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02章 章回202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严默暂时放过原战,又询问捕蛾等人被抓经过,总算补齐了所有缺失。

    捕蛾等人也算命大,刚和摩尔干人分手没多久,就碰上霸占了石林出来找食物的巨人。

    巨人虽然厉害,但捕蛾一百个人联手也干/死他们不少,有巨人逃回石林,捕蛾分了一半人手去追杀,另一半人原地等待,可在等待多时不见那一半人回来,乌宸做主点燃了红色狼烟。

    后来蜥蜴人骑巨人出来抓捕这剩下的一半人,因为他们擅长精神幻觉,这五十人也不知不觉全都赶鸭子似的被蜥蜴人赶回石林地底洞穴,但也因为如此捕蛾这支队伍才无一人死亡。

    蜥蜴人也自大,他们见捕蛾这一百个人中竟有好几个神血战士,便打算好好利用幻境审问捕蛾等人,再杀死他们一部分当食物,但见捕蛾等人等级不高,也不怕他们逃掉,就只把人全部囚到地洞中,只等休息过后再审问,哪想到原战和严默来得竟如此之快,他们还没来得及动手就杀过来了。

    严默还有一点想不通,背着捕蛾他们踢原战,“你是不是没有完全被蜥蜴人的幻觉控制?”

    原战点头,“进入幻境后我就察觉不对,但我还是受到影响,我可以在地底自由来去,却不想破坏那个山洞,也不想掀翻那个地底洞穴,更不想走得太远。”

    “为什么?你看到了什么?”

    “我看到你在那个山洞中,我以为那个山洞是我们的住处。不过那时候我看到的你还是假的,后来你真的来了,捕蛾他们也来了。蜥蜴人想让捕蛾他们自相残杀,看到捕蛾他们打架,我也不管他们是真的还是假的,全都扔到了地底一个安全地方。我那时拿那些蜥蜴人没办法,那些蜥蜴人也没办法对付我,更没办法去地底寻找捕蛾他们。我藏人的地方大概离蜥蜴人有一定距离,受蜥蜴人精神力影响比较弱,捕蛾他们到了那里就正常很多,我让他们在那里等着,又回去救你,但只要我接近那个山洞附近就会被蜥蜴人的精神力影响。”

    原战隐瞒了他那么留恋那个山洞的真实原因,因为在那里,他的祭司那么听话,他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每天都过得快活无比。这对于一个欲求不满的男人来说实在是太大的诱惑,哪怕明知那山洞和那里的严默都有问题,仍旧忍不住一遍遍跑过去。

    他想着要把严默救出去,可每次都贪婪地想要先享受一遍,再把人弄到捕蛾他们那里,结果每次享受完(还是假的)都会被杀死一次。

    这牲口一定隐瞒了他什么。严默瞅着原战纹丝不动的表情硬是看出一丝心虚。

    想到家养牲口的尿性,严默已经大致推测出幻觉山洞中的情形,很可能两人面对面站着,彼此脑中都受到蜥蜴人影响,原战九成想着他变成奴隶怎么侍候他——这牲口大概是放纵自己沉浸在那种幻觉中,他脑中则扩大了回忆中被侮辱的经过,结束后,原战看到真实的他,他也能看到真实的原战,而他因为心中恨意,每次原战接近他,都会被他杀死一次。

    因为疼痛刺激,原战会清醒过来。

    “你清醒过来的时候为什么不带我一起离开?”

    “因为太疼,忘了。”原战绷着脸皮木木地道。他会说他确实能带走严默,但他就是不想带吗?谁让他想杀他!

    “放屁!”严默捏拳,咬牙切齿,“你是不是以为你在幻觉中看到的那个我是真实的我。”

    严默简直都不能想象,那家伙脑中那个他都跟这牲口干了什么事,让他留恋至此!竟然宁愿冒着一遍遍被他杀死的危险,都不舍得带走他,而非要把他留在那幻觉山洞中。

    我有想着如果哪一次你跟我做完后还没杀我,那我就带你出来,可你每次都那么凶残。原战心里怨念,嘴中咬死不承认,“我不知道那个要杀我的你是真的还是假的,你杀我,我自然以为你是那些蜥蜴人冒充的,没反过来杀死你就不错,怎么敢救你?”

    严默气焰微收,这种可能也存在。

    原战趁胜追击,“你想杀我,一遍又一遍。”

    严默手术刀一亮,“还想再死一遍吗?”

