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12章 章回212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我什么都还没来得及做呢,严默可冤枉。

    “保护默大人!”

    不知从哪里传来一声大吼,唰唰唰,雪地翻动,雪底下跳出几十号人,大厅两侧也分别冲出两队战士,团团围住跟着秋实前来的原际战士。

    原际战士要疯了,他们才只有十来个人,围住他们的九原战士至少有一百多人!

    “兄弟,你们也太无耻了!全都是三级战士!还十个打我们一个!你们还全身穿皮甲!”原际战士简直想高喊:我们不玩了。

    不止如此,在那吼声刚落的同时,大厅大门被人一把拉开,里面正在上课的野人们也一窝蜂地冲出,迅速隔开严默和秋实。

    急于表现的某野人首领用非常生疏的通用语高喊:“杀敌,杀敌!保护默大人!”

    严默,“……”

    原际战士紧张万分,纷纷把矛尖对准九原战士。可怜他们天寒地冻里冷汗流了满背。

    大河脚一跺地,严默身前出现厚实的盾牌,所有护卫把严默护了个严严实实。

    狰抖落身上浮雪,从台阶下一阶阶逼近秋实等人。

    一看到狰出现,护住秋实的原际战士们脸色变得铁青,可他们仍旧尽忠职守地护住秋实,一步步后退,想要拉开距离。

    一名战士看秋实站着不动,想拉他一起退开,没想到秋实一个耳光打在他脸上,“滚开!”

    该战士呆住。

    秋实站在台阶顶端动也不动,脸色狰狞地喝道:“好好好!不愧是三城出来的祭司,这心计……倒是我小看了你!”

    严默……我真的什么都没做。

    “秋实大人,这是怎么回事?”另一名原际战士开口,他不得不问。

    “闭嘴!”假秋实本性暴露,再次怒声喝叱了身边战士,又对严默冷笑:“不用得意,就算你们杀了秋阴长老,壕也不会跟你们走。”

    “他们杀了秋阴长老?!”被秋实喝叱的战士脸色难看,但在听到长老死亡后又一起怒瞪严默。

    大河等来自原际的九原战士眉头微皱。

    严默现在只想把原战拖出来鞭打一百顿,都这样了,他如果还不知道怎么回事,那他也可以再穿一次了。

    混蛋战,玩阴谋诡计竟然不跟他说一声,还骗他说是去打猎,妄他还以为原战等人要等到春季才对假秋实下手。不过如果不是这样,假秋实恐怕也不会这么容易就上当。

    同时严默严重怀疑,假秋实知道他有神血战士的培养方法一事,恐怕也和原战有关,这家伙就算没直接告诉假秋实这件事,也吹风了,且吹得很厉害,否则假秋实也不会一有和他单独见面的机会就急吼吼地跑来。

    严默转瞬间已经把前后事情全部想清楚,随即偏头问大河:“秋阴是谁?”

    大河回答:“原际三位长老之一,黑原族人。”

    严默点点头,原战混蛋,他却不能不配合,“秋实大人,你在这里怎么会知道秋阴长老被我们杀死?”

    严默边说边示意护住他的重重战士分开一点,好让他跟秋实说话。

    护卫们立刻听令分开。

    可野人们好不容易才等到这次立功的机会,牢牢记住那位凶残强大的首领说的要保护祭司大人的话,听严默让他们分开,他们竟然没人动。

    首领大人说了,如果默大人被蹭掉一块皮,都要他们用命赔。但如果保护好了,今天最出力的人可以分到一栋房子!

    吼吼吼!为了房子,为了小命,一定要保护好祭司大人!

    严默看着前面一大群死活都不肯让开的毛茸茸脑袋,无语。

    白色的小虫子爬进严默耳朵。

    严默觉得耳朵有点痒,抬起手指搔了搔。

    秋实嘴角咧起一丝怪异的笑容。

    “秋实大人,我祭司大人在问你,你怎么不回答?”狰进一步逼问。

    秋实不是不想回答,只是他此时暂时无法分心。

    狰见此,只当他心虚,站在野人的最前面,面对秋实,扬声道:“原际的战士们,你们身边的人并非祭司秋实大人,秋实已经被他杀死,壕酋长也被他控制,原际的长老和一些战士也都被他蛊惑,现在我部落首领正带人去解救壕酋长和我们的族人!”

