腰包,原战在岸边仔细查看,九风飞到天上继续帮他们寻找人踪。

    “这应该是摩尔干人用来栓木筏或船只的木桩,这里地势高,他们想要上来,很可能一路都用奴隶拉纤。如果真是这样,他们想要在冬季送奴隶过来,那损耗会相当可怕,冻也能冻死不少人,也许他们还有别的运送方法。”严默一脚深一脚浅地走到原战身边。

    “他们不是有旋龟吗?那龟的爪子有蹼,应该可以在水里游动,身体又那么大,多几只,拉木筏肯定不难。”

    严默轻拍脑袋,那么明显的事,他怎么就没想到?固定思维要不得啊。

    “要是能找到之前捕蛾他们点火的烟堆就好了。”

    “雪太大,就算有什么踪迹也被遮掩住。我们刚才在天上找了半天,不就什么都没看到?”原战背过身,微蹲,“上来,我背你走。”

    严默也没客气,直接跳上他的背。

    原战现在能直接在雪上行走,地面积雪再深,对他也没有任何影响。

    “我们要怎么找人?”对在雪地找人,严默毫无经验。

    原战拔起木矛,单手托住严默,抬头向四周打量,随口道:“看动物、看鸟,看高出雪面的植物。捕蛾带出去的都是二级以上战士,他们只要一个人能动,就一定会留下痕迹好让我们追踪。”

    “那现在往哪个方向走?”严默虚心求教,这可全是生存技能。

    原战用木矛一指东面,“朝东走。”

    严默伸头看向东方,“为什么朝那里走?你看到了什么?”

    原战大概也有心多教严默一点,一边走一边耐心地说明道:“我们赶过来只花了半天时间,半天前,捕蛾他们还能点燃狼烟求救,也就是说那时他们还有一部分人活着并且没有被控制。可我们飞过来时让九风飞得很低,如果他们还有人活着,肯定会看到九风,也会想办法让我们发现他们,但我们一路过来什么都没看到。”

    “你是说他们都死了,或者都被抓住了?”

    “对。这种情况下,我们就得先找到一开始打斗的地方,如果找不到,就看敌人有可能是谁。如果附近有部落,简单,直接朝那个方向去找。如果不是,就看附近有没有可以安全过夜的地方。”

    严默顺着他的思路继续道:“捕蛾他们在半天前被抓,雪这么大,抓他们的人带着这么多人或者尸体不可能走太远。如果是摩尔干人用大木筏带走他们,捕蛾他们一定会在河岸边留下什么,可你刚才什么都没发现,对吗?”

    原战点头,“雪底下也什么都没有,没有血,没有战斗的痕迹。那么捕蛾他们和摩尔干人打起来的可能性便很小。”

    “也有可能他们不是在这里打起来。”

    “那么不管是摩尔干人还是谁,他们都需要一个安全、防风的落脚地。我刚才在天上看了,从这里往东边走,有一个地势起伏的地方,那里有不少巨大的石块,还有石墙,如果要做临时营地,那里是最好选择。”

    原战说的那个地方,严默往下看的时候也注意到了,不过没看到人踪就没有多加留意。

    原战补充:“这种天气下,那种地方从天上看也看不清楚,如果里面真的有人,这么大的雪,有帐篷也被遮住。”

    严默没有问为什么不让九风直接降落在那里,他再没有战斗经验也知道不能打草惊蛇,何况他们对敌人一无所知,原战再厉害,也不能保证在惊动敌人的情况下,还能把被抓的人全都救出来。

    如果让敌人看到九风和他们,觉得不敌,把变成累赘的捕蛾他们直接都杀了也非常有可能。

    “会不会是出来找猎物的野人?”严默现在就担心捕蛾他们会不会被吃人的野人部落全都杀了当肉拖回去。

    “那除非是像拜日族、彘族、原际这样的大部族。可我们之前都派人找过,这附近并没有这样的大部族。”

    “那是刚建的朵菲尔德部落?”

    原战继续摇头,“也不太可能,他们在短期内应该不会想和我们对上。”

    严默也是这样想,可是除了野人和朵菲那群人,还会有谁能把九原的一百战士全部杀死或抓住?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