    两个人渣再次互瞪,彼此都觉得对方太不是东西,需要好好教训。

    那边野人全部醒来,捕蛾过来问要怎么对待那些野人。乌宸想要和师父好好说话,可看师父与首领的气氛不对,也没敢乱插/进去,就去帮着那些野人照看孩子。

    因为野人和九原人言语不通,只能严默出马。

    被杀了七八遍的原战照样跟着他的祭司大人,严默忍不住回头看他,经过这次幻境,难道这人心中对他就没有生出一丝忌惮?

    “放心,我不会杀你。”原战突然贴到他耳边,几乎是含着他的耳朵低声道:“我会记着,等你成年,看我怎么□□你。”

    严默决定能取下骨承就离家出走,他不是怕,是九原要发展就得弄来可靠的粮食种子,而他要大量减少人渣值,成天窝在九原也不行,走出去势在必然。

    原战幻想无限,幻境中的经历大大增加了他的想象力,就等着熬过这两年,把他在幻境中看到的都施加到他家祭司身上。

    他看到的那些幻觉中是不是也有那些蜥蜴人的想法?否则他怎么会想到他从没有想过的那些场景呢?

    还有两年……他为什么要等两年?默明明说到十六岁就可以成亲,等过完这个冬天他就十六岁了!

    “首领,那些蜥蜴人在洞里留下一些东西。”捕蛾和两名战士拿着几个兽皮包裹走到原战面前,打开其中一个给他看。

    原战先是很随意地扫了眼,可等他看清那些包裹中都有什么后,他散漫的表情一下全部收起,脑中奔腾的幻想也全部消失,“三城?!捕蛾。”

    “在。”

    “再去搜,把能搜的地方全部搜一遍,那些蜥蜴人和巨人的东西一点都不能留下来!”

    “是。”

    原战在捕蛾离去后也遁入地下,他要把地下那些蜥蜴人和巨人的尸骨全部处理掉,身上的东西全部带出来。

    野人不少,加上孩子一共两百三十三人,分四个部族,全都是蜥蜴人一路抓来当奴隶和储备粮的。

    “这是冬天,你们想要回去原来的部族也很难,可能还没走到就被冻死、被野兽杀死,不如和我们回九原先渡过冬天再说。”严默对挤缩在洞内的野人温和地道。

    野人们沉默地看着他,前面被救出的喜悦渐渐消失,现实再次压上心头。

    在这些野人看来,这个叫九原的部落是那么强大,不但杀死了那些可怕的蜥蜴人和巨人,还有那么多强大的战士,他们被带回去也一定逃脱不了做奴隶的命运,加上之前被集体迷昏的经历,更让他们害怕起这名看起来好说话的少年。

    “别害怕,带你们回去不是把你们当食物,我们九原冬季食物足够,绝不会吃人。你们跟我我们回去也会有温暖的房屋住,有足够的食物吃。”

    对于这些具体表达能力都缺乏的野人,严默也不打算跟他们玩虚的,你跟他们说让他们好好表现才能进入九原,他们根本不稀罕,因为他们不懂。

    对于这些未开化野人,最好的做法就是直接把他们领进九原,让他们体会到做九原人的好处,经过漫长的冬季,等来年春天,这些人恐怕赶都赶不走。

    “你们中如果有谁想回自己的部族,可以离开,没人拦你们。”

    没有人动。野人也不是傻子,这个天气在外面行走,要不了一天就能冻死。

    石林族的人开口,结结巴巴地比划半天,没了那个假族长,他们的语言能力和其他三个野人族差不多。

    严默听了一会儿才听懂,石林族人是想说他们住的地方很好,冬天也很温暖,只要找到吃的,熬一熬总能熬过去。

    “你们可以在这里留下,但是那些蜥蜴人和巨人的同族找过来怎么办?我们可不会来救你们第二次。”

    石林族人你看我、我看你,想说留下又害怕蜥蜴人寻过来。

    那个小黑娃坐在一角低头玩着小木盒,谁要都不给,敢抢就咬就抓,凶得要命。

    严默看那小黑娃很顺眼,这孩子不但生命力顽强,且异常聪明,要是能好好调/教,长大了绝对是九原一大助力。

    石林族人还在内部商量,原战带着冷风大步从外面进来。

    “谁想留下?这块地已经是九原的了,想留下可以,必须当九原的奴隶,给我干活!”

