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20章回220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严默冷笑,“怎么?不想离开?或者我离开?把这座城让给你们?”

    跪下的人们拼命摇头。

    原战目光沉下。

    “一个小时!如果你们不离开……呵呵,没错,我是下不了手杀你们,你们非要赖在城里,我想赶你们也很难,只怕留下的人也不会听令,到时你们不走,我走!”

    严默不等其他人发话,立刻又问冰:“那几个女人伤得怎么样?严重吗?”

    冰如实回答:“我们到得快,她们并没有受到太大伤害。”

    严默也没问那几个女人是谁,只神色有点恹恹地指指被扔在地上的毛皮外套,道:“那就好,把这五人的衣服分别送给那几个女人当作赔偿,他们其他的私人财产仍旧归他们自己。”

    他令人剥光那五个人,不是为了惩罚,而是怕把这些毛皮打坏。新来了一千多人,原本储存足够的毛皮顿时就变得捉襟见肘,棉花更是不够,与其浪费这些质量很好的毛皮,还不如分给那些女人。

    “是。”

    “大人!”底下突然有人大喊,是乌宸,“师父,您要离开,我跟您一起走!您到哪里我就跟您到哪里!”

    “师父,我也跟您走!”

    “师父!我也是。”叶星和萨宇也一起叫喊起来。

    “大人,带我一起走,我也要跟着您,我们一家都跟您走!”三个孩子的声音还没落,一片让祭司带着自己一起走的纷乱叫声响起。

    “大人,您到哪儿,我们跟到哪儿!”

    “大人,没有您就没有九原,您不在九原,这里也不会再是九原!”

    “祖神会惩罚背叛您的人!”

    “大人,带上我!”

    “还有我!”

    “还有……”

    说要跟着严默一起走的人神情激动,不断从队列里跑出来,与其他人泾渭分明地分开。

    这些人并不少,而且越来越多。

    严默右手猛地握成拳,这一刻,他那颗早已冷硬又变色的心脏竟然剧烈颤抖了一下。

    原来他也有一群死忠,原来他并不是在唱独角戏,原来他曾经做过的事并不是白费。

    两辈子加在一起,他还是第一次感觉到自己竟被人如此爱戴。

    他伸手按住鼻翼,硬是压下那股酸涩感,只有靠他极近的原战才能看到他的眼眶有点发红。

    他之前说要走的话并不是气话,也不是以退为进,他是真的打算如果那些反对部落规则的人不肯离开九原,他就离开九原。当然,如果他要离开,包括那些人在内的所有九原人也别想继续在这附近待下去,九风绝对不会允许,对他有所求的人鱼族也不会允许。

    他就是要让所有人知道,离了他,他们是能活下去,但是必须要付出更大的代价!

    而他,没有他们,在哪里他也可以过得很好。他现在可不是当初那弱鸡的奴隶少年,有九风、有铁背龙一家、有大群蜂卫,哪怕不算这些外因,只他本身的木针攻击和骨器控制,以及最后的救命手段巫运之果,加上他的医术,就是去了三城,他也能挣出自己一片天地。

    “大人……”一名新来的女人从那群女人中走出,这名女人看外表大约有三十多岁,但严默猜她实际年龄可能要小不少。

    “你有什么事要说?”严默放缓声音。

    女人相当紧张,她下意识掠了下遮住眼睛的长发,带着一些忐忑,鼓起勇气道:“大人,如果您要走,能带我们一起离开吗?我们……我们会做很多事!我们还会打猎!”

    女人蓬头垢面,不知是不爱干净还是故意让自己脏成这样。

    严默其实早就发现,这些女人中有人在教她们怎么隐藏自己,从大河到这里有十五天左右路程,到九原又待了两天,只要这些女人想,她们完全有机会把自己弄得干干净净,外面雪那么多,并不缺水洗脸。

    可这些女人到现在都没有几个干净的,只有少数一些可能为了更多的食物或者想要赶紧找个男人巴上,才把自己收拾得比较齐整。

    “你们确定要跟我一起走?”严默慢慢松开握紧的右拳,“如果留在这里,你们可以有暖和的房子住,有足够的食物吃,还有男人保护你们,如果跟我走,很可能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要饿肚子、挨冻、还要做很多辛苦的事,而走在野外,这样的天气,你们随时都可能冻死或被饥饿的野兽杀死。”

    女人犹豫了一会儿,她还回头看了看同伴们,不知看到了什么,她又回过头来挺起胸膛,道:“大人,我们不怕,我们什么苦都能吃,只要别让我们做奴隶!”

