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23章回223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啪!”皮鞭落在地上,扬起一层灰土。

    挥舞皮鞭的奴头叫骂:“走快点!别磨蹭!想脱一层皮吗?”

    指节粗大的脚掌一步一个脚印,每次踩下都会在黄泥地面留下一个清晰的痕迹,身体赤/裸、背负巨石的奴隶吃力地一步步向前挪行,额头汗水滴下,混合着脸上、身上的泥土,一个个宛若泥人。

    这样背负巨石前行的奴隶不止一个两个,长长的队伍蜿蜒如蛇,从远处的石山一直延伸到一座正在建造中的城池。

    而在这座正在建造的城池边还有一个巨大的、用木头垒墙围起的部落。

    部落大门敞开,行人和背负大量货物的走兽来来往往,看上去就很热闹。

    “赶得早不如赶得巧,我们像是正好赶上了他们的春季交易市集。”

    被奴隶踩出来的小路边还有一条被人走出来的大约两米宽的道路,一名身穿卷毛边深衣、脚蹬皮靴、大约十五六岁的少年把用来遮挡寒风和灰尘的棉布围巾又往鼻梁上提了提。

    少年身后跟着两名高壮的青年,一左一右神情警惕。

    少年身边同样装束的高大男子正在打量那些行商和他们的货物,闻言开口道:“这里比我们那里热闹。”

    “平原地区,人肯定要比我们那里多。”少年笑,伸手指了指远处正在建造的城池,“觉得眼熟吗?”

    高大男子瞥了眼远处才打了地基的城池,“跟我们学的?”

    “显然是。看来那叫祁源的人在摩尔干很有地位,否则也不可能去了我们那里一趟,回来就让人也用石块造城。”

    跟在少年身后的两名高壮青年闻言十分不屑和不忿,其中一人当即怒道:“默大,以后再也不让他们到我们九原!”

    少年也就是严默失笑,“他们学我们,我们也可以学他们,走,看看他们那里有什么好东西。”

    丁宁丁飞瞅着前方木寨,一点都不觉得那里能有什么比九原更好的东西。他们没出来前,还以为摩尔干有多么了不起,等出来后实际看到觉得也不过如此。

    另外,那些奴隶好可怜,看得他们都想把那些奴头一脚踹翻。啧,真应该让那些希望部落改成奴隶制的原际人来看看。

    从没有看过奴隶怎么生活的丁宁丁飞看着那些负重还被鞭打的奴隶很不好受。

    “桀——!”一道黑金色的光影在天空掠过,目标准确地落在少年头顶上。

    严默赶紧伸手阻止它,想让它离开,“九风,刚吃完东西别停我头上,嗷!别抓我头发。”

    九风叼起少年的头发胡乱扯了扯,也不管少年愿意与否,直接把少年的脑袋当窝蹲了下来。

    严默无奈,自从九风这次冬眠醒来就多了一个新技能,人家能变小了,小到只有一个拳头那么大,但你别看它身体小,飞行速度竟比身体放到最大时还要快,速度放到极致真跟闪电一般,连影子都看不见,而且异常灵活。

    九风对它这个新技能满意无比,它最高兴的是,现在它想蹲默默的脑袋就蹲他的脑袋,想停在他肩膀上就停在他肩膀上,它还可以睡在它的小两脚怪怀里打滚!桀桀桀!

    严默对九风的变化只有五个字可以形容:超级不科学!

    如果按照物质守恒定律,就算九风能把身体压缩变小,它的体重呢?它的体重应该不会变才对。

    可是九风的体重就像被扔到异空间一般,变小后它的身体虽然比一般拳头大的小鸟要稍微重一些,但也就只重一些而已,严默称过,还没超过半斤。

    “这肥鸟到底怎么变得这么小还这么轻?”严默嘀咕出声。

    “九风可以操控风。”原战一脸这有什么好奇怪的表情,“我可以让自己沙化,九风也应该能让自己风化,风哪有重量?”

