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05章 章回205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当有猛兽偷袭原际住地,把原际养着的活猎物全部偷吃光的传闻传入原战耳中后,原战觉得已经到了必须跟壕谈谈的时候。

    当天,原战踩着厚雪走到外城原际头领所住坑屋的门扉前时,几名原际战士正在除雪,昨晚下了一晚上,把坑屋的大门都给堵上了。

    “壕在吗?”

    “大战!呃,战首领,酋长在里面。”

    那名战士正想着要不要通报,就听坑屋里面传来说话声:“是大战吗?进来。”

    原战对那名战士笑笑,拍拍他,推开门扉走下台阶。

    台阶两边各有一张兽皮帘,左边是壕酋长,右边是老祭司,兽皮帘上各有挂饰表明身份。

    原战刚要撩开左边的兽皮帘,右边的兽皮帘掀起,老祭司从里面走出,笑:“来找壕?”

    原战皮笑肉不笑,“秋实大人。”

    “正好我也有事找他,一起去吧。”

    “如果秋实大人有事找壕酋长,我可以等会儿再来。”

    “不用,没什么大不了的事。”老祭司笑得和蔼。

    原战眼中闪过一抹怪异之色,这老家伙什么时候对他笑得这么可亲过?他想打什么主意?不会是原际的食物不够吃,他们打算从他这儿再多借一点?

    想到那个谣言,原战学着严默“呵呵”。

    “大战,你和秋实一起进来吧。”壕在屋里再次开口。

    原战撩起兽皮帘,示意老祭司先进。

    老祭司也没客气,先一步进入壕的房间。

    原战在门口顿了顿,目光在屋里扫了一遍,这才进入。

    坑屋里很暗,只屋中间点了火塘,既取暖也靠它照明。

    火塘上架着一口石锅,里面煮着雪水,水开了,快烧干了,就再加一点雪。

    壕招呼原战和老祭司在火塘边坐下,亲手给两人各舀了碗热水。

    原战接过,一腿支起,一腿盘曲,单手架在支起的腿膝盖上,姿势很是随意。

    “找我有事?”壕喝了口热水问。

    原战放下石碗,“秋实大人如果有事可以先说。”摆明了他不想当着老祭司的面说什么。

    他可以不让任何人发现的直接从地底进入壕的坑屋,可是他一觉得没这个必要,二也不想让壕活在不安中——他这个血脉能力想搞暗杀很方便。

    “大战啊,正好你来了,我还正准备和壕去找你一趟。”老祭司带着满面笑容道。

    原战心中再次冒起怪异的感觉,但他表情没变,只抬起眼皮道:“找我什么事?”

    老祭司看向壕,壕像是没看到他的目光。

    老祭司在心中冷哼一声,带着一点恰到好处的奉承,对原战笑道:“这不是我们刚来这片土地没多久,还没做什么准备就入了冬季,偏偏我们许多厉害的战士都跟你走了,这次冬季前的最后一次狩猎,我们也没打到多少食物。”

    放屁!他承认原际几个最厉害的战士都跟了他没错,但跟过来的三百多人并不全都是战士,满打满算,战士也只有两百人左右,而因为他和默及时援救的缘故,原际损伤并不严重,他们剩下的六百多人,至少有四百人有战斗力。

    而且冬季前最后一次狩猎,狰和猎他们看在过去的情分上对原际战士多有照顾,九原丰收,原际得到的也不少,省吃俭用想要熬过整个冬季并不难,何况九原不少人还在暗中援助原际。

    原战并没有开口反驳,只看老祭司下面怎么说。

    老祭司瞅着原战的脸色,叹气,“有人看着我们打得多,但我们人也多,分到每个人手上就没多少,偏偏上次打回来想留着过冬的一些活物在前几天被猛兽给偷吃光了。”

    原战唇角浮起一丝毫不掩饰的讥笑,猛兽指的是谁?能在九原附近出现的猛兽不就九风和铁背龙一家?

    可默早就想到过这点,几次和四凶徒沟通,让它们不要在附近两脚怪的住地里狩猎,九风和铁背龙一家都已答应。

    从九原到红盐湖的十日路程之地盘没有人踪,九风它们现在就多在那里狩猎,默和他也都不打算让这片土地以后再进入人口,九风也说了不想再让两脚怪进入它的这片后花园。

    猛兽吃了原际的活猎物?他倒觉得是有人忍不住偷吃,再把这个罪名栽赃到九风它们头上。

    “九风和铁背龙一家回了它老巢。”

    “什么?”老祭司一脸诧异。

    “早在我和默带着一群野人回来的时候,九风大人就和铁背龙一家回去了它的驻守之地。如果九风大人和铁背龙一家回来,我相信每个人都会看见它们。那么大的身体,又不是瞎子看不见。”

    老祭司一脸像刚知道这个消息似的,“是吗?我还以为山神大人看上了我们的猎物,正想着要不要派人出去打猎再献给它一部分。”

    随即又脸带忧愁地道:“如果不是山神大人和铁背龙一家,那不是说九原附近还有其他猛兽出没?这可不是小事。大战,要么你们出一部分战士,我们再出一部分到附近寻找看看,如果有猛兽,也好早日除掉这隐患。”

    狡猾的老家伙!又想九原帮你们狩猎。原战没看他,看向壕,“壕,部落里真不够吃了?”