    听到此话,所有原际战士和不知情的九原战士都看向老祭司秋实。

    可秋实竟然没有出声辩驳,他竟在此危急关头闭上了眼睛,只眼珠在眼皮底下抖动不停。

    严默没有看到此景,他要看到一定会想把秋实的眼皮割掉仔细观察,再把人抓来进行*实验。

    “祭司大人?”原际战士不敢触碰秋实,只能开口叫他。

    秋实额头迸出青筋,身体也开始轻微颤抖。

    “大人在使用巫术,不要动他!”有战士看出,连忙低声喝住其他原际战士,并让大家散开围住秋实,避免九原战士看见异象。

    狰皱眉,转头对大河低声喊:“保护默大人,护他进入大厅,关紧大门,如果没有听到我的喊声,不要出来!”

    大河点头,正要跟严默说此事,却见严默忽然抬手揉了揉太阳穴。

    “大河。”严默开口。

    “在。大人,您不舒服吗?”

    严默放下按揉太阳穴的手,表情似笑非笑,“传我命令,抓住假秋实,敢反抗,直接杀掉!另外,不要让任何人动我。”说完,便坐到地上。

    大河惊骇,立刻指挥护卫把分开的口子又全部堵上,同时高喝:“默大人有令!抓住假秋实,敢有违抗,杀!”

    狰面色一变,面对秋实和原际战士沉声喝道:“原际的兄弟们,都给我退开!只要你们不反抗,我保证不杀死你们任何一人,包括假秋实!等我们的首领救出壕酋长,再由壕酋长决定如何惩罚假秋实。”

    原际的战士也想退开,但是他们怎么看都看不出老祭司像假的,这种情况下他们除了拼命也别无他法。

    “狰大人,求你不要逼我们!不能等酋长来了再说吗?”

    狰本来也想等原战把壕带过来再说,但祭司大人已经下令,那么事情肯定有所变化。

    “狰,有人在用巫术攻击默大人!”

    大河这句话如同火上浇油,狰再无好话:“你们让不让!”

    风沙在慢慢聚集,狰的脚下出现微小旋风,雪花被风带起。

    原际战士后槽牙咬了又咬,打,肯定打不过,可退,作为部落的战士,在见到酋长之前,他们一步都不能退缩!

    “狰大人,我们不能退!”

    狰似乎丝毫不奇怪会得到这样的回答,他握起右拳,对着这些战士砸了下左胸,“很好,你们都是最优秀的战士,我以你们为荣!”

    原际战士表情也变了,变得坚毅和视死如归,今天他们肯定活不下去,但他们一定会努力杀敌,并尽量把老祭司给带出九原城。

    双方剑拔弩张,眼看局势一触即发。

    就在此时,秋实眼皮一阵猛烈颤抖,突地睁开。

    “谁说我是假的!原际的战士们,伽摩大神在天上看着我们,妄想吞并原际的九原部落必将会受到神的惩罚!狰,你怎么敢这样对我!”

    狰面无表情,“你是真是假,等壕酋长来了就知道。”

    “我当然是真的!”老祭司气得浑身颤抖,举着权杖想要打人,“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想干什么!你们这些叛徒!你们背弃了部落还不够,如今还想吞并我们!神啊,惩罚这些贪婪卑劣的豺狼吧!惩罚那个迷惑了我族战士的恶毒祭司吧!”

    老祭司不顾满地大雪,噗咚跪倒,双臂高举,表情扭曲,嘴中念叨不停,高声诅咒。

    熟悉的表情、熟悉的咒语声,这样的老祭司确实不太像被人冒充的。

    狰再不留情,风沙扬起,猛地冲向秋实。

    原际战士也顾不得是否会打断老祭司的诅咒,一名战士冲上去一把抱住他,扛起来就跑,其他战士守护。

    风沙迷住了原际战士的眼睛,偏偏天气缘故,还有无数雪花跟着旋风飞起,不过几十台阶,原际战士跑到一半就跑不下去。

    这种情况下想要杀死原际战士很容易,哪怕不用弓箭,用长矛捅一个也死一个。

    狰看着这些昔日兄弟,到底下不了狠手,风沙一收,“抓住他们!要活的!”

    萨宇也不知从哪儿蹿出来,带着一帮熊孩子发练习用的木槌,“用这个,打他们脑袋!”

    原际战士们一个个眼泪横流,被风沙吹的!