    丁宁丁飞也点头,九风是山神大人,山神当然想变大就变大,想变小就变小。

    严默揉了揉额头,好吧,他自己和他体内的巫运之果就是超不科学的存在,他不明白其中原理也不能说这种变化不科学,只能说他还没有找到相关理论。这就像现代人和原始人解释电能原理一样,有些能量就在你身边,但是你不一定就能发现它。

    “气功其实就是生物电磁波,精神力量就是磁场力量,人的本质就是电能的集合,灵魂就是一组电波,如果这样理解,那生物有什么变化都能说得通。”

    “你在说什么?”原战没听懂。

    “我在解析生命本源。修炼就是给自身吸收更多的电能,或者说让身体本源化?让身体所有细胞激发出它本应该具有的电能?就如核子、质子、中子的爆炸威力?同理,精神力修炼也就是操控磁场进行变化,对外界产生各种影响,而磁场放出的也是电能,电能又能转化成磁场……”

    原战见少年越说越神叨,伸手就扯了他耳朵一下。

    严默睨他,“你干嘛?”

    “等会儿就要进入摩尔干了,别再和祖神说话。”

    你以为我想吗?我是学医的又不是学物理的。可是大多数学科研究到后期都会不再局限于本身,这也是为什么很多学科都要求把数理化都也要掌握的原因。

    严默想这些也不是白想,他正在改良神血能力的激发方法,以此来得到全民体质提高的可能性。这也是他在原世界研究的课题之一,只可惜他还没有进行到三分之一,就被一颗子弹送到这个世界来了。

    “默大,我们能把摩尔干给占了吗?”丁飞凑到前面小声道。

    严默勾起唇角,“怎么会突然这么想?”

    “那些奴隶……”丁飞眼睛瞟到另一条路上,眼中满是不忍。

    严默有点后悔带丁宁丁飞出来,这两人虽是听话又能干,但是他们从没有接触过奴隶,直接从最原始的野人部族被他一下提高到人权社会,枉有战士强壮的身体,却还没有练出一颗坚硬的心脏。

    原战嗤笑,“你以为摩尔干那么好占?她既然能成为附近最大的部落,甚至敢到处抓捕奴隶,肯定有她强大的地方,不要以为自己变成神血战士就有多厉害,你们这些没见过血腥的真跟别人打起来,只有被虐死的份!”

    丁飞不服,但他不敢顶撞原战,只能闭嘴。

    “你们俩加起来能打得过大河吗?”原战却没有放过他,这两人是默的护卫,如果他们不能把想法扭转过来,到时因为不必要的同情在摩尔干做出什么不适合的事情,必定会连累到默,他必须在进入摩尔干之前把两人敲醒。

    丁飞老实回答:“不能。”

    “再加上其他护卫?”

    “河头一人可以对付我们一队。”丁宁比较稳重,他略略感觉出首领问话的意图。

    “你们护卫队几乎都是神血战士,但为什么你们一队十二个人还打不过一个大河?”

    丁飞答:“因为河头已经升到四级,比我们都高出两级。”

    原战冷笑。

    丁飞抓头,丁宁不太确定地问:“因为战斗经验?”

    严默摇头,给出答案:“因为大河比你们都狠。”

    丁飞还有点想不通,“为什么河头比我们狠就……”

    原战打断他,“因为他杀过很多人,敢下手。你们在面对他时敢攻击他的要害吗?敢下死手吗?”

