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18章 章回218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这次篝火大会因为天气缘故并没有放在外面举行,而是别出心裁地围着那些女人和孩子住的坑屋点起了无数火堆,火堆上架着烤肉,只要烤好了就会被送进坑屋中。

    在火堆边负责烤肉的就是九原的战士。

    严默原本是想让九原的光棍们借这个篝火大会向那些女人献献殷勤,顺便表现一下九原人的友好,可没想到那些光棍们早就忍耐不住,但他话已经说出口,篝火大会还是按时举行了。

    因为事先得到警告,绝大多数战士都比较老实,肉烤好了就送进坑屋,也不敢多停留。

    战士们不怕冷,围着火堆大声笑闹,有些人为了向坑屋里往外看的女人和孩子展示自己的身材和强壮,还故意进行比斗。

    对坑屋里的女人不感兴趣的人们则围着火堆吃吃肉、聊聊天、逗逗孩子。

    “我就不信我睡几个女人,部落会真的惩处我!”一名身高体壮的战士把骨头扔到一边,抹抹嘴站起。

    “你想干什么?别乱来!昨天你干的事我才帮你瞒过去,你还想来?那些女人说的话我们听不懂,但祭司大人可不会听不懂!”旁边的战士一把拉住他。

    “你看她敢不敢去找祭司大人,我揍不死她!”

    “鬣狗!”

    “别拦我,我要泻火!激发神血战士没有我,争头领也没有我,如今连女人都不肯分给我,早知当初我就……”

    “快闭嘴!你都在胡说什么?”

    有人嗤笑,“你管他干什么?没用的家伙,自己打不过别人还想当头领?想当神血战士?也不看看自己配不配!”

    “你他祖宗的说什么!”鬣狗怒了。

    “我说你有种就去拖个女人出来啊,当着冰的面玩给他看,最好能当着默大人的面。你敢吗?”

    “你看我敢不敢!”

    “鬣狗!”

    鬣狗甩开拉住他的战士,冲进了坑屋里,硬是拖了一个年轻的女人出来。

    附近火堆的战士们发出起哄声。

    鬣狗越发得意,撩起皮裙就向那女人扑去。

    女人发出尖利的哭喊声。

    另一个坑屋前,石已通过被撩起的兽皮帘,盯着坑屋里帮助分肉的一名少女,舔了舔嘴唇。

    冬生警告他:“看看就算了,别进去,听说这两天对这些女人用强的人都被抓了起来。”

    石已狠狠撕扯了一块肉,咀嚼,咽进肚子,“为什么?以前部落里来了奴隶都可以让战士随便挑,挑中了就能按倒上。”

    “那是在原际,这里是九原。祭司大人说了部落里不会有奴隶,所有人的基本权利都一样。”

    “权利?什么权利?我们现在过得比以前好,反而不能拥有奴隶,如今连睡女人都不行,还不如……”

    “石已!”冬生低声喝叱。

    旁边听到两人说话的战士唰地看向石已。

    石已发现自己说错话,赶紧补充道:“我只是觉得部落规则有点不合理。”

    “哪里不合理?”冬生皱眉,“部落没说不能睡女人,只是说不能用强,我觉得部落规则很好,喜欢了便娶回来,两个人好好过日子,不一定非要有奴隶。”

    “那我们拼命变强是为了什么?以前二级战士就能有奴隶,升到三级就能拥有两个,现在呢?我好不容易升到三级,别说两个奴隶了,回家连个烧火的人都没有!”石已略略提高了一点声音。

    听到的战士有人脸上也流露出认可石已所说的表情,石已觉得自己更加有理,看,不止他一个人这样想。

    “你要是不满意可以回去原际。”冬生的声音冷了下来。

    “我没说要回原际,我只是想不明白首领和祭司大人为什么不让我们拥有奴隶。你看彘草那小子,他明明是石原的奴隶,现在却理都不理石原。”

    有战士看他们说得热闹想搭话,冬生先一步道:“没有人愿意做奴隶,石原对彘草也不好,彘草当然不愿意再跟着他。”

    石已撇嘴,“是没有人愿意做奴隶,但我就不信首领大人和祭司大人真的不想要奴隶侍候。喂,你听说没有?我听人说,我们的祭司大人曾经就是首领大人的奴隶,你说是不是因为这个,部落才不允许有奴隶?”

