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26章回226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那是什么东西?”有人住惯了帐篷又没用土石建房的意识,便以为帐篷便是天底下最好的东西,看到土二楼也不知其所以然。

    而见过世面的人,比如去过摩尔干内部和其他大部落的人听了这话便嘲笑道:“那是房子,可以用木头造,也可以用土石,用来住人放货都好。”

    “乖乖,房子这么简单就造出来了?真大真高,这能住多少人啊。哎呀!这还分了层!上面还有一层!”没见过土石房屋的小部落人此时脑中就如开了窍般,只等回去就要试试。

    可叹他们来过这么多次摩尔干市集,却从没有见过摩尔干内部建筑。因为摩尔干人从不让他们进入部落,隔着高高的木围墙,他们什么也看不到。

    “傻了,造房子哪有那么容易,明显人家有会操控土壤的神血战士。啧,刚才那谁还说要把人家的货全给抢了,现在你让他们动手试试?”

    众人议论纷纷,全都围在门口探头向里望。这其中也不是所有人都好奇土二楼,他们只是想来看看如此嚣张的一行人到底带了什么好东西。

    大河和丁宁丁飞拦着人不让进,只说还没准备好。兔丘想溜进去,被他哥拎住后领。

    集市负责人彩羽赶到时,亲眼看到空无一物的土二楼门口长出了两张长长的石台。

    大河借着这两张石台,顺利把所有人都拦在了门口。

    凑过来看热闹的人群中不是没有武力值比大河更高强的人,但在看到这行人展现的实力后,在不清楚对方到底有多厉害、又是什么来头之前,就是再莽撞的人也不会立刻和大河对上。

    彩羽在这个市集中可以说是土霸王一样的存在,但他霸王也看对谁霸,像面对几个大部落时,他也会笑脸迎人,并尽量给对方便利。

    严默一行只穿着就很打眼,也没带任何货物,偏偏他们和附近的大部落之一土崖一起进入市集,彩羽也弄不清楚他们是来交易的部族使者,还是只是土崖部落的客人。

    正当他准备抽空去问问门口的守卫,就看到了平地起屋的场面。

    这行人中有至少一名神血战士,这点毋庸置疑,而且看这起屋的速度和这奇怪土屋的大小和坚固度就能看出这名神血战士的级别绝对不会低于五级。

    五级的战士不少,但五级的神血战士,还能把能力运用得如此出神入化的人就不多了。

    “这几个人不会是从三城来的吧?”有人低声跟同伴道。

    “看穿着打扮,像!”

    “我觉得也不像是从小部落来的。”

    “嘁,小部落有高阶神血战士吗?小部落能穿这么好吗?不知道他们身上穿的交换不交换?”

    “不知道他们带了什么货物?怎么没看到他们带奴隶?货物在哪儿呢?”

    彩羽耳中听着这些小声议论,分开众人,走到大河面前,脸上堆起不是很谄媚,却能让人感觉到适当尊重和讨好的笑容,微躬身道:“尊贵的客人,摩尔干因为你们的来到,天空出现绚烂的色彩,可惜水神天吴没有预示,不知尊贵的客人来自哪里?我是这个市集的负责人,彩羽,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

    “受天吴水神庇佑的摩尔干人你好,我们来自大河上游的九原部落,祖神的光辉笼罩我们,我是大河。”大河口中流利并灵活地应用出祭司大人让他们背熟的招呼语,右手握拳轻触心脏位置,对彩羽回礼,“感谢你的好意,我们暂时不用帮忙,如果有需要,我们会去找你。”

    彩羽听说他们来自大河上游,表情有点古怪,那不是传说中的蛮荒之地吗?但也有可能是更遥远的三城,不过九原……他真的从来没听说过。

    大河打量彩羽的表情,猜测祁源那行人和九原的交易大概还没有在摩尔干传开。

    而彩羽宁愿相信这些人来自三城,他好像听人说过三城不止三个城市,而是分成上中下三个级别,每个城市也不止单单一座城,而是另外包括了几个大部落。

    “好,你们先忙,如果有需要可以随时找我。对了,我看你们没有带奴隶,等下我会让人送六个奴隶过来,请不要拒绝,打水、捡柴、搬货、烧火做食物、让人跑腿等总要有人做,那几个奴隶对附近比较熟悉,这些活也做惯了,总比你们还要到处寻找的好。”

    大河脸上带着笑容,心中皱眉,正想要拒绝,祭司大人的贴身蜂卫小红翅飞过来,在他耳边转了一圈又飞回去。

    大河意会,“那就麻烦彩羽大人。”

    彩羽目光凝住,那只大约拇指大的野蜂是被人操控的吗?

