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13章 章回213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秋实冷笑,“我当然是秋实,你想吞并原际也不用找这种借口。壕呢?我要见他!”

    大厅暖和,秋实已逐渐从低温中恢复过来,说话也不再牙齿打颤。

    秋实从地上爬起,怒瞪围着他的战士,“狰,大河,你们就算叛离了原际,可我和壕仍旧一直把你们视为己族骨血,你们为了过好日子,不想回去原际也就罢了,如今这严默为了吞并我原际,竟然连我不是秋实的话都说出,他明显想要以此为借口杀死我,难道你们就眼睁睁地看着他族祭司屠杀你们过去的祭司!”

    狰和大河等人沉默。

    秋实又逼视严默,“今天如果你真敢杀我,原际的战士也会把你视为敌人!”

    严默懒得多跟他废话,以前因为要安抚原际战士的人心,他不能动这个人,现在他直接杀了又怎样?不过……

    严默目光从大厅中人脸上缓缓掠过,像是在看谁,又像是谁都没看。

    阿乌族战士看秋实的目光都充满愤怒,狰等从原际而来的战士表情就稍稍复杂一些。

    大河站在严默身侧,看着秋实的目光满是杀意,敢对默大人动手者,必须死!但他自认是护卫,严默不开口,他也不会抢着说话。

    严默不说话,大厅中便只听到秋实的叫嚣声。

    秋实也奇怪严默为什么不反驳他,但他以为对方在忌惮他身后的原际部落,说话便越发往九原和原际的关系上去说,说到后来竟转身就要走。

    萨宇越听越恼,他是小孩子,这里没他说话的份,但他再也忍耐不住,也不管大厅里多少比他等级高的战士,硬是跳起来骂道:“我管你是谁!敢对我们的祭司大人动手,你就是死罪!”

    严默嘴角浮起一抹讽刺的笑容。

    狰心中忽然就像被什么刺中了一般,握住长矛的右手一紧。

    秋实也就做个样子,他也知道自己肯定走不掉,听到萨宇的骂声,他就像早就等着这句般,回头迅速反驳道:“我攻击你们的祭司大人?我连碰都没碰到他,我怎么攻击他了?”

    “你用巫术!”

    “你怎么知道我在用巫术?还有你这个小崽子是什么东西,这里什么时候轮到你说话了!”

    严默正要开口为萨宇撑腰,一道沉厚的声音抢在他之前发出:“秋实用巫术攻击祭司大人,又侮辱祭司大人的弟子,罪当论死!”

    严默听到这句话,慢慢把身体又靠回椅背。

    秋实目眦欲裂,对狰狂吼:“你怎么敢!壕都不敢这样对我!你这个叛逆!谁敢抓我试试看,原际的战士不会放过你们!”

    “我不是叛逆,你才是!秋实,如果不是你,原际部落也不会四分五裂!你根本就不配做原际的祭司!”狰这句话简直说出了所有原际战士们的心声。

    “狰,你敢对我动手?!”假秋实在心中焦急,壕呢?为什么壕还不来?他知道壕没有死,如果壕死了,他一定会有感应,目前他确定已死的人只有秋阴长老一个。

    ‘狰竟然想杀我!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他和大战一样,不是黑原族的人根本不能相信。’

    ‘闭嘴!’

    ‘你不是控制了壕吗?为什么他还不来救我们?’

    ‘如果你是原战,你会留下壕?’

    ‘不——!我们逃吧!逃出去找黑原族的战士,他们一定会保护我离开,他们一定会……’

    狰跨前一步,眼眸锁定秋实。

    脑中声音一滞,竟被吓得闭嘴。

    “为什么不敢?我是九原的战士,我侍奉的祭司是默大人。胆敢侵犯九原者,杀!胆敢侮辱九原者,杀!胆敢对我九原祭司大人有任何不敬者,杀!”狰说到最后已是在狂吼。

    大厅中同时响起爆裂的吼声:“对祭司大人不敬者,杀!”

