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07章 章回207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那烟道虽然做了出来,但效果并不是很理想,如果单独从炕里走,那炕还能热上半夜,从地下走,屋里暖和一些可也不多。

    严默对此也无可奈何,他专精医道,其他杂科知识大多只能记个印象,这还多亏了他记忆力好,如果记忆力不好,就是知道有那么个东西也不知道是怎么做出来的。

    来之前他从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魂穿到一个近乎原始的世界,如果知道,他一定会像背医书一样,哪怕囫囵吞枣也要吞个几本百科全书过来。不,不用背那么多,哪怕只牢牢记住几个常用的知识,也是好的。

    可世上总是难买早知道,严默摊手。

    不过包括原战在内,九原人和矮人都对刚弄出来的炕和烟道等保暖措施满意无比。

    严默也没指望就靠自己一人就能把整个社会发展起来,他又不是神。他的作用有点像领路人、指导者,仗着脑中上万年的人类知识积累,提出大致方向、给出重点,然后剩下的就靠当地人自己去琢磨、去发展。

    这个世界有这个世界的特色,他原来世界的东西在这里并不一定能适用,加上身上还有个指南随时盯着他,他每次要拿出什么东西也都要思量许久。

    比如纸张,对于大部分上过学的华国人来说,纸张的做法就算不知道详细也能知道个大概,他曾在某个少数民族见过土纸的原始制造方法,真要折腾出这东西也并不难。

    可之前一个是没那个时间,还有一个就是环境破坏的问题。

    原始手段做出来的纸张看起来好像没有使用化学药剂,对水和环境的污染不大,但其实还是有一定污染性,只不过毒性没有化学药剂那么重。

    而且造纸术一旦被传播开来,势必会对树木、水源等造成极大破坏,也许现在看不出来,但慢慢发展下去,就跟火药发展为炮弹、炮弹发展为核弹一般,危害都在后面。

    说到火药,他也会配,这玩意一开始可是作为长生不老药的一部分配方被道士给搞出来的。

    可连纸张他都不敢拿出来,更何况火药。

    原战爽过了正在跟他嘀咕烟道和炕的种种好处,难得夸奖了矮人几句,说着说着见他走神,便半趴到他身上,捏他的脸蛋问:“想什么呢?”

    “我在想祖神真坑爹。”让他来就来了,干嘛还非要弄个指南盯着他?如果这么怕穿过来的人破坏这个世界,为什么不一开始就弄一个好人、圣人过来?

    老天爷就不怕他不管不顾,弄出一堆不好的东西来破坏这个世界?

    “不要说祖神的坏话。”亲眼看过祖神惩罚过自家祭司的男人,对祖神又恨又敬,还有三分畏惧。

    严默打开他的手,他不是好人,更不是圣人,为了自己生活舒服方便,为了让自己和自己的孩子享福,他管后面几千几万年以后的这个世界会怎么样!不止是他,他原世界多少人不都是这样的想法?自己都活不了了,谁还管后世如何。

    “如果不想这个世界被破坏,那么直接让这个世界上所有高等智慧动物全都死掉不就得了?没有发展,自然也没有破坏。”

    “你又在跟祖神说话?”

    严默扭脸看他,“阿战。”

    “嗯?”原战支撑起半身,手伸进被窝抚摸他的胸膛,手指在微微红肿的小米粒上流连不去。

    严默抓住他的手,“如果你是神,你是希望人类统治这个世界,还是希望这个世界跟现在差不多,所有智慧生物、动物、植物、昆虫等都按照自然的物竞天择来生活?”

    “如果是人统治这个世界,人类会利用各种知识生活得很好,一大部分人会过上不愁吃、不愁穿、不怕寒冷与炎热的生活,但是,因为人类的知识和发展,很可能数万年后,这个世界上便只会剩下人类,其他动物、植物等都给人类祸害光了,甚至连这个世界本身也会被大肆破坏,变得蓝天不再、空气污浊、碧水变毒水,人们连口正常吃食都不容易吃到。”

    这个问题对原战太难,他疑惑地道:“有神在,人类怎么会统治这个世界?神又怎么会允许?那些智慧生物也不会答应。陆地上我们厉害,但在水里,我们肯定打不过人鱼。天上,我们肯定打不过九风他们家。”

    “如果人能在水里游,能在天上飞,能拥有跟神一样的能力,便不是不可能。”严默觉得自己就像诱惑夏娃和亚当的毒蛇,他也不知道到底在期待原战回答他什么。

    原战果然感兴趣,“神血战士也拥有近乎神一样的能力,如果我还能在水里游、在天上飞,我还怕什么!默,你能让我长翅膀?”

