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14章 章回214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买卖?”壕没听懂。

    “就是交易的意思。”

    壕摇头。

    严默诧异,壕应该猜出他想做什么交易吧?为什么拒绝?怕他狮子大开口?

    站在壕身后仅剩的一位长老和跟着一起来的数名战士头领一起看向壕。

    壕开口问:“我们的战士没死吧?能救醒他们吗?”

    原战没有表示,而是看向坐在他身侧的少年,明明白白地表示出他将以祭司的意见为意见。

    大厅中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严默身上。

    严默感到一丝怪异,他想了想,还是对狰点了下头。

    狰立刻命人用冰水泼醒那些被打昏的原际战士。

    很残酷的救醒手段,但很有效。

    壕像是解释一般道:“跟随假祭司过来的战士都是部落里最好的一批战士,我下面要说的话希望他们也能听到。”

    那些战士醒来,怔愣过后发现壕和长老等人,立刻跳起来大喊:“酋长!”

    原际战士集中到壕身后,他们也看到了假秋实的惨状,当下就有人忍不住想要救人,被壕喝止,“眼睛都瞎了吗?看不出来这个祭司是假冒的?”

    原际战士傻了,假祭司?如果是严默和原战说这个话,他们还有一半不信,可是壕都这么说,那这只可能是事实。

    “壕,你什么意思?你到底还想不想活?想不想救原际的人?”假秋实看着壕这番举动又是焦心又是糊涂。壕到底想干什么?

    他必须活着逃出去,现在他手上没有高阶元晶,连最低级的都没有,如果这具身体死了……

    一想到当初被埋入地底那不知多长时间的囚禁,哪里也不能去,到处都是黑暗,身边就有活动的虫豸,可他却因为缺乏能量而不能换到那些虫子身上,只能一年又一年的等待,慢慢累积能量,假秋实打了个大大的寒颤。

    就算他能换到虫子身上,一只虫子能有多大的力量,随时都会死亡,有些虫子还活不过几天。

    一旦附身的虫子死掉,他又得一日日等待,上次他换了足足三只虫子才顺利到达记忆中有高阶元晶的地方。

    可是找到元晶也不是结束,没有元晶,他的能量只够他附身到极为微小的虫子身上,这些虫子连元晶都扛不动,而他想要从虫子变成/人,就得想法引诱一个活人跟着一只虫子到达有元晶的地方。

    上次得到那具络腮胡的身体花了多长时间?费了他多大力气?

    假秋实一点都不想把这个过程重来一遍。

    壕没有理睬假秋实,他带着一丝疲累对严默道:“默大人,大战说你是最好的祭司,有你在,原际众人的毒也不用担心,那么我能把原际众人的性命交给你吗?”

    严默没说能也没说不能,而是指向一名刚醒来的战士,“你过来。”

    那战士犹豫,看看壕,不知道该不该过去。

    壕下令:“去吧,你们身上都被假祭司下了毒,默大人大概是想看看有没有办法解救你们。”

    “毒?”战士们脸色立变。他们不怕凶猛的野兽,反而最怕一些看着不起眼的毒虫毒草,受伤还能恢复,可中毒往往就救不回来了。

    那名战士赶紧走到严默身边。咳,他这可不是背叛!老祭司虽然也很好,但是只论治疗手段的话,比起这位白发变黑发的少年祭司那还是差了……很多很多嘀。

    严默示意他伸出手腕。

    搭脉、查看舌苔、观其脸色和眼瞳,严默还看了看该战士的手指甲。

    “这段时间有没有感到身体上面的异常?比如头疼、腹泻、身体无力、肚子绞痛、呼吸不畅、手脚麻痹等情况?”

    该战士被这一问,顿时觉得浑身都不对劲,他迟疑地道:“我前天拉肚子了,拉了好几次,之前我还头疼过,鼻子也不通,好几天才好,对了,那时候我身体也没力气,连肉都不想吃。我、我今早眼皮还跳了!跳得很厉害!”

    严默单手摸了摸脸,挥手让这个战士下去,换一个过来。

    连换三个人,严默的表情越来越古怪,盯着他看的原际战士们也越来越紧张。

    连原战都再次抓住他的手臂,低声问他:“情况如何?能解吗?”

    严默没有回答,而是又看向壕,“壕酋长,你说你被秋实控制了?能让我看看吗?”