    九原战士闷笑,纷纷把长矛换做木槌,跟敲地鼠似的一槌子一个,不一会儿就把流着眼泪没头苍蝇一样的十几名原际战士全部敲晕。

    萨宇这个最熊的熊孩子趁人不注意,拿着最大一个木槌,狠狠敲到老祭司脑袋上。

    老王八,让你欺负我师父!让你占我们九原便宜!还敢让神惩罚我师父,我先惩罚你!打死你!

    狰一把抓住萨宇的手腕,脸皮抽搐,“够了,再敲就敲死了。”

    萨宇嘿嘿一笑,拎着木槌就跑去向严默邀功。

    狰在心中叹口气,弯腰扛起头破血流昏迷不醒的老祭司,把人扛进议事大厅。就当他为原际做的最后一件事吧,这么冷的天,把人就这么放在外面,要不了一会儿都能冻成冰棍。

    其他昏倒的原际战士也被送入大厅。

    狰回到大厅外,担心地问大河:“大人怎么样了?”

    大河也不知道,只让他自己看。

    严默表面看像没有任何事,静静地低着头一动不动。

    “你看大人的耳朵!”狰一拍大河。

    大河凝目看去。

    严默的右耳流出了一丝鲜血。

    “怎么办?大人是不是受伤了?”大河焦急。

    狰心里也急,但他不敢乱,更不敢动严默,“先在周围生一圈火盆,这里太冷了。”

    大河一拍脑袋,骂自己:“我怎么就没想到!快!丁宁丁飞……”

    “不用了。”不太好听的沙哑声音响起,严默睁开了眼睛,顺手摸了摸流血的右耳。

    看到手指尖上那一点白色物体,严默嘴角浮起一丝冷笑。

    他没有扔掉那白色小虫,而是从腰包里掏出一只实验室的试管,把那白色小虫给小心装了进去。

    “大人,您没事吧?”几人同时开口。

    严默起身,屁股都坐凉了,“我没事,那个假秋实呢?”

    秋实在昏迷中突然喷出一口血。

    看守他的战士吓了一跳,连忙把这件事禀告给上级。

    严默带着一大群人进入大厅,野人们亦步亦趋,寸步不离。

    严默,“……都给我让开!”

    野人们不动。

    严默,“让开有肉吃。”

    野人们唰地分开。

    狰脸皮再次抽搐,下定决心要狠狠调/教这些野人,要把他们全部锻炼成最好的战士!

    严默走到首位坐下,一指秋实,不客气地道:“把他泼醒,拖过来!”

    立刻就有人拎来一桶刚化开的雪水,哗啦泼到秋实脸上。

    秋实浑身一个激灵,硬生生被冻醒。

    一名野人挤开战士,冲上前拖起身体僵硬的秋实,拖到严默脚下,重重一扔,接着就对严默卖好地傻笑。

    严默,“……等会儿多给你一块肉。”

    该野人高兴地吼叫一声,被妒忌的伙伴们给拖了回去。

    严默从护卫手中要过一根木矛,捅了捅秋实,“喂,醒了就报上名,别装死。”

    秋实脸皮抖动,睁开眼睛就想破口大骂,结果出来的全是:“得得……你、你……得得……”

    围着他看的野人发出怪笑,还有人模仿他发出牙齿打颤声。

    “你是不是奇怪我怎么能不被你控制,还能反击你?”严默又拿长矛捅了捅他。

    假秋实眼中射出仇恨到极点的光芒,这个小崽子竟敢如此侮辱他!

    “你的精神力不错,如果我没有在前段时间突破,并得到一个小玩意,我恐怕不一定能发现你的动作,更不要说反击你。”严默难得感叹自己的好运。

    炼骨族第四级传承的考验相当难,但过关后给予的奖励也出乎他意料的好。

    他正在愁如何增加自己的精神力和防御他人的精神力攻击,结果炼骨族就给了一个可以让使用者精神力增幅的骨器。

    这种骨器对于高阶神血战士来说没有太大用处,犹如鸡肋。但对于他这种刚刚接触了精神力并开始使用的人来说,这东西可是个大大的宝贝!

    如果不是得到这个骨器,他还真的不一定能玩得过这个不知从哪儿传来的假秋实。因为对方竟然可以操纵某种昆虫进入生物的大脑,再用精神力控制其。

    幸亏有你!严默摸了摸挂在胸前的骨质项链,那是一节像某种动物指骨一样的骨器。

    秋实一开始并没有留意到严默胸前的挂饰,直到此时严默摸上它。

    “骨器?!”秋实眼眸收缩。

    “你果然不是秋实。”严默笑。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