    严默脑中有什么一亮,他一下推开原战坐了起来。

    原战却顺手又把他按倒,“你不冷吗?”再给他拉上厚厚的棉被。

    严默翻了个身,窝在棉被里抱住原战的腰身,这家伙身体火烫跟个火炉似的,上半身什么没穿就这么露在外面也不怕冷。

    “不是我,也会有别人。”严默喃喃自语。

    “你今晚有点奇怪。”原战也躺了下来,手顺着少年的腰身往下摸。

    “我为什么会到这里?为什么让我一个中医到这里?除了惩罚,我对这个世界有什么用处?为什么研究出激发神血能力的方法会给我减去那么多人渣值?为什么指南给出初级、中级训练法会说是双刃剑?为什么我亲自传授的人使用相关知识会给我增减人渣值?为什么救人、救动物、救植物都会给我减人渣值?”

    原战听他又用自己不懂的语言说话,便以为他的祭司又在跟祖神交谈,也没有吵他,只不带情/欲地抚摸着他。

    “发展智慧生物本身的能力,抑制枪炮存在?可如果人的能力真的跟神差不多,一旦大战,造成的破坏效果不也和现代战争差不多?顶多没污染?”严默忍不住笑。

    严默两腿夹紧,不让某人更近一步,“喂!”

    原战抽出手,去捏他的屁股,被踹了一脚。

    “跟你说个故事。”脚丫子在人小腿上蹭蹭,不是勾引胜似勾引。

    “哦?你说。”原战眯着眼,被蹭得很舒服。

    “这个故事说的是,有个世界曾经和我们这里差不多,他们中也有很多神血战士,等他们变成十级时,便可以翻山倒海无所不能,有一天,几个大部落开战,所有神血战士都参与其中,然后那个世界遭到了极大破坏,很多人都死了,神血战士更是战到同归于尽。”他原来的世界可是有不少国家都记载了远古神战的传说,那规模和气势与核战也没多大区别。

    现代很多人都笑说地球历史上肯定经历过数个高级文明时期,每个文明内容都不太一样,但无一例外,在发展到一定高度时都因为战争或天罚(比如洪水、极冷气温)而消失。

    “就这样?”原战还以为会听到一个长篇故事,哪想到几句话就结束了。

    “就这样。”严默脸上带出微笑,他开始想通,“你看,不管怎么发展,不管走哪条路,不管是哪个智慧生物站到食物链最顶层,最后的结果都差不多,只不过时间长短的问题。我想祖神想让我做的大概是平衡,对,就是平衡。”

    这句话严默是用通用语说的,原战听懂了。

    严默又道:“我想我做什么不是重点,而是我做什么时必须考虑全面,至少要把破坏和毁灭的时间尽量延后。祖神大概也是在做各种试验,看哪种方法或者说哪种发展对世界本身的破坏最小,并且能最长时间延长生物共存和世界的生存时间。”

    原战皱眉,“如果这样,祖神岂不是也不愿意神血战士变得太厉害?”

    严默拍脑袋,“对哦,神血战士的能力不可能无尽发展下去,我觉得应该会受到某种规则束缚。十级战士大约也会变成像核武器一样的存在,只作为威胁和最终手段。”

    “核武器?”

    “呃,祖神曾用过的武器之一,威力强大,但对这个世界破坏也大,被祖神弃之不用了。”

    “那如果神血战士对这个世界破坏也太大,祖神会不会也把他弃之不用?”

    “很有可能。我觉得如果没有正确的修炼方法,这个世界上的智慧生物恐怕很难达到十级,就算达到也不会很稳定,不然随便一个十级战士出来不就能统治天下?”

    原战反应快,“你是说三城也没有十级战士?”

    “我怀疑他们连九级战士都不一定有,不过也有可能他们各有一个最高级别的战士,互相威胁,结果就形成了三足鼎立之势。不过这些都是我们的猜测,到底如何,不去三城一趟恐怕也弄不清楚。”

    “三城肯定要去,至少得知道他们有多少高阶神血战士。”原战一直把三城当作假想敌来看。

    “好了,我想通了,来年开春我们就造纸吧,这样也方便教学和记录。不过在那之前,我得想想怎么过滤那些造纸中产生的污水,否则人鱼族一定会和我们开战。”

    “造纸?”