    一直没有开口的壕默默点了点头。

    老祭司立刻带着点哀伤道:“如今部落里剩下的人大多都是老弱病残,吃的还不比战士们少,奴隶又没剩几个,来的季节也不对,往年我们这些老的还能种点黍米吃,今年就只能跟着大家一起啃草根。”

    老祭司看壕不肯接茬,暗骂一声,只好自己又接着道:“我们难哪!往年还能靠吃两脚羊熬到开春,如今壕说你们九原不吃两脚羊,我们也不能吃,可我们总不能眼睁睁看着那些孕妇和孩子饿死。大战哪,如果你们还有多余的食物,能不能借给我们一些?等来年秋季我们一起还。”

    原战心中怪异之感挥之不去,老祭司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会说话?他还以为老祭司会跟以前一样指着他鼻子大骂,或者冷嘲热讽,或者用以前的情分来要挟,总之不会这样绕着弯子说话。

    奇怪,就好像老祭司突然换了个性子似的。

    一个往年高高在上的人突然陪着笑脸跟他说话,原战不但没有感到得意,反而把提防心又升高几分。

    “食物,我们有是有,却也不多,毕竟九原也成立不久,也就今年稍微好过一点,想要换取食物可以,但我们不想再要猎物。”

    “我们没有奴隶可以交换,战士更不行。”老祭司看出原战打算,一口咬死。

    “我们要女人。”

    “不行!”

    “那就孩子。”原战追加一句:“只要孤儿,无父无母的。这样的孩子,你们往年也是拿来做两脚羊,不如给了我们,孩子能活下去,你们也能换取到食物。”

    老祭司没有立刻拒绝,在心中盘算着,“你们能换给我们多少食物?最好要活的,我知道你们养了大群活物。”

    老祭司眼中漏出一丝贪婪,他需要活血来养活这具行将就木的身体。人不好偷杀,只能打猎物的主意。

    原战没有遗漏那丝贪婪,“活物没有,只有没有腌制过的冻肉,十只冻羊肉换十个孩子。”

    “不行。”老祭司也没指望九原会傻到白送他们食物,“十只冻羊最多换给你们五个孩子,只有五岁以下的小崽子。”

    “十岁以下。”

    “不行!”

    原战皱眉,“小孩子可不好养,五岁以下的本来就体弱,养不好连冬天都熬不过去。”

    老祭司就是不答应,转头就对壕喊了一声:“酋长!”

    壕吸口气,对原战道:“六岁以下的孩子,没有父母兄长的都给你。”

    见壕开口,原战不再坚持,“有多少?”

    “原本有三十来个,现在还有二十个不到。”其中有些孩子不是饿死或病死,而是失踪,壕心中有所怀疑,却苦于无法诉之于口。

    “太少了,再加几个女人。”

    “不行!”女人肯定不能给。老祭司自己都还在打格兰玛族那些女人的主意。

    壕抓起三根一般长短的枯枝,随手从中间掰断,两根两根地丢进火塘里,“大战,这样吧,部落里还有些老人和伤残战士,他们都不能干活了,我知道九原有各种活计,不一定非要健全的战士,你把他们带回去,给他们口吃的,让他们给你纺麻线或干什么都行。这些人不要你用食物换,那十七八个的孩子,你照二十个算,行不?”

    昔日的酋长都把话说到这种程度,原战怎么能说不行?哪怕这个交换他很吃亏。原战只好点头,带着一点点不情愿的发泄情绪,抓起刚才放在身边的石碗,把冷掉的水随手泼到墙角,又重新舀了杯热的。

    老祭司也早就想把那些老弱病残给打发掉,看壕把那堆废物就这么轻松地推给九原,心中十分满意。

    于是双方敲定,用二十个六岁不到的孩子交换相当于四十只成年冻羊肉的食物。

    老祭司还是想换活物,他等不及来年春天,而他现在这具身体也无法支持他进入森林。

    “大战,皮毛要吗?我们用上好的皮毛跟你们换活的猎物,只要二十只……十只也行。”

    原战正想拒绝,念头一转,道:“不要皮毛,你那里是不是有不少草药和植物种子?我们祭司喜欢这些,你拿来,我看着给你换活的猎物。”

    “好,等会儿你到我那儿,我找给你。另外还有件事,冬季寒冷,部落里不少人都冻病,有些人手脚都冻坏,如果不是这样,我和酋长也不会厚着脸皮非要到九原来过冬。这坑屋是比帐篷暖和,等明年开春,我们也打算照这样挖几个大坑出来,不过这坑屋暖和虽暖和,却也各种不便,比如这么大的雪,如果屋里人睡过去,被雪活埋了都不知道。”

    “秋实大人是不是觉得我们九原借给你们的这坑屋不好?”原战没好气地道。

    占了便宜的老祭司堆出笑容,“当然不是。我只是想我们不能每年冬天都来跟你们借屋子住,好歹都是一个部落出来的,大战,明年开春,也帮我们原际盖座城吧,你们息壤族可以操控土壤,盖房子对你们不是难事。”

    这脸皮得多厚才能这样直接提出来?原战心想是不是他刚才表现得太好说话,才让老祭司这么……默说的那个词叫什么来着?对,得寸进尺!

