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01章 章回201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野人们很敏感,一看严默带着杀气冲出来,纷纷往后退。

    严默扫了眼野人们,一眼就找到那个不断手指洞穴的野人,但他没有贸然对那人动手。

    第一,精神暗示能影响他,肯定也能影响野人,他不确定那个人是不是罪魁祸首;第二,他一旦对野人出手,其他野人会怎么看他?这对收服他们增加九原人口过于不利;第三,如果那个野人也是被害者,他主动攻击,指南肯定要增加他人渣值。

    最重要的是他没有在这些野人中找到蜥蜴人,这说明那对他施展精神暗示的蜥蜴人,其精神力一定超过了他,让他在清醒状态都无法辨认出他的伪装。但也就这样,他找不出对方,对方也别想再进一步幻惑他。

    刚才在洞里,他虽然察觉不对,知道自己再次进入幻觉,但他并没有看出不对,那些蜥蜴人布置的幻觉相当强大,如果不是他那一声大喊和后退的姿势让他们误以为他已经看破所有幻觉,主动跑出来攻击,让幻觉无法再维持,他那时就只能想法一个个找到他们,再各个击破。

    怎么才能找出躲在野人中的蜥蜴人?

    如果不能解决这个人,他也不能进入那个幻觉山洞去救原战,他可不想腹背受敌。

    “儿子,出来!”严默一声喝,巫运之果的枝蔓猛地从他腹中窜出。

    “先不准攻击,给我看着他们,谁敢乱动就杀了他!”

    严默喝令完巫运之果,又对野人们喊道:“听着!你们中有一个敌人隐藏在你们中间,他想害我也想害死你们所有人,找出他!不要相信他的伪装!”

    严默的话可以直接让任何一个听到的人理解其意,那些野人听到他的话后,立刻慌乱起来,原本聚在一起的人全部分开,互相扫视,眼中充满警惕。

    “是不是你?”忽然有人大喊起来。

    “是你!”

    “抓住他!”

    不知是谁第一个动手,野人突地乱了起来。

    就知道会这样!而今他也确定那蜥蜴人果然就躲在这群野人中。

    “全部给我住手!”严默一边大喊,一边把刚从包里摸出的一包药粉投进了火堆中。

    “噗!”火堆炸了一下,淡黄/色的烟雾升起。

    天上雪还在下,减低了药粉效果,但风向很好。

    野人们还在混战,怪吼着彼此打成一团。

    严默站到上风处,手握骨刀,全神贯注地注意身周动静,那蜥蜴人肯定不会坐以待毙,要么逃跑、要么攻击他。

    他不能让那蜥蜴人逃走,他已经知道九原,就算对方还不知道巫运之果就在他手上,但将来那蜥蜴人如果为了报复而带来大量人手,还在建设中的九原可遭受不了这样的强大打击。

    必须杀死那蜥蜴人!无论付出什么代价!

    就在这时,一块石头突然砸向那名体毛很重的石林族长。

    那石林族长下意识地挥手打开那块石头。

    又是一块石头砸过去,接着大量的石头一块又一块砸向那石林族长。

    严默眼眸一动,仔细观察那石林族长挥开石头的动作。好几块石头落地,可是那族长的手根本还没有碰到石头。是他看错,还是有什么隐藏了?

    石林族长大怒,对石头砸来的方向发出怒吼,冲过去就要杀死那用石头砸他的小黑崽子。但他的动作却慢了一些,不止他,那些缠斗中的野人也都打着打着就昏死过去。

    体质这么好,还能隔空打下石块,就是你了!严默一把毒针全部飞向那石林族长,这还不够,他又对着他的脸扔出一包药粉。

    那石林族长离那小黑娃明明还有段距离,可那孩子却被掐着脖子拎到半空。

    严默扑向那个孩子,救下来可是-100点!

    有什么看不见的东西袭向严默。

    “咔啊——!”那石林族长突然发出惨叫,伸出的手臂松开,小黑娃落地,被严默接个正着。

    严默抱着那小黑娃就是一个翻滚,而他的动作完全无碍巫运之果享受血肉。

    严默回头,就见那石林族长身体一阵抖动,身体出现错影,渐渐的,体毛重的人类模样消失,蜥蜴人的模样露出。

    “这是……什么?你是谁!”蜥蜴人在临死前发出了通用语的吼叫。

    严默从来都是比起炫耀,更喜欢憋死别人的人,他对蜥蜴人笑了下,道:“再见。”

    蜥蜴人最后逼出一声狂吼:“九原!”随即瞬间化为枯骨,枯骨落地摔得粉碎。

    随着这个蜥蜴人身死,周围景象明明没有什么改变,严默仍旧觉得比刚才还要神清气爽。

    巫运之果蠢蠢欲动,好多血肉。

    “回来!”严默强行把巫运之果收回体内。这巫运之果自从每天吸收原战的能量后,对血肉的渴求似乎已经没有以前那么旺盛,否则早在他请它帮忙时就狮子大开口。

    野人们全部昏死过去,包括他怀里的小黑娃。

    这些野人也不能就这么放着,不然要不了一会儿就得全冻死。是先去找原战,还是先弄醒他们?