    想搭话的战士闭上嘴巴,几名听到石已说话的战士脸上表情都变了。如果石已不是他们的兄弟,他们早就把人揍得连他父母都认不出来。

    “那又怎样?”冬生脸色冰冷。石已比他小好几岁,他揍不下手。

    石已盯着坑屋里的少女,没有注意到周围战士的表情变化,也没有看到冬生的脸色,他还随口问:“什么怎样?”

    “就算默大人是首领大人曾经的奴隶,又怎样?我们能有现在的好日子都是默大人赐予,如果没有默大人,我们早就死在和三族的大战里,早就死在黑森林里。如果不是默大人立规则说部落里不准有奴隶,按照当初酋长和老祭司的交换,我们现在就都是九原的奴隶!如果真这样,你还妄想有自己的女人和奴隶?”

    石已哑巴了,收回目光,憋了半天憋出一句:“原际也有规则说奴隶如果升到三级也可以脱离奴隶身份。”

    “那你看有几个奴隶升到了三级战士?”两人背后突然传来嘲笑声。

    石已吓了一跳,整个人都跳了起来。

    冬生和其他战士连忙起身行礼,“捕蛾大人。”

    捕蛾对冬生等人点点头,按住石已的肩膀,“作为奴隶,天天都要忙着干活,吃都吃不饱,到了冬季更可能会被吃掉,如果你真的变成奴隶,根本没有时间和精力去训练自己,想要升到三级,做梦去吧。”

    石已张着嘴,喏喏地说不出话。

    “想要人侍候也不是不行,默大人不是说了吗,以后个人可以自己找帮工帮自己做家事,不过要付给帮工酬劳,帮工将会是一种工作,跟我们战士打猎杀敌一样。想要人□□觉的,只要到了年龄,彼此自愿,又都是单身,也没人管你们。”

    “可是……”

    “可是什么?”捕蛾把石已按坐到地上,低头看他。

    石已咬牙,硬憋出来,“可换成奴隶不更好吗?连酬劳都不用给,只要给他吃喝就行。而且还可以激励战士努力升级。”

    “没有奴隶你就不会努力升级了?”捕蛾好笑。

    “不是,但是……”

    “你们都这么想?”捕蛾抬头问其他战士。

    冬生第一个摇头,“我不要奴隶,部落没有奴隶很好,默大人说的一定是对的。”

    其他战士有人道:“部落里没有奴隶,来的人就会很快变成我们的兄弟姐妹,他们会和我们一样为部落拼命。就算有奴隶,他们也不一定会老实干活。”

    “是啊,只有对奴隶好,他们才会收心。大山对蚊生,大雕对草町,不都跟对自己人一样好?那样跟娶一个回家也没什么区别。上次跟我们进入黑森林的,不就有好多都是奴隶,对他们不好,只要有机会,他们就会想要逃走,那还不如要帮工。”

    更有那一根筋的,“反正我都听首领大人和祭司大人的,他们说什么就是什么。”

    捕蛾笑,正要说话,附近突然传来一连串喝骂声。

    所有人都看向那边,不少人跑过去围观,很快消息就传了过来。

    “是纠察队在抓人!”

    “有人拖了一个女人出来用强,被抓住了!”

    “谁那么蠢?”

    “好像还不止一个,另外一个坑屋中好几个女人都被拖了出来。”

    “那边说是让那些女人陪着一起吃肉,结果……那几个人胆子也太大了!”

    那边发生的事情还没有传到原战和严默这里。

    两人坐在最大的火堆边,严默的护卫和弟子想过来侍候都被原战赶走。

    “我本来想在冬天结束前再从摩尔干弄一批奴隶过来,现在想想我还是想得太简单。”严默把变凉的肉串凑近火堆加热。

    之前以为只要跟那些奴隶说他们自由了,告诉他们以后再不用担心被责打、被侮辱、被杀死的命运,那些奴隶就会感激他,就会认可九原。可事实上……

    小孩子还比较好哄,只要给他们足够的食物和温暖,给他们一定关心,他们变心也快。

    问题是那些女人,希望他现在做的事情能够尽快把她们的心给暖过来。

    指南那缺德带冒烟的,在那些女人和孩子没有真心归顺九原之前,只以解救奴隶的名义给他减去了每人十点的人渣值。

    “那就等过段时间再说。”原战心想要不是你又要给奴隶权力、又要给奴隶地位什么的,哪会这么麻烦?

