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16章 章回216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严默揉着额头用炭笔在石板上写写画画。

    身后有人接近,一只粗糙的大手捏住他的脖颈,轻轻按捏。

    “唔……”

    酥麻感从脖颈处顺着背脊往外扩散,严默舒服得呻/吟一声,肌肉放松。

    “两边也捏一捏,不要太重……就是这样,哦……”严默闭上眼睛。

    “舒服?”

    “嗯。”某人舒服得眼泪溢出眼缝。

    厚实、温暖带有老茧的大手从他的脖颈、肩窝,一路往下,以他的脊骨为中心,掌根着力划着半弧形往脊背两侧揉推。

    “啊……唔……”实在太舒服了,那股酥麻感跟过电似的,撩得神经末梢一片酥软。

    有什么奇怪的东西抵住他的后背。

    “你哼得真……”大概想不出合适的词,含糊的语声消失,潮湿的口腔含住他的耳朵,舌尖戳进他的耳洞,推拿的手绕到了前面,从衣襟口探进去摸他。

    严默睁开眼睛,面无表情地抓住那只手丢出来,敲敲石板,“我们得订个章程,以后部落里买来也好、捡来也好、抢来也好的奴隶会越来越多,这些奴隶不能一来就变成九原子民,否则对原本的成员也不公平,而且太轻易得来的自由也不会珍惜,说不定还会给我们埋下隐患。你在听吗?”

    “你说,我听着。”

    “不准蹭!”

    “那你抓着?”

    “……三秒钟。”

    “什么?”

    “来吧,只要你不怕被打击。”

    原战一看伸出的手,眼睛都直了,急吼吼地就撩起皮裙,把自己交到了对方手上。

    三秒钟,不多不少。

    原战,“……”

    严默起身走到一边,打水洗手,慢条斯理地问:“可以谈正事了?”

    经过商议,严默起草了一份关于奴隶的自身赎买方式,最后裁决团全体成员拍板通过。

    简而言之,所有来到九原的奴隶,不管男女老少全部更换身份为长工,权利和义务与九原普通子民等同,但需要签下劳动合作协议,他们所获酬劳的一部分将被扣除作为赎买自由身的代价,这部分赎买代价没有偿还完毕前不能离开九原,如在期限内逃跑或背叛则会被当作交易物重新卖给其他部落。

    因为不是所有奴隶都懂通用语,为了让他们理解部落规则,严默把新来的人全部集中到一起进行了一场部落规则的解释。

    除了上次带回来的两百多野人以外,底下听的女奴和孩童们大多神情麻木,他们也有些人对未来抱有希望,但他们不相信九原,更不相信这位高高在上的少年祭司。

    严默把这些人的表情都看在眼底,他也没有急着说些煽动人心的话,好让这些人融入九原。

    他要这么多奴隶本来就是为了让他们来干活,顺便给他减人渣值,又不是真的为了解救他们而解救,故他也没那份好心去做心理医生去开导他们。

    九原好不好,来的值得不值得,时间长了,这些人自然也就明白。

    可是……情况似乎有点不对头。

    他知道想要彻底收服这些以奴隶名义被交换来的人不会那么容易,但是也不至于这么排斥吧?

    瞧瞧他们的眼神!

    那些女人和孩子九成都用一种“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是骗子”的眼神看着他,有些人脸上还露出嘲笑,更有些人竟然用仇恨的眼神瞪视他。

    严默宣布晚上会有欢迎的篝火大会后,从台上下来。

    “去把草町叫来。”

    “是。”丁宁见严默脸色阴沉,不敢多问,立刻跑去传话。

    严默眼角余光瞄到狰,一拍丁飞,让他把狰也给喊过来。

    狰被丁飞叫住,抬头望向这里,没有多犹豫就改变方向向严默走来。

    “狰,我有事问你。”

    狰见严默脸色难看,表情也绷得很严肃,“请说。”

    “你先跟我来。”广场上不是谈话的地方。

    狰等了一路没有等到祭司的问话,一直到草町带着一丝忐忑,跟在丁宁后面飞步跑到树林石屋来见祭司的时候,他才知道祭司大人在怒什么。

    严默看到草町,直接进入主题:“发生了什么事?”

    “啊?”草町没反应过来。

    严默没什么耐心地道:“我想知道那些女人和孩子被送来后,有没有什么特殊的事情发生,而你们没有告诉我。”

    狰有种不太妙的感觉。

    草町听懂了,她张了下口,又闭上,像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还看了眼狰。

    “草町!”

    草町吓了一跳,下意识就要跪下,被严默喝住:“你敢跪试试!给我站着说话!”

    “是,大人。”草町不敢再隐瞒,“我们不是故意不告诉您,只是这种事不算什么大事,大家都觉得不用特别告诉您。”

    “说!”

    草町身体一抖,张口就道:“有些战士来挑女人,挑上了就把她们睡了,有的一个睡了好几个,还有的几个睡一个。那些女人大多不敢反抗,有些女人还很高兴,因为有的战士会带吃的来送给她们,但也有些女人因为反抗被打……”

    “我操他们全家!”严默气得破口大骂,“我明明跟猛还有蓝蝶说了,不准他们动那些女人,他们没跟下面说吗?!”

    草町从没有看到过严默怒成这样,说话的声音都有点发抖,“不是蓝蝶大人他们,是、是回来后这两天……”

    “都有谁?给我把他们都抓出来!”

