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11章 章回211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秋实冷笑,如果老祭司真有对付九原首领的方法,现在九原的祭司就是他,而不是那个小祭司。

    ‘那你先告诉我对付原战的方法,我觉得可行,就把你的身体还给你如何?’

    脑中声音沉默,似乎在权衡利弊。

    秋实抬头,议事大厅就在前方。

    直到这时才有人从议事大厅里出来,可是为首的少年并没有走下台阶,只站在台阶顶端,对着他微微一笑,口称:“秋实大人。”

    秋实心下不快,没有立刻回应对方,而是仔细打量了少年一番。

    竟是个毛都还没长齐的孩子。

    这么点大的小崽子就敢这么托大不把他放在眼里,一看就是没经历过风雨的雏儿。

    也就是这些没见过世面的野人才会把这个小崽子当宝。

    瞧瞧那张老实乖顺的脸,天赋太好被上城的祭司给排挤出来的是吧?

    对着这么一个还在变声期的小孩子,秋实信心暴涨。

    “默大人。”秋实登到台阶顶端,与严默齐平后才开口回应。

    严默也在仔细打量秋实,第一眼,他并没有看出什么不对,就是觉得老祭司的精神气看起来要比以前好。

    “秋实大人,天气寒冷,听说原际食物不够,可我看您的气色倒比以前好多了。前阵子听说您命人跟自己部落的孕妇抢夺人家好不容易弄来的口粮,我还不信,如今见了您才知道传言属实。”

    这小子什么意思?秋实嘴唇一掀,他倒是小瞧这小崽子,看他面嫩,还以为是个不擅长口舌、没什么心眼的骄傲小鬼,结果对方一张口就充满讽刺和挑拨。不过这小崽子是不是也太缺心眼了?原际还有六百多战士在,他竟敢就这么直白地得罪他?

    “哦?原来冻得脸色发青、四肢僵硬,在你眼中就是气色好?小默大人,就算你垂涎我原际剩余的六百多人口,也不用这么急吧,我还没死呢,还是你盼着我早点死才好?”

    “怎么会?”严默哂笑,“我当然盼望您活着,只有您活着,我才能从您手上换到人口,如果没有您,壕酋长怎么舍得把原际那么多战士换给我?您看,如果不是前几日您再次提议要把原际的老弱当作两脚羊,壕酋长也不会把他们送到我们九原来。”

    这小崽子真敢和我撕破脸?不,没有这么简单,我小瞧他了,这小崽子说这番话显然想逼我离开,让我无法再提出用元晶交换他培育神血战士的方法。

    秋实想到这里,对应方法立刻改变,苍老的面容上浮起几分屈辱和委屈,“大战被你蛊惑,要另立出去当首领,息壤族人要跟着他一起走,我能怎么办?你也是好本事,从奴隶到祭司,诱惑了大战不算,还把我原际部落弄得人心涣散,如今我原际倒是需要看你眼色过日子了,连我这个原际祭司你也可以随意怠慢。”

    守在秋实身边的十数名原际战士的表情都不太好,他们是不喜欢老祭司,可是也容不得别家祭司这么侮辱自家祭司。

    严默一脸惊讶,“大冷天,我亲自迎到门口,您还说怠慢,难不成您还需要我到外城去迎接您?”

    他不想跟秋实辩论自己是不是当初的小奴隶,这是事实,知道的人都知道,拿来辩出个一二也没意思。

    秋实索性倚老卖老,“我这么大的年纪,本来就不适合在这样的季节外出,你就是到外城见我又怎样?就是原战,我让他来见我,他也不敢拒绝,更何况你还是他的奴隶,哦,你现在是他的祭司了。”

    这次变脸的成了九原的战士,有些人已经把矛尖对准秋实,就待严默下令。

    原际战士不得不加紧一步护在秋实身边。

    严默挥挥手,好脾气地道:“老祭司年纪大了,咱们不跟他一般见识。”

    “噗嗤!”有人偷笑。

    原际战士脸色难看。

    秋实掩下心中杀意,一顿权杖,叹气道:“算了,你怠慢我、侮辱我,我也不能说什么,但我如今有一事求你,为的是我原际六百多人的将来,还请默大人看在你当初被我原际养过一段时间的份上务必答应我的请求。”

    经过这番短暂交锋,严默已经肯定面前此人绝不是以前的老祭司,他确实想省事,想用言语把人逼走了事,可眼前的老祭司能上能下,前一刻还能跟他针锋相对,后一刻就能满脸委屈和忍耐地跟他提要求,这样的人才最不好对付,不过……那又怎样?他从来就不是会看人脸色的人。

    也许原战还要顾忌一下壕和原际那些人,他有什么好顾忌的?

