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19章回219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严默想到酒,可不是想喝酒,而是他需要酒精,每次他给人处理伤口时,都会习惯性想要给伤口消毒,可原本不起眼的酒精棉在这里就属于妄想物。

    如今部落里已经有棉花,他自然就想到要酿酒,可想要得到高纯度的酒精,先不说蒸酿的方法,只原材料就能卡死他。

    他没有酿过酒,只隐约有个印象,果物之类用来酿酒基本不太可能得到高纯度的酒精,而粮食类……天知道土元果能不能酿酒。

    就算土元果能酿酒,可吃都不够吃,用来酿酒也未免太可惜,而且酿出来后要怎么得到高纯度的酒精,在没有合适器具的情况下,也要花时间琢磨。

    不知道三城或其他大部落有没有出现水酒之类?

    粮食、茶叶、竹器、金属……他非常想到其他大部落去看看,原材料和工匠都是他迫切需要的。

    可是,部落基础都没稳,要怎么走?

    他还在部落就能发生这么多事,等他离开一段时间再回来,说不定九原就又变回原际的发展模式了。

    奴隶制哪怕在他原世界的现代社会都没有办法完全取消,因为动物弱肉强食的本能,绝大多数人类都会本能地想要凌驾于弱者的头上,虽然经过教育,大多数人的本性可以被压制,但也不是每个人都能满足于现状,总有那么些人喜欢践踏人的尊严,把人踩在脚底下,以满足自己身为上位者的扭曲欲/望。

    更何况他现在身处的是以强者为尊的原始社会。

    捕捉奴隶,豢养奴隶是他们的社会形态,他们已经习以为常,并以此为荣、为生。

    想要带一帮奴隶搞奴隶起义或解放很容易,但想要让一群奴隶主硬是转变认识,让他们不再豢养奴隶,那就跟让猛兽不吃肉一样。

    我干嘛要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呢?

    如果没有指南!

    可就算没有指南,他真的就能眼睁睁地看着□□、强/暴、吃人之类的事在他眼前发生,而无动于衷吗?

    不想自己的眼睛受罪,不想一次次考验自己的人渣度,那还不如从源头上遏制这些事发生的可能。

    难?是很难。

    可他是九原的祭司,是这个部落的老大,谁敢不听他的话,那就去死吧!

    “不用等明天了,把所有人都集中起来,今晚一次性解决!”严默对大河下令。

    “是。大人,所有人包括那些女人和孩子吗?”

    “当然。”

    “可是他们没有衣服……”

    “让萨云他们把部落所有存储的皮毛都拿出来,先临时给他们裹裹,让他们集中在一起,地上铺上干草,周围点上火堆,能点多少点多少,部落不差这些柴!”

    “是。”

    “大河,我说的是所有人,今晚在家中、在巡逻、在看城门、在瞭望台的全部喊过来!”正好去挖煤和到河边接人的蓝蝶他们也都已回来,部落现在人很齐,就差一个外出的猛。

    “啊,可是……”

    “大河,去叫人。”跟在旁边的原战开口,去掉这段时间刚来的人,部落正式成员也就三百多人,巡逻、瞭望和看守城门的战士也只是起到警惕和威慑作用,真有人打上门,他们也起不到多大效果。

    外城有护城河和已经建了三分之一的外城墙,不用担心野兽夜袭。

    原际不会蠢到突然攻打他们。

    矮人们也不可能在短短几个小时内就组织起进攻,而且攻打九原,对他们也没有多大意义。

    严默也是想到这些,才敢把所有人都叫来集中。趁着现在人少,不把话说清楚,等以后部落成千上万的人的时候,再想集中就得特别挑时间。

    召集所有人集中还需要一点时间,严默和原战已经来到事发地点。

    所有人都对两人行礼。

    冰让他的手下压制着犯事的几人,走到严默面前,“默大人,今晚一共抓到五人违反部落规则,对新来的部落子民用强。”

    “你做得很好。把那些人全部剥光。”

    冷冷淡淡的声音让听到的人全部心中一悚。

    每个人心中都冒出同样一句话:祭司大人怒了!

    冰转头,对手下一挥手,“默大人的命令没听到吗?扒光他们!”

    “是!”这些抓捕战士的纠察队成员都是特别选出来的强壮战士,武力值比一般战士都高,这边命令刚下,他们就把那五名犯事者给扒成光猪。

    五人中的鬣狗大喊:“我不服!祭司大人,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们?我们做错了什么?”

