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10章 章回210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一千三百多名新人即将到来,为了补充食物,原战亲自带队进入了森林一次。

    原际的老祭司听说九原打算进入森林狩猎,硬是塞了一部分原际战士进来,说是帮忙拖东西,其实大家都明白他只是想占便宜。

    矮人也知晓了这件事,求见原战,询问能不能跟着一起进入森林看看,他们虽然在九原安家,但还是对森林念念不忘。

    原战没有拒绝,带着五名矮人战士、十名原际战士和二十名九原战士进入森林,为了避免分散,他带的人并不多,也不打算进入太深。

    临走前,原战特地询问严默:“如果我和战士们大量捕猎,祖神对你会不会有惩罚。”

    关于这点严默也很奇怪,上次部落派出狩猎队,有人一只野兽也没有杀死,比如负责捕捉活物的战士;有人杀死不止五只野兽,比如狰和猎这些想要练习自己神血能力的战士。

    但指南没有给他任何惩罚。

    他想询问指南,但坑爹的指南只能询问三次,他已经用掉一次,仅剩的两次如果不是到了实在危机又无法解决的关头,他并不想使用。

    严默只能进行推测。

    首先他已经知道的是,指南判罚时会分主动攻击还是被迫回击。主动攻击才有惩罚,被迫回击则没有。

    其次,指南会有延时判断的时候。比如子民是否真心加入九原,一段时间后才能得知,而指南直到那时才会给他减去相应人渣值。

    第三点也就是他的推测,指南可以根据他周围发生的事情和环境来判断他的人渣值增减与否,那么它进行判断的时候是否会把九原的整体发展也考虑进去?也就是说指南是否会根据他的身份地位变化来进行综合判断?

    如果这个推测成立,那么当部落以为整个部落子民狩猎的名义派出战士狩猎时,指南很可能按照部落整体人数和食物储藏时间来计算战士应该狩猎的数量。

    可如果真是这样,那当初原战杀死一百多只狼兽,为什么他会遭到连带惩罚?那次原战也是为部落狩猎。

    严默想来想去,觉得在大义名头下,指南很可能有个临界点,这个临界点很可能就是一百。

    如果这个命题为真,那么单人在没有遭到攻击下,一次性主动杀死野兽没有超过一百的数量,就不会触动它的神经,如果超过一百就会对他这个连带责任人严格处罚。

    这就好像他原世界有些人以大义的名头做些非法的事情,小打小闹也就算了,一旦闹得狠,触动了底线,就会被抓起来算总账。

    而如果没有大义的名义,又不是出于需要的捕杀,单人一次杀死野兽超过五只就会触动指南的判罚机制,他这个传授者和激发人就会受到连带的惩罚,比如上次原战带领原际战士回来的途中莫名虐杀了十几只野兽。

    “祖神要看情况。”严默不知道自己的推测对不对,打算干脆利用这次狩猎来判断一次。

    “什么情况?”原战慢慢给自己绑上护腕。

    严默没说,只叮嘱他道:“这次进入森林,不一定非要抓活的。”他们饲养的食料不够,只能明年准备。

    原战点头。

    严默,“这次狩猎我想探探祖神的底线。”

    原战转头看他,

    严默表示你没听错,“你负责杀死九十九只野兽,不要超过九十九就行。让跟去的捕蛾和胡胡分别杀死五十只和二十只野兽。非神血战士找个人杀死十只野兽。其他人随便,数量不用精确,但不要超过我说的数字。”

    这么怪异的吩咐,原战竟然一脸淡定地接受了,“我会很快回来,我不在部落,你要小心秋实。”

    “我知道。你和狰他们是不是在谋划什么?”

    原战没有否认,眼中闪过一道厉光,“老祭司虽然越老越不是东西,但他毕竟是原际的祭司,哪怕他心中只有黑原族。否则我早就杀了他。”

    严默默然,不到这里,不融入这里的社会,不会明白这里的祭司和大巫类人物有多崇高的地位。原战就算行事再叛逆,在他能轻易杀死秋实后,他仍旧能忍住没动手就可见一斑。

    “如果是壕换了他,或者原际任何人杀死他,我都不会管。可他现在已经不是原来的秋实,他的灵魂已经被污染,他已经不再适合做原际的祭司,壕和原际部落都不会再承认那个人。”

    “你和壕单独见过面了吗?”

