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09章 章回209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严默把小黑娃抱回住处,仗着人家小朋友还小不懂事又不会说话,增加了一千人渣值把人抱进实验室,从头到尾检查了一遍。

    他有自己和原战的身体数据,可没有其他活人的,不是他不想把其他人弄进实验室里,可开启实验室所增加人渣值太多,又需要保密,对于第三实验人选的选择便慎之又慎。

    自从他怀疑小黑娃的精神力超越一般人后,他便数次想把小黑娃带进实验室,只是没有找到什么好机会,他又太忙。

    而经过大半个冬季的精神力锻炼,他重新测试了自己的相关数据,对于如何发展或者说改造九原人也有了新的想法,这时他迫切需要一个对比数据来验证自己的想法,正想着要不要把小黑娃弄来,这小子就自己撞上来了,所以他才说他与他有缘。

    小黑娃这个实验材料可比原战好多了,原战进来出去都是昏迷状态,清醒时的数据完全没有,而小黑娃则可以在完全清醒的状态下做一些必要实验。

    检查结果,小黑娃的身体素质只有一个字:强。

    实验室没办法检测精神力,但不妨碍严默做一些测试,从这些测试来得到一些辅助数据。

    小黑娃坐在实验台上好奇地打量着周围,那小模样瞧着可严肃,像是想要把这里的一切都仔仔细细记下来。

    严默给小黑娃戴上一顶用来感应脑波的“帽子”,再次让小黑娃躺进那台能够测出人类身体各处气场的机器,看着显示屏上的气场显示图,目光沉醉。

    “宝贝,再帮我做几个实验,很简单,我知道你能听懂我的话,告诉我,这张树叶上画的图案是什么?”严默从腰包里拿出一把树叶,这些树叶是他做好来训练自己精神力的,他从中抽出一张,自己也没看,只把图案那边贴在手掌心上,举起问小黑娃。

    小黑娃戴着帽子在仪器里不太舒服,想要坐起,

    “别起来,就那么躺着,做得好,我给你一块肉。”严默又从腰包里掏出一盘热气腾腾的烤肉,用小刀切下厚厚的一片,放进自己嘴里慢慢咀嚼。

    小黑娃眼睛亮晶晶,透过透明的罩子,伸手想要抓肉。

    “图案是什么?想出来,我会看到。”严默分神紧盯着屏幕,他既要看那个脑波显示器表示出来的图案,又要看气场测试仪在小黑娃进行“判断”时的气场图变化,忙得很。这就是没有助手的悲哀,什么事都要靠他一个人来。

    小黑娃头偏了偏,像是在看向严默那只贴着树叶的手。

    屏幕变动,先是出现一些杂乱的点和线……不!严默坐直身体,这不是杂乱的图案,这是他手中叶子的脉络!

    画在叶子最中间的图案显示出来,一个四角形。

    而在这边屏幕显示图案的同时,那边的气场显示图也在变化。

    果然如此!严默激动得差点跳出来。他也给自己做过相同测试,心中早已经有所推测,而小黑娃的数据和图显则再一次印证了他的想法。

    “再来,这张是什么图案?”严默看都没看叶子上的图案是否正确,因为他刚才也用精神力“看”了一遍。

    这次他选了一个比较复杂的图案,可小黑娃不愿意了,伸出小巴掌,用力拍了下透明的罩子,“啊!”

