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03章 章回203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在距离四十九天的期限还剩下四天的时候,伴随着九风的唳鸣,原战和严默把九原战士及两百多名野人全部带回了九原。

    野人们在看到被高大城墙包围的九原部落后,先是震惊,继而喜悦,最后则是认命般的泄气。

    震惊这个部落的规模和雄伟,喜悦这里比自己原先住地条件要好不知多少,泄气等他们被带进这样的部落后再想逃出来肯定不会那么容易。

    除了不懂事的孩子,每个野人都有种自己要从此给人干活当食物的恐惧、悲伤和无力感。

    哪怕在回来九原的途中,九原战士对他们并没有任何打骂和虐待,更没有杀死他们一个人,就连他们伤势较重、被冻病的病人也都被带了回来。

    但是野人们仍旧不太相信那位九原祭司说会让他们过上好日子的话,而严默说过两遍后也没再多做解释,换了他,他也会害怕和担心,反正等带回去时间长了,那些野人自然会知道九原是一个什么样的部落。

    因为救下这群野人和捕蛾他们,他的人渣值又被减了不少。

    还没有到达九原外城范围,九原的战士就迎了出来。

    护城河里,人鱼们都躲在比较温暖的水下没有冒头。矮人们则喜欢猫在石屋中凑着火塘做一些手工物品。

    这样的天气,还在外面游荡的人很少,可他们这一行回来仍旧引来不少人围观,大多数人都是听到消息才从温暖的屋里跑出来。

    野人们引起九原人和矮人的注目,野人们看着大大小小那么多人也害怕,纷纷抓紧手中武器。

    严默感觉到一股刺人的、无法忽略的目光,抬头就在外城的人群中看到了原际部落的酋长壕和老祭祀秋实,虽然看到两人,但他脚步并未停顿。

    原战也看到了,他也什么都没问没说。

    严默把野人交给乌宸和其他两名弟子安排,就没再管他们。他得趁着剩下没几天的时间,赶紧把炼骨术第四级的知识再巩固一下,主要是动手调配材料。

    原战拉住他,“把那种会燃烧的石头的事告诉大家。”

    “那是煤,跟木炭差不多的东西。”严默再次明确称呼,他急着要搞实验,没心情装神弄鬼。

    “那是你发现的,是祖神的恩赐,必须说。”

    严默心想也是,这是多好的一个再次树立他威信的机会,不过原战为什么非要他来说明?

    “你是我的祭司,就算你杀我一千次,只要杀不死我,你就还是我的祭司。”

    嘛意思?严默看着大步走远的男人背影,先是没有表情,过了一会儿,嘲讽似地挑起了唇角。

    这王八蛋一定故意的,这么多天没说,偏偏等回到九原才说这么一句话,为了安他的心吗?

    没必要!就算你记恨我、忌惮我又怎样?在我对你还有用的时间,你舍得背叛我?

    某人照死不承认他某根绷紧的弦在这一刻其实放松了不少,谁又真的希望自己的合作对象乃至逐渐被认可为伙伴的人会一天到晚提防自己?

    至于原战有没有可能说假话故意放松他的警惕,严默表示,他从来就不会真正相信一个人。

    那原战是否真的不在乎被自己的祭祀、认定的伴侣在幻境中连杀七八次?

    原战还真就不在乎。严默是什么人?他把这人扛回部落当储备粮没几天,就知道这是个面容憨厚、心思狡猾、对自己狠、对别人更狠的狠人。而他在决定让这个人陪伴自己一生的时候就十分清楚严默迟早一天会报复自己。

    严默杀他,可也救了他很多次。可以说,如果没有严默,也没有如今的他。

    原战肚里有一本账,什么都记得清清楚楚,可他从来不跟别人说,因为他一向奉行:说不如做!

    祭司默大人出去一趟就得到祖神新的恩赐,给九原带来了比柴禾更耐烧的煤炭,这让九原人都要乐坏了。

    不管是阿乌族人还是原际来的人,他们都再一次深深觉得没有跟错人。

    跟着默大人有肉吃。这句话谁说的?简直太对了!

    跟着默大人不仅有肉吃,还有可以强身健体有滋有味好处多多的红盐,有防寒保暖的衣服,现在还多了特神奇的棉衣,如今更有了煤炭,好处好多好多!

    严默怕大家一氧化碳中毒,叮嘱烧煤炭时一定要注意通气,为此烟囱将变得非常有必要。

    提到烟囱,临时负责研究烟道和火炕的原阿乌族长穆长明立刻苦着脸挤上前来。

    “大人,那个直接在底下烧火的火炕不行啊。睡在上面的人都说太热,而且大家都觉得那样特别浪费柴禾。后来我们试着在土炕前面挖了个坑烧火做饭,然后在坑里通了个洞到土炕里,然后按照您说的把烟道弄成回字形,这样炕也热,但火一熄灭就不行,而且烟要排出去,要不了多久炕就冷了。”

    严默也没办法解决这个问题,他另外问道:“有没有试着把灶台移到厨房,从厨房通烟道到屋里?”