    “好,我答应你们。”

    女人嘴角绽开笑容,又连忙收起,她退回那些女人当中,那些女人很快把她藏到人群中,虽然她们仍旧很紧张,但之前的麻木似乎消退了一点,就连动作也变得比之前灵活不少。

    说要跟随严默一起走的人越来越多,被火盆隔开的那群人中竟也有人悄悄从地上爬起,想要混入严默党,却被大家火眼金睛发现,硬是推了出去。

    那年龄不大的战士都要哭了,他不过听上面那些年龄比他大的战士说男人就应该有好几个女人和奴隶,一时动心而已,他发誓他从没有想过要背叛祭司大人。

    小黑娃从野人堆里爬出,速度极快地唰唰唰爬到严默脚跟下,抱住他的脚往地上一坐,然后开始啃手指。

    原战瞄瞄小黑娃有点好笑,这小子别看一丁点大,贼精!

    “你要走,记得带上我,我可是家属。”

    严默嘴角咧了咧,他就知道这人会这么说。不过也是,这牲口离了他,谁给他解决神血石的问题?

    “走之前,把这座城毁了吧。”

    “那是当然,我建的,怎么会留给别人!”

    上面两位老大看似家常的对话,把下面跪着的、还指望首领大人帮着说句话的人的脸都吓得从青白变成青灰。

    完了!原来首领也站在祭司大人那边。

    首领大人一直没说话,原来不是支持他们,而是打算把这件事全部交给祭司处置。

    猎焦急地看向还坐在原位的原战,他因为不同意一夫一妻制也在被隔开的人之列。

    天知道他根本就不打算多要女人,他有夏肥就够了!要不是为了手下战士和他那个安不下心的弟弟,他又怎么会公开反对祭司提出的规则?

    现在四大战团的头领,只有他一人最倒霉。还好有关系比较好的雕陪他。

    雕欲哭无泪!没有人知道他刚才举手表示反对一夫一妻制只是为了故意气草町。

    因为草町突然跑回来说要跟他分手!还打了他一巴掌!

    他舍不得打回去,跟草町解释自己其实并没有想再找一个的打算,可草町死活不信,还跑了。

    他一赌气就……天可怜见!还能有比他更倒霉的吗?

    捕蛾同情地看向猎和雕,当祭司大人问到一夫一妻制和要不要豢养奴隶时,他当时也打算举手来着,可他比较善于观察别人的表情,对危险的预知也比别人敏感,冥冥中他总是能在很多事情上感觉到做什么选择对自己更有利,在他激发了神血血脉后,这种类似趋吉避凶的直觉也更加清晰。

    上次,他选择跟着狰一起进入黑森林,选择跟着原战一起来到九原,结果告诉他,他选对了。

    这次,他又一次选择正确,保住了自己。

    狰看看四周缺了一大半的战士,无奈,只能绷起脸皮迈步走向坐在上首的两人。

    事情总要解决,总不能真的把这些人都赶出去。

    这些人不走,那就让祭司大人离开?说笑话吗?祭司大人走了,九原还是九原吗?何况祭司大人一走,只怕九原立马就会变成废墟。大战那种性子,怎么可能让留下的人占他的便宜,不转回头把他们全坑杀了就不错。

    就算祭司大人和大战把九原城留下,没有了首领和祭司的一百多个人还妄想守住这座城?人鱼、矮人、原际,哪怕是外面的格兰玛族,谁会放过这块肥肉?

    并入原际?同理,人鱼和矮人会放过他们吗?

    听说这里原本还是山神九风的地盘,没有了默大人从中调和,信不信九风大爷一翅膀把留下的人全部扇进湖里淹死?甚至不用九风大爷动手,只铁背龙一家就能踩死他们!

    狰心里对那些被隔开的人也有些膈应和不爽,他明明都已经交代了让他们这段时间老实点,不要惹怒祭司大人,结果呢?看祭司大人比较好说话,就一个个胆子都肥了!

