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17章 章回217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原战贪婪无比地死死盯住他的小祭司,怒火中的默让他硬得不能再硬。

    这样的默,让他想要扒光他的衣服,把他用绳子吊在树上,狠狠地弄哭他。

    嗷嗷嗷!把部落里最强大战士骂得头都不敢抬的威严祭司,让所有人又敬又畏又爱的祭司大人,却在他的□□辗转哭泣求饶怒骂。

    一想到默一边骂他牲口什么的,一边流着眼泪向他哀声求饶……这次他一定不会三秒钟!

    原战不动声色地移到狰身后,还好天冷,他在皮裙外面又罩了一层外袍,不至于凸得太明显。

    严默无视原战火辣辣的目光,冷声道:“你们就没什么想跟我说的吗?”

    狰感觉右脚底有什么东西戳了他一下。

    趁大家不注意,挪开脚,低头快速看了眼。

    看到一个微微凸起的土疙瘩,明白了。

    狰很苦逼,他知道原战想让他开口把战士们的意见说出,但是他前面刚刚招惹过祭司大人不高兴,这时候哪敢再触他霉头?

    别看小祭司年龄不大,面相也淳厚,平时做事说话也很温和,可……问问所有九原人吧,谁不怕他?

    越是平时温和的人发起火来越让人害怕,没看首领大人都不敢先开口。

    这次换了左边脚底又被顶了下,狰无奈,只得顶着祭司大人的怒火把今天他本来也要参加的议事主题说了出来。

    “大人,部落规则上说不能用强,大家也认可这点。那些敢对新来的子民用强的混蛋,等我回去就按照部落规则惩处。不过还有一点……”

    “别吞吞吐吐的,你什么时候也开始玩这套?”严默不爽。

    狰心想我这不都是被逼的吗!我最听话了,你说一对一就一对一,我对养一堆女人也没兴趣,我可以用战魂发誓!

    但他身为战士头领,不得不代表大家把意见说出,“关于部落规则中必须一夫一妻那点,大家有点想法。”

    “什么想法?想要一夫多妻,或者一妻多夫?”

    狰默认。

    严默对于听到这个想法并不意外,就是他前辈子的国家把一夫一妻制写进法律中,不还有不少人在外面找情妇情夫或者养小三小四?

    男人也好,女人也好,都有这方面的劣根性。男人因为社会地位和社会认可度的缘故,这方面的劣根性最重。

    但是严默并不是因为这点、也不是为了提高妇女地位而非要提出一夫一妻制。

    “现在有多少人有这个想法?先说三级以上战士头领,同意一对多的有谁?首领大人,你来说。”

    原战并不太想出头,他那里还没消下去呢!

    好吧,自从三秒钟后,他再见严默就觉得浑身不对劲。

    某人总觉得他家祭司大人在看他的时候眼中充满嘲笑和……鄙视。现在挺着这么根,等会儿默要是当众给他来个三秒钟,他该怎么办?把在场的人全部杀掉灭口吗?

    其实严默真没那么想,但挨不住某人要钻牛角尖。

    狰往后退了一步,保证祭司大人的目光可以完整地落在首领大人身上。

    原战开口第一句:“一对一很好。”

    第二句:“三级头领中猎、雕、大山、捕蛾他们都不反对一对多,二级以下首领也大多是这个意思。”

    两句话把自己撇得干干净净。

    听到雕也不反对一对多,草町脸色微变,眼眸低垂。她到现在都没有怀孕,是不是大人觉得她不能生孩子,不打算再要她?

    严默没有忽视在场几名女性的表情,草町的模样自然也被他看在眼里。

    他忽然很想揍雕!

    草町对他来说是最特殊的女人,是刚到这里时帮助他最多的人。他把草町视为弟子、姐妹、朋友,哪能容忍别人欺负她!

    这也是他想要从建立部落之初就要提高女人地位的缘故,不管女人们多能干、多强大、优点有多少,如果她们自己都把自己视为男性的附属物,她们又怎么可能自强、自尊、自爱、自立得起来?

