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06章 章回206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在狰把十八个六岁以下孤儿和三十七名或老或残的战士领回九原后,严默回来了一次。

    部落里也就此多出了扶幼堂和敬老堂这两个陌生名词,议事大厅空置的侧翼也有了用处,两处都有人专门照顾。

    三十七名老战士并不是人人都是只身前来,有些人还带了自己的女人,一共九人,这九名女人也都已衰老,没了生育的能力,干活也没多大力气,否则老祭司还不一定愿意把人放过来。

    议事大厅里点起了数十个火盆,墙上分段插满火把,门窗都有厚厚的兽皮帘挡着,一点风都透不进来。大厅再大,这样不怕费煤炭的暖了半日也暖和了起来。

    火盆上还架着新烤的肉,帮忙的人来回转动烤架,避免肉烤糊了。

    一路冻得僵硬的老战士和孩子们刚刚进入大厅,顿时就觉得从冬季一脚跨入了初夏。浓郁的肉香也直往鼻孔里钻,勾得他们早就没了油水的肚腹一阵咕噜乱叫,有些孩子忍不住,口水都滴了下来。

    “都呆站在门口干什么?快进来!”草町热情地招呼着大家。

    以乌宸为首的孩子们用毛皮裹着那些孩子,先一步走进大厅,各找位置坐下。

    大厅里没有设桌椅,只在火盆周围铺设了毛皮和草垫子,垫子前面有小矮桌,上面放了水罐和石碗、石刀等物。

    大门关上,老战士们也各自找了地方坐下,很少人说话,大家直勾勾地盯着火盆上架着的烤肉,却没有一个人动手。就连小孩子也一样,有些孩子早就饿得没了力气,哭声都微弱得快要听不见。

    草町和巫青等医疗组的人重点照顾这些小孩子,有些伤势还未痊愈的残肢战士也被分到一处。

    擦洗伤口,重新换药,正忙碌中,严默和原战从后面绕进大厅。

    大厅中人一看他们出现,立刻从垫子上站起,纷纷喊道:“首领大人,默大人!”

    除了真爬不起来的人,老战士有些人就算腿脚不便,也在周围人帮助下挣扎着站起。他们不知道自己的命运会如何,被酋长送给九原,有些人心中有不满,但大多数人心中都在偷偷高兴。

    九原没有奴隶,就算要奴隶,也不会要他们这些残废。而食物充足、规定不准吃人肉的九原也不可能把他们宰了吃掉。

    虽然有可能把他们当作诱饵去捕捉野兽,但是就算这样也比留在原际等死好。至少他们死前可以吃顿饱食,死也可以死得像个战士。

    严默对他们点头,原战一挥手,“都坐下。”

    除了帮忙和照顾孩子的人,所有人都落座。

    原战也没说什么漂亮话,直接就道:“你们来了,今后就是九原人,有我一口吃的,就不会饿死你们。先吃吧,有什么话等吃饱肚子再说。”

    在场的人还有点放不开。

    原战也不管他们,自己抓起面前火盆架上的烤肉就撕了一块大嚼起来,“都看什么?吃啊!对了,默说你们饿久了,不能先吃肉,得先喝碗面疙瘩汤。”

    负责煮面疙瘩汤的人招呼能动的老战士,让他们一起过来帮忙端碗,一人一碗面疙瘩汤传递到各人手上。

    热和和的汤碗冒着香喷喷的热气,这些饿久了的人哪能抵抗得了面疙瘩汤的魔力,老战士你看我、我看你,本来就都不是文明人,刚才没动手只是害怕做错事,眼见首领大人都吃起来了,又这么多人催促着他们吃,他们也放开了,捧起碗就迫不及待地往嘴中倒,烫嘴也顾不上。

    乌宸等少年则负责把面疙瘩汤稍稍吹凉了,用木勺去喂那些小孩子,更小的就只喂汤。

    严默没坐下,草町正一脸求救地看他。

    严默走向他们,“怎么了?”