    那是真的好说话的人吗?

    狰也不怕人笑,他其实挺怕上首那位比他小很多的小祭司,只是他一直不好意思告诉别人。

    之前因为直接接触过祭司大人的愤怒,在对方询问那些敏感问题时,他提前就已做下决定,决定就跟着祭司大人的意思走。他本身就对严默心怀感激,又为他的医术和神奇手段而折服,之后又因为他的仁慈对他产生敬爱之心,再被对方激发了己身的神血能力后,敬爱就彻底变成了敬畏。

    说句大不敬的话,他总觉得他们的小祭司要比他实际年龄看起来老成得多,也可怕得多,至少他的眼睛一点都不像他那个年龄段的少年。

    再说祭司大人提的那些规则对他没有任何损害,他原来在原际就没有要奴隶,等来到九原后他也不觉得自己需要奴隶。

    至于女人,自从那个跟他几年的女人在黑森林前放弃了他,他就不打算那么快再找一个,反正他要发泄也不愁找不到你情我愿的人。

    狰站到原战和严默两人面前,脑中各种纷乱思绪也停下。

    原战玩笑地道:“狰,你是来给他们求情的?”

    狰苦笑,“能饶他们一次吗?我敢说,他们下次绝对不敢再违抗祭司大人任何命令。”

    “哦?不敢?”严默挑起嘴角,“如果他们真不敢违抗我的命令,又怎么会明知我不喜欢九原的人跪来跪去,还都跪在那里?九原人的膝盖没有那么软!”

    猎一愣,脸色激动得唰地站起。

    其他人互瞧,也都赶紧站了起来。

    狰感激地道:“谢默大人!”

    谢我?为啥?严默一下没反应过来。

    原战微微提高声音,“让他们跪又怎么了?反正他们也不再是九原人,就算大冷天把膝盖、把腿都冻坏了,跟我们九原也没关系。默,你就是太心软!”

    严默,……我受之有愧,真的。我刚才让他们起来只是挑刺和看不惯人动不动就下跪,那一刻真没想到他们的腿,我对不起我的职业!

    “咳,先让其他人都离开,天色不早,温度也越来越低,那些女人和孩子大概也站不住了,让他们都先回坑屋,今晚剩下的食物给他们送进去。乌宸,草町,沙狼,你们负责安排好他们!”严默不想继续谈那些人的事,故意把话题岔开。

    “是!”接受命令的三人立刻去跟那些女人比划。

    “你们放心,如果我要走,一定会带上你们。”看出那些女人的迟疑,严默追加了一句。

    女人和孩子们放心了,不用乌宸三人多费唇舌,全都有秩序地跟在他们后面分别回了坑屋。

    “你们也都先回去!”严默又对其他全程支持他的人说到。

    “大人……”有家人在被隔开人群中的人想要跟严默求情。

    严默嫌烦,当即翻脸,低喝:“再不走,我就当你们也要离开九原!”

    这话一出顿时把想要求情的人吓得什么也不敢说。他们留在九原,还能支援一下外面的亲人,如果他们也离开了,一家子全等死吧!

    捕蛾让其他人都回去,他留了下来走到狰身后,这时他必须留下。但他没有说话,只默默站着。

    最后除了严默等人,空地上只剩下那被隔开的一百多人和行刑完毕被扔在地上的五人。

    这些人也不敢再跪求,全都傻乎乎地站在原地,等着祭司大人心软。

    鬣狗等五人不愧是让严默都赞扬其生命力之顽强的当地土著,挨了五十鞭、剁掉一根小指,又冻了半天,竟然还能动弹。

    这五人被放开后第一件事就是冲到火堆边烤火、搓揉自己四肢,等那些女人离开,他们又连滚带爬地去抓地上的干草裹在身上。天冷,倒不用止血,断指的地方不到一会儿就不流血了。

    五人也想乞求在场的人分他们一点避寒衣物,但鬣狗本身性格就不讨人喜欢,再加上其他人都觉得这五人是惹怒祭司大人的罪魁祸首,如今连累的他们也要被赶出部落,真是恨他们都来不及,又怎么肯去帮助他们?