    狰目光坚定,不再有丝毫动摇,举起长矛一挥,把秋实一棍子打翻在地,“抓住他!”

    “是!”战士冲上,按压住秋实。

    秋实大骂,一战士抬手就给了他一巴掌。这战士是阿乌族的,手下一点都不留情,一巴掌把秋实的牙齿都打落了两颗。

    狰一动手,来自原际的九原战士就像是从什么挟制下挣脱出来一般,人人都松了口气,他们早就看秋实不顺眼,也早就认可了自己九原人的身份,但是从小的灌输和从小对老祭司形成的畏惧,让他们在面对秋实时比面对酋长壕还要不知所措。

    假秋实恨极,他现在强大的是精神攻击,这具身体他还没有完全融合,对力量的掌控还不如原来的真秋实。可是就连他的精神攻击现在也无法施展,刚才在对付那小祭司时,竟遭到精神力反噬。

    这小祭司到底从哪里来?会建城、会治疗、会激发神血战士、还有可以保护佩戴者不受精神力侵害的骨宝,三城怎么会让这样的祭司出来?

    假秋实对严默越狠也就越渴望,他要得到那具身体,他一定要得到他!

    狰走到严默脚边,单膝重重跪地,“大人,我错了,你惩罚我吧。”

    狰此举出乎所有人意料,不少人都不明白狰为什么会这么做。

    严默挑眉,他也没想到狰会如此直接,再看狰的表情,他可以断定此人并不是在以退为进,他是真的认为自己做错,真的在等待祭司给予的惩罚。

    严默会原谅他吗?如果换个心软的,也许说两句好话就会让狰站起,说不定还要亲手相扶什么的。

    但严默,他想的却是:我救了你们一次又一次,带你们到更好更强大的九原,我给你们地位不让你们做奴隶,我选择相信你们,把整个部落的安危都交给你们,我还费心劳神地把你们从普通战士变成神血战士,结果你们心中还想着过去的祭司?而且那祭司明明对你们是那么恶劣!

    其他普通战士也就算了,狰你明明看到我被秋实攻击的证据,竟然还怕冻死我的敌人把他扛入大厅。秋实辱骂叫嚣,连萨宇那样的孩子都听不下去,你竟然没有丝毫反应?

    你不能保护我,甚至连维护都做不到,那我要你有什么用?原战特意把你留下又是为了什么?

    就因为你在战士中的地位和威信最高,所以你的行为也最可恶!

    虽然你最后还是扭转了过来,知道胳膊肘要往里拐,但是这并不能抹去你前面犯下的过错。

    “这几日你没事便来医疗室找我。”抽皮鞭没意思,还不如拿人试药。

    狰有点惊讶,他以为至少会挨五十皮鞭,听祭司说只让他没事去医疗室找他,还以为严默仁慈打算放过他,当下感激和惭愧之心更重。

    男人低下头颅,右拳抵住胸膛,“谢大人。”

    狰和严默的举动,不少人没看懂,但大河等一些比较敏锐的战士在看到狰对祭司大人跪下并口称自己有错时,他们便明白了狰错在哪里。

    他们离开原际并不属于背叛,因为原际主动抛弃了他们,而九原接收了他们。

    而当他们已经是九原人后还想着过去的部落、敬畏着过去的祭司,甚至不顾现在祭司的安危和立场,他们的行为其实已跟背叛无疑!

    想通的原原际战士不少人也冲着严默单膝跪下。

    其他战士不懂,但人有从众心理,看周围人都跪下,就也跟着跪下。

    最后直立的便只有野人们,野人们东看西看,被这气氛渲染,害怕了,也纷纷噗通跪倒。

    最后连大河等护卫也全部跪下。

    严默看着跪满一地的人,也不开口让他们起来。

    秋实发出诡异冰冷的笑声,“嘿嘿,看看你们,狰,大河,你们背叛原际、背叛我,又得到了什么?他族祭司绝对不会相信你们,你们迟早都会被……噗!”