    严默愣了一下,顺着小黑娃的目光看到那盘烤肉,一拍脑袋,切下跟刚才差不多的一块,打开罩子递给小黑娃。

    他也不管小黑娃油乎乎的手贴得仪器里面都是油,在他吃完后马上就又举起树叶。

    就这样,这个看似简单的实验进行了五次,第六次开始,小黑娃出现明显疲累的模样,严默立刻停止测试。

    可是他并没有把小黑娃从仪器里抱出来,而是继续看屏幕。

    小黑娃开始焦躁,屏幕的数据和气场显示图也同时变化。

    “啊!”小黑娃拍打罩子,表示自己想要出来。

    严默没动。

    小黑娃生气了,发出更大的叫声。

    严默紧紧盯着屏幕。

    随着小黑娃怒气值往上升,屏幕上的数据和显示图都在产生剧烈变化。

    严默的左手放上一个按键,只要他点下去,仪器里便会放出微弱电流去刺激测试体。

    只是微弱电流而已,那孩子不会受伤,他亲身感受过,就是嘟嘟在以前也接受过相同测试。严默几乎没有经过多大挣扎,手指已经敲下那个按键。

    “呲。”微弱的电流瞬间流遍小黑娃全身。

    小黑娃被电得浑身一颤,这确实是非常微弱的电流,就好像平时不小心被漏电打到的感觉一样,就觉得被电到的地方一麻,还有一点微微的痛。

    可小黑娃是全身都被同样的电量电到,这让他身体从颤动变成剧烈抖动,虽然时间极短,但小黑娃明显感到了恐惧,他瞪大了眼睛。

    几乎在小黑娃感受到痛苦的同时,严默右手掌亮起,脑中也迅速冒出指南提示:

    ——警告!被流放者进行非法不自愿人体实验一次,对实验体产生直接伤害,为示惩戒,人渣值10点。

    “这只是最普通的实验!”严默大喊。

    可是指南显然不这么认为。

    ——因被流放者一次性被增加10点人渣值,将予以一次小惩,惩罚内容:与实验体感同身受。惩罚即刻施行。

    “呲。”电流瞬间流过严默全身。

    “咚!”严默颤抖,身体弹跳,膝盖猛地打到台子背面。

    竟然连这种程度的实验都不让做!严默在心中破口大骂。不对,他反应过来了,不自愿人体实验?那如果自愿了就可以?

    严默一抹脸,迅速复活。

    他盯着小黑娃,想着要怎么让他自愿配合他的实验。电击只是第一步,后面恐吓、漂浮、遇敌等其他刺激类实验手段还没有进行。

    “小宝贝,看我,看这边。”

    小黑娃原本对严默亲近的目光变得凶恶起来,小巴掌用力打向透明罩子。

    “想吃肉吗?想吃果子吗?”严默从腰包里又拿出一大串沙棘果,对小黑娃晃了晃,那笑容怎么看怎么像狼外婆。

    小黑娃用力推罩子,还对严默龇牙。

    严默丢下沙棘果,挑眉,“喂,小鬼,有必要这样吗?不就是个小实验,我又没有怎么你,你要实在不愿意就算呗。”

    他其实一点都不介意和小黑娃受到相同程度的电击或其他惩罚,只要能让他完成实验。可是人家明显不情愿,要是大人他还能用仪器内置的固定装置把人绑起来,但对孩子……好吧,他还没渣到那种程度。

    打开透明罩子,严默就不再去管小黑娃,只自顾看着屏幕,并把数据进行统计和对比。

    小黑娃一看罩子打开,立刻往离严默最远的一头爬,也不管仪器离地面还有一定高度,往下一跃,就像只小兽一样轻灵地跃到地上。

    小黑娃窝在实验室一角警惕地盯着严默。

    严默像喂小狗一样,把沙棘果往小黑娃那里一抛。他心中没有什么不尊重或者不把小黑娃当人看的念头,他就是单纯地想要和小黑娃和好,又舍不得离开实验台,就做出了对他来说最方便的举动,而人与人之间的误会就是这样一点点造成。

    还好小黑娃还不懂得这种行为有什么不妥,他看到用巧劲抛到自己面前的沙棘果,先看了一会儿,见严默没什么动静,悄悄凑过去嗅了嗅。

    大约是判断出无毒?小黑娃又伸出手指戳了戳沙棘果。

    大约两分钟后,小黑娃摘下一颗沙棘果塞进嘴里。

    小孩子记吃不记打,等一串沙棘果下肚,小黑娃在实验室里爬了一圈,就开始以一种非常迂回的方式一点点向严默靠近。

    严默看着小黑娃的检测结果,精神异常振奋,嘴中反复低喃:

    “精气神!原来如此,如果我理解没错,下丹田聚精,这个精就是收集到的外界游离能量,可做能源汇集处,游离能源经过过滤,聚集到下丹田,而收集游离能量的方法可以通过口鼻呼吸,也可以通过全身任一处地方;