    “大人,你看这几个孩子。”草町又是焦急又是哀伤。

    严默单膝跪到垫子上,查看那些被放在垫子上的小儿。

    六个生病的孩子。

    一个身上像是被什么毒虫叮咬过一般,全是红肿大包,碰一碰,那孩子就疼得直抖。

    一个伤到胳膊,也没人给他纠治,胳膊长歪了,还发着烧。

    另外四个都饿得皮包骨头,看不出到底有多大,其中还有一个是襁褓中的婴儿。这四个孩子,尤其那个婴儿眼看就快不行了,身上又脏又一股怪味。

    严默一向对大人残忍,却对小孩子最为心软。他一一诊脉观察,很快便对六个孩子的病情心中有数。

    那个被毒虫叮咬的看样子最可怕,其实却最好治,用对症的草药熬成药汁给他擦洗几遍,再内服两次,就差不多能痊愈。

    “你们得快点学会更多的字,否则我报出来的草药名和熬制方法等,你们都记不住。”严默把这个孩子的医治方法详细交给巫青,让他负责对这个孩子的治疗。

    巫青记草药名记得满头大汗,乌宸等人也帮着他记。

    严默也没为难他,说好等会儿会把药配出来,让他直接去拿就行。

    伤到胳膊的也不麻烦,等给他退烧后,把长好的骨头从长歪处掰断,再让它重新长好就行。治疗方法说起来简单,孩子却会受大罪,严默打算亲自动手,他可以用金针为孩子刺穴止痛,目前就先给孩子退烧。

    很多人都说中药见效慢,没有西药起效快,严默对此嗤之以鼻。

    华国有记载的医疗记录中,有不少医者用一碗汤剂就解决病症的记录。只是华国古时医者地位不高,在统治者没有特殊要求的情况下,也没人会把华国上下几千年的医疗知识和医方等做完正记录,导致不少良方和医疗方法失传,后来更有“不求有功,但求无过”的医疗思想影响,很多医者不愿意冒险先给病人治病、再给病人疗养这样的过程,宁愿让病人拖着,以疗养为名让他慢慢恢复。甚至把见效快的汤剂药丸等笼统地归类为虎狼之药,宁愿弃之不用。

    如果是慢性/病或不急的病,勉强可以这样治疗,医者也可以减少把人治死的危险。可是遇到急病、重病,这样的治疗方法就过于保守。

    严默这人天生对医术感兴趣,又不喜欢拘泥于传统药方中,他喜欢研究、喜欢折腾,胆子又大,只要能解决病症问题,他什么药方都敢开,如果不是这样,他也不会年纪轻轻就成为举世闻名的大国手,更不会背负流放指南被流放到这个凶残异世界。

    为此,他敢拍着胸脯说,只要有他需要的药物,他就能配置出不亚于西药、甚至比西药效果更好的退烧药、消炎药。

    说白了,西药也不过只是物质提炼物,华国中草药就类似于把原材料进行熬制等,以求得出西药物质提炼物的效果。

    再说得更白点,西医求的是眼前效果,中医求的是过程加眼前效果加未来变化。

    所以中医难,而好中医更难得。

    严默正在根据孩子的情况拟药方,有人畏畏缩缩地靠近,低声道:“我、我们能帮忙吗?”

    严默转头,就见几个上半身披着干草的苍老女人正挤在一起偷看他。

    “我们可以帮忙照顾孩子。”女人们手足无措,她们害怕被当成废物、被当成诱饵,只想自己能更有用点,不要那么快被抛弃。

    严默微微一笑,“那太好了,正好我们人手不够。草町,你给这几位大姐安排。”

    女人们一听祭司大人愿意用她们,当即都高兴地笑开了颜。

    “吃过了吗?你们先去吃饱,等吃饱了再过来一样。”

    “哎!好,好!谢谢大人!谢谢大人!”女人们当然没有吃饱,她们连面疙瘩汤都还没喝上嘴,不是她们不想喝,只是她们看到祭司大人都在忙着做事,哪敢当着祭司大人的面自己什么都不做却先吃起来,她们又不是战士。