    “住嘴!”冰一个耳光打在鬣狗脸上。

    鬣狗疯狂挣扎,他不敢骂祭司,就把所有脏话全部砸向冰。

    所有人都看向严默和原战。

    严默就像没有听到鬣狗的叫声,而原战则让人取来了厚实皮毛,铺在他刚刚弄出的石椅上。

    “默,坐。”原战还在周围弄了半圈土墙挡风。

    严默转身踏上台阶,在铺有厚实皮毛的石椅上坐下。

    丁飞带领几名护卫又点燃了几个火盆放在石椅周围。

    乌宸和叶星带领孩子们立起柱子,点上火把,保证周围的人能把这片看得清清楚楚。

    严默和原战都没说话,下面没有一个人敢求情。

    鬣狗一开始还又叫又骂,过了一会儿就冻得脸部肌肉僵硬,他想跑动取暖,可被人压制得死死。

    另外四人面色青白,冻得浑身发抖也不敢求饶,更别说像鬣狗那样大声叫嚣。

    扫雪、铺稻草、点火把火堆,引导人员进入,不用严默特别吩咐,各个负责人和战士头领已经把这些事全部做好。

    战士们集中得最快,各级头领站在队伍前方。

    其他非战斗人士和两百多野人们则集中在另一片。

    那一千三百多新人站在最中间。

    而在九原子民和上首两人之间的空地上就是快要冻僵的五人。

    人们集中过来时还有人在说话,很多人都在问发生了什么事,可很快,说话声变成窃窃私语,私语到了后面也全部消失,人们都被这凝重、严厉的气氛给慑住,没有人敢再开口说话,有不懂事的小孩子发出哭闹也会立刻被大人捂住嘴。

    瞭望台的战士们来得最迟,所有人都在原地等着他们,可没有人敢抱怨,没见首领和祭司大人也在等着?

    所有人都看到那被拉出来惩罚的五人,但没有人同情他们,也没有人觉得这样不好。

    别说祭司大人只是让人扒光他们,就是祭司大人说把他们全部烤来吃,他们也只会帮助分食,绝不会认为祭司的做法有错。

    严默面无表情地看着下方的一千八百多人。

    没有人敢和他目光相对,凡是接触到他目光的人全部忙不迭地低下头。

    愚昧又聪明,老实又狡猾,冷静又疯狂。这就是现在的原始人们。

    你以为他们好糊弄,他们又有自己的想法。

    你以为他们聪明,他们却又愚昧固执得让你恨不得甩他们两个巴掌。

    原战见人已经来齐,指指下方的五人,问:“你们知道他们为什么会被抓出来?”

    没有人回答。

    原战也不需要人回答,“因为他们违反了部落规则。冰,按照部落规则,强/暴伤人要如何惩罚?”

    冰跨前一步,“鞭五十,剁一指!”

    “执行!”

    “是!”

    “不——!”鬣狗嘴里崩出一声惨嚎。

    “等等。”

    谁也没想到祭司大人会在此时叫停,原战也微惊讶地转头看向他。

    严默没看原战,而是看向下方五人,“部落惩罚你们,你们是否觉得不服?”

    另外四人不敢回答,鬣狗不想失去手指,拼命点头。

    “那好,说说你们不服的理由,如果你们可以说服我,你们就不用再受到惩罚。”

    鬣狗和另外四人狂喜,鬣狗哆嗦着嘴唇,大声道:“她们只、只是女奴,我们是战士,我们为什么不能……”

    “给他们穿上衣服,再给他们灌口热汤。”

    五人差点流出眼泪,鞭打他们不怕,倒是再这样冻下去,他们就冻死了。

    被火烤得滚热的棉衣裹住他们的身体,还有人帮他们摩擦手脚,几个孩子送上热汤。

    五人好不容易缓过一口气。

    很多人都觉得祭司大人还是太心慈,看,这才冻了他们一会儿就不忍心了。

    原战目光在严默身上转了一圈,露出一个无言的笑。

    严默对着下面五人道:“我记得我已经明确说过,这次和以后来的人都不是九原的奴隶,他们虽然需要用劳动来换取自由身,但他们的权力和义务都和普通九原人一样,也就是说他们都是九原的子民,和你们一样。你们没听到吗?”

    其中四人立刻摇头,鬣狗也不得不说:“我们听到了。”

    “既然你们都听到了,那你们告诉我,为什么你们还会认为他们是奴隶?谁跟你们说他们是奴隶?”

    五人说不出话来。

    “如果你们说不出辩驳的话,那么便让裁决团……”

    “等等!”鬣狗大概觉得上面的小祭司要比原际的老祭司好说话、更仁慈,想着就算挨罚也不过五十鞭加一根手指,还不如趁此机会把想说的话都说出。

    “默大人,我、我还是不服!就算她们不是奴隶,可您把她们弄来不就是给我们战士用的吗?那我们为什么不能睡她们?”