    中丹田聚气,这个气则是供应人体生存的必须,这部分吸入的气体,一部分为氧气,供人体活动,还有一些游离能量通过正确的训练方法可以聚集到下丹田。

    上丹田聚神,这个神可以理解为精神力。精神力可以当作一种单独的能源,而下丹田的精气上行到上丹田,也可以为精神力提供能量。这就好像一个是热能,一个是电能,可以互换,也可以互相帮助。”

    严默正念叨着,突感小腿刺痛,一低头,就看到那小黑娃正抱着他的小腿啃咬。

    小黑娃抬起头,对他龇牙,牙齿上还有一点血迹。

    “……解气了?我的血肉好吃吗?我就小小电了你一下,你就差点咬掉我一块肉,从我血肉的宝贵和珍稀程度来看,你可是大大赚到了。”

    小黑娃低头去舔严默小腿被他咬破的地方,他觉得这人的血很好喝。

    严默伸手揉了揉他的脑袋,脚丫子轻轻抬了抬,“一边去,别打扰我做事。”

    小黑娃在严默手碰到他脑袋的一瞬间,整个身体都紧张起来,等了一会儿,见没有感到痛苦,还很奇怪地抬头看了他一眼。

    严默伸手把小黑娃捞起来,放到自己腿上坐着,指指屏幕,“知道这是什么吗?这是你。你看,这是你的身体。”

    屏幕中/出现小黑娃的全身扫描图。

    小黑娃从来没有看过自己的模样,但他对屏幕中的显示大感兴趣,伸手就要去摸屏幕。

    严默不让他碰,在他耳边诱哄地道:“宝贝,我们做几个游戏好不好?很好玩哦。”

    严默抓起实验台上一个小球,把他塞进小黑娃手里。

    小黑娃低头看小球,捏了捏,很是稀奇。

    严默咧嘴,这是他特地做出来用来测试那些实验品所谓的异能力的,这个实验室也没忘把这些小东西给复制过来,甚至功能更好。

    严默让小黑娃看屏幕。

    小黑娃抬头。

    严默点开操作界面,先打开几个动画图面吸引小黑娃,见小黑娃看得入神,他手指轻点,画面陡然切换,屏幕中突然冒出一张鬼脸!

    “呼!”小黑娃吓得往后一仰,后脑勺重重地敲在严默下巴上。

    严默疼得龇牙咧嘴,可这时他却顾不得疼,而是一心看向另一个屏幕上显示的数据。

    那屏幕上是小黑娃受到惊吓时,用力捏小球产生的相关数据。

    严默一看到那些数据就笑得眯起眼,连下巴的疼痛都感觉不到了。不愧是异世界的天才异能小孩,这一吓之下的握力远远超过他原世界与他同龄的孩子,而他在这一瞬间放出的电能更是达到一个他前世所求的所谓异能的数值。

    指南没动静。很好,严默笑得更开心。

    屏幕上的图案再次切换,这次又换成了小孩子喜欢的可爱动画。

    看了几分钟,小黑娃竟然不愿意了,拍打严默的手,“啊!”

    严默低头看他,“你想要什么?”

    小黑娃指屏幕,“啊!”

    严默瞅着那张小脸想了一会儿,再次放出恐怖图案。

    小黑娃吓得又是一抖,可这次他反应得比上次快,用力拍了一下严默的手。

    这是什么意思?严默困惑,但同时他心中也在偷乐,这次他放出了一个要扑出屏幕的恐怖怪物。

    小黑娃举起手中小球用力砸向怪物。

    “别!”

    “砰!”

    “咔嚓!”

    右手掌亮起。

    ——实验室实验器材损坏,完全修理需增加1000人渣值,请选择是否需要修理或延时修理。

    严默,“……”

    严默从他的石屋里出来时,把小黑娃扔给了守卫。

    “丁宁,丁飞。”

    “在。”

    “以后你们和护卫队没事时就带带这孩子,他是我的弟子。”

    “是,大人!”

    严默恹恹地转头,关门,三天内他不想看见那个小黑娃,也幸亏使用实验室被增加的人渣值不用被计入惩罚,否则一千点……杀了他吧!

    虽然解决了一些问题,但带小黑娃进入实验室还是太亏了,以后他再也不想带他进去。

    小黑娃被丁宁抱着,伸手要去开门,他满眼都是兴奋和高兴,那个地方太好玩了,还有吃有喝又暖和,他还要去玩!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