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15章 章回215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默大人,这次多亏有你,等会儿我会把假秋实带回去,当着所有原际人的面,把他祭神!还请你一并同行,帮助我部落的人看看他们到底有没有中毒。”

    假秋实闭上眼睛,事已至此,他必须保留力量,但在这之前,他也不会让背叛他的人好过!

    壕身边仅剩的秋沙长老脸色苍白。

    壕深吸一口气接着道:“秋实已死,秋宁还小,且没有得到全部的祭司传承,而部落不能没有祭司,来之前我就已和大战说过,以后……呃啊啊啊!”

    壕突然抱头痛喊。

    秋沙长老身体摇摇欲坠,他头不疼,但是他能体会壕的痛苦。

    原战反应最快,冲过来一掌打晕假秋实。

    严默也跑下来,伸手按住壕头部,对原战快速道:“把他平放到地上。等会儿没有我的吩咐,不要动我,让周围的人全部散开。”

    原战立刻挥手,九原的战士迅速上前,隔开闲杂人等。

    严默把壕的头放在自己腿上,盘膝坐好,不是他必须要做出这个姿势,而是这个姿势比较方便他操作。

    严默调整呼吸,静心凝气。

    如何用自己的精神力来解除别人的精神力控制,这是他从来没有接触过的医疗方式。他其实并没有把握,但他勇于尝试。反正他死不了,而他不出手,壕也会死。

    他以为自己会碰上大阵仗,甚至做好了被反噬的准备,可不知是假秋实昏倒精神力操控变弱的缘故,还是对方本身就没有把壕放在眼里,对他的精神力锁定并不强的缘故,他只不过略作尝试就轻轻松松地打破了对方的精神力屏障,并“看到了”壕脑域中那只白色小虫。

    这算是另类的生物体芯片吗?

    等等!他能“看到”壕的大脑内部?!

    原来精神力还能这样应用?

    开始激动的严默硬是压制住自己想要看遍壕身体内部的强烈欲/望,集中精神尝试用自己的精神力包裹住那只小虫,并把它往外扯。

    小虫动了下,本来平静下来的壕又是剧烈一抖,被原战死死按住。

    可惜,不能活着弄出来了。

    严默只好选择先杀死小虫,再把它弄出。

    小虫是实体,想要把它弄出来,不可能不伤到壕的大脑。不过他一点都不担心这点。

    虽然他没有脑科专家的名头,但他对人脑的构造了解并不比一般的脑科专家少,说不定还要更好一点,实验中他也做过不少脑部手术。

    “按住他的脑袋,别让他动。”在不确定用金针刺穴对精神力有没有影响前,严默也不敢随便下针。

    原战示意狰也过来,一个人按住他的身体,一个人按住他的脑袋。

    严默全神贯注,用精神力杀死小虫不难,难的是如何用精神力把小虫拖拽出来。

    大厅中所有人也跟着精神紧张,原际战士更是紧紧盯着那层包围圈。

    昏迷中的假秋实身体突然抖了一下,压制他的战士吓一跳,连忙用脚踩住他。

    严默用最小面积的精神力包裹住那只小白虫,轻轻分开柔软的脑体,小心翼翼的尽量不留下创伤痕迹地往外拖拽。

    不久,壕的右耳流出一丝鲜血,严默睁开眼睛,神情异样。

    熟悉他的原战一眼就看出这人正处在极度兴奋的状态。

    严默激动得脸颊潮红,精神力简直就是看病做手术的最佳作弊器!

    之前他还愁没有x光、没有核磁共振,他不能进一步更仔细地看到病患身体内部,只能完全凭借中医经验,可是想要精确把握病灶所在,只把脉和观气色就弱了点,但如今他有了精神力,这些都不再是问题,大多数情况下也不用巴巴浪费一千点人渣值把病人或死人送进实验室观察。

    而且精神力不止可以让他看到患者的身体内部,还能让他做到很多超乎他原来想象的精微操控。

    如果他在使用金针或用木针攻击时也加入精神力会怎样?

    炼骨术中也明确提到,在炼制骨器时使用精神力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精神力操控越好,做出的骨器的效果就越理想。

    我要锻炼精神力,我一定要把精神力练到十级!严默明确了自己的发展方向,在心中发下宏愿,并同样取出一支试管把白色小虫的尸体小心装了进去。

    壕呻/吟一声捂着脑袋坐起。

    严默收起试管,对秋沙招手,“好了,你过来。”

    脑部手术虽然麻烦,但根据病灶所处位置,如果处理得好,病人在术后甚至不会感觉到多少痛苦,恢复也快,何况他有四级满阶的精神力!