    他不是同情心旺盛的人,也不是妇女之友,他只是不想在明知随着社会发展女人的地位会被压迫到什么程度的情况下,还故意无视女人如今的地位现况。

    部落里缺人,这点恐怕以后数百年也不会改变,原始社会再怎么快速发展,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一下子变出成百上千万人口给他随意使用,他不想浪费那一半的女人,而想要安排女人做各种工作,就必须把她们从男人的身后给拎出来,让她们明明白白地知道自己不靠男人也能活下去。

    只有让部落里的女人充满自信,她们才能在面对外界那些看不起女人的部落时可以骄傲地昂起头颅,照样做好她们的工作。

    只有让部落里的男人们认识到女人不用靠他们养活,地位和他们相同,他们才不会在见到自己的伴侣帮助其他男人或抛头露面时而觉得无法接受,更不会也不敢再把女人当作自己的附属物。

    “很好,看来部落里不少人都觉得规则中一对一那条应该改一改,对吗?”严默勾起唇角。

    所有人后退一步。

    严默,……我有那么可怕吗?

    “首领大人,在开篝火大会前,先请裁决团成员到二号会议室集合,我有话跟他们说。”

    原战转手就把这件事交给了狰。

    狰用最快的速度告退。

    “沙狼,我把那些女人的安危全部交给你,如果再有人对那些女人用强,先阻止,再警告,警告不成,打死勿论!这点,我会让冰配合你。”

    “是,大人!”沙狼绷着脸,一脸煞气地离开。有了祭司大人这句话,她行事就再无顾虑!

    严默再下第三道命令:“乌宸,去把雕找来。”

    严默话音还未落,草町就喊道:“大人,不要!”

    原战想说什么,看看自己的下半身,又闭嘴。

    “你确定?”

    草町重重点头,“大人,这是我和雕的事,我想自己解决。”

    草町说完,表示要去给沙狼帮忙,那些女人和孩子不少人身上带伤带病,医疗组根本忙不过来。

    严默看着快要走出大门的草町的背影,还是忍不住道:“你想要孩子不难,我看过你的身体,前面没有,只是你平日太劳累、身体匮乏,有孩子也容易流产,加上害怕孩子会被吃掉的恐惧心理,也让你不易怀上。但现在你不需要那么辛苦,也不用担心孩子会被吃掉,只要好好调理几个月,你随时都能怀上孩子。”

    草町背对着严默流下眼泪。

    严默想了想,又道:“就算女人有了孩子,如果男人想要再找一个,他还是会找。草町,记住,你不是奴隶,也不是普通女人,你是我严默的学生,是我最得力的手下之一,无论你要做什么,告诉我。”

    “默,谢谢你。”草町没有回头,用手背狠狠一擦眼角,快步离去。

    “其实……”原战拖长声音掐住乌宸的脖子,把人提起来往大门外一丢,关门,上门闩。

    乌宸在门外默默站了一分钟,听里面始终没有传来严默的吩咐,这才转身走了。他会出现在这里,主要还是学习为主,他师父正在培养他处理各项杂事的能力。

    屋内,原战带着点同情和幸灾乐祸的口吻道:“其实雕本身并没有想再找一个的意思,他很喜欢草町,在原际就没怎么把草町当奴隶看,现在更不会。”

    “那他为什么会同意一夫多妻制?”正要进入药房的严默转头问。

    原战走到他身后,揽住他的腰,“跟狰一样,也是为了下面那些战士。”

    “你刚才怎么不说?没看草町那么难过?”

    原战睁眼说瞎话,“没看见,我们就看见雕一天到晚得意他有个好女人,还能想怎么睡就怎么睡,哼哼。”

    严默为雕默默点了根蜡烛,可他也没有一点要把这件事告诉草町的意思。说不定雕心里真的想要再弄一个呢?反正草町离了雕,也会有大把的男人哭着喊着求她一起过日子。

    两个缺德的老大就这么把雕给扔到了脑后。

    原战还在为战士头领们解释:“他们很多人不是不支持一夫一妻制,而是觉得愿意要一个的那就要一个,愿意多个混在一起的那也随他去,只要不影响部落就行。”

    “怎么不影响?你以为我没想过让三者都存在?”