    秋实嘴巴磕地,被砸得口鼻流血,鼻梁骨断了,牙齿也至少掉了一半。这下他就算想说话,别人也不一定能听得清。

    狰丢开秋实的头发,重新面对严默跪下。

    比心狠,他从来不输给任何人,否则他也不可能成为除酋长以外原际最强大的战士。之前他只是还念着过去的旧情,想着不看祭司面也要看酋长的面,如果秋实和原际的人不影响九原也就算了,只要他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他也不介意帮一帮过去的族人,但是不能过线。

    而今,老祭司秋实不管是真是假,他所做的事情所说的话已经超越了他心中为原际划出的那条线。

    他的命是严默和原战所救,他的神血力量是严默赐予,九原之所以是九原,也因为祭司是严默。

    他也许会因为过去的情分而心软,但打死他也绝不会背叛严默!

    如今他这一跪就是在告诉严默:今后他再也不会不适宜的心软,一切都将以严默和九原为重。

    厚重的石门被推开,冷风灌入,一行人大步进入。

    走在最前面的人脚步一顿,随即毫不迟疑地向严默走去。

    跟在原战后面的人看着满大厅跪满的战士,下意识地全都放轻了脚步。

    大门关上。

    严默看到这行人还没说话,被压制的秋实竟然先挣扎起来,嘴里模糊不清地喊着:“壕!告诉他们,我是谁!壕!”

    原战大步越过所有障碍,走到严默身边坐下,握住他放在扶手上的右手,打量了他一下,见他不像受伤的样子,便放下心来,低声问他道:“怎么回事?”

    严默抽出自己的手,对跪下的战士开口:“都起来吧,自认有错的人去各自的头领那里主动扣除自己一个月的工分。”

    战士们刷地一起站起,自认犯了大错的战士们脸上都露出笑容,默大人果然心软,不过跪一跪就免了死罪,一个月的工分那根本就不算惩罚好吗!

    严默看着那些眉开眼笑的厚皮战士,有点后悔,早知就罚他们轮流来试药了。

    “壕酋长。”严默对走到秋实身边的壕点头。

    “默大人。”壕的气色看起来很糟糕,原本健壮的男人此时看去竟有些衰弱,眼中更满是沉甸甸的东西。

    “您请坐。”严默抬手示意。

    壕摇摇头,厌恶地看了眼被按在地上的秋实,“感谢默大人帮我们抓住了冒充祭司秋实的邪恶。”

    秋实挣扎着抬起头,这时他也不争辩自己是真是假,而是恶毒地骂道:“壕,你想死吗?”

    漏风破碎的声音让壕差点没听出来,但他结合秋实的表情也差不多猜出他会说什么。

    “壕,我死了,原际的人也都会死!听见没有,原际的人都会死!”

    壕表情痛苦,就是因为这个,如果只是他自己和长老被控制,他也会杀死假秋实,可是这个该死的恶魔却说他给整个原际的人下了毒,如果他敢对他动手,原际的人就也会都跟着死去。

    “为什么你死,原际的人都会死?”严默真心好奇。难道这人的精神力已经强大到可以通过白色小虫控制六百多个人?

    如果真这样,他也不会是这人的对手吧?

    壕恨声回答:“是毒/药,他给部落里一多半人都下了毒。每次分食物就是给他们解药,但也同时又对他们再次下毒。”

    “毒/药啊……”严默拖长了声音。这不是他的专长吗?

    秋实得意大笑,血液伴随着笑声流出,“让我走,我到了安全地点会留下解药,否则壕也好,原际那几百人也好,所有人都要和我一起死!”

    严默点头,“好可怕。那啥,壕酋长,我们来谈个买卖吧。”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