    “这样就……行了?”壕借着狰的手站起,晃了晃脑袋,脸上还有点不确定。

    “我也可以把你的脑袋剖开。”严默认真道。

    壕迅速道:“那还是这样吧,我觉得好很多了,头也不疼了。”

    有了壕这个经验,再处理秋沙就更简单,严默这次花的时间更短。

    两只白虫全部取出,秋实脸色越发灰白,宛如死人,可奇怪的是,在严默取出第二只白虫的时候,昏迷中的秋实竟然自己醒了过来。

    “唔……嗯……”秋实挣动身体,眼神有一瞬间的恍惚,可很快,他的眼神就变得清明。

    眼见最后一名长老也脱离危险,壕脸上挂上了真心实意的感激,这位小祭司已经是第二次救了他也第二次救了原际部落。如果说之前他的决定还有些不甘,此时他则真正下定了决心。

    “默大人,我刚才没有说完的话是,原际部落将会并入九原,尊大战为首领,尊默大人你为祭司!以后原际和九原将会变成真正的族人。”

    这句话说完,壕也彻底放下了。

    想想吧,他其实真的没有什么好不甘的。原际归顺九原好处多多,第一,一旦归顺,缺少食物的危机立刻便能解决。第二,所有人说不定还能住上让他们羡慕不已的石屋。第三,九原的小祭司不但受到祖神宠爱且心慈手软,原际归入九原,一定不会被亏待。

    “我不同意!”一道沙哑漏风的破嗓音突然响起,秋实挣扎着高声吼叫。

    严默心声:我也不同意。瞧瞧你那一脸牺牲的表情,瞧瞧你们原际人那受了大委屈的小模样,当我特别稀罕你们原际的人吗?老子用红盐就能换来一堆更便宜、更听话、更好管理的奴隶战士。

    严默没有任何表示,只走回原位置坐下。

    丁飞奉上热水。

    原战瞅瞅自己的手掌,奇怪秋实怎么能自己醒过来。

    原际众人既惊讶又不惊讶,可是在听到壕的决定后,他们的心中仍旧升起一股茫然感。以后原际部落就要消失了吗?他们并入九原,九原人会接纳他们吗?以后几族打架,部落首领和祭司会站在他们这边吗?他们会不会不断被派出去狩猎消耗掉?他们分配到的食物会不会最少最差?

    秋实的嚎叫没有人听入耳里,你个假秋实不同意有屁用?

    “壕,我没有死!我回来了,那个邪灵已经逃跑,我是真的秋实,你看看我!”

    壕没有看老祭司,他在等待严默答复,倒是原战因为位置缘故可以把老祭司脸上的表情看得清清楚楚。

    秋实快要急疯,可他越急说话就越不清楚,“壕!我知道所有事情,我是真的秋实,我是部落的祭司,你小时候有次……呃……唔唔!”

    秋实突然眼睛翻白,喉咙里发出古怪的声音,就好像吃东西被噎到一般。

    壕已经认定老祭司被假冒,这时无论老祭司喊出什么话他都不会去听,更何况老祭司也没机会喊出。

    严默听到秋实声音古怪,出于医生的职业敏感,让他多看了秋实两眼。

    原战走回座位抓住严默的手,坐下问他:“壕酋长说的事,你怎么想?”

    严默注意力被分散,一边留意老祭司一边对壕说道:“壕酋长,如果原际能弄到充足的食物,你是否还会把原际并入九原?”

    壕略略犹豫了一下。

    在他张口前,严默抬起手,“我明白你的意思了。虽说我很高兴你愿意把部落并入九原,但是你们的祭司传承并没有真正断绝,部落的战士们也不一定想要加入其它部落,既然如此还不如维持现状。不过你放心,我仍旧会去原际一一诊断,确定原际族人是否中毒。”

    壕震动,原际众人也大大惊讶。

    “不过,”严默话锋一转,“亲兄弟明算账,这次我们九原帮你们出手制服假秋实,我为你们诊断、祈福、治疗,这些都需要你们用劳力来交换。”

    开春他打算大量开垦田地并进行畜牧,可部落的战士一部分需要保护九原,一部分要进行春季狩猎,还有一部分要用来管理并训练野人和新来的奴隶,他正愁人手不够。

    心不甘情不愿的归顺者用起来也不顺手,还不如直接采取雇佣方式,原际的人如果派人来,就让他们跟着去狩猎,想必他们也愿意这样的交换方式,而且对他来说,这样操作还更好,因为原际人打的猎物,不管打多少,都不会惩罚到他头上。

    壕没想到严默竟然会拒绝他的提议,原际虽然已经不如从前,可那是六百多人口啊,九原真的不想要?