    说实话,严默心里并不反对也不反感一夫多妻或一妻多夫,只要彼此心甘情愿,一家子不闹出事,他管谁娶谁嫁多少个。他反对的是战士把自己的伴侣视作自己的所有物,把女人和战奴视为可以挑拣、可以随意欺凌的物品。

    他提出一夫一妻制度就是为了尽量避免让弱者成为强者的附属物,他怕这种情况发展下去会变成习性,到时候弱的人觉得自己没用也没关系,只要有人肯养就行,而为了不被抛弃,弱者就会一味逢迎强者,哪怕被强者虐待,也只会为各种原因而忍耐。

    当然更重要的是一夫多妻和一妻多夫制不利于社会整合,说的比较极端点,一名生育力比较强大的战士靠娶老婆生孩子就能拉起一支军队,因为他的儿子、孙子还能给他带来更多的后代。

    他也是这么跟原战解释的:

    “如果强大的战士可以占有很多女人,那么在女人不多的情况下,其他族人怎么办?有些部落为什么会从内部消灭?抢夺女人可也是原因之一。”

    “就算部落里女人多,那么强大的战士可以挑选最好看、身材最好的女人,个别人把这些好看的都挑光了,剩下的都是老的、丑的,族人会愿意?而强大的战士之间,会不会也为了抢夺一个漂亮女人而开战?”

    “一个战士有很多女人,只要他生育力不差,他就会有很多孩子,在部落开始允许私有财产的情况下,你说这些兄弟姐妹会不会为了父亲的财产而争得你死我活?如果这个战士是首领,那么他那么多孩子会不会都想要抢夺首领的位置?”

    “一妻多夫同样会造成部落人口婚配不均,女人少的时候还可以维持,一旦女人多了,这个制度恐怕会自动消灭。这样一来,如果部落规则允许一对多,那么当一妻多夫不存在或只有极少数的情况下,最后只会剩下一夫多妻制。”

    严默最后叹了口气,“一夫一妻制虽然不能完全杜绝上面我说的各种情况,但至少可以少制造一点怨偶,也可以让夫妻彼此尊重和互爱,家庭财产分割也会比较清晰,真正不想在一起,分手也容易。”

    “你这样一分析,我就明白了,今后关于部落一夫一妻制的规则不变,性别不限。”原战把严默改了个方向,把他往二楼楼梯那里推,“详细我会跟裁决团成员说明,你负责黑脸就行。”

    “你干嘛呢?我要去药房做药。”严默皱眉。

    “召集裁决团成员还有段时间。”

    “那能有多长时间?”

    “肯定超过三十分钟。”

    严默给他气笑,“你脑子里成天就想着这些吗?”

    “我又没被阉割,难道你就不想?”手探了下去。

    严默……发现自己还真有点想,这具身体也开始有了少年正常的欲/望和需求。

    原战一看严默表情变化,立刻把他抱了起来,大步走上二楼卧房。

    篝火大会开始前,从最高级的战士头领往下,一个命令正在战士和普通族人中悄悄扩散。

    “不准碰那些女人,更加绝对不允许用强!”

    光棍战士们很失望,他们还以为今晚又能有不少人成就好事,哪想到上面竟然下命令不准他们碰那些女人。

    “不想因为强/暴罪被抽鞭子,你们最好都把自己的皮裙给按紧点!”各级战士头领一一警告那些蠢蠢欲动的光棍。

    “看到冰那个恶狼没有?他正在周围盯着你们。”

    “原际的人想进来,默大人都不收。你们想被丢出九原吗?”

    “那些女人不是不让你们亲近,但默大人和首领都说了,绝对不准用强!”

    “她们都瘦成什么样了?又脏又臭,先养养,等养一段时间,丑的漂亮的就都能看出来了,也不用急在今晚。”

    还好九原的战士现在并不多,管理起来也容易,命令传达下去,就算再猴急、再有怨言的人也没有几个真敢违抗,但没有几个并不代表一个都没有,总是有那色胆包天且充满侥幸心理的蠢货……

    冰带领的纠察队今晚任务深重,他们得随时盯着那些女人和孩子,防止他们被欺负,还要防止他们头脑发晕干出逃跑或其他莫名其妙的事。

    而且祭司大人特别交代明天要召集全部落树典型,典型哪里来?

    呵呵,就看他们今晚纠察队的火眼金睛吧!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