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25章回225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默大!这边这边!”兔丘跳起来挥手。

    土崖部落的位置说不上好坏,就在那个神秘的蛇人部落对面,渔妇族与他们同排,不过土崖靠着边界,可以多占一点地方。

    严默一番打量下来,已经发现一个小小的规律,那就是比较大的部落和带有比较多货物的队伍都会被安排在一头一尾,除了摩尔干以外,兔吼所点出的几个大部落也都分别被排开,并没有放到同一排。

    那么能和蛇人部落一样排在左边边际位置的土崖部落是不是也是大型部落之一?

    严默还只是这样怀疑,原战已经肯定。

    如果土崖只是一个小部落,那兔吼不可能对各部族知道得如此详细,在市集中的神态也不可能如此自如,瞧瞧那些小部族的人,一个个小心翼翼就怕得罪了谁似的,不管从货物的量还是那些人的神态,都能明显分辨出谁强大、谁弱小。

    土崖部落人手较多,安顿的速度也相当快,只这么一小会儿工夫,已经开始搭建帐篷,另有一部分人已经开始准备食物。

    而就如兔吼所说,土崖右边空出了一块不小的位置,也不是没有刚来的队伍经过那块空地,但奇异的是没有一个队伍停留。

    “你们就在这里吧,地方够大吗?如果不够,可以跟旁边的盐山族借点位置。”兔吼说得轻飘飘,明显没把盐山族放在眼里。

    盐山族?!

    严默和原战互看一眼,一起看向刚才被他们忽略的位置。

    那盐山族看穿着和土崖族差不多,带的货物不少,但他们似没有驮兽,大量的粗盐块放在一个又一个背筐中,就这么垒放在地上,一群身穿破烂毛皮的人蹲在盐货后面正在忙着点火烧水。

    从那些人肩膀留下的痕迹来看,这些盐块很可能都是他们一路背来。

    盐山族人个头不是很高,一个个中腰中背,平均一米七三左右,看着还算壮实,只他们的脸色似含有悲苦,脸上带有风霜,手脚粗大,日子过得并不是很舒坦的样子。

    严默摸了摸自己的脸,不知道自己和这些人长得像不像。

    一个部族有其自己的长相特点,这是常识,而按理说,生活在同一个地理环境中的人类也肯定有很多相似特征,可在这里,这个真理常识却被打破,这个世界高个和矮个能同时生活在同一个地区,黑发和彩发也同样如此。

    就看这个市集,先不说那些特殊的蛇人、边溪族之类,就是同样从头到脚都是人类的人,他们的长相也有较大差别,身高是其一,头发颜色和眼眸颜色就有不同,肤色和脸部轮廓深浅也不一样。

    这种感觉就好像参加了万国交易会一样,偏偏这里绝大多数人都说着同一种语言。

    严默忍不住想,会不会他原来的世界在人类一开始发展时也是这样多人种混合,传说中不是有很多关于不同人种的描述吗?然后也许因为战争,也许因为想要更多的食物和生存地,慢慢的,人类开始迁徙,直到千万年后因为环境等形成了固定的地区特色?

    而为什么人类一开始就能长得不一样,会不会和他们最初的祖先有关?

    那这里的祖先又从哪里来?

    这个世界关于神和各种生物交/配留下后代的传说,严默怎么想都觉得特别像是某种基因混杂试验,就跟他当初干过的事一样。

    “默?”

    “啊?哦,我在想一点事。”

    认识他们?原战用目光问。

    严默摇摇头,他对这些人没什么印象,但莫名的有种熟悉感。

    盐山族……如果不是他这具身体原先的族人,这名字也太巧了点。

    不过既然能弄出盐,为什么这些人的日子还过得这么糟糕?

    “你们知道这些盐山族人?”兔吼看似随意地问道。

    “我们交换来的奴隶中也有盐山族人,听说那个盐山族被好几个部落一起攻打,族人全部逃散,就是不知道这里的盐山族和那个盐山族有没有关系。”原战也一脸随意地答道。

    “很可能。”兔吼用下巴指了指盐山族人,“这群人在去年秋季的市集来过一次,不是本地部族,听说找到了一座盐山,可盐山是他们能占的吗?摩尔干发现这群人就想把他们全部抓了当奴隶,要不是他们的族长和祭司苦求,并答应摩尔干帮他们制盐并寻找更多的盐山,他们也无法留下来。现在这个盐山族跟摩尔干的奴隶部族差不多,制出来的好盐都得上交给摩尔干,他们自己出来交换只能用这种最差的粗盐块。”

    “看来真的很有可能是同一个部族。”原战挑唇,手却紧紧抓住了自家祭司大人的手腕。

    严默被捏得皱了下眉,却没说话。

    兔吼又道:“这些人人少,打猎不行,如今就靠给其他部落换粗盐块为生。你们如果需要盐,可以找他们,放心,他们绝不敢多要。”

    严默被兔吼最后一句霸气侧漏的话逗笑,虽然兔吼没有明说,但只从他的语气和神态分析,土崖部落在这片土地大约至少可以排在第三的位置,甚至有可能和他口中排在第二的边溪部落不相上下。

    兔丘想要丢下活计跑来找严默玩,被他的族人抓住。

    兔吼对兔丘骂了声,转头道:“有什么事只管找我,你们要去接货物,我让人帮你们先把火塘挖出来,再给你们打点水弄点木柴,我们奴隶带的多,不费事。”

    “多谢,不过暂时不用,我们还想多看看。”严默婉转拒绝。

    兔吼事情也不少,把地方指给严默一行后,也没有再留下来讨人嫌,反正就在隔壁,想勾搭有的是机会。

    严默等兔吼走了,周围只剩下他们五人时,才一脸无奈地抬头看原战,“能把我手放开了?骨头断了。”

    “哪能那么容易断?”原战嗤笑,手上却松了劲。

    严默抬手看手腕上那圈深深痕迹,无语。

    原战也瞅见了,又一把抓过来胡乱揉了两下,“怎么说?”