    苍老的女人们交换着眼色,九原的小祭司真的像大家传的一样,人特别好。如果是老祭司,她们胆敢这么无礼,不被揍一顿也会被自家男人给骂死。

    有些女人仍旧不敢去先吃东西,跪在周围就等着帮忙。

    严默知道这些女人被老祭司吓怕了,但是……闻着因为温度上升而越来越重的体味,他决定不再跟这些女人和声和气地说话,直接皱眉命令:“先去吃饱,吃饱了会有人领你们去收拾干净,不干净的人不能接触病人。”

    “是,是,大人。”女人们吓了一跳,但她们反而觉得祭司就应该这样,而且人家虽然冷着脸,可说的话都是为她们好,她们只当祭司怜悯她们,这才喝令她们离开,心中对这位小祭司越发感激。

    剩下的四个孩子,三个饿坏了,还有一个不知吃了什么吃坏了肚子,整个人拉得虚脱。

    严默忙着治疗这六个病重的孩子,草町等人听他指挥,因为都有一定经验,倒也忙而不乱。

    正在拼命吃喝的老战士和老妇人们一直在偷看这名少年祭司,见他一直在忙着救治那些部落不要的孩子,别说怨言和恶骂,他们还看到这位祭司大人抱着那些脏兮兮的孩子轻声哄,这让他们又是吃惊又是安心,还有几分复杂的情绪。

    他们是原际的人,本该一生忠于原际部落,可是他们被酋长亲自送给了九原。如果是当奴隶或当食物,他们也认了,等死就是,权当为部落做的最后一件事。

    可是把他们接进来的息壤族和飞沙族战士都信誓旦旦地告诉他们,不会有人杀死他们,也不会有人拿他们当食物。如今再看首领大人的态度和那位少年祭司的言行,他们心中不愿,可还是升起了诸如原际的老祭司不如九原的小祭司人好这样的念头。

    有这样的祭司在,也许他们真的会活过这个冬季吧?

    严默看到右掌亮起,一扫上面提示,点点头,笑纳了这四十六名新成员。

    诊所并不远,但他为什么要特地留在大厅里医治这些孩子?

    一来是这些孩子刚进温暖的地方再出去会伤身,二来多少也是为了收买人心,只是他没想到效果会这么快、这么好,也许他该去感谢一下秋实大人?

    原战在上位看着大家已经吃得差不多,扔掉骨头,擦擦油手,再次开口:“部落不养闲人,你们虽年纪大了,有些人手脚也不方便,但经验都还在。祭司大人怜悯你们,不想你们领最低分配,过来了也依然过着吃不饱、穿不暖的日子。为此……”

    老战士们一起抬头,眼中充满期冀地看向原战,又看看就在他们身边不远忙着救治孩子的少年祭司。

    严默感觉到原战的目光,抽空转身道:“等会儿我会让乌宸来给大家统计一下,名字、年龄、家人、特长等等,希望你们不要有所隐瞒,不管会什么都说出来。我会安排你们去做老师或教练,负责给部落里的孩子和所有人上课。女人也一样,哪怕你们只是会采几种认识的果子、会砍枯枝、会认识野菜、会磨制石器、会鞣制皮毛、会缝补,都可以。”

    原战接着道:“只要在部落里干活的人,除了基本分配,还有另外的工分拿,工分可以换取食物、食盐、布匹毛皮、房子等,详细会有人告诉你们,你们有什么不懂都可以问。”

    “你们有伤有病的也不用担心,把你们的伤势和病情和询问你们的人说清楚,到时候会安排你们进行治疗,实在治不好的,部落也会养着。有那摊在床上不能动,但嘴巴还能说话的,就和孩子们讲讲你原来狩猎、打仗的故事,这个一样算你干活。”严默已经看过送来的人,大多数人是有伤残,但真正瘫痪不能动的要么已经被原际抛弃,要么就自己寻死了。

    原战,“部落里需要人干活的地方很多,不能当老师和教练,也能打扫、烧火、缝补等,总之只要你们勤快,就不要怕没活给你们干。”

    严默,“不想住在大屋的人,可以提出租借独栋的石屋,就是那些矮人和我们九原人住的房子,如果你们想要也能住得上。”

    四十六名男女前面听得就已经眼眸发亮,再听到这一句可不得了,当下就有战士大着胆子喊道:“祭司大人,真的吗?我们也能住上那独栋的石屋?”

