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24章回224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战,你没看错,那山洞确实有很多战士进出,像是他们用来训练战士的地方,没办法靠太近,不知道里面到底有多大。山洞外面的草场养的不是用来吃的野兽,而是骑兽,身体巨大,额头有奇怪花纹。”大河低声道。

    原战点头,他们之前在上空盘旋差不多把摩尔干的大致分布看在眼中,这个部落位于大河中游,就在大河边上,附近有山林,但都不高,只是树木十分密集,整体地势用默的话来说就是处于大平原中。

    摩尔干正在建造的新城距离大河有点远,地势也比木寨高,默猜是为了防止大河雨季泛滥。

    位于新城池附近有一片连绵的矮山,原战眼尖,看到有不少像是战士的人在一个山洞处进进出出,还看到不少野兽,出于一种战斗野性或者动物直觉?他下意识就觉得那地方很重要,但因为无法降低细看,便在落下后让大河过去探看了一番。

    “另外,他们新建的城池也不让人靠近。”大河也看出那城池是模仿了九原,心中十分不快,“我刚才绕了一圈,这个建在河边的木寨只有最前面一道木墙,后面是敞开地,似乎只用来做市集,摩尔干部落住地还在后面一点,那里四面都是高高的木墙。”

    两句话间,那个只有一道木墙的木寨大门到了,但他们不能立刻进去,还需要排队,门口的守门战士正在询问并检查前来的各个部落行商。

    除了严默以外,包括原战在内都还是第一次排这样的队伍,多多少少都有点新奇感,也不觉得浪费时间。

    大河在严默的授意下落到几人后面,和排在他们后面的行商搭上话。

    而排在严默等人前面的某部落行商则也对严默一行相当好奇,跟在最后面的少年不时回头偷看严默,那少年看起来年龄和严默外表差不多大。

    严默被那少年偷看得有点不耐烦。

    原战好笑,竟没有吓阻那个少年偷看严默。

    “喂,你叫什么名字?哪个部落来的?”少年忍不住开始勾搭严默,他的目光从严默脑袋上一直瞟到他脚上,最后又回到他脑袋上,“那是你养的小鸟吗?它为什么会蹲在你头上不飞走?你是不是会训鸟?你有多的这种小鸟吗?能交换吗?还有你们穿的真不错,尤其你们脚上那种兽皮裹,也可以交换吗?”

    “桀!你才小鸟!你全家都小鸟!”九风噗地对少年吹了口风刃。

    风刃从少年头顶掠过,切下少年一缕头发,可少年对此竟一无所知。

    “九风,别乱发脾气。”严默赶紧安慰头顶的鸟爷,他也不想理会问题多多的小孩子,戳戳原战,让他说话。

    原战尽量收敛一身戾气,反问少年:“小家伙,你叫什么名字?来自哪个部落?”

    少年有点怕原战,但见他说话还算和蔼,胆子也放大了一点,“我叫兔丘,我们来自狼山那边的土崖部落。你们呢?”

    “我们来自大河上游的九原部落,兔丘,你们可以用什么东西跟我们交换?”

    “我们好东西多了!”兔丘挺起胸膛,“对了,我怎么没看见你们的货物?”

    原战笑,这也是个狡猾的小崽子,“我们和货物分批走,我们人少走得快。”

    “哦,怪不得。”兔丘还是喜欢年龄和他差不多大的严默,对和原战说话的兴趣不大,和原战说了两句,就想再次勾搭严默,“喂,你叫什么名字?想不想到我们土崖去玩?我可以请你吃好吃的!”

    “桀?”九风听到好吃的,有了一点点兴趣。

    严默对游览别的部落也不排斥,看小孩这么热情,他也不好一句话不说,“我叫默大,你们部落有什么好吃的?”

    “那可多啦,我们有……唔唔!”

    一只大手捂住兔丘的嘴巴,一道很无奈的沙哑男声响起:“你这小兔崽子又来骚扰别人,小心跟上次一样挨揍!”

    说话的人是一名年约二十后半,身体强壮,脸颊两侧靠近鬓角纹有斜纹的年轻男子。长相有点凶,偏偏笑起来左脸颊有个深深的酒窝,给他的凶悍中添了几分可爱。

    那男子放开兔丘,看向严默和原战,“你们好,我是这话多多惹事精的哥哥,兔吼。我刚才听你们说,你们来自大河上游?”