    壕眉头皱如山,“默大人,连你也不能?”

    “你先过来让我看看。”

    假秋实“呸”的一口吐出血沫,怪笑:“我的毒,谁能解?”

    “闭嘴!”按压住他的九原战士可不会跟他客气,抓住他的头发就把他往坚硬的地面又撞了一下。

    假秋实恨极,可也不敢再随便开口。

    严默这次诊脉的时间略长,而且左右手都看了。

    “你的情况和其他人都不太一样。”严默松手道。

    壕退后一步,“是,我不知道假秋实用的什么方法控制了我,但如果我不听他的话,他会让我头疼得像要裂开一般,我有时候避着他见人也会被他察觉。”

    原战附和,“确实如此,有次我刚见到壕,还没有跟他说话,那假秋实就从隔壁过来了。”

    严默眼中冒起亮光,“假秋实能知道你和别人的说话内容吗?”

    壕不太确定地摇摇头,“应该不知道吧。”

    “那他能知道你心中想什么吗?”

    壕继续摇头,“如果他知道我心中想什么,那我假装被他说动就不会瞒住他,我上次向大战求救也会被他发现。”

    “如果你和假秋实分开很远,他还能察觉你见了其他人吗?”

    壕仔细回想:“这段时间他都没有离开我太远,只有这次我们分的比较远。本来他想逼我一起过来,可我已经看到大战让人留下的标记,知道大战在这两日会有行动,就假装生病不能动。”

    “你竟然瞒过了我!”假秋实再次忍不住开口,他不信自己会看走眼,早上离开前,壕病得浑身发烫,如果不是如此,他又怎么会让壕单独留在外城。

    壕回头冷笑,“装病的药草还是你给我的,如果你真是秋实又怎么会不知道。”

    假秋实恨得咬牙,这些野蛮人竟如此狡猾!

    严默倒一点都不奇怪,他好歹也跟壕和老祭司打过一段时间交道,知道这些人看似原始,其实也很有心眼,老祭司认识的草药也许没他多,但整个部落这么多年的祭司传承积累,要是没有一两手绝活那才叫奇怪。

    “默,假秋实是不是用精神力控制了壕?”原战这段时间也都在学习精神力操控和防御,听到严默提出的几个问题,立刻回过味来。

    严默点头,“很可能,他的状况不像中毒。假秋实之前也想通过精神力控制我,不过被我反击了。”

    原战眸色沉下,“想要解脱精神力控制,是不是只要杀了源头就可以?”

    “一般是可以这样。”

    假秋实闻言立刻在下面大喊:“如果我死,壕也会死!原际的人也会死上大半!”

    如果说之前还有原际战士在将信将疑,听到假秋实这样的叫喊后也都射出了愤怒的光芒。没有人再相信这人是真老祭司秋实,虽然他们不明白这人怎么会长得这么像老祭司。

    “死就死!酋长,杀了他!”

    “对,酋长,我们不怕死,杀了他,把他祭神!”

    “给老祭司报仇!”

    假秋实发出狂笑,他用尽全身力气,硬是抬起头逼视壕,“好啊,来杀了我啊,有你、还有原际那么人陪我一起死,我也算死得值得!”呸!就算这些野蛮人全部死光,也不配换他一根头发!

    壕脸部肌肉抖动,他可以不在乎自己的生命,但是原际那么多人怎么办?

    “默大人,你真的没有办法救一救我原际的族人?”壕的声音中竟然出现了一丝哀求。

    “酋长!不用再问了,死就死,母神会安抚我们的灵魂,伽摩大神会给我们指引。”

    “酋长,我们回去把所有食物都吃了吧,我今早都没吃饱。”

    “酋长,我们回去吧,我想在死前在见见我的女人和孩子。”

    “酋长……”

    原际众人围住壕,每个人都是那么视死如归,似乎一点都不惧怕死亡到来,还有人偷偷去踢假秋实,更有人提出要把假秋实活着做成烤肉,每天烤一点吃一点,直到假秋实死亡。

    假秋实听得脸皮子颤抖,难道他真的要死?难道壕真的愿意放弃那么多族人?