    奴隶管理起来是难,但只要你拳头大,把他们打怕了,再杀上几个不听话的,他们心中就算再有恨也会乖乖听话。

    原战没说出自己的心声,他和他家祭司在很多事情上的看法从根子就不同。这也是有些战士明明非常尊敬默,但还是会违反他颁布的部落规则的原因,因为不习惯,因为已经顽固的认识,他们甚至不认为自己在犯错,更不会觉得自己在违背祭司的命令。

    看那人把肉串啃得差不多,原战伸长腿,扯过一根木签,一边串肉块一边不似安慰地安慰道:“你是祭司,不用管太多,这次之后,如果那些女人还不懂得好歹、不听话,就打到她们听话,再不行,饿上她们几顿就都乖了。”

    看严默眼神不对,原战又改口:“女人武力低下,胆子也小,冬天更不敢往外跑,把她们好好养养,等过了冬天,她们觉着九原的好就不会再想要离去,而只要女人肯安下心来,她们还可以安以后那些男奴的心。”

    严默笑了下,丢下木签,“你知道吗?男人和女人的根本区别就在于脂肪和肌肉的比例含量。女人为了更容易生孩子,天生脂肪含量就比男人高,她们不管怎么锻炼都很难达到男人的肌肉程度。你看,部落里的男孩子们只要随便锻炼几天,他们就能有肌肉覆盖,可女孩就难了。”

    “你想说什么?”原战皱眉,“别跟我绕弯弯,麻烦!”

    严默看他,“别让我知道你打女人,除非那女人真的该打。”

    原战嗤鼻,“我没事好好地打女人干什么?我是说如果那些送来的女奴有人不听话,敢逃跑或者不肯干活,那就按照部落规则处罚。你……是不是看到谁打女人了?不是打新来的那些?”

    “嗯。”严默点头。小小的部落,才几百人,可也冒出了各种问题,他没有管,不代表他不知道。

    “部落里有些战士会打自己的女人和孩子,尤其你们原际来的战士。”

    “什么叫做你们原际?阿乌族的人就不会动手打女人和孩子了?”原战不爽。

    严默也嗤鼻,“自从分成各家各户后还真没有,就你们原际!”

    “大概是那些女人孩子不听话吧。”原战完全不觉得这种事有什么好拿出来特别讨论的,战士打自己的女人和奴隶,那不就跟吃饭、睡觉一样正常?

    “不是这样。有些战士可能心理压力大,回去就拿自己的女人和孩子出气,有时候打起来都没个数,诊所那里已经收到好几个被打到骨折的女人和孩子。而且我还听说有些已经有女人的战士听说这次会送来大量女奴,甚至打算把原来的女人换给其他战士,还有说要送回给原际,就想换个新的。”

    严默说到这里冷笑,“你们那些原际的战士大概还以为女人和孩子都是他们的所有物,想打就打,想换就换,一个个都把部落规则当作放屁。”

    “那要加一条吗?”

    “加!家暴等同犯罪。贩卖或转让自己的女人和孩子,视同部落内部的人口买卖,重罪惩处!明天我会把这点和这次的事一起说。”

    “想要杜绝这种情况,还得提高女人的战斗力,以后要把那些女人也全部训练起来吗?”

    “为什么不训练?至少要教会她们怎么自保。”

    本来只是随便说说的原战,“……你真麻烦。”

    “默大人,首领大人,出事了!”丁飞跑过来传话,把那边发生的事一五一十禀告给两人。

    严默怒起身,“听到没有?这还没喝酒就敢这样,以后部落有了酿酒,再没个管束,不用别人攻打我们,我们自己就先散了!”

    “酒?默,你等等,你说的酒是什么?”原战跳起来,追了上去。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