    “真的,你们现在没有东西可以交换,可以先租借,用工分抵。不过我们得先把丑话说在前头,如果有人半途租借不起,或者做错事,石屋都会被收回。”

    “大人,如果真的被收回,那我们住哪里?”有老战士问。

    “如果是因为身体缘故,实在不能干活了,那么部落养你们,会让你们住进敬老堂,大屋,条件稍微差点,一个大屋住许多人,屋中只有最基本分配。如果是因为懒惰或其他原因……”严默毫不留情地道:“那个人将会被赶出内城、甚至赶出部落!”

    “你们都听明白了?”原战沉声。

    “是!”众人回复。他们不但听明白了,而且所有人都想着等会儿就去找人租借那独栋的石屋,没有一个人想要住大屋。原战和严默的话把他们心思都说活了,没有人愿意承认自己懒惰和没用,身体残了又怎样?祭司大人可是说了,只要嘴巴能动,一样教孩子!

    “首领大人,祭司大人,我、我有个想法。”一个突兀的声音冒起。

    所有人都看向说话的人。那是一名眼角布满细纹的女人,她身旁的男人拉了她一下,似乎极为吃惊自己那老实巴交的女人敢在这时候开口说话。

    年老的女人脸色一下变得苍白,她刚才听得太激动,胆子一下就大了,心中冒出一个想法,都还没过脑子就喊出口,如今后悔都来不及。

    “你想说什么,说吧,我不会罚你。”原战抬抬手。

    女人鼓起勇气,抓住身边男人唯一的一只手,说道:“大人,我和大羚没有孩子,之前有过,没活下来,我想……如果那些孩子没人要,能不能给我们一个,我们会好好待他,把他养大。病的残的都行!”

    女人这话一出,不少老战士和他们的女人都动心了。是啊,那些孩子没人要,他们之前在原际连自己都养不活不敢要,可到了九原,首领说了每个人都有最低分配,只要干活还另外有食物分,他们就不怕再养不活孩子,有个孩子也有活气,就是他们少吃一点,挤挤也能把孩子养大。

    原战看向严默。

    严默本来就有让部落里没有孩子的人领养这些孩子的想法,见原战看过来,就对他点了点头。

    原战当即道:“可以,等过两天,你们都安顿下来,再安排此事。”

    “谢首领大人!”

    说来也巧,就在原际这批人被送来的当晚,负责在大河边驻守的人点燃了绿色狼烟。

    摩尔干部落把当初说好用红盐交换的奴隶送来了。

    原战拉住严默,“等这些奴隶到了,你看过再去传承之地吧,免得刚过去没几天又要跑回来。”

    “那么多奴隶,外面雪那么厚,送过来至少要半个月。”严默不想浪费时间。

    原战贴住他,抓住他的手往自己结实挺翘的臀部上放,语声充满诱惑,“你不想吗?”

    “不想。”说是不想,手上还是用劲揉了两下。“你个牲口,说话不算数!”

    “我哪里说话不算数?我说了,你让我怎么弄,我就让你怎么弄。”

    严默怒,一巴掌拍下去,“你前面睡了我那么多次怎么算!”

    “我那天晚上也答应你,让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是你自己硬不起来,这不能怪我。”原战对此很较真。

    “妈蛋!你用嘴咬我两次,我还怎么硬?”

    “你不喜欢?”

    “……”喜欢,但他更喜欢把这人也干得唉唉叫!

    “来吧,今晚我们一起睡。我还没跟你说吧?庞泽和矮人一起弄出了烟道,可以从地下和墙壁里走,我照着他们弄的,把屋子改造了下,你试试暖和不暖和。”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