    “秋实大人有什么请求,说说看,如果我能做到,就像您说的,为了原际那六百多人,我也得努力帮一把。”严默拢拢厚实柔软的皮毛大衣,就是不把人往议事大厅里请。

    大河等护卫体贴地换了个方位,为他挡住寒风。

    皮毛质量没有严默好,身上穿得也没严默密实,脚上只裹了一块兽皮的秋实正好站在风口,被冻得直流清鼻涕。偏偏原际护卫一点眼色都没有,也不知道帮他挡挡风。

    秋实忍住踹翻身边护卫的欲/望,“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默大人,能请我进去吗?年纪大,熬不住。”

    “既然如此,那秋实大人有什么事就快点说,里面没有点火盆,更冷。”严默搓搓手。

    丁飞见到,立刻跑进大厅,又飞快地跑出,把一个小巧的石盒塞进严默手里,“大人,用这个,暖和。”如果不是这个天坐在外面太冷,他恨不得把椅子也扛出来。

    严默接过他口述、原战亲自琢磨出来的土制暖手炉,很想敲属下的脑袋。笨蛋,出来时也不把大厅门带好,里面的火光都让人看见了。

    做哥哥的丁宁默退一步,当着秋实和原际战士的面,把大厅大门关严。

    秋实气死!大厅大门打开时,他都感觉到里面一股热气扑出,“你不是说里面没有点火吗?我怎么看到里面不少火盆!”

    “哦,你说大厅啊,那里更不适合我们说话,这几天我的弟子在给带回来的那两百多野人上课,里面太乱。”

    “让他们出来,等我们说完话再进去。”秋实完全不觉得自己的说法有什么不对,野人而已,跟魑族差不多的东西。

    九原战士越发看老祭司不顺眼,尤其阿乌族人,恨不得把这个不尊敬默大人、太把自己当回事的老家伙给一巴掌扇到雪地里。

    严默摩挲着暖手炉,眼皮都不抬一下,“秋实大人,你有什么话就赶快说吧,你不冷,我冷。”

    秋实杀意大盛,脸皮颤了好几下。谁也没有看见,一个小小的白点正从他垂下的手指指甲中钻出,掉到地上。

    ‘看到了吧?这小崽子最不是东西!你夺了他的身体,我只会高兴,我可以向伽摩大神发誓,只要你肯离开我的身体,我不但不会报复你,还会帮助你!’

    秋实不想弄死对面的严默吗?他想,想得不得了!但现在还不到时候,他木元晶还没弄到手,想要换一具身体,没有充足的能量根本无法施行。

    “好,那我就在这里跟你说!你们九原抢走了我们最强大的一批战士,如今那些战士中有不少人都变成神血战士,可我原际部落除了酋长和我觉醒了血脉能力,其他战士都只是普通战士。我们现在共同生活在同一片土地上,你们有大量的神血战士,我们没有,打猎时我们就会吃亏太多。何况这里还有大量的矮人族和人鱼族。”

    秋实抬手指严默,“九原和原际应该是兄弟部落,只有我们两个部落联合起来才能对抗矮人和人鱼。”

    严默点头。

    “作为兄弟部落,你们有的,我们也应该有。”

    严默再次点头。

    秋实心下怀疑,这小崽子怎么一下变得这么好说话?但话已至此,他不可能再退缩,便接下去道:“我知道你有培养神血战士的方法,我也不会亏待你,我用元晶跟你交换。我想就算是原战在,他也不会希望只九原强大,而原际却一到冬日就过着吃不饱、穿不暖的日子。而只有我们两个部落共同强大起来,才能共同抵抗更强大的敌人。”

    “说的好!那如果我不同意呢?”严默勾起唇角。

    秋实眼角余光看到那白色小虫已经爬到严默脚腕上,心下大定。此时他脸皮已经被冻僵,他很想摆出威势,可流下的清鼻涕却破坏了他所有表情,“多个兄弟总比多个敌人好。”

    “这么说,如果我不答应,你就要变成九原的敌人?”

    秋实抹去鼻涕,厉笑,“不是我一个人,是整个原际部落。”

    随即他把目光扫向周围的九原战士,恨声道:“你们都出自原际,如今你们都变得强大,难道你们就忍心看着昔日兄弟忍饥挨饿?看着我们的孩子和女人饿死冻死?你们的祭司明明有办法帮助你们的兄弟,我们也不是不愿付出代价,可是你们看看!”

    九原被他说动的没有几人,就算被他说动的也只是单纯同情原际那些熟人,战士们没一个认为自家祭司大人做的有什么不对,我们的祭司传承凭什么要教给你?

    严默看向秋实,更看向他身旁的那些原际战士,“传承不是可以随便用来交换的东西,更不可能教给别族祭司,神血战士的激发方法也不是我想教就能教给别人,只有成为九原的子民,才有机会承受祖神的恩赐,也才能有机会觉醒为神血战士。不是我九原子民,就算学去那方法也没用!”

    秋实不信,“你真的不愿意交换?”

    “不愿意,也不能。”

    “小子,不要把话说得太满。”秋实微含得意的话声刚落,突然脸色大变,“你做了什么?!”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