    “想要我们帮着盖房?可以,用活人来换。”

    老祭司对壕使眼色,壕一脸无奈地原战道:“我们哪有那么多人换给你们。别听秋实的,部落怎么建,我们自己弄,不用你们帮忙。你不是说有事找我吗?什么事?”

    壕没有赶老祭司离开,明知赶不走,再开这个口有什么意思?

    “我想跟你谈谈明年狩猎地盘划分的事。”

    老祭司一听是这事,也不再插话,只看壕和原战谈判。

    从壕那里出来,原战回内城交待了几件事,便转去了严默那里。

    严默已经通过炼骨族传承的第四级考验,目前正在学习第五级的知识。

    从第五级开始,骨承对时间的要求便没有那么严格,原本只能戴在头顶上的骨承也化作宽手镯一样的东西卡在了他的左腕上。

    严默觉得这个安排很合理。

    毕竟炼骨族没有想过要把传承交给炼骨族以外的生物,第一级到第三级的时间会抠得那么紧,应该是能进入传承之地的炼骨族人都已经有一定基础,三级以下知识对他们根本不难,就是走个过场。

    第四级对炼骨族人才算是入门,所以给了四十九天的学习时间。而第四级的考试则把不适合学习炼骨术、或不认真学的给排斥了出去。

    第五级开始难度增加,其中精神力锻炼成为主支之一,就是有一点天赋的炼骨族人也需要长时间锻炼,为此骨承便没有再设定时间限制,可以让学习者直到学会并掌握再来挑战第五级的试炼。

    严默猜测,就算是炼骨族人,如果精神力不发达,大概也只能止步于第五级。因为想要学习第六级以上的炼骨术,必须通过第五级的考验。

    第五级开始要求学习者必须自己独立动手制作出能用元晶操控的完整骨器。

    严默打算完全掌握第五级的知识传承后再回去,反正他有空间腰包,也不愁吃喝,就是洗澡和保暖比较麻烦。

    原战因为能力特殊,进出炼骨族传承之地毫无压力。他知道传承之地有更厉害的大家伙在,但他打不过也能逃得过,所以并不害怕。

    “壕酋长在向你求救?”严默本来只分了三分之一心神给原战,直到听到这句才抬起头。

    原战颔首,神色微沉重,“那是部落里战士之间约定的特殊动作,只用在被困或被敌人威胁、而自己人不知道情况的时候。”

    “你把过程再详细说一遍。”

    原战没有不耐烦,真就从头到尾又说了一遍。

    “好像有点不对,秋实那个老家伙……”严默沉吟。

    原战,“你也听出来了?我觉得老祭司就像是变了一个人。”

    “变了一个人?”严默心头一震,心想那老家伙不会跟他一样被魂穿了吧?“我想见见他。”

    “不急,你先把炼骨族传承给练好,部落有我看着,不会有事。如果老祭司真的有问题,我倒要看看他想干什么。”

    “无非是打九原的主意,或者为了巫运之果。你觉得秋实知道巫运之果在我身上吗?”

    “没感觉出来。”

    严默敲敲膝盖,“如果是原来的老祭司,只要他听过巫运之果,就一定能分析出来那果子现在就在我这里。当时九风把果子带回来时,原际部落里有不少人看见,那些人并没有都跟了我们回来。”

    “我打算找个机会再找壕一次,但秋实盯壕盯得很紧。”

    “会找到机会,等我回去,找个理由把他们俩人都约来,我们再分别找他们聊天。”严默对壕的印象很好,不想这人就这么死掉或废掉,壕在被控制的情况下还想着要把部落里养不活的人送出来弄条活路,这样的头领死掉太可惜。

    原战也笑,“我越来越怀疑那老家伙不是秋实,壕说要把老战士送给我,他竟然毫不阻止,还以为占了便宜。那些孩子就不说了,年纪越小越容易养得忠心,就说那些老弱病残,别看那些老战士都不能再打猎,有些人还残了,但他们的战斗经验和打猎经验都还在,能活到四十岁以上的老战士都是人精,往年冬季如果不是实在食物不够,没人会去打老战士的主意,就是实在熬不下去,通常也都是他们自己杀死自己。我们九原现在什么都缺,这些有经验的老战士可以帮我们去调/教新战士、将来的奴隶,还有那些野人,用处大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