    “大家正在试着垒灶台,让烟顺着通道走大家明白,可要怎么弄让炕暖和起来,还要把烟排出去,大家就都不知道了。”穆长明摇头,一脸苦色。

    “可以找矮人来试试看。”严默边走边说。

    “哎?找他们?”穆长明不太情愿。

    “面子重要,还是人命重要?”

    穆长明脸腾地变红,红得都要发紫。他还是第一次被默大人批评,顿时觉得自己忒不是东西,竟然为了自己的面子,拖了这么长时间还没解决问题,这对得起祭司大人和祖神给他的考验吗?

    严默也没想到自己随口一句话会让穆长明那么羞愧,看那么大一条汉子,头都要低到裤裆里,便伸手拍了拍他的背,“我知道你不愿意让矮人超过我们九原,我们自己也不是做不出这东西。但是如今已是严寒,时间紧迫,我们没有那么多时间去琢磨,而矮人人多,他们一个个待在家里没事干,那么好的劳力不用白不用,东西弄出来还是我们自己享福。如果你不愿邀请矮人,可以试试悬赏的方式,让九原人、矮人、人鱼,甚至格兰玛族都参与进来,谁弄出来就给谁奖赏。”

    穆长明不住点头,在听到后面时似乎想通了什么,郑重地道:“大人,您放心,我知道怎么做了。”

    穆长明离开,又有别人上来,这次是关于那些逮回来过冬的野兽,因为天气寒冷,已经冻死一匹。

    这种损耗已经在严默的预想之中,只让他们加紧盖家畜住的大棚,草料等也要跟上。

    原战那里也有战士头领等着汇报。

    “我看到原际部落已经住进外城?”原战问狰。

    狰点头,“是。不是白住,他们会在明年秋季用食物跟我们交换。”

    “秋季?”

    “他们先提出要帮我们建城盖房,我拒绝了。春季怀崽子的母兽多,不适合大型打猎,夏天肉容易腐烂,所以我提的秋季。”

    原战表示认可,他们本来就不缺一点食物,要食物主要还是为了让原际知道进来避寒不是白避,至于狰不让他们建城盖房,大约也是怕他们做手脚。

    “不要让他们进入内城,如果有人想见亲人,就在外城见。”

    “是。”

    “盯着他们。”

    原战和严默两人各自忙碌,一直到晚间才得以休息。

    发现煤矿是一件绝大喜事,又能得到两百多人口,虽说挖矿也好、调/教这些野人也好,都需要时间,但总归是好事。

    只是蜥蜴人的能力让严默十分警觉,也让他更不敢轻看三城的力量。

    之前擅长射箭的鸟人,加上这次擅长精神控制的蜥蜴人,三城力量显然要比他想象得更加深厚。

    蜥蜴人和巨人虽然被他们杀光,但是隐患已经留下,只要三城着意调查,想要查到他们九原头上也不是难事。

    朵菲尔德部落也是个麻烦,虽然他们公主不愿回去天堑城,也不愿天堑城找来,但朵菲毕竟是天堑城的公主,菲力等主要头领也都是从天堑城出来的,以后三城寻来,比起强占,显然和朵菲部落合作的可能性更大,偏偏朵菲部落和他们的关系比较微妙,如果没有三城还能互通友好,一旦三城的势力真正延伸过来,那就难说了。

    想来想去,目前他们唯有拼命发展,加强自己的力量,才有可能在未来和三城有谈判的可能。

    是的,谈判,不是打仗。

    如果他们太弱小,三城只要派些高阶神血战士来就能把九原全部毁掉。

    如果他们发展力量只是中等,三城在不知道巫运之果在他手上的情况下,还有可能和他们成为合作或联盟关系,但一旦被三城得知巫运之果就在九原的祭司手上,那么战争将避无可避。

    可如果他们能跟三城一样强大,或者至少发展出让他们不得不忌惮的特殊力量,那么他们才有可能和三城有平等谈判的可能。

    严默把自己的想法毫无隐瞒地跟原战说了。

    原战是九原的首领,他必须知道以后九原将可能会碰上什么样的危机。

    结果原战却只用眼梢瞟了他一下,道:“这是必然的事情,只要活着,战争肯定无法避免,将来我们不跟三城打,也会跟其他部落打,就算没有巫运之果也一样。除了五岁以下的孩子,部落里的每一名战士、每一个人都清楚这点。”

    不好意思,这段时间好日子过多了,我忘了我们其实天天生活在凶险中,猎一头野兽都要跟别的部落抢夺,一个盐矿就能让数个大部落开战的事实。从和平年代过来的严默耸耸肩,再次提醒自己都生活在什么年代。

    就算他原先待过的世界,不也天天有战争?他的母国也才安稳没多久,可边境到他离开的那会儿也没太平过。

    “以后得加强精神力的锻炼,炼骨族传承中开始提到精神力,我先研究研究,看能不能结合初级和中级训练法,对精神力方面做着重锻炼。否则下次我们再遇到会精神力控制的人,会相当吃亏。”

    “嗯,后面没什么事了,你先着重炼骨族传承那边,第四级练的怎么样?”