    “你说盐山族?”

    “嗯。”

    “再看吧,如果他们没有认出我,那就暂时不管他们。”严默曾经想过,他用了少年黑狡的身体,虽然对方当时已经频临死境,他并不欠他什么,但买具无名尸体还要给钱呢,他既然用了人家身体来复活,自然也应该付点材料费。

    原本想着如果将来见到了黑狡的父母和亲人,他能帮就帮上一把,正好还能让指南给他减点人渣值。但是不是要帮整个盐山族,这个就得看实际情况再说。

    “大河,你先带丁宁丁飞把地方占了,弄两个台子出来,我和阿战到附近转转。”

    “等一下。”原战叫住大河,对严默道:“不如直接弄座房子,还能遮挡风雨,我们人少,该立的威还是要立,可以减少麻烦。我刚才也看到一些神血战士在使用神血能力。”

    严默略一思量便明白了原战的意思,他们是来做生意的,不是来做间谍。

    只看那些部落带来那么多精壮人手,除了做事和防御,未免没有威胁他人并炫耀自己部落武力的意思。

    扮猪吃老虎虽然好,但在初期却会多出许多麻烦,而且他们穿得好,后面拿出来的货物也好,如果没有明显的武力来支撑,只怕一开摊烦都能被烦死。

    相反,如果他们一开始就露出一定实力来,配上他们的穿着打扮,这些部落包括摩尔干在内,怎么也会多掂量一二,上门谈生意也不至于被人小瞧和为难,同时敢上门找麻烦的也会少掉一大部分。

    严默拍拍原战,他就是研究狂,也不想做个事后诸葛亮,所以类似这种如何立威并壮大部落的事还不如完全交给擅长这方面的人。

    见严默同意,原战正要动手,又被严默拉住。

    “反正都打眼,不如做好点。”严默来了兴致,索性从身后腰带上抽出一根短矛,矛尖戳地,开始画画。

    原战四个一起勾头看他要画什么。

    严默一边画,一边说:“这块地方不小,又是长方形,做门面挺好,但我们混着住在一起就不舒服了。阿战,你能弄个两层出来吗?”

    “要多坚固?”

    “不用多坚固,只要能维持十天半个月就好。”

    “没问题。”维持的时间短,地方又不是特别大,这对原战完全没难点。以他七级的能力,他就算随便起一座土屋,只要没有大的天灾**,也能挺/立个几年不倒。

    “好,那就起二层,下面做敞厅,围着墙弄几排台子,不用多。中间弄几张石桌石凳,做会客和吃饭的地方。上面一层分成两间给我们休息用,还是三间吧,留出一间给不想在楼下大堂谈生意的客人。”

    严默还在一楼多加了一个厕所,挖个深坑而已,免得他们还要跑出去。刚才一路看过来,他可是看到不少人就在摊位周围随地大小便,这还是市集刚开始,等各部落到齐了,他都可以预想到那种步步地雷的恐怖场景。

    可惜这里不是九原,就算再嫌弃,人家摩尔干自己都不介意,他这个客人也不好说什么。

    想想还是他的眼光好,虽然割肉做药丸很痛,但他家牲口这个能力不但坑人害人很利索,居家旅行也是方便得不得了,等用习惯了,以后想丢手说不定还真的舍不得丢下。

    原战本来想随便平地起座屋,好让别人不小瞧他们就行,如今见严默画出一座二层楼,他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九原的最高宗旨:祭司大人说的都是对的。如果错了,也自有他这个首领帮他兜着!

    虽然他和丁宁丁飞说得谨慎,但他真不觉得自己会护不住这几个人,尤其是重点保护的自家祭司大人。

    作为首领的原战都没意见,作为严默脑残粉的大河三人当然更没意见,这三只还特骄傲,看,我们祭司大人多为我们着想,还特地让首领起座屋子给我们住。

    大河同时默默发誓,他一定要努力再努力,以后争取自己也能随手就能起座屋,省得每次还要麻烦首领,他可是祭司大人的护卫队头领,能力不够不是给祭司大人丢脸吗?

    严默画完图,原战直接就照着他的图开始平地起高楼。

    好吧,高楼说不上,就只有二层而已。

    但想想吧,在一个庞大混杂的集市里,在第一到第三等几个大部落都只能弄间帐篷住的情况下,一座占地面积并不小的二层土楼就这么突兀地、硬生生地拔地而起……

    这座二层土楼并不华丽,它黄呼呼的外表已说明了它淳朴的本质,土墙上甚至还能看到不少混杂的草根,一些顽强的野草仍旧能扎根在土墙上迎风招展。

    屋顶也是方方正正,毫无特殊之处。

    可就这么一座本来很质朴、很有穷苦人代表风范的土二楼,它风/骚了,它鹤立鸡群了,它引起了集市中所有人类和非人类的瞩目。

    “兔、兔吼大哥……”

    “什么事?”刚回到队伍里帮助收拾货物的兔吼在被族人戳了几下后,见族人抬手指向右边,很是莫名其妙地看了过去。

    “砰!”半啦干肉落地,兔吼张开嘴巴就没再闭上。

    兔丘一阵“啊啊”大叫,甩开拉住他的族人就冲向那座突然“长”出来的土二楼。

    就在土二楼右手边的盐山族个个瞪大眼睛,目瞪口呆。

    斜对面的蛇人听到奴隶的惊叫,从帐篷里探出脑袋。

    远处早就因为严默一行不一样的穿着打扮而盯住他们的集市负责人直接拔腿向这边跑了过来。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