    丁宁丁飞沉默了。

    “大河敢。他敢下手,也能收得住。而你们既没有他的狠劲,也没有他的杀气,更没有他的经验,别说十二个人,就是更多人,配合的不好也别想干掉他。”

    原战一指前方摩尔干木寨,“而那里有比我们多得多的战斗经验丰富的强大战士,他们残忍、狠毒、狡猾,杀过不知多少人,如果他们对我们进行围攻,在没有比我更高阶或者克制我能力的神血战士出现的情况下,我也许还有办法带你们逃走,但如果他们对我们下暗手,就是我也不一定能护住你们。”

    丁宁丁飞脸色羞愧。

    原战冷声:“进去后你们俩最好别说话,给我老实闭上嘴,更不准多管闲事,守护好默!如果默出事,我不会杀你们,我只会割断你们的脚筋,阉割你们,再把你们卖给摩尔干做奴隶做到死!”

    丁宁丁飞身体一颤,神情一整,齐声应是!

    严默对原战的敲打很满意,护卫队虽然是他的人,但他并不懂得怎么训练这些战士,大河是不错,训练时也称得上严厉,但是偶尔也需要原战这样的不留情。

    “桀!默默你放心,我会保护你哒。”九风用弯勾嘴在严默头皮上划了划。

    严默,“……”总有种将来会变成秃子的预感!

    严默一行在打量别人,别人也在打量他们。

    很多人都在猜测他们来自哪个部落,虽然他们只有四个人,但没有人敢轻忽他们,因为他们身上的衣着明显比很多部落都要华丽,只那种对襟、窄袖、宽腰带、卷毛边的样式就特别新奇和好看,更别提他们脚上穿着的裹住整个脚掌、一直保护到小腿、开口系带、样子奇怪但一看就很舒适并方便行走的兽皮裹脚。

    对比很多人身上还只是一件宽布袋兽皮衣,连裹脚皮都没有的状况,这四人要有多显目就有多显目。

    严默向来不是低调的人,他就不知道什么是高调和低调,看自己四人和周围人的明显差别,他也没怎么放在心上。

    只原战面色不动,暗里却随时做好了战斗准备。狮子搏兔亦用全力,他从不看轻任何一个敌人。幸运的是,在出发前,严默终于根据矮人祖巫提供的方法研究出要如何隐藏战士标记。

    其实方法说来简单,只要用一种药物涂抹在标记上,那标记就会变得看不见。

    只矮人所用药物和普通人类所用药物有点差别,严默前面忙着学习炼骨族传承,就把研究遮掩药物的事暂时放下,直到这次要远行到摩尔干,为了不暴露自己的实力,硬是耗了几天时间,把药物给配了出来。

    这种药物并不能长期有效,基本每个月就要涂抹一次。严默不甘心,他前面暂时放下研究就是不想只弄出具有短期覆盖效果的药膏,这次他下狠心腾出几天时间费心弄出来的药物比矮人的时效长,理论上差不多能维持一年之久,具体效果还要看实际。

    原战抓住严默的手,用拇指在他的手背上轻轻搓了搓。他的祭司大人就是厉害,不仅弄出了遮掩战士标记的药物,他还想出了如何利用战士本身能力来让标记彻底消失,不过这个方法目前只有四级以上神血战士可以使用,四级以下能力不够就无法做到。

    就这样,他的祭司大人还觉得他想出的方法不完美,因为普通战士仍旧只能用药物遮掩。

    “走慢点,等一下大河。”

    严默依言放慢脚步,“不知道猛现在在哪里,那小子不会被人抓住了吧?”

    “不用担心他,只要没死没重伤,以他的神血能力,逃跑不是难事。”原战也不敢确定,他们之前在天空上围着摩尔干绕了一圈,因为怕被发现也没敢飞得太低,只能看个大概,后来特意在离摩尔干有段距离的地方落下,还点燃了集合用的狼烟,如果猛看到,不可能不来找他们,可他们等了大半天都没等到人,只好先过来。

    “你也说了只要他没死没重伤。”

    “默大,河头赶过来了!”丁飞在后面小声叫。

    严默回头,看到大河飞跑过来的身影。九风放下他们后,大河并没有在原地等猛,他被原战派了出去,彼此约好在这个唯一被敞开的木寨门口见。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