    严默侧头,示意护卫给他倒一杯热水。

    丁飞行动最快,火盆上架着不少烧着热水的水罐,随时可供饮用。

    “大人。”

    严默接过木杯,吹散热气,等待水温降下。

    “你是不是有办法?”原战一看他轻松的模样就知道他肯定肚里有数。

    严默撩起眼皮,“我还没找你算账!”

    原战一点不觉得愧疚,但看看自家祭司大人的表情,他决定还是好好解释一下。

    原战贴近严默的耳朵,用很低的声音道:“我们周围有不少原际来的战士,虽然我相信他们绝大多数的心已经归于我们,但是老祭司以前也救过一些战士,他在部落里的威望也一直很高,战士们都很相信他。

    而且如果两个部落离得远也就罢了,可我们离得这么近,大家一开始心中就算有怨恨,可在见到我们比原际过得好以后,这份怨恨就会逐渐消失,甚至会对原际的族人产生怜悯。

    种种情况下,我可不敢保证跟着我回来的这些人中有没有一两个被老祭司拉了回去。”

    “你想得还真多。”

    “你不是想不到,你只是懒得去想。”原战多少也看出严默对于管理部落其实并不是很上心,有些事情没有真的冒出头,他就懒得管。他的心思除了己身锻炼,就几乎全用在了那些稀奇古怪但对部落大有好处的事情上。

    严默默认。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上辈子他就不喜欢搞办公室政治,也对揣摩人心不感兴趣,顶着个不会做人的名头活到死,就算如今能再活一次,就算他已经知道自己的毛病,可近四十年的思维模式也不是那么轻易就能改过来。

    性格一旦养成,除非彻底格式化,否则多少都会留下一些痕迹,年纪越大越明显。

    知道自己毛病和缺陷在哪里的人有不少,可是又有几个人能彻底扭转过来?话痨的人仍旧会话痨,暴躁的人再怎么压制也改不掉易怒,狡猾的人也不会变得老实。

    如果他身边没有值得信任的人,如果他要孤军奋战,也许他会因为环境而不得不强迫自己压制本性,而努力去钻营和改变自己。可如今他有原战,有已经初见雏形的管理机构,而他的祭司地位又让他不必太去钻营什么,慢慢的,他又习惯性地做起了一心钻研的甩手掌柜。

    他知道这样不好,也知道该防着身边人一些。不过他真的没防吗?

    严默突然伸手捏了下原战的脸蛋,这辈子,他不会再让任何人有机会伤害到他。

    原战抓住他的手,张嘴咬了一口。

    一脸愁容、哀伤和憋屈的壕,“……”你们俩在上面干啥呢?信不信我拉着你们一起同归于尽!

    “啪啪!”严默踢了原战一脚,拍了两下巴掌,引起下面所有人注意。

    “壕酋长,原际的诸位,别那么激动,我没说不能救人。不过……”

    不过什么?!原际的人一起收声看他。

    “你们真的中毒了?”

    哎?

    “刚才我看了三人,没有一个中毒,其他人我虽然还没有仔细诊断,但从你们的精神面貌上来看也不像中毒的样子。”

    壕吃惊,“你说我们没有中毒?”

    “至少现在在这里的人应该都没有中毒,如果你们不相信,我可以轮流为你们诊断。”严默瞄向趴在地上的秋实,眼中满是失望。

    “我还以为你真的有本事下那种平时没事、一到时候没有解药就完蛋的传说中毒/药,看来你也是骗人的。”

    假秋实脸色灰白,那小祭司竟然看出来了!

    壕充满疑惑,“可是当初我亲眼看到他指着一名战士,那战士就毒死了。还有几人也出现中毒症状。”

    “大面积下毒,平时无事还想定时发作很困难,连我都不一定能做到。我想他一开始只是利用一些慢性毒给少数人下毒来诈你,先让你害怕,以为族人真的都被他用毒/药控制,加上你又被他用精神力控制住,他让你头疼,你就会头疼,自然更会相信他的话。”

    “那么……”

    “我想,除了你和两名长老被他真正控制,只有一开始那几个人被他下毒,后面他顶多弄些让人身体无力或衰弱的草药来吓吓你,这些药物一般过一两天排出体外就没事。”

    原际众人狂喜。

    严默在心中可惜,他本来还想用解毒来交换一些战士,如今人家没中毒,他总不能再跑去给人家下毒吧?

    他很渣没错,但他也是个有原则的渣子。

    但他没有想到,壕竟然会做出那样的决定。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