    原战摇头,“老祭司和壕不肯分开,壕到哪里,他就跟到哪里。我曾在晚上单独去找壕,但我刚刚接近壕,那个老祭司竟然就发现了。我觉得……他的精神力很强大。”

    “你已经七级,还能让他发现?”严默惊讶。

    “我的精神力不如他,所以我让你小心那个人,我不在就不要和他单独见面。”原战现在也开始了精神力锻炼,否则他还不能察觉老祭司的精神力异样。

    “嗯,我会小心。”

    结果原战上午刚离开,下午大河就来禀报:

    “大人,原际的秋实大人想要见您。”

    这么快?这是特地等着原战出门吗?严默的手顿了顿,他正在用药液浸泡骨头,小黑娃就坐在他旁边伸手捞骨头玩。

    “他有说什么事吗?”严默把骨头从小黑娃嘴里拽出来,问。

    大河带着一点点不可思议的表情道:“他说他想知道神血战士的培养方法。”

    严默抬头,失笑,“他脸好大。”

    连虞巫都不敢直接这样问他,老祭司凭什么以为他就会告诉他这么大的秘密?

    他也不奇怪秋实怎么会知道这件事,狰和猎他们的变化瞒不住任何人。

    大河之前听到回报也以为听错了,“秋实大人说他可以用元晶交换。”

    “元晶?”严默问大河:“你们以前知道元晶吗?”

    大河摇头,在没有来九原之前,谁也没听过这东西。

    “那你觉得老祭司会知道吗?”

    “从来没听他提过。”

    “那他现在怎么就知道,还说可以用元晶交换我培养神血战士的方法?”

    大河先是疑惑,接着开始深思。

    严默起身,“老祭司现在在城门口?带他进来,我在议事大厅门口迎接他。”

    “是。大人,要不要派人追上首领跟他说一声?”大河担心。

    再让他跑回来?太麻烦了,严默摆摆手。他现在自认还有些自保能力,就算那老祭司真的被人魂穿,只要他足够小心,别人想要害他也不容易。

    大河领命而去的同时决定等会儿把护卫队的人全叫来守住大人。他不怕酋长壕,但他忌惮老祭司。

    严默用脚拦住小黑娃,“那盆不能动,那盆的药液毒性大。”

    小黑娃抱住他的脚,张嘴想咬他裸/露出来的小腿。

    严默抓住他的皮背心领子把他拎起来扔给丁宁,“春天前,教他学会走路、学会说话。”

    “是。”祭司大人都下了命令,丁宁发誓他拼死都会完成。

    小黑娃警惕地看向丁宁,这人看他的目光好可怕。

    秋实不是第一次进入九原内城,但现在的秋实还是第一次。

    一路走来,他眼中的贪婪差点无法掩盖。

    人少,战士少,城建规模大,地点又如此优异,这个部落还掌握了产盐地,那个产盐地肯定离此不远。

    平原、森林、湖泊都有了,食物也算充足,本身就是个很好的部落住地,再加上这座他从来没有看过的城池,就是见过很多宏伟部落的他也忍不住动心。

    建造出这样一个部落的祭司会是什么样的人?

    他是否来自三城?

    秋实有点怀疑,三城什么时候发展得这么厉害了,竟然舍得让懂得培育神血战士的祭司离开?

    ‘他不是三城来的祭司,他只是一个奴隶!听说和盐山族有关。’

    ‘闭嘴!不要吵我!’

    ‘放了我!你可以使用秋宁的身体,壕和长老们已经开始怀疑你,让我出去,否则他们一定会想法杀死你!’

    ‘你的精神力比我认为的还要好一点,竟然到现在还没有被我同化。’

    ‘求求你,放我一条活路,我这具身体已经老了,对你没有任何用处,你可以用秋宁的身体,我会把我族传承全部交给你,等我真正死亡后,你还是能做原际的祭司。那个九原的小祭司更好,你夺了他的身体,你就立刻可以拥有九原,将来我们原际也可以归顺你!’