    “冰,再等半个小时,如果这些人还不肯主动离开,你就带人去帮助他们把行李收拾好,把这些非九原子民送出内城!”

    “是。”

    “大人!”狰还想求情。

    严默抬起手制止狰继续往下说,他有点疲累地揉揉太阳穴,“你觉得他们做的对?嗯?”

    “不。”

    “那你觉得我做错了?不应该赶他们走?”

    “不。”狰困难地干咽了下,求救地看向原战。

    “或者你觉得少了他们,九原就无法运转?”

    “也不是,呃,有点这样的想法。”狰在看了严默的表情后决定说实话,“他们虽然可恶,但他们绝大多数都是非常优秀的战士,猎和雕也在其中。如果部落一下离开这么多得力战士,我们的防守力度肯定要下降不少。而明年开春的打猎、养殖、种地也会人手不够。”

    “明年的事你不用担心。没有他们还有矮人、原际和格兰玛族,部落可以用红盐雇佣他们。至于防守?呵!你真觉得就凭三百多个人就能把这么大一个九原城守得过来?”

    狰诚实摇头。

    “既然三百多人守不住,那再少一百多人又有什么区别?”

    “不会少人。”原战突然开口,“那些女人虽然瘦弱,但让她们吃饱、再训练好了,配上弓箭,也可以担任巡逻的任务。还有野人,他们孩子不多,两百多人有近两百都是身体不错的成年人,这些人只要稍微调/教一番,就不会亚于一、二级战士。”

    严默一拍巴掌,“听到没有?你们首领都这么说了,我们不缺人!”

    雕和那些人满脸绝望,猎年纪大比较沉稳还好一些。

    “大人!”雕咬牙走上前,行礼道:“我们离开还有回来的机会吗?”

    “你说呢?”严默看到了雕脸上的巴掌印,心情稍稍好了些。这巴掌,看手印大小十有八/九是草町的杰作,不错,有胆色!值得表扬。

    雕不是笨人,听出严默话并没有说死,当即眼睛一亮,大声道:“祭司大人,首领大人,我们愿意重新接受考验!再苦再难我们也不怕!”

    其他人听到这声喊,有那机灵的也反应过来,连忙也跟着表白:“对对,我们愿意重新接受考验!只要不赶走我们,我们什么都愿意做!”

    但也有些人心里多少对祭司和首领产生了一点怨言,他们想光棍地转身就走,可是……又舍不得,心中仍旧抱着一些侥幸心理。

    严默目光在那些人脸上扫了一圈,心中讽笑,脸上表情不变,有人爱肯定有人恨,他也没指望全部落人人都喜欢他、爱戴他、尊敬他,只是想到他曾经救过这些人,他就觉得有点糟心!

    等着吧,从他身上得到的,他总有一天会从这些人身上加倍讨回来。

    严默打个哈欠,不想玩了,他戳下原战,“我困了,剩下的事你解决,总之,我不想再在内城看到他们。”

    “知道了,你去吧。这些家伙确实需要一些教训,你心太软,下不了手,还不如交给我。”

    “交给你,你要怎么做?”

    “我?直接每人抽一顿鞭子,让人把他们剥光了丢出城!还想带私产?毛都不给他们带一根!”

    首领大人!你能不能不要这么残忍?好歹我们以前也是兄弟!雕眼睛都要瞪出眼眶,猎也忍不住脸皮抽搐,其他人表情更惨。

    原战瞪回去。是兄弟你就这么支持我?身为战士头领之一,竟然带领手下战士公然反对我和默定下的部落规则?抽你一顿还是便宜了你!

    严默哈哈大笑,“好,就这么做!”随即起身,“有惩也要有奖,这次留下的人,我会对他们全部分期进行一次身体调整,能觉醒成为神血战士最好,就算不能,我也有办法加强他们的身体素质,让他们变成比现在厉害得多的强大战士!”

    好嘛,赶出部落也不如祭司大人这句话来的更打击人。

    听说留下的人都有机会变成神血战士,最起码也会变得比现在厉害,要被赶走的人现在不只是惶恐不安,如浪潮般涌起的强烈后悔和妒忌情绪转眼就把他们给全部淹没!

    而原本就对严默产生了一点怨恨的人,如今也更加怨恨他,一边怨恨,一边后悔!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