    原战回答,“对。”

    严默打量兔吼。这名字很有意思,有兽名吼,状如兔,身体只有尺许长,狮虎畏之,因为其便溺沾上身就会造成皮肉腐烂。

    兔吼脸色微微一变,“你们来自蛮荒之地?”

    “哦?原来我们那里叫蛮荒之地?”严默笑,假装自己是第一次听到这种说法。

    兔吼讪笑,“我们对那里不了解,极少有人去往哪里。不过……”

    兔吼的目光在两人身上转了一圈,沙哑地笑道:“见过你们以后,我想恐怕附近部落以后不会再有人说大河上游的高地就是蛮荒之地。你们第一次来摩尔干?”

    “对。”严默忽然笑了下,“如果你唱歌,一定会有很多粉丝。”

    “什么?”兔吼愣住,其他人也没听明白。什么唱歌,粉丝?那是什么东西?

    “我在称赞你的声音很好听。”

    兔吼,“……谢谢。”

    我的声音也很好听,原战揪了严默耳朵一下。

    严默打开他的手,“兔吼,能跟我们说说摩尔干集市吗?有没有什么需要特别注意的地方?我们进去要不要给摩尔干一些好处?”

    兔吼在不了解这些人的实力下也不想得罪他们,刚才虽然没听懂少年的话,但看这少年面相敦厚也不像对他们有恶意,他索性大方笑道:“当然要给他们一些好处,一般是在临走前,给他们最后所有交换货物的十分之三。”

    “那么多?”

    “没办法,这附近只有摩尔干敢弄这么大的市集,也只有摩尔干能压制住各个部落,哪怕是彼此有深仇大恨的部落在摩尔干市集也不准闹起来,在市集期间,摩尔干会负责保护所有部落来人和货物,离去后,他们会派人把各部落队伍护送出摩尔干地界,并保证不会派人抢夺,也不会让其他部落动手。”

    “离开摩尔干就要靠自己?”

    “对。但只是这样也很值得,一般各部落都会派出大量人手在摩尔干地界外接应自己的部落队伍,只要小心,一般都能安全回归。”

    “各部落队伍是不是只能待在这堵木墙后的空地上?”

    “是,摩尔干不允许来交易的部落在附近打猎,食物都得自带,河边用水可以随便取,但不准乱跑,更不准进入摩尔干住地。如果乱跑被抓住、被杀死,摩尔干不会有任何赔偿,想要把被抓住的人救回来就得按照奴隶交易来。”兔吼想要结交严默一行,也没怎么隐瞒,把摩尔干市集一些必要常识都告诉了他们。

    兔丘少年插话:“摩尔干也是附近最大的奴隶交易市集,他们有尖头船,有可以拉船的旋龟,他们喜欢到大河下游去抓奴隶,再把他们运上来。听说他们的船还可以到达三城。不过他们在没船之前一直在附近抓人,我们土崖就有不少人被他们抓来!”

    “兔丘!”兔吼低叱。

    兔丘吐吐舌头,却不等他哥开口,又秃噜一句:“你们九原小心点,穿这么好,又是第一次来摩尔干,肯定会被他们盯上!”

    兔吼气得一巴掌拍在兔丘脑袋上。

    兔丘“哎哟”一声叫,兔吼那支队伍传来笑声。

    兔吼对这个弟弟很头疼。

    严默略诚恳地对这对兄弟表示感谢,这些消息对他们来说已是平常,但对第一次来摩尔干的他们来说真的非常宝贵。

    兔吼好人做到底,直接提出邀请:“如果你们愿意,等会儿进去市集,你们可以跟我们一起走,就在我们旁边占块地,也省得还得要另外找地方。第一次来交易的队伍如果不给安排的人很多好处,会被安排到很糟糕的地方。到时候如果有人来带你们,你们就说已经有安排。”

    原战右拳轻触胸口,对兔吼点头:“多谢。”

    “没什么,你们做交易时,给我们交换一点好东西就行。你们的队伍什么时候来?货物多么?”

    “不少,我们先进去安顿下来,到时候收到消息再出来迎接他们。”严默早已想到这点,他没有一开始把货物弄出来,就是打着先进入摩尔干看一看,如果真有值得交换的,再拿出样品跟他们详探的主意。

    如果真的需要大量货物做样子,他们再出来,让九风变大,把货物直接运进市集就是。

    到达木寨门口,守门战士只简单问了些问题就把他们放进去了。

    丁宁丁飞对此表示惊奇,丁飞忍不住低声问:“默大,难道摩尔干就不怕敌人混进来?”