    原际众人更是心情复杂,让他们就这么并入九原吧,他们觉得委屈,可人家祭司说不要他们,他们更觉得委屈。

    秋实趴在地上痛苦喘息,他的呼吸越来越急促,眼珠瞪出眼眶,手指不停抓挠地面,指甲翘起,脸色憋得青紫。

    “大战?”壕目光投向原战。

    原战顿了下,道:“壕酋长,我当时也跟您说过,加入九原必须通过考验,而我部落祭司的决定,就是九原全部落的意志。”

    壕很明白原战的言下之意,他们显然没有通过九原祭司的考验,人家不稀罕他们!

    九原战士挺起胸膛,尤其是阿乌族人。哼哼,想要加入我们九原?那也得看你够不够诚心,当我们九原这么容易加入的吗?

    野人们除了严默的话能听懂,其他人说什么,他们一概不知,他们就围着看个乐子。

    原战又道:“如果原际真的有人想要加入九原部落,不如让他们单独来找冰,冰负责整个部落的内部纠察,此事也在他管辖范围。”

    壕心中也十分矛盾,他想了想,觉得这样也好。愿意加入九原的,他也不会拦着,不愿意的,那就继续跟着他。秋宁还小,但九原离他们也不远,真有需要祭司力量的时候,想必心软的小祭司也不会拒绝帮助他们。

    “那就这样,具体如何交换,我们过后再谈,我先把假秋实带回去处置。”

    “好。”原战起身送客。

    壕示意原际的战士去接过秋实。

    九原战士看向原战。

    原战点头,九原战士当即把秋实交给原际的人。

    壕右拳重重砸向心口,对严默郑重地道:“默大人,您和战首领对原际的恩情,我们会永远铭记,原际也将永远都会是九原的兄弟部落。”

    严默也起身,“九原同样会把原际当作兄弟部落,你们今冬的食物,我们会想办法解决。”顺便看这样做能不能减少一点人渣值。

    壕深深道:“多谢!”

    被交到原际战士手中的秋实还有一口气,他伸手想要去抓从他身边走过的壕,没抓到。

    原战走过秋实身边,偏头对他笑了下,他的脸虽然在笑,可那狭长的双眼如复仇的毒蛇,邪恶无比,令目光与他相对的秋实心神剧颤。

    是你!你对我下手了!你对我做了什么?!

    秋实发出“呃呃”的叫声,眼神充满怨毒,指甲剥离的双手拼命想要去抓住原战。

    壕!救我!救救我!

    “呃呃……!”秋实瞪出眼眶的双眼流出眼泪,他痛苦得恨不得立刻死去,可他不甘心!

    负责押送他的原际战士有点害怕,他们怕这个假秋实会在临死前弄出什么可怕的巫术。

    “酋长?你看假秋实……”

    壕回头,皱眉,随即问严默:“默大人,他这样不会再害人了吧?”

    严默怎么看老祭司都觉得对方像是快要窒息了,那模样和肺部严重受损的病人很像。

    严默好奇,正要上前仔细观察老祭司,被原战一把拉住,“不要接近他,谁知道他还能弄出什么。”

    原战又对壕警告道:“壕,这假秋实能对人进行精神操控,会迷惑他人,如果不想他回去后再搞出事,不如直接杀了。”

    严默立刻表示反对:“这不好,秋实怎么说也是原际的祭司,就算是假的,也最好带回去当着部落所有人的面、说出他的罪行后再处置。”

    混蛋战,想让他再得个见死不救的惩罚吗?虽然假秋实先攻击了他,但他总觉得如果让老祭司现在死在他面前,他很可能会倒霉。

    严默想想,还是不太放心,特意走到秋实面前,“不小心”让他挠了自己一下。

    祭司大人被攻击,这还得了?

    严默被护着与秋实远远隔开,九原战士想要对秋实动手,被严默喝住:“算了。”

    原际众人脸红,羞愧。

    原战暗中戳了下某人的腰眼,怒瞪壕。

    壕满脸羞惭,“我会打晕他,但人还是要带回部落当着大家的面处置。”

    “用火烧吧,免得留下后患。”原战再出恶毒建议。

    壕点头,“我也是这个意思。”

    秋实玩命地挣扎起来,“呃呃呃!”不不不!我是真的秋实,我是原际的祭司,你们眼睛都瞎了吗?我回来了!我是真的秋实啊!