    “蠢货!因为你们用强!”冰不等严默回答,就鄙视地骂道。

    “对她们用强又怎么了?我们以前不都这样!冰你以前睡奴隶还不是不管他们愿不愿意!这时候你倒来装样子,你又是什么好货!”猎狗有恃无恐地回骂。

    冰阴冷地盯住鬣狗。

    鬣狗不惧祭司,反而害怕冰。只要是原际出来的,谁不知道冰有多阴毒阴狠,就连首领战还被他害过呢!真想不通这样的人,首领怎么会容许他做纠察队的头领。

    冰看鬣狗怕了,这才开口道:“原际是原际,九原是九原,我现在是九原人,当然要遵守九原的规则,如果你觉得原际好,又为什么跟着我们来到九原?”

    因为我以为九原能让我过上更好的日子!因为我是息壤族人!鬣狗再蠢也知道这话不能喊出来,他低着头,拼命转动脑筋。

    有了!鬣狗猛地抬头,“默大人,您问问大家,问问其他人,问他们想不想要奴隶!就算、就算在原际,酋长和祭司做什么决定也要和战士们商量,只有大多数人都同意才会执行。”

    “不准对祭司大人不敬!”冰一脚踹在鬣狗身上。

    鬣狗眼里射出怨毒的光芒,可他这次没有大声叫骂,只盯着上面的祭司,等待他的回复。

    严默勾起唇角,“好,那我便问问大家,你们想不想要奴隶?”

    严默看不清楚下面的人的表情,夜色加上火光和雪光的折射,让他们的表情变得晦暗莫名。

    “不用怕,我不会惩罚你们,就如那战士所说,部落要做什么决定,也要大家都认可和同意才行。今晚,我们把部落规则过一遍,今晚决定下来了,以后没有非常特别的理由和情况就不再改变。”

    原战看出大家意动,代替所有人问:“要怎么决定?”

    严默答:“少数服从多数,部落规则至关重要,为此,必须超过八成以上的人同意,规则才能通过。你们是否同意这点?”

    没有人表示反对。

    鬣狗却在此时又喊道:“新来的那些人不能算,他们连通用语都不会说!而且他们人数太多!”

    严默在心中冷笑,这家伙倒也有点急智,可怎么就蠢到敢公然违反部落规则?大约这人从没有把部落规则当真吧。

    可能不止这人,也许部落中大多数人都还在心中维持着原来约定俗成的规则,他们目前没有触犯九原的规则,只不过是暂且没必要罢了。

    “那么便分成两部分,九原原来的人和新来的人。乌宸,你和萨宇负责统计新来者的数据。叶星,你负责统计旧有者数据。”

    “是。”三名进入少年期的男孩立刻去找石板和炭笔。

    很多人都觉得祭司大人这样做好麻烦,他们真的不介意祭司大人说什么他们就听什么,但同时他们心中也有点小激动,如果今晚真的能改变部落规则,那么他们是否可以拥有奴隶和更多好处?

    鬣狗有点洋洋得意,他今晚就算真的接受惩处,只要部落规则真的改变,以后他在部落里谁还敢再瞧低他?他可是给所有战士带来莫大好处的人!

    而他这样勇敢且这么为部落人着想,首领和祭司大人也会有所想法吧?下次激发神血战士会不会就能轮到他?

    为了方便统计,九原的非战人员全部站到了九原战士那一侧。

    新来的女人和孩子们大多数听不懂通用语,但他们能听懂严默的话,他们心中有恨、有迷茫,也有对未来的希望,他们也隐隐感觉到上面那名年少的祭司大人似乎是站在他们这一边。

    听说他们的意见也会被统计,这让他们惊讶也让他们有点无措。

    而表达意见的方法很简单,举手表决就可。

    因为孩子们还不懂事,所以这边统计的就是八百多名成年女子和两百不到成年野人的意见。

    严默看准备得差不多,对大河点首示意。

    大河嗓门大,站到台阶前,把部落九规三令背诵一遍。

    “都听清楚了?第一条,关于裁决团体制,是否有人不同意?”严默先问旧人。

    没有人举手,第一条通过。

    严默又问新人,为了让他们明白,他特地把第一条规则详细解释了一遍。

    新人们不觉得这条规则有什么问题,就算心中有想法,也因为初来乍到不敢表达什么意见。

    严默特地把有争议的第二条一夫一妻制放到后面,先把第三条到第九条提出。

    第三条到第九条的家庭观念、公平交易、犯罪处罚、教育、奉养和奖励制度等规则,没有争议,一致通过。

    三令,戒杀戮,戒浪费,戒背叛,也无人反对。

    最后重头戏来了。

    “第二条,近亲不可通婚,十六岁及以上方可婚配,以及一夫一妻制。你们是否有不同意见?例如萨云他们家那样已经经过部落同意的,不算在其中,萨云你们不用考虑自己的情况,只要表示是否支持部落这条规则就可以。”

    萨云笑,她和两位丈夫虽然是一对多,但他们都支持祭司决定的规则。

    这次旧人中不少人开始犹豫要不要举手。

    严默轻轻碰了下原战。

    原战会意,对下方道:“不同意的就举手,还能吃了你们不成!”