    严默没回答,回答的是大河,“他们既然敢开这个市集,就不会怕敌人混入。更何况我们并没有进入他们真正的住地,只是在外围空地而已。你们俩别小瞧摩尔干!”

    “是!”

    木墙后面更加热闹,空地上到处都是货物、驮兽和人,兽叫鸟鸣、人喊人哭,噪杂异常。

    严默注意到这里的市集也有地点划分,因为人多货多,不像九原之前只搞了面对面两排摊位,这里就如多排停车场般,分成了好多排,每排里面都画有几个巨大空格,那些部落队伍就各自占了一个空格,有些队伍人多货物多占了整整一排的也有,比如摩尔干的摊位。

    各部落队伍大多自带帐篷,目前很多队伍的帐篷都已经搭建完毕。

    有些队伍正在自己的地盘前引火做食物,不少一看就是奴隶的男女正在来来回回地运送水和木头或照料驮兽、卸载货物等。

    “来过好几次的队伍都有自己的固定位置,第一次来或者想换位置的就要去找市集的负责人,看到没有,那边那个头上插红色羽毛的就是。不过那家伙很不好说话,如果没有必要最好不要去找他。”兔吼让其他人先去占位置,带着严默一行边走边低声解释。

    “那边占了整整一排位子的就是摩尔干自己的摊位。他们主要售卖奴隶,如果你们想要好的奴隶可以去找他们,就是交换代价会比别的部落高。其他部落也有带奴隶来交换的,你们要奴隶也可以去挑一挑。”

    “那是溪边族,是附近除了摩尔干以外第二强大的部落,他们部落的人可以驱使一种叫做溪边的猛兽,那种溪边兽跟狼兽很像,但比狼兽狡猾凶狠,有传说他们本身就是溪边兽,可以在人和兽形之间转换。”

    正在四处环看的严默耳朵竖起,“真的?”

    “有一半可能,我父亲曾在大河下游亲眼看到一个野人部族在和摩尔干干架时变身成野兽。”

    严默激动得心肝乱颤,看溪边人的目光顿时变得热情无比。素材啊,多好的素材啊!

    原战拉住他,手指从他唇边掠过,嫌弃地道:“擦擦口水。”

    严默回他一个“跟你这种外行没什么好说的”眼神。

    兔吼不知道这叫默大的少年为什么激动,只以为他喜欢这些稀奇古怪的传说,他又示意严默看向另外一个摊位,“那里,看到没有,真正的蛇人部落!男的英俊,女的漂亮,下半身都是蛇尾,是这片土地最神秘也最难惹的的部落,摩尔干都不敢得罪他们,有人说他们来自三城的白曦城。”

    严默深吸气,白曦,传说女娲按照自己模样创造出来的生命。

    蛇人部落的人似乎不喜欢露脸,他们都待在阴暗的帐篷里面,只奴隶在外忙碌。

    兔吼一路介绍过去,严默看得眼花缭乱。

    “前面就是我们土崖的位置,正好旁边空着,你们先占下来。去年我们右边是野丘族,那是群贪得无厌的混蛋,我们今年和他们打了一架,今年他们大概不会想再待在我们旁边。”

    “咦?”严默站住脚步。

    “怎么?”原战转头看他。

    “竹子!?”严默差点冲过去。

    可惜那个部落似乎并没有把竹子当货物,而是当作搭建帐篷的材料。

    “什么竹子?”兔吼也问。

    严默强忍立刻冲过去询问的欲/望,随口道:“没什么,一种植物,幼年体很好吃,只可惜我们部落附近长得不多。”

    还没有建立起培植和养育植物概念的兔吼听严默这么一说,也发现任何奇怪之处,他们部落的植物也都是靠天生天养,长得少就得吃得少,否则很可能就会被挖断绝。

    “如果你喜欢那东西,等会儿可以过去跟他们谈谈。那是渔妇族,性格比较和善,也比较好说话。”

    严默用劲反握住原战的手,这个市集来对了!哪怕只发现竹子也是一个巨大收获,更何况这里还有很多东西他还没有仔细看。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