    “还好,我觉得难的在后面。过两天你把我送到传承之地,之后我想就待在那里,如果有急事你再来找我,没事的话,我大概会待到开春再回来。”严默主要想把精神力控制和元晶的使用这两者给好好弄清楚,有控制和影响精神力的方法,肯定也有守护的方法,炼骨族人既然能用精神力操控和联系骨宝,他们在这一方面的研究想必应该不会比蜥蜴人弱。

    原战没有阻止严默闭关,他虽然不想一个人独守空房,但他也知道默必须强大起来,他虽然能保护他的祭司,但他也不是时时刻刻都跟默在一起。

    “我建议你也把手头上的事情暂时全部交出去,趁着冬季安宁,赶紧把七级能力稳固下来,虞巫说了,那枚七级水元晶至少可以支持一年时间,而且那还是在没有巫运之果每天吸食你的火能量的情况下。”

    原战点头,他也有这个打算。

    “有狰和猎他们在,部落想乱也乱不了。”狰他们对原际的安排,严默也听说了,还算满意。战士头领们甚至还很奇怪,说老祭司这次竟然没怎么闹腾,被拒绝两次后,就安安生生地接受了他们的条件。

    严默想起在外城时感觉到的那股刺人目光,那是老祭司在看他吗?不知道是不是隔得比较远的缘故,总觉得老祭司看起来似乎有点不一样了,似乎又有了鲜活气的模样?

    他还以为经过那场大病,老祭司不死也会让位,没想到那老头病了一场,倒比以前更精神。

    “我会安排,原际那里我也让人盯着了。”原战扔掉外衣,赤着仍旧很瘦但已经重新被强壮肌肉覆盖的身体走到严默面前,手指插入他后脑勺的头发中。

    严默抬头看他,还以为他要说什么重要事情。

    原战一张嘴:“我等不到你十八岁,明年开春我们就在一起。”

    “……不行。”

    原战狭长的双眼射出凶狠的厉光,“不行也行。”

    严默语气平静,“我的身体太差,给你捡到时就损耗得很厉害,后来又被你……就损耗得更多,之后又病了几场,虽然经过长期调理,我的身体已经比当初好很多,可是你别忘了,就在不久前,我刚把自己的血肉制成返魂丹救了你的命,你别看我现在已经恢复,其实就是空架子而已。”

    原战双唇紧抿。

    “如果你真的等不了,可以用强,不过我一定会反抗。不要以为你真的死不了,你毕竟是人不是神。”

    “大腿不行?手也不行?嘴巴也不行?”

    严默嘴角抽搐,这牲口什么时候连咬一咬也无师自通?

    “你就不能忍忍?”

    “不能忍!为什么要忍?不进去不就行了?”

    “这种事做多了对你也没好处。”

    原战低头蹭蹭他的鼻尖,无赖地道:“我火气旺!而且我上次明明听到你对草町他们说,男女成年后都要有一定发泄,老憋着也不好,会变态。”

    “我跟草町他们说了那么多,你就听到这一句?”

    原战忍不住在他脸上啃了一口,推着他往卧室走,“睡觉吧,不早了。”

    “我累了,今晚什么都不会跟你做。”

    原战敷衍地道:“知道知道,你睡你的,我保证不插/进去。”

    “滚!不插/进去也不行,我大腿皮经不住你磨!”

    “别那么小气,你杀了我那么多次我说什么了吗?”

    严默站住,和他走成并肩的原战扭头看他。

    严默的目光往下又往下,最后停留在某牲口挺翘结实的臀部上。

    原战顺着他的目光扭身看过去。

    “有些事也不是不可以商量。”严默绽开一抹不太正经的笑容道。

    “怎么商量?”原战顺势搂住他,过了一会儿,就感到一只爪子在捏他屁股。

    严默对触感表示满意,“如果你愿意……”

    “好!”

    “……你都不知道我要说什么,你就敢说好?”

    “为什么不敢?”原战已经被摸出火,本来火气就旺,这下更不能压制,声音都烧得哑哑沉沉的,“你想做什么,来!”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