    旧人们心里顿时一松,不想一夫一妻的就大胆举起了手,而原本不敢举手的看这么多人都举了,也放开胆子举了起来。

    叶星比较机智,他怕一个人数不过来,让战士头领帮他一起统计,每个级别分别数,快得很。

    严默见超过一半人不同意一夫一妻,也没说要怎么解决,只点点头,表示知道。然后让那些不同意的人全部另外站到一边。

    听祭司大人让他们出列站到另一处,那些举手的人心中揣测,可看首领战没有特别表示,心想首领大人总不会也情愿只要一个女人吧?这样一想,也就放胆站出。

    严默再问新人,也许因为女人占了大比例,而野人还有点懵懂,竟然没多少人表示反对。而举手反对的个别野人,严默让乌宸把他们请出来,让他们站到了表示反对的旧人那一侧。

    旧人见到严默这番举动,心中有点嘀咕,不知道祭司大人到底要做什么。

    “下面一条,虽然没有写进部落规则中,但我已经跟大家明确提出,今晚正好再问大家一次,如果同意就也写进部落的基本规则中。那就是九原部落不允许拥有奴隶,不同意的人直接站出来吧,就站到那里。”严默随手指了个地方。

    陆陆续续有人站出,叶星让否决一夫一妻制的人中举手的人也站到那一处。

    “再有一条,是关于伤害罪和买卖人口罪的补充,部落里夫妻、兄弟、家人等关系之间因暴力等造成伤害,一旦发现,一样按照伤害罪惩处!而部落中有人转让自己的妻子、丈夫、孩子、兄弟姐妹等,不管情愿与否,一律按照买卖人口罪重惩!关于这两点,不同意的人站到那一边。”

    有人不理解这两条的内容,原战补充:“战士打自己的女人、孩子,或者家里的大人打孩子、打弟子,造成伤害,都算是伤害罪!有战士不想要自己的伴侣,把其送人或让其他人一起享用,也是违反部落规则。”

    底下传来喧哗声,众人议论纷纷,有人觉得这两条补充的好,有人觉得多此一举。

    严默任他们吵,等他们自己慢慢安静下来,才再次说道:“考虑清楚了?不同意加入这两条的人也都站出来,站到那边。”

    人群再次变动。

    至此,整个部落的人不论新人还是旧人,分成了比较明显的两大块。

    前面否决一夫一妻制、想要拥有奴隶和反对新补充内容的人被叶星巧妙地用火盆隔开,这些人人数加起来并不少,甚至超过九原原来人口的一半。

    这些人本来很不安,可在看到他们有这么多人后,又不怕了。

    严默指指鬣狗等五人,命令道:“给我把他们都扒光!”

    鬣狗等五人本来脸上已经有些笑容,他们看这么人支持鬣狗的意见,还以为这次能逃脱惩处,可哪想到祭司大人刚刚把所有规则过了一遍,转头竟然又要惩罚他们。

    鬣狗惊慌大叫。其他四人也开始求饶。冻了又暖,暖了又冻,真还不如一开始就冻着,冻到后来就没感觉了,现在好不容易暖过来又要被扒光,那痛苦别提了!

    严默厌恶地低喝:“给我堵住他的嘴!”

    冰抓起一把雪就塞进鬣狗嘴里。

    五人再次被扒光。

    “裁决团成员上前。”

    裁决团成员从人群中走出。

    “你们是否认为他们有罪?”

    “是。”众裁决团成员对这点都无异议。

    “那么你们是否都同意惩罚他们?”

    “是。”

    “很好,冰,执行惩处!”

    “是!”冰早就等着这一句。

    底下的人开始为祭司的变脸惊慌,尤其是被火盆隔开的人。

    严默根本无意解释,也无意说服他们,观念不同,现在他磨破嘴皮也不一定能获得这些原始人的理解,所以……

    “如果你们没忘记,那么应该还记得,想要加入九原,成为真正的九原人必须经过考验。”

    被隔开的人脸色大变。

    “不同意九原规则的人,也没必要成为九原人,你们!”严默手一指被隔开的人群,“可以滚了。这五个人处完刑也给我扔出去!”

    “默大人!”被隔开的人纷纷高喊,还有些人直接跪了下来。

    严默丝毫没有心软的意思,也不管里面是否有高阶战士头领,“给你们一个小时时间,回家收拾一下东西,我允许你们带走你们的私人财产,如果你们的家人要跟你们一起离开,你们也可以都带走。一个小时后,我会让冰驱逐你们,杀死勿论!都给我滚!”

    “不!默大人!我们错了!我同意!我同意部落的规则!大人!”

    “首领!首领大人!”

    被隔开的人一个接一个跪下,到最后没有一个再站着的人。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