    原战那家伙应该还能再坚持,严默毫不犹豫地选择先弄醒野人们。

    弄昏容易,弄醒就比较麻烦,得一个个在鼻下抹解药,严默先给小黑娃抹了。

    脖子上多出一条勒痕的小黑娃醒来,这孩子瞪着一双特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盯着严默看。

    严默把小黑娃放下地,掏出一个小木盒给他,打开,“看见没有?像我这样,用手指抹一点,抹到所有人的鼻子下面,他们就能醒来了,你去抹那些小孩,快去!”

    两个人速度也能快一点,小孩可经不起冻。而且他弄昏的再救醒,也不会减他人渣值,谁救都一样。

    小黑娃看看木盒,又看看严默,拿着木盒,爬着去救那些小孩。

    严默看那小黑娃光着屁股四肢着地就这么在雪地里爬,不由大为佩服他的身体素质,真强,这样都冻不死!

    严默又救醒一个大人,再次分了他一点药,让他去救醒其他野人,他转而也回头先去弄醒孩子。

    刚救醒几个小娃,熟悉的声音就从身后传来:“这是什么能力?”

    严默也没回头,边救人边道:“精神控制,属于精神力的一种,可以影响人的大脑,让人的视觉等感官出现错误辨识,简称幻觉。”

    “跟草町的能力类似?”声音有点疲累,还有点沙哑。

    “对,属于同类,又略微不同。”严默瞅瞅走到身旁的男人,嘲笑:“出来啦,你那已经没有蜥蜴人?”

    “都给我杀了。前面一直有股力量迷惑我,刚才消失,剩下的蜥蜴人就没办法再迷惑我。”

    “看来我刚才干掉了最厉害的一个。”严默嘴唇翘了翘。

    原战没说自己也牵制了对方大部分精神,只伸手拍了拍他的皮帽子。

    严默对他这种拍小狗的动作很不满,甩开他的手,问:“捕蛾他们呢?”

    “我刚才出来前让他们去周围找找看还有没有漏网的。还有,这是不是你说的骨器?”原战手一松,一堆骨头做的器具掉到雪地上。

    严默把药交给一个大点的孩子,让他去救醒其他人。捡起那些骨器仔细看,这些骨器的模样相当古怪,有点像海螺,底座尖锐,可以插入地中,海螺中还镶嵌有小小的元晶。

    “你在哪儿找的?”

    “困住我的洞穴周围,还有那些蜥蜴人手中也有。这是他们的武器?”

    “也许。”严默猜测这玩意是不是精神增幅器,就好像信号站一样,可以把蜥蜴人的精神力给扩展延伸并连接起来。

    “等我拿回去给草町试试。”严默顺手把这些奇怪的骨器全部收进包里。被他干掉的蜥蜴人什么都没留下,也不知道是他没发现,还是都被果子给吸成了渣,巫运之果似乎喜欢能量更胜于喜欢血肉。

    “我说你这次还真够没用的,竟要我这四级救你这七级。”严默拍拍屁股站起,放嘲笑。

    被嘲笑的原战斜了少年一眼,“没想起来吗?”

    “想起什么?”

    原战把皮毛深衣往两边一扒,露出赤/裸的胸膛,点了点自己的心口,“看到没有,你干的。”