    “一种比石板更好用的记录物品,以后也可以当作我们的主打商品之一。”纸张、骨器、红盐,有了这三样,九原便不愁不会变得富裕。

    原战看起来粗放,其实相当敏感,“是不是祖神不愿让你把这个本领传给我们?祖神会惩罚你吗?”

    “如果我能解决污染的问题,就不会。”想通了,困意也就袭来,严默揉着眼睛强打精神。

    纸张可以造,这玩意对于他来说属于生活必需品。

    但火药?在没有金属矿藏之前,这东西弄出来也没多大用处,做烟花爆竹吗?就算发现金属,也许他们能折腾出刀剑之类,但枪炮?抱歉,他只会画,不会造。

    而且这个世界既然出现骨器,必然有它的道理存在,文明发展不止一种,又何必拘泥于金属发展中?

    倒是他知道的金属文明中的弹簧、螺纹、齿轮、轴承之四大发明也许可以利用到骨器制造中。

    能源……元晶……吸收世界中的游离能量来充能……反复使用,使用元晶的骨器……不知道他以后能不能造出取暖用的骨器?

    煤炭污染还是大了些。也许祖神就是希望能源能多面化,不让人类只盯着煤炭、石油、电能这几种能量。

    这晚,严默在沉入深眠前,脑中已经只剩下一个念头,那就是他一定要找一个聪明的、可以举一反十的徒弟来继承炼骨族传承,他是医生,光是研究这个世界的各种生物就能花尽他一生时间不止,哪还有那么多时间搞发明创造。

    原战比严默睡得迟了会,他看着怀中人,抚平他睡觉时还蹙起的眉头,他的祭司小小年纪承担得比谁都多,而这样深受祖神宠爱的祭司并不安全,他想保住他的祭司,保住九原,就必须得变得比现在更强大。

    如果他可以强大到无惧任何人,就算天下都知道巫运之果就在默手上又怎样?就算所有部落都垂涎他的祭司又怎样?他可以把那些觊觎默和觊觎九原的智慧生物全部杀死!

    虞巫几天前曾来找过他,说他知道一个高阶战士的历炼之地,如果他想去,他可以告诉他地点,但虞巫也明确说了,那个历炼之地去了很有可能回不来。

    他知道虞巫提出这个历炼之地必定不安好心,也许是想趁他不在占有他的祭司,也许是看他不顺眼,想要不得罪默的杀死他。

    但虞巫聪明就聪明在这里,去不去,都是他自己的选择,那只大鱼只是提供地点而已,就算他真死在里面也跟人鱼没关系。

    原战知道自己心里其实已经做下决定。

    等这次摩尔干的奴隶运来,把部落里的事情都安排好,他就去那个历炼之地走一趟。

    他怕死,放不下的东西和人一堆一堆,但他必须变得更加强大。

    如果他真的死在了那个历炼之地,那么他也不配成为九原的首领,更不配成为默的唯一伴侣!

    我会回来的!原战低头,学着严默在他嘴巴上啃了一口。

    距离九原约有五六百公里的大河上。

    一只只梭形大木船从大河下游攀爬上来,河面上旋龟身体半浮半现。

    站在船头的祁源远远就看到了本来空无一物的河岸边多出了几栋石屋,最大的那一间大概可以容纳百人。

    他们才离开多久?岸边竟然就盖出了这么大的房子?

    祁源惊讶,他想破脑袋也没想到七级神血战士会亲自动手建房,只猜测九原应该有至少一到两名可以控土的神血战士。

    当初原战一行人留在石林,严默就撺掇原战把附近地盘先占下来。

    石林、大河边的地一定要占领,总之谁来都能一眼看出这片土地已经是有主的。

    所以祁源不止看到了房子,他还看到了一块巨大的石头,石头一面平整,上面深深刻画了四个字符:九原之地!

    祁源不认识那四个字,但他猜出了那块石头的意义。

    这里已经被九原占领了。

    祁源也没在意,这里地属蛮荒,他们摩尔干的地盘很大,根本不稀罕这块大河上游的土地。

    看到摩尔干人把奴隶运来,九原留守的战士也走到岸边。

    红盐是现成的,祭司大人回去时,把答应交换给摩尔干人的红盐都留了下来。

    至于那么多红盐,祭司大人装在哪儿,又是从哪里拿出来,九原战士表示:我们祭司大人无所不能!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