    ‘没有你,我一样能做到这些事情。’

    ‘可有了我,你做事会更方便,我是原际的祭司,所有战士都听我的。’

    ‘那先把你的记忆交给我。’

    脑子里面没有声音了。

    秋实脸上不掩厌恶之色,可生夺别人的身体就会产生这样那样的后遗症,有些灵魂精神力比较强大,不会一下就被他消灭,只能慢慢磨。

    本来老祭司那样的衰老灵魂,他在进入这具身体的一刹那就可以杀死,但偏偏上次他在进行灵魂脱体时受到严重打击,导致他不单没有得到理想的身体,就连这具衰老身体的衰老灵魂都不能完全消灭。

    就在前两天,这具身体原来的主人恢复了一些,开始在他脑中叫嚣。

    “祭司大人!”有人从身后追上。

    秋实和他的护卫战士一起回头。

    那是壕身边的护卫战士,跑到近前直接道:“大人,酋长让您回去。”

    “你回去跟他说,我有重要的事和九原祭司谈。”

    “大人,酋长说……”

    “闭嘴!”

    那护卫碍于此人平时淫威,不敢再说什么。

    “滚回去,把我的话如实告诉壕,让他把部落内的事管好就行。”

    护卫屈辱地抿抿唇,也不回答,转头走了。

    秋实盯住那护卫背影,当下决定,这人不能再留在壕身边。

    在前面带路的大河一直在默默看着他们,见秋实一行回转头,他立刻转身,做了个请的姿势。

    秋实冷哼,据说这大河也是神血战士?

    一开始听说九原那个小祭司可以激发普通战士的血脉,让其成为神血战士,他一点都不相信。

    可是事实胜过雄辩,一个又一个现实的例子告诉他,那个小祭司确实可以做到这点,最恐怖也让他最不可置信的是,那小祭司竟然可以让被激发者没有任何危险的激发出血脉能力!

    至少他没有听谁说过,有哪个归入九原的原际战士在这段时间死去。

    这怎么可能?!

    他知道三城的上城有这样的手段,但他们培养神血战士不但耗时长,且激发血脉能力时危险很大,十个被寄予极大期望的战士中能有两三个被顺利激发出能力就已经是很高的数目。其他人不是激发不出能力,就是死于过程中,还有人在能量激发出来的那一刻因为承受不住这股能量而导致身体崩溃。

    难道原际战士大多数人都有浓郁的神血血脉?

    还是那个小祭司能辨识出可以变成神血战士的普通人?

    秋实觉得是后者,因为除了归入九原的那批原际战士,还有九原原本的子民,包括原际一些奴隶也觉醒了血脉能力。可是这个比例也太高了!

    难不成这片土地特别适合培养神血战士?还是这片土地上的人都神血浓郁?

    那个小祭司肯定有他不知道的更大的秘密!

    秘密先放一边,他现在只想得到那个培育神血战士的方法。

    城池虽好,但怎么比得上大把的神血战士?

    有了独属于自己的神血战士军团,他还怕横扫不了天下、完成不了他的目的吗?

    除了培育神血战士的方法,听说那个小祭司还能让战士等级提升?

    啧,如果他当初知道有这么个人在,他就是拼死也会逃进九原城,想法夺取那个小祭司的身体。

    虽然夺取身体不能获得本尊的记忆,但他能通过融合那具身体来得到那具身体的一些能力,比如他现在虽然没有得到老祭司的远望能力,但他也确实比以前看得更远,等他彻底融合这具身体,凭借他的精神力,想要远望应该也不是难事。

    如果那小祭司不肯告诉他那些秘密,等他有能力进入森林深处把那些木元晶弄出来,他就夺了那小祭司的身体吧。

    就算不能得到那小祭司的能力,年轻的身体也总比年老的好。

    不过在这之前,他得先想好要怎么控制那个七级战士。

    ‘我知道怎么对付大战!你放了我,去抢那个小祭司的身体,我告诉你对付他的方法!’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