    严默凝目,就见原战心口一道明显伤痕,还未完全愈合,能看到红肉。

    刷!记忆回放,这次是所有记忆都回来了。

    骨鼠传映像回来,他如实告诉原战。

    原战和他都希望以最小的代价解决问题,便由他在外面接应,原战负责进去灭敌。

    石林杂乱,九风无法进入,便也只负责在天空应援。

    途中,有野人小孩爬出来,被他抓到。

    那小孩竟然就是那小黑娃。

    小黑娃不怎么会说话,他问了半天什么都没问出来,看那小孩饿得肚子咕咕叫,便掏出一些食物和水喂他。

    小黑娃跟抢的一样吃饱了,看看他,又往回路爬,爬一爬,停一停,又回头看他。

    他正好等得无聊,又站得寒冷,一时好奇,便跟着那小黑娃进入石林。

    小黑娃带他进入一个洞穴,途中他发现像原煤的黑色石块,用指南确认后狂喜。

    小黑娃一路爬,不但带他找到煤矿,还找到了躲在洞中的一群野人。

    那些野人一开始想杀他,被他用木针和迷药制服。

    他和那些野人沟通后才知道,这群野人原本就住在石林,但就在刚下雪时,他们的家被一些怪物占领,他们逃出来一部分就躲在这个洞穴中。

    这些野人没吃的,就开始杀老人和小孩果腹,这点看洞中被吃剩下的骨骼就知道。

    严默猜测小黑娃聪明,自己想法逃了出去,可在发现他能提供食物后,又把他带了回来,他想救其他小孩——因为小黑娃进入洞穴后就把剩下的小孩往他面前推,却对大人呲牙。

    严默看那些野人和小孩也确实都快饿死了,为了减少人渣值,不但拿出食物给了小孩,也分给了那些成年野人。

    后来,那体毛很重的族长突然出现,石林野人看到他都兴奋地大叫。

    石林族长告诉他们,有人救他们,他就先逃了出来。

    严默便问那族长,问情况怎么样,原战现在在哪里,敌人还有多少等等。

    那族长便告诉他,敌人都杀死了,但救人的战士听不懂大家说的话,大家也都很害怕他,说着便恳求严默一同去见那些被救出的野人。

    严默那时哪里想到有人能对自己进行精神暗示,便相信了那族长的话,跟着他走了。

    之后,他确实见到了原战,也见到了被救出的野人和九原战士。

    但那族长和几名野人又恳求他们,说洞中还有蜥蜴人,又说他们的孩子被蜥蜴人抓走,求他们把那些孩子救出。

    他和原战都想把蜥蜴人和巨人全部彻底消灭,又能救人减人渣值,自然就答应下来。

    原战先行进入地底洞穴,也就是那个幻觉山洞。

    他等了好长时间没有等到原战,便再次派出骨鼠查探,骨鼠传来映像,原战竟然像鬼打墙一样在一个巨大的地下洞穴中走来走去,有人在旁边偷袭他,他像是看不见一样,完全凭本能在抵抗。

    严默一看这样还得了,他好不容易弄出来的高级打手总不能折损在这种地方,顾不得多次使用骨鼠后的头疼如裂,把情况告诉捕蛾,当即便和捕蛾及其他战士一起进入洞穴。

    当时他们本想要留一部分人在外面,可也许从那时开始他们就受到了精神暗示,所有九原战士没有一个人愿意留下,全都要跟进洞穴,而他和捕蛾竟然还同意了!

    再之后,他们进入洞穴不久,就彻底进入幻境。

    他看不到捕蛾他们,也没有看到原战,而是再次回到当初被原战带回原际并被他折辱的场景中,对原战的仇恨被放大,原本压下和化解的恨意再次涌上心头。

    当他看到原战再次出现在他面前时,拔/出骨刀就插入他的胸口。

    可能那族长原本就想引出他心中的恨,让他把原战看作仇人来杀死,只是没想到,他今世心中最恨的人就是原战,前辈子害他的那家伙被他搞得惨不忍睹,他已经报复够了,但原战……不扎上一刀怎么能解他心头之恨!

    “想起来了?”原战面无表情。

    严默眯眼,“你怎么挨了我一刀还活着?没扎入心脏?”

    “嗯。我毕竟七级,你才四级。你刀子刚插入我胸口,我就把自己胸膛沙化。”原战比了比手指,“差一点点我就死在你手上,原来你这么恨我。”

    严默斩钉截铁地道:“都是幻觉的错。”

    “是吗?我也见到幻觉,我怎么没想杀你?我还救了捕蛾他们。”

    “哦?那你怎么没救我?”

    “我怎么没救你?可我每次找到你,你都会弄死我一次。”原战没有表情的脸终于开裂,泄出三分浓浓的怨气,谁能受得了被自己最信任的人连杀七八次?

    “我在那幻境中也被你奸了七八次。”

    “我又没真的……我真的睡你了?”原战大为吃惊,他以为那些都是他的幻觉!

    两人互相瞪,这就是一笔糊涂帐。而且除了第一次,后面到底是幻觉,还是真实得像真的一样的幻觉,他们也搞不清楚。

    “首领,祭司大人!”就在两人要打起来之前,捕蛾他们回来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