    因为他只看到红翅,没看到更大、特征更显著的飞刺,彩羽就没有想到食肉蜂上面,也幸亏如此,这集市才没有还没开始就大乱。

    彩羽也没有强行要求和里面的人见面,对大河点点头就很利落地离开。市集要进行半个月,日后总有相见的机会。

    其他人看彩羽离开也不好意思继续窝在门口看热闹,有人急吼吼地挤上前询问大河带了什么货物,大河一律回答等拿出来大家就知道。

    各队伍都有事要忙,又正好到了中午吃饭时间,想着货物以后总能看到,便也慢慢散开。

    兔丘仗着已经是熟人的身份,想硬挤进店堂里面,被他哥兔吼改抓住脖子。

    “别跑过去给人添乱!没看默大他们正在忙着?走了!等人家弄好再过来。”兔吼一脚踹在弟弟的屁股上,硬把人给踹回了土崖的摊位。

    严默走到门口,对兔吼笑,“没事,他要过来玩就让他过来。”

    兔吼摇头,“不了,那小兔崽子帮不了忙还只会捣乱。你们先忙,有事找我。彩羽等会儿送奴隶来,你们也不用跟他客气,直接用就是。”

    “谢谢。”严默想听的就是这句话。

    兔吼扬扬手,他留下就是想告诉严默这句话。

    严默转头对屋内招手,“九风,走了,帮我运点货。”

    正在屋内飞速追逐欺负蜂卫飞刺和红翅的九风翅膀一转向,目标直指严默头顶,“桀!货?那是什么?”

    “你忘了吗?之前我们飞过来时,我在一个高崖上藏了两个大包裹,就是那个,你能帮我把它们给带来吗?那对我很重要,也只有你能飞到那么高的地方,还能那么快把东西带来给我,帮我好吗?”严默抬起脑袋,对头顶上的鸟大爷好声好气地拜托道。

    红翅和飞刺飞近严默,但不敢停靠在严默肩膀以上位置,只能委委屈屈地钻进严默挂在后腰上的开口兽皮小囊里。

    严默也是无奈,自九风可以变小,他身边长翅膀的都倒了霉,和九风有仇的蜂卫首当其冲,弄得他这次出门只带了红翅和飞刺,还得专门做个小皮囊让它们停驻。

    “桀!小事,等我回来!”一听它的默默要它帮忙,而且还只有它能做到,九风朕心愉悦下,二话不说,振翅就冲上天空。

    “这就是你途中在那山崖顶上留了两大袋棉花的原因?假装货物?”原战看九风也很不顺眼,这蠢鸟大的时候就让他想拔光它的毛,等能自由变大变小后,他只想把它烤来吃掉。

    “对。你看,这不就用到了。”严默为自己的未雨绸缪赞叹。如果用不到,他们还可以回去途中再把那两大包棉花给收回嘛。

    彩羽送来帮忙的六名奴隶到了,大河过去安排他们做事,那些人对这些杂事已经做惯,不用大河怎么特意吩咐,就各自分工忙活了起来。

    一楼店堂正中用碎石块围起了一个火塘,大河没让原战动手,出去捡了几块大石头,临时弄了些石制用具出来。他能力运用没有原战那么纯熟,无法凭空造物,但用石头做几个石制用具则不在话下。

    一名奴隶小心地走到大河身边,道:“大人,如果你们没有带食物,可以到市集里看看,只要一点东西就能交换到活的肥肉。”

    “有人专门卖野兽和吃的?”严默扬声问。

    “是。”

    “走,去看看。”如果没有这几名奴隶,严默原打算直接就从腰包里拿出熟食来分给大家,如今有外人在,他就不好动手了。

    大河等人也都理解并非常支持祭司大人藏着掩着。他们虽是见惯了祭司大人从腰包里掏出各种东西,但也知道那本领有多神奇,到了外面他们恨不得把他们无所不能的神奇祭司大人给从头到脚都藏起来,恨不得不要给别人看到、也不要给别人知道他的好才好,如果不是这次出来有首领跟着,他们巴不得祭司大人永远都待在九原内城。