    原战!原战!我死都不会放过你!伽摩大神不会放过你!你怎么敢!怎么敢!

    “大人,这假秋实害怕被烧死呢,你看他都吓哭了。”原际战士心中对假秋实充满恨意,嘲笑也特别大声。

    “烧死太便宜他了,应该把他活着炙烤,一点点吃他的肉!”另一名原际战士恶狠狠地道。

    “谁知道他的肉有没有毒。等回去挖出他的眼睛、割掉他的鼻子、扯掉他的舌头,再烧死他,也能平息伽摩大神的愤怒。”秋沙长老阴森森地道。

    壕点头,决定采取秋沙长老的意见。

    秋实脸上的恨已经可以化成实质。

    原战,严默,九原部落,还有壕,秋沙,还有原际部落,我诅咒你们!我用灵魂诅咒你们永远饥饿,战火不断,子孙死光,血脉断绝!我诅咒你们!啊啊啊!

    “砰!”一只硕大的拳头砸在秋实后脑勺上。

    秋实昏死过去,被两名原际战士像拖死狗一样拖出九原的议事大厅。

    原战,唯一一个看出秋实是真正秋实的人,和他的祭司一起,落到原际一行人的最后面。

    “你是不是对秋实做了什么?”严默戳回去。

    “你看出来了?”原战也没指望能瞒过严默,他家祭司大人拥有一双神的眼睛。

    “我是医……祭司,你动手脚能瞒得过我?”

    “我只是不想秋实逃掉,等壕带他回去,就算壕突然心软或者另外发生什么事,秋实也不会活过今天。”

    严默心想,随便你怎么搞,别让指南找理由惩罚我就行。

    “你到底做了什么?”

    “我可以让自己沙化。”

    “……你的意思是你现在也可以让别人沙化?”

    原战带着那么一点点得意,还有点遗憾地道:“还差一点,我正在练习。”如果成功,秋实不会还有力气挣扎,他只会感觉到无尽痛苦。

    严默很想看看秋实内脏的沙化程度,同时也对他的松果体和大脑部位充满兴趣,“你觉得我能把秋实的尸体要过来吗?”

    “以后我会给你弄更多的尸体,秋实就算了。”原战不打算让秋实留下一点渣,他等会儿甚至打算去监看秋实被祭神的经过。

    严默看着身边比他高壮很多的男人,看他那似得意又似满足的邪恶笑容,突然想到了一个可能。不会吧,被穿的人还能活过来?如果真是这样,牲口的报复心真可怕!

    秋实死了,在他被挖眼割鼻的时候就死了。

    原际众人以为这个假秋实是因为熬不过祭神的痛苦而死去,不但对秋实的死因毫不怀疑,且更加相信这不是真的秋实——如果是真的,伽摩大神怎么会让他活活疼死?

    秋宁变成了原际新的祭司。

    严默也履行承诺,不但当天就去帮原际的人诊断是否中毒,第二天还驱赶原战带人进森林打猎,回来后给原际提供了一批食物,而他也确实因此被减去了一些人渣值,同时印证了自己对指南规则的推测。

    严默以为秋实不管是不是真的被穿,人都烧成灰了,这事也就到此结束,虽然他很想知道那位穿到秋实身上的魂魄从哪里来,又带了什么秘密。

    所有人也都以为秋实死了,秋实确实死了,只不过……

    他恨,恨自己太过冲动。

    他后悔,后悔自己没有装得更象一点。

    如果再有机会,他一定会控制住自己的本性,先潜伏起来,直到得到真正的权势。

    这次他不知道又要等多长时间。

    壕说要把秋实的骨灰就地深埋。

    他以为自己又要被埋入地底,这让他很痛苦。

    可就在他要绝望时,秋实的骨灰被人收集起来,因为新的祭司说骨灰可以止血疗伤。

    原战从森林狩猎归来的第三天,这天,天气晴朗,大地一片雪白。

    孩童在雪地上跑来跑去地玩耍嬉闹,大人们也纷纷从家里走出。

    不管有任务还是没有任何的九原战士们全都伸头往远处看,明明什么都看不见,可他们还是时不时地就要向北方看两眼。

    无他,因为部落早上刚接到消息,那八百名被九原光棍们盼了很久的女人们终于要被送来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