    “默大人……”狰对严默的怒气也有点心惊。

    严默不等狰说下去,转脸就对他喷道:“我他妈就少说了一句话!原战和你都干什么去了!你们就没想过会有这种情况发生吗?还是你们觉得这种事很正常?”

    狰哪怕心里再认为这种事很正常,他此时也绝对不敢开口承认。

    “现在!立刻!去给我把那些管不住自己下半身的混蛋都给我抓起来!”

    狰放低声音,“大人,人比较多,如果全抓出来……”

    “比较多?”严默气笑,对着门外就是一声大吼:“去给我把原战喊来!”

    原战正在和战士头领谈事,狰本来也应该参加,可听说狰半路给祭司叫走,也就没再等他。

    十几个大小头领嘻嘻哈哈,很多人都在问他们的首领,问挑女人时能不能按照战士级别多挑几个。

    “首领,一个人只能睡一个的规则也太严厉了,强大的战士一个女人怎么够?女人来癸水怎么办?让他们去睡自己兄弟吗?”

    “还有,部落不准有奴隶也太奇怪了,我们辛辛苦苦冒死在外面打猎,回来还要养那些别族的女人和小孩,凭什么?”

    “沙狼他们还拦着不让我们的战士去找那些女人,还说要那些女人自愿,哈,你们没看我拎着烤肉过去时多少女人扑上来,有几个不愿意的?”

    “部落的规则得改一改,就连矮人们也没有一对一。如果以前女人少也就算了,现在女人这么多,而且我们用红盐就能想换多少女人就换多少女人,干嘛还非要一对一?”

    原战任由那些战士咋咋呼呼,等他们都说够了,才把目光转向猎、捕蛾、大山、冰几个大头领,“你们的想法?”

    大山中肯地道:“如果女人多,只要战士能养得起,多几个也没什么。”

    捕蛾举手,“我的看法和大山一样。”

    冰把木杯往桌子上重重一砸,冷着脸道:“祭司大人既然提出那样的规则,那就必然有他的理由,谁敢违反部落规则试试!”

    猎皱眉,“也有兄弟和伙伴只喜欢一个女人或男人的,真定那么死也没意思,之前祭司大人不就同意了萨宇他们家两男娶一女?”

    雕开口讽刺冰:“你还真是祭司的好孩子,前面在原际就听老祭司秋实的话,秋实不要你了,你又来抱默大人的大腿,是不是默大人让你给男人睡,你也愿意?”

    “只要他开这个口。”冰竟然还能笑出来,“难不成默大人让你做什么事,你敢不做?还是你想背叛默大人?”

    雕脸色一变,“你瞎喷什么!我什么时候说不听默大人的话,我们现在讨论的是……”

    “你们现在讨论的是如何改变默大人定下的部落规则!真的不喜欢默大人定下的规则,那就去别的部落好了,原际还在,他们承认战士可以拥有奴隶,他们还不禁止战士拥有多个女人或男人,你们怎么不去?对了,矮人们也可以,你们还可以加入矮人一族!”

    冰这话一出得罪了所有战士头领,本来他的工作内容就很让人讨厌,这下更是犯了众怒,除了几个稳重的,大多数战士头领都开始喷他。

    冰坐的稳稳当当,任是谁来喷,他都能喷回去。

    “部落规则说了强/暴有罪,而上午默大人已经说得很清楚,那些女人和孩子已经是部落的子民,他们不再是奴隶,从等会儿我踏出这扇门开始,如果让我发现谁又跑去找那些女人并用强,我就把他抓起来!当着全部落人的面抽死他!”

    “冰,你这没卵子的混蛋!你自己硬不起来也别挡着别人……”

    “砰砰。”木门被敲响,有战士打开木门进来,几步跑到原战面前附耳低低说了一句话。

    原战手指敲了下桌面,起身,走之前对众人面无表情地道:“令众战士先不要动那些女人,部落规则到底要不要变,等我和祭司大人商量后再决定。如有人用强,冰,你该抓就抓,战士头领也一样。”

    众战士头领没想到首领会下这样的命令,个个都一脸惊讶。

    “呵呵。”冰对着那些骂他的战士头领阴阴笑了两声,推开椅子,跟在原战后面也出去了。身为全部落纠察队的头领,每天不知有多少鸡毛蒜皮的事要他去忙,他才没时间跟这些脑子都长成肌肉的傻瓜们吵架。

    原战刚刚跨进门就被严默骂了个狗血喷头。

    原战抹抹喷到脸上的口水,目光在室内扫了一圈。

    狰、草町,还有后来被喊来负责安顿那些女人和孩子的庞泽、沙狼、萨云、乌宸一起对原战行礼。

    看到这几人也被骂的一脸求死不能的惨样,原战心理平衡了,“刚刚我已经告诉所有战士头领,不准任何人再动那些女人,如有人再犯,就按照部落规则处置。”

    “你们是不是觉得这种事根本没什么?”

    本来就没什么!几个人在心中一起道。

    严默看着这些人的表情,收起了跟他们解释的欲/望。

    “跟你们比起来,我真他妈有良心。”严默第一次感觉自己人品竟是如此高尚。

    他真蠢,跟一群原始人谈什么人权、尊严?

    看不过去,他只要下命令就好了。

    谁敢不听他的命令,那就揍到他们听!

    你们不是不要人权吗?那我就不给你们,以后老子说什么就是什么!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