    上次严默说要离开九原,可把他们吓坏了。到现在,猎和雕那群人还会收到大家的白眼。

    由那名奴隶领路,原战和严默带着丁宁丁飞出去,大河留下看家。

    集市大约还没有正式开始的缘故,出来转看货物的人并不多,各个部落队伍都在忙着整理和收拾自己的摊位。

    目前最热闹的一处就是那奴隶说的卖野兽的地方。

    严默有幸看到了一个小型远古野生动物展览会。

    除了兔、羊、野猪之类到后期外形也基本没有走样的常见肉食兽类,还有一些类似驴头兽、长毛兽、独角怪兽之类,严默完全叫不出名字的物种。

    如果是以前,他看到这些远古物种说不定早就扑上去,能换回多少就换回多少,现在他看到这些野兽,惊奇表达过了,脑中只剩下诸如以下的概念:

    这长毛看着不错,还泛着光,剪下来不知道能不能当毛织品用,如果能,这种长毛野兽倒是可以大批量养殖。

    这独角怪兽的皮看着厚实,用药物浸泡,说不定能做成防御力很好的皮甲,那角也十分锋利,做骨制武器也不错。

    那驴头兽看样子性情还算温和,训练了应该能当驮兽,再不行也可以养了吃肉。

    这野猪太大,闻着就一股腥骚味,不如旁边那只小的做成肉食好吃。

    再换两只羊吧,带出来的四个都是能吃的,两头羊应该够吃一天吧?

    眼看严默伸手入腰包,想要掏东西出来交换,原战一把抓住他的手,贴着他问:“你准备拿什么出来交换?”

    “红盐?”只有这东西分量不多,还能受各部落人欢迎。

    原战很无语地睨他,“你忘了我们刚换了大批红盐给摩尔干?”

    “你的意思是说摩尔干不希望我们和其他部落交换红盐?”严默不是不懂政治,只是懒得往这方面想。

    原战也不懂政治,他只知道,“如果是我,也不希望一个强大的部落利用盐来把手伸进我的领地中,哪怕我现在还没有完全占领这片领地。”

    “摩尔干想要稳坐第一,盐对他们很重要。”

    “没错。如果我们还想继续和摩尔干交易,这次我们拿什么都可以,就是不能拿出红盐。”

    “悄悄的也不行?”

    原战嘴角翘起,“悄悄的可以,这么多人看着不行,而且这个摊位还是摩尔干的。”

    严默手按在腰包上皱眉,不用盐,他要用什么当交换物?其他东西都比较大件,他根本无法现在拿出来。

    或者用药膏、药粉、药丸、草药来交换?

    还是用火折子、骨针、木针、麻线、棉线之类来交换?

    还有骨器,他现在做不出大件和功能复杂的东西,但一些小件的比如骨制匕首、骨矛、骨刀、具有保护作用的骨镯、带有药性的骨制装饰品等,他倒是能拿出一些。

    如果不是怕这里的人不识货,他还有人鱼族送给他的珍珠。

    说到珍珠还有个题外话,人鱼族在这之前竟然没有把珍珠当作特殊物品来看待,他们就没想过要去找珍珠,偶尔在珠蚌里发现也只是当作漂亮的石子玩一玩就扔掉。

    还是严默有次看到人鱼和九原人交换骨头做装饰品,才联想到珍珠,进而想到珍珠的一些药用价值,就问人鱼有没有这种东西。

    后来人鱼特地找了一堆给他。

    “你觉得用这个跟他们交换怎么样?”严默想来想去,从腰包里掏出了一把骨匕。

    原战接过来把玩一二,发现比他用的石匕锋利并坚硬得多,就有点不舍。

    就在这时,旁边突然响起一道声音:“你们弄的那座土屋很好,能帮我们也弄一座吗?我可以用东西跟你们交换。”

    原战和严默同时转头,一条……一名下半身盘着蛇尾、上半身为人的英俊男子正看着他
  • 背景:                 
  • 字号:   默认