    石林族人听不懂原战的话,但能看出他的冷漠、感觉到他的杀气,他们对着严默还敢说话,看到原战连一个完整的发音都说不出口。

    严默把原战的话原样转述给野人们听:“这是我们九原的首领,这次过来本来是找寻我们自己的族人,救你们只是顺便。”

    石林族人鼓足勇气,向严默半强硬地述说这里是他们的祖地,他们不会离开。

    果然不能对这些野人太温柔,当我来做白工的?别说这里有煤矿,就算没有,凭什么还给你们?严默心里这样想,却把扮黑脸的角色让给原战。

    原战听完转述,冷冷一笑,“你们的祖地已经被蜥蜴人占领抢夺,你们的族长和巫者也被杀死,这块土地已经不属于你们,如果没有我们,你们也早就死光!我们杀死蜥蜴人,这块土地就是我们的,谁敢抢,就是我九原的敌人!把这些人全部带回去,能用的就留,不能用的就卖掉,不愿意走的全部杀死!”

    “是!”跟随进来的几名九原战士大声回复。

    野人们被气势所慑,一起看向严默。

    严默再次做翻译。

    这次没有一个野人再敢说留下,本来也只有石林族的人想要留下,其他三族的人都想跟九原离开,哪怕是去做奴隶,也总比冻死、饿死的好。

    严默没有嘲笑这些野人。不管是野人还是文明人,不管是古代还是现代,也不管是哪个国家、哪个民族,绝大多数人都是这样,你对他好,他不一定把你当回事,还觉得你做得不够,你对他要打要杀,他就害怕了,你再对他稍微好一点,他立刻就能感觉出你的好来。

    前者叫得陇望蜀,后者叫延伸意义的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几乎是每一个人类都会得的病,只是境遇不同而已。

    他对原战,是不是也算这种病症的病例之一?

    那原战对他,不是也有同样情节?

    算了,他和原战就是一笔糊涂帐,再怎么算也算不清。

    野人们饥寒交迫,就算现在想走也走不成。

    原战分出一部分人手出去捕猎,严默制定方案。

    “外面风雪太大,石林族人储存的皮毛太少,还不够他们自己族人围裹。我们想要把他们全带回去,必须帮他们保暖,还好我为防万一带了不少皮毛出来,可也不一定够。可让战士们再送皮毛来,这个天气也不划算,让九风带,它不一定愿意,现在它就不知跑哪儿去了,大概觉得无聊,飞到远处捕猎了。”

    原战也没指望九风大爷,“我带他们从地底走,走之前你让果子再吸一点火能量。”

    “不行,路太长,变故太大。”

    “你不是说这里是什么很重要的煤矿吗?如果我们要从这里弄煤回去,必须要有路可以运送,路上都是雪不好走,只能弄地道。”

    严默抓着原战手腕给他把脉,末了还是摇头,“你的身体情况太不稳,能少用能力最好少用。煤矿先不急,你把那些原煤弄出来,我可以先当运输者,请九风帮忙带我来回几趟,我就能运不少回去。期间我们把雪橇和雪车做出来,再训练一批能在雪地上行走的动物。等明年开春,我们专门派战士到这里驻守,再进行正式开采。”

    严默还有很多忧心的事,发现煤矿是好事,可他对采矿及其安全防患上一无所知,而煤矿经常会出现塌陷、爆炸之类的惨事,这煤矿也不能随便就开采。

    而且这里的煤矿在地下,如果在这里挖煤,势必会把这片土地下都挖空,积水要怎么排出?地面塌陷怎么办?到时候指南会不会判他破坏环境?

    比较好的是,原战和息壤族一些战士都能操控土壤,让他们经常来煤矿加固一下,再确定一下矿脉走向,事故可能会减少不少。

    原战最后决定:“那就还是从雪上走,九原不远,路上只要注意保暖还有充足食物,弄块大木板让力气大的战士拖拽,老弱都放在上面,最快半个月就能回到九原,真要冻死了也是他们的命。”

    “好吧,除了大木板,我再教大家怎么做雪橇,去年就跟他们说过一些,战士中阿乌族人应该会做。大家平衡能力都很好,身体也棒,练个几天,就算不能滑行,也应该能走得起来。”脚底下多块木板,增大受力